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十四章.害怕他會消失


◎第十四章.害怕他會消失

 

      太清噗哧一笑,對他說道:「以後吧,私底下喚我太清就好,不必太拘束。人前再喚師祖。」

      燕琴一愣,隨後笑了起來,「太清殿下,您和無殤很像。」

      太清似乎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也笑了笑:「此事你可說與楊織聽,但千萬別讓阿樂知道。以他現下修為,知道太多只會給他帶來麻煩。」

      ……阿樂?樂無殤,阿樂?天啊。

 

      太清撤去隔音結界後喊了外頭五人進屋內,五人齊齊跪下:「弟子拜見師祖!」

      太清隨手又設了隔音結界:「起來罷。」

      此時的燕琴發現,太清的表情以不像剛才那般放鬆了,雖眼帶笑意,但卻多了份隔閡。

      太清:「在這層中,也就你們六人知曉我是雲霽,想必其他人也不會識得我。今後我可能會常來此處,見到我不要行禮,也不要喚我師祖,只管叫我師兄,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可明白?」

      酆子淵一聽立刻往前一步:「師祖!萬萬不可如此,如此有失禮儀輩份,這……」

      太清面色一冷,一陣威壓瞬間散出:「我就問你們,可都明白?」

      燕琴暗想,太清真是惡趣味,竟然還對他們放出威壓脅迫,隨後便拱手說道:「師兄。」

      其他五人面面相覷,皆已嚇出一身冷汗。喚師祖為師兄,那他們豈不比自己師尊的位份還高,還不被師尊們給一棒打死啊……只能弱弱地拱起手忙喊師兄。

      太清面色緩了緩,開口笑了:「挺好,記住我說的。你們師尊要敢說話,就說是我吩咐的,讓他們有種來找我談。沒事的話散了吧。」一個瞬身便不見了人影。

 

      酆子淵此時內心活動豐富。誰說師祖和善又愛笑的給我出來!師祖明明笑裡藏刀又陰險!我、我……我自裁謝罪……

 

      待太清回到了自己的院落時已近黃昏,此時的他臉色顯得蒼白無比,冷汗由額角滴落,喘著氣回到寢房中才有一點點緩和。寢房內燈火通明,相比白日也差不了多少,房內有股淡淡的竹葉青的氣味,在正對房門的地方有一桌案,桌岸上的奇特香爐燒著的不是薰香,而是縈繞著絲絲藍色的靈力,靈力微弱卻不間斷,好似停留在那一刻般。太清舉起沉重的雙腳,緩緩步向桌案邊的團蒲坐了下來,抬指輕輕碰了碰那輕吐即散的靈力,靈力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的纏繞指間,讓面色慘白的太清逐漸染上一絲血色。

 

      身邊的劍架上置放著一玄黑色的鐵劍,劍柄刻著龍紋,吊著一個玉石劍穗,玉石魚紋樣,劍穗一絲絲的散著琉璃般的藏藍色光彩。只見那劍身微微顫動著,似乎引起了共鳴一般,過了片刻一陣輕煙襲來,化做一個身著藏藍色寬袖長袍的男子,男子跪於太清面前,嘴唇輕啟,發出暗啞的聲音說:「主人……」

 

      太清虛弱的聲音傳來:「忌玄……他回來了,他真的回來了……」

      忌玄,便是那把架上鐵劍之名。若是有修士看到此情此景,定會激動不已。所有法器皆分凡器、仙器、神器,得仙緣者可得、可制仙器,然而神器卻少之又少,若非一以劍入道者,難以將仙劍培養成神劍,而神器的最大特性,就是他能夠有自己的自主意識,甚至能夠化形為人或者其餘生物。

 

      忌玄似乎想表達什麼,但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句完整的話:「殿下……殿下無恙,便、便好,主人、主人不必煩憂。」

 

      太清微微一笑,「是啊,無恙便好,回來便好……都怪我錯過了太多年,若早日……那就不會是如今這般模樣……」

 

      自從23年前咒破之時,他便日日夜夜被此症狀纏身。

      當日無殤重傷,他其實還有點意識,能夠聽見他們的對話,能夠嗅到無殤身上的血腥氣味,但其餘三感皆被封去,他看不到、感覺不到也嚐不到嘴裡那抹腥甜。

 

