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十三章.你只需留著跪無殤


◎第十三章.你只需留著跪無殤

 

      另一頭的“天承”回到了他的房外後開口說:「師尊。」

      太清慵懶的聲音自裡傳來:「快進來罷。」

      “天承”一進門便換回自己的面貌,隨後朝著本尊點頭,本尊轉身對著師祖拱手說道:「師祖、師尊,弟子先退下了。」

      太清揮了揮手目送他退出去,再一揮手設下隔音結界。「真兒,如何?」

      仲懷面有難色地說道:「師尊,弟子確實有找到一位冰靈根的男子,可他……」

      太清眉眼抬也不抬,只是輕啜一口酒:「五天靈根和冰天靈根。」

      仲懷難以置信的抬頭,便聽到他神色自然地說道:「那便是了,我要找的就是他。樂無殤對嗎。」是一句肯定句,所以師尊早知有此人,且深知他的靈根屬性?隨後又聽他說:「五天靈根,尤以水靈根最旺,冰天靈根則居第一。」

      太清抬眼看著他,嘴角微勾,原本閃閃發亮的雙眼瞬間黯淡了下來,「他如今……修為剩下多少?」

      仲懷不太理解到底怎麼回事,愣了一下回覆道:「……築基初期。弟子有稍微試探下他的丹宮,似是破損後又重新築起,雖丹元有經修復但還很脆弱。」

      太清聞言後斂下眼,周身靈力一絲絲的翻攪,雖很輕微但仲懷好說是一代掌門,自然感受到了,甚至還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哀傷氣息?

      仲懷見他不說話,便輕聲一問:「……敢問師尊,可是識得此人?他似乎受過傷,需不需要弟子……」

      太清終於抬起了眼眸,那雙眼沉寂了片刻便又染上一點笑意:「不必。他是……我一故人。別驚動其他弟子,他……他想必不希望如此。」

      仲懷:「好的師尊。他如今安排在玄英閣乙卯寢,可需要弟子安排些什麼?」

      太清:「不必,一切按照規矩即可。」他不喜歡張揚的。他微微歪頭,露出一個歡暢的表情,笑了兩聲便瞬身離去。

      ……仲懷覺得師尊今日已經顛覆了他的世界觀了。

 

      藏商閣內。

 

      酆子淵,雲淞真人門下弟子,此時正在打理那些凡人送來的求救委託事務。他突然感受到一陣靈力突兀的出現在閣中,微微皺眉起身,便看見一身著玄色衣物的男子負手而立在正中央,直覺反應是他為何未著門派衣物,但又能這樣無聲無息出現在此處,修為必定高出他很多,暗暗運轉起靈力便聽此人說道:「別緊張,我是雲霽。」

 

      酆子淵一驚,驚恐的急忙跪下:「弟子魯莽,拜見師祖!」

      太清上前扶起他,之後坐上他的位置:「毋須多禮。最近如何?可有麻煩之事?」

      酆子淵很緊張,非常緊張。他從來未聽說過,也未曾遇見過師祖出現在外門弟子的區域。更別說他甚至根本沒見過師祖,還是這麼近的距離。而且還是如此……年輕俊美的外貌?

      他暗自心驚著:「回稟師祖,一切無恙。敢問師祖,可是有什麼事需要弟子去做?」

      笑了?師祖在對自己笑!「想讓你幫我請一人來此地,可知朱明閣燕琴?」

      酆子淵:「弟子知曉。可是這名弟子犯了什麼錯?」

      太清:「沒有。只是有些話想問他。你幫我找來此人,不要告知任何人是我找他,領來便是。」

      酆子淵疑惑了片刻,示意他知道後就要退下,「等等。」

      酆子淵剛要轉身便又驚了一下回頭:「是。」

      太清:「你叫甚麼名字?」

      酆子淵忙報上名:「弟子酆子淵。」

      太清微笑說:「我記住了。去吧。」

 

      酆子淵很惶恐,非常。聽說師祖平常足不出戶。聽說師祖是個老人。聽說師祖長的很難看。聽說師祖青面獠牙很可怕。聽說師祖不苟言笑。到底是誰胡言亂語給我站出來啊我們打過!師祖明明又帥又年輕又和善又愛笑!誰敢說他醜我打誰!酆子淵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在這短暫的照面就變成師祖的頭號迷弟,打死不認。

 

      當然太清此前完全不知道有這些個傳聞。更不知道這名弟子正在腹誹他。

 

      燕琴此時早已回到自己房中,就見到酆子淵告知他讓他去藏商閣,也不說是誰要找他,只說此事不得張揚,便領著他去。

 

      燕琴入內後便見太清坐在廳中,而後聽到一旁的酆子淵說道:「稟師祖,人已帶到。」

 

      師祖?雲霽真人?

      太清:「幫我叫上銘瑛他們四位一起在門外候著。出去罷。」

      酆子淵:「弟子聽命。弟子先退下了。」而後轉身帶上門。隨即太清便施了隔音結界。

      他看見這位師祖正在打量著他,雖不知道他意欲何為,但也不敢失禮:「弟子燕琴拜見師祖。」正欲跪下行禮,便聽見他開口說:「不必跪我,」他疑惑地抬頭,接著說出一句令他更加匪夷所思的話:「你只需留著跪無殤。」

      跪無殤?什麼意思?他知道什麼?

      燕琴輕蹙起眉:「敢問師祖這是何意?」

      太清:「樂無殤,古鮫族太子殿下,可有說錯?」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讓我們熱烈掌聲歡迎內心戲很多的酆子淵小朋友!! ((原地鼓掌

想當初寫到他的內心小劇場自己都在笑,太白癡。

 

太清與小嫩肉燕琴的初次會面,啊嘶。

 

#下篇文產出時間:5/31(日) #


#預告:◎第十四章.害怕他會消失 #

「太清殿下,您和無殤很像。」

 

太清面色一冷,一陣威壓瞬間散出:「我就問你們,可都明白?」

 

 暗咒為何會解開?

 

他害怕自己的軟弱顯現在別人面前,他害怕別人感受到他的無力與脆弱,彷彿輕輕一碰便會倒下,他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