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十七章.你們可知錯?


◎第十七章.你們可知錯?

 

 

      孟天此刻已經不能用驚駭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燕琴以這般口氣同師尊說話,然而師尊卻沒有因此被激怒又是怎麼回事?她正欲開口問:「師尊你……」

      太清卻輕聲說道:「我此刻不想多說,回去再談。」

 

      當無殤較為緊急的傷勢都已穩住後,眾人永遠無法忘記在離開之前,那來自師祖的恐怖威壓施壓在自己身上的感受,只聽師祖低聲說道:「今日此地之事,如若傳到了無殤或者其餘同門人耳中,後果自負。」之後他便施了個法陣帶領眾人瞬息回到了雲無門。

 

──

 

      伯言、仲懷、季思以及叔華內心十分忐忑。當他們聚在一起討論無殤到一半之時,便感受到懷中語靈碧傳來發燙的溫熱。語靈碧是師尊給予他們的上品靈器,能夠單項傳達師尊的訊息給他們,師尊很少使用此物傳遞訊息,然而他們明白此語靈碧會隨著傳訊之人的情緒而有所異。若是情緒平緩淡然,就只會在收到訊息時感受到一點溫熱的靈力波動;但若是極為憤怒的情況,則會有如現在一般滾燙且帶有壓迫的感受。

      四人面色如霜,接收到訊息後也不敢懈怠。師尊說,叫他們立刻將玄英閣乙卯寢的其他三人調換到其他寢房,他要帶無殤回去養傷,並叫以煉丹藥聞名的叔華取極品凝魂丹以及極品蓄脈丹。

 

      這下他們要崩潰了,須知丹藥分為四種品項,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每次的丹藥製成若不可慮煉藥爐的好壞,尋常人的製藥量一爐約可出七、八顆丹藥,若同叔華這般造詣者,也許能到12顆左右。

      若以製成機率來說,百顆丹藥之中可能有80顆下品、15顆中品、5顆上品,若你問怎麼沒有極品?因為極品在一百顆中不見得有一顆,若製三百顆可能方得一顆。而那凝魂丹用以穩固魂魄避免消散,或者避免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蓄脈丹則用以將筋脈修復。無殤受此重傷,看來再來便是他們要受重傷了。

      四人刻不容緩地迅速辦好事情,便在乙卯寢中靜待師尊大駕。

 

      外門弟子都已經被驅回各自寢中,心驚著這風雨欲來的景況。更別提酆子淵了,若非他通報時間太晚,無殤也不會身受重傷,因此酆子淵此刻也跪在寢中,偕同其他四位亦是被掌門一同叫來。

 

      約莫等了一個時辰,他們便感受到了那難以壓抑的恐怖威壓一如狂風般襲來,眾人皆是冷汗涔涔。只見太清打橫抱著無殤,以靈力震開寢房大門,面色悽慘的孟天和臉色微慍的燕琴跟在身後,入內之時孟天看了其他四個師兄弟一眼後在他們身邊站定。

      太清緩緩走向無殤的床榻坐下,並仍將他抱在懷中替他找了一個舒適的姿勢。他冷冷抬眸看著眼前十人。五位皆已跪下大喊一聲師尊,而另一側酆子淵五人更是大喊一聲師祖後便磕下頭。太清幽深的眼神看向叔華:「丹藥。」

 

      叔華聞聲立刻上前將丹藥奉上後退了回去,丹藥被太清拿起後放入無殤口中,後拿起水杯要讓他吞嚥,他卻怎麼都沒吞下。太清微微攏起眉,後含了一口水便碰上無殤的唇,將水渡入他的口中,一手再施上靈力助他吞下。除卻那還在磕頭的弟子,仲懷等人一時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放,雖然他們曾經往這方面猜想,但也心照不宣地略過此種可能。這下可好,他們目睹一切了。難怪無殤重傷之事師尊如此憤怒。

      太清慢條斯理地協助他調和體內丹藥,見他臉色開始泛起一絲血色後才抬起頭來。

 