      但他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無殤那句死生不怨,他在意的是來自他身上的血腥氣息,他在意的是他身上淡淡的竹葉青香氣被血液掩蓋。

 

      而當他在彌留之際,在他以為自己將離開世間之時,他忽然有了感覺,他感覺有人將他擁入懷中,是無殤的氣息,他不會認錯。之後便有一滴溫熱的液體滴在他的臉上,他知道,他身上那不知名的暗咒因為這滴液體解開了。

      他身體靈力竄流,他感受到那好像原本不屬於他的力量在體內翻滾,他突然記起了他不是人修,他屬龍族,他是東海龍王之子─離玉瓊。

      他在六百多年前被他的弟弟─離玉玨所害,離玉玨是南海龍王之子,他被他施了暗咒,但暗咒為何會解開?他記得那時發狂的他似乎說道,他下的暗咒叫做噬緣咒,被施暗咒者會斷絕情愛,非被一愛自己至深之人的心頭之血不可破。

      他瞬間明白了,無殤愛自己,方才那滴液體是他的淚水,他是古鮫族人,古鮫族的血淚只為心愛之人所流,而那血淚便是來自心頭之血,可化血凝珠,血凝珠破解了他身上的暗咒,因此他得以恢復神格。

 

      他記起一切,他們相處的種種開始在他腦海閃過,他痛苦不堪,卻只能在危急之時將他送入混沌之淵,沒有別的辦法,但要救他,要救那個傻瓜。那個被自己救了一命後就追著他跑的傻瓜,僅是自己的隨手之舉,他卻用了多次危難來還,可自己不曾回應過他,只覺得很煩,沒來由的煩。他不明白為何如此煩燥,但他在恢復神格的當下都明白了,自己對他有情,只是噬緣咒阻斷了他的思想,那一次施救,他便用一世來還,甚至賭上了自己的碧海鱗也要救他。

 

      在那之後,太清只要到天黑之時,那種無力感就會襲來。他會憶起當時看不見眼前一切,憶起當時的無力,憶起當時無殤逐漸孱弱的氣息,憶起當時那句死生不怨,憶起當時如狂風般襲捲而來的窒息情感。

 

      所以他害怕黑暗,害怕自己感知不到他的氣息;所以他自私的留下他一絲靈力,害怕他會消失;所以他害怕臥於床榻,害怕聯想到無殤倒下的模樣。於是他不允許寢房沒了光亮,他不允許自己在外頭待到天黑,更不允許自己在床上歇息。他害怕自己的軟弱顯現在別人面前,他害怕別人感受到他的無力與脆弱,彷彿輕輕一碰便會倒下,他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太清又一次陷入了回憶之中,忌玄彷彿是習慣了一般,陣陣白煙過後又化為鐵劍模樣到劍架之上。

 

      太清嘴角勾勒出一酸澀的笑容:「沒事……一切都會沒事的……」隨後單手支著額,昏昏沉沉的睡去。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當年的狀況讓太清難以釋懷,

每每想起都會痛苦不已,

如今他的解藥回來了,

他沉重的擔子也卸下了一丁半點,

混沌之淵本是個未知數,進的去卻不一定出的來,

是以他等待了許久也未能得到答案。

凝碧草的出現他無法感知到,

可是與他有關聯的神將或者親人卻可以。

((這兩點也算是為以後某個地方的伏筆之一))

古鮫族避世多年,

即便太清想藉由找到他身邊的神將也無法,

畢竟他們將消息封鎖,

那些年他也未曾與兩個神將相遇,根本無從找起。

他之所以認得燕琴是當年來救無殤的人,

也是因為他的靈力波動才會知曉,

畢竟當時的他看不見,只能認得這抹氣息。

太清難過,當媽的心塞 ((掩面

不過下一章兩人終於要相見了各位! ((敲碗

 

 

#下篇文產出時間:6/1(一) #


#預告:◎第十五章.我不要教了行嗎 #

「若此人是上古神族且身受重傷才變的如此,而師尊又同此人熟悉至此。那麼……有人知曉師尊靈根屬性嗎?」

「師尊又怎會讓我們知道。」他此話說得極為中肯。眾人懨懨然。看來無解了。難過。

 

「回師兄,我叫樂無殤。」

太清露出一個甜絲絲的笑容:「那我以後便叫你阿樂可好?」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20-06-01 00:50 #1

鼓勵了作者

1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