      五人瞬間又低頭等師尊發落。

      太清淡淡的聲音傳來,「酆子淵、季銘瑛、吳丹、郭清澤、林玉群。抬起頭來。」

      被點名的五人顫顫地抬頭看向師祖,只見那天面色溫和的師祖現下眉間還纏繞著怒氣,薄唇緊抿、怒意待發。

      太清說道:「弟子失蹤兩日才發現上報,可知錯?」那語調平淡卻讓人十足十的害怕。

      「弟子、弟子知錯!請師祖責罰!」

 

      太清接著說道:「伯言、仲懷、季思、叔華……我曾交代過不得讓無殤有任何意外。我是如何交代的,你們又是如何辦的,」他一字一句緩慢的說著,之後就停頓了片刻,卻讓仲懷等人膽戰心驚。師尊極少喚他們的字,惟有他們犯錯或者師尊震怒之時才會,「你們,可知錯?」他的語調微微上抬,顯現出風雨欲來的躁動。

      「徒兒知錯!請師尊責罰!」

      太清那帶著怒氣的暗啞聲音再次傳來,一字一句鏗鏘有力:「你們失職至此……無殤乃我太清道侶,你們……可也知錯?!」眾人還未從道侶二字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便感受到巨大的威壓襲來,重擊他們神識,瞬間被震地各自都噴出口血。

 

      悅燕琴臉色不善地站在太清身邊,而其他所有人包含仲懷在內皆已起不了身,卻又聽到太清說話:「全都給我支起身跪好!」

      他們不敢不從,吃力地起來跪好。

      太清繼續發話:「酆子淵,兩日,你遲了兩日,你差點害死了他。」

      酆子淵磕頭不起:「弟子知錯,弟子、弟子願擔一切責罰……」

      太清抬手朝他重重揮去一擊雷光,酆子淵瞬間被彈飛撞上後方樑柱,已經再無力起身、全身酥麻難忍,「今日我打退你三階修為至築基後期,若你在八年後的外門弟子試煉中能進前三名,我便饒你進囚室思過十年。」

      酆子淵顫抖著身軀,他知曉師祖這是有心饒過他,不然大可直接將他打入囚室,「謝、謝師組開恩……」

      太清深吸一口氣,想起了無殤的話語後說:「你該謝的是無殤,他昏迷前告訴我讓我別責怪你。」

      他此話一出,所有人便愣住了。酆子淵瞬時泛紅了眼眶。

      太清:「叔華,給他一顆固元丹。銘瑛,你們將他帶回去治療休養,還有什麼需要的丹藥之後找你們叔華師叔取。」

      而後四人急忙道謝,扛著酆子淵退了出去。

 

      仲懷等人皆還在道侶二字中回不過神。

      太清卻緩緩道來:「我相信你們猜到了他的身份。無殤確實是上古神族。」

      他語句一頓,隨後接著說道:「無殤是古鮫族太子,是未來古鮫族的繼承者。因此他具有傳承的冰靈根。而我,」太清轉向孟天,「我能招來九重天雷。我有傳承的雷靈根,是上古神族龍族,東海龍王之子─離玉瓊。日後會接下四神獸東青龍之位。」

 

      五人皆是震驚地看向太清。

      太清:「我創派之時,你們年歲尚小,我不願你們知曉太多。後來我因為在六百年前受過噬緣咒,被卸除神力、神格被毀,淪為人修且修為大減,甚至失去一切記憶。在一百多年前,我遊歷之時遇見無殤,那時的他修為才剛入元嬰期,且又遇害導致重傷,若非我即時相救恐怕性命不保。至那次之後,我遇過許多劫難,若非有他,我亦無法存活至今。這也是為什麼我消失如此多年後才回到雲無門的主要原因。」

 

      太清抬手摸了摸無殤頰邊鬢髮繼續說道:「23年前,我再次被當年下咒之人所害,他脅持我用以要脅無殤。然而他無意間幫我破除此咒,我這才得以恢復神格、恢復記憶不至於在當時被害得魂飛魄散。可他卻因此為我尚失了碧海鱗。那時他受重傷,我不顧一切撕開混沌之淵將他送入其中,只為保他一命免於再受其害。而去年他自混沌之淵出來,若非新進弟子芷若與其父親救了他,他恐怕也早已沒命。燕琴以及靜壇宗昴月真人門下楊織,便是他身邊的神將,他們找到線索、找到了他。」

      他們雖然知道燕琴地位肯定不一般,但他們皆沒有料到他竟然是無殤身邊的神將,不由都向他看去,只見他抿著唇不發一語,正低著頭沉思。

      太清:「無殤重傷失去了記憶以及修為,如若找不回五株凝碧草以及碧海鱗。那麼他便會在30年內死去。」

 

      仲懷終於忍不住開了口,「師、師尊,那這凝碧草可找著了?」

      太清:「此前已經集齊四株凝碧草以及碧海鱗,」原本在楊織那的凝碧草早已取來,現下都在太清這裡。他語氣頓了頓才說道:「至於最後一珠……」

      六人看著太清伸手戳了戳無殤腰間那不仔細看還看不到的突起。太清無奈道:「喂,出來。」

 

      然後他們看到一搓紅毛從無殤胸口冒出頭來,「啾!」

      眾人無語。

      太清:「你說過你要報恩的,拿出來吧。」

      只見紅毛雞啾了兩聲,張了嘴要往外吐,太清往他那短脖子輕輕一敲,一株凝碧草噴了出來,濕漉漉的還有點小紅雞的口水。

      燕琴瞧了眼這看起來不可靠的小妖雞,「凝碧草在他這?這怎麼回事?」

      太清說道:「我探過這隻小妖的記憶,他當初被兩隻魔修迫害,是無殤為了救他才受了這麼重的傷。而他此前找到這凝碧草,原本想著留來自己用的。」

      太清:「現在凝碧草和碧海鱗都已集齊,只能等待他養好傷,境界穩固到築基大圓滿,我們就能夠把它們融回他的識海。」

 

      眾人點點頭,孟天小心翼翼地說出心中所想:「師、師尊,那無殤……呃……師、師娘?……師尊何不把他帶去雲無峰?」

      季思忍不住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眾人咳了咳,每張臉都憋紅了。

 

      太清似乎被這句問話逗樂了,那眉眼終於緩和下來,纖細的手指輕輕撫上那雙唇,眾人也終於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先別讓他知道,我陪他在此住下照顧他,下令銘瑛等人嘴巴看緊點。他醒後必定會問我師承何人,我會暫時告知他我在真兒門下,等他傷癒後融回碧海鱗,我必定會帶他上雲無峰。到時候……」太清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瞬間閃瞎了眾人的鈦合金狗眼,「記得喚他師娘。」

 

      這下所有人的下巴終於都掉了。這閃晶晶的光芒啊啊啊啊啊。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顫顫抬起手,確認眼前人無誤。

而他昏迷前的低語,便是希望玉瓊不要怪罪酆子淵,

他雖然不知道玉瓊在雲無門的地位,

可是從酆子淵等人對他的反應也覺得不太對勁,

直覺認為師兄必定會去問清前因後果,

而自己既為私自離山,便也算觸犯門規。

他告訴玉瓊的話非常簡短,卻也讓玉瓊有氣無處發。

因為他說:「我偷偷跑出來的,師兄幫我替酆師兄求情,他並不知我會離開,讓掌門別太過怪罪他。」

玉瓊心塞。

 

小妖雞吐出帶著口水的凝碧草,唉噁。

遠在天邊的楊織怒道:來人!把小妖雞拖出去給無殤熬湯喝!

燕琴和太清在一旁無聲的表示認同。

 

親娘表示:你們現在不熬湯,以後有你們後悔的。

 

這篇有點長,但無論往前塞一點或者往後塞一點都不合適,

多就多吧,頂多眼睛有點酸 (??

 

下一篇準備上車了各位,準備好了嗎?

 

#下篇文產出時間:6/11(四) #


#預告:◎第十八章.幾面之緣,而我心悅你

「剛醒來就如此急著勾引我嗎?」

 

「我們此前是不是認識?我們是什麼關係?」

 

「那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