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十九章.死生不怨


◎第十九章.死生不怨

  

      那一句句話在玉瓊心中泛起陣陣漣漪,他平緩的心跳逐漸被滔天駭浪所淹沒。玉瓊,我將我心交與你,死生不怨,世世不悔……這是何等情深才會有此話語?

 

      玉瓊緩緩抬起手撫上他的臉,內心徬徨頃刻間煙消雲散。原本在頰邊的手緩緩撫至後腦,將無殤輕輕拉來俯身吻了上去。情動之際唇舌反覆交纏,玉瓊翻身將他壓至身下,纏綿悱惻之間無殤外衣已然卸下,兩手自然的纏上玉瓊脖頸之處,玉瓊的吻如同雨點般移至無殤耳畔,溫熱的氣息惹得無殤輕輕一顫,玉瓊輕聲在耳邊說道:「阿樂……我心悅你……」細碎的親吻一路向下,到胸前柔珠輕舔挑弄,玉瓊挑起一抹頗有興致的笑容,大手又摸著來到小小腰窩搓揉,無殤便如預期般緩緩拱身呻吟:「嗯……玉瓊……嗯啊……」玉瓊輕笑一聲又向下舔舐到那有細細肌肉線條的下腹處,手在無殤股間輕輕揉捏。無殤驀然一僵:「嘶……」玉瓊一個機靈瞬間回神收了手,就看見無殤忍痛咬著唇眼泛微光閃爍不已。

      玉瓊急忙問到:「今天真摔著了?抱歉我一時沒忍住就……你、你……我下午那一掌可也傷著你了?我看看……」他慌張著要把無殤翻過身來查看臀部,就被無殤一掌拍下,臉紅得像要滴出血一般:「不要!你、你、你也不知羞!」

      玉瓊一愣,隨即意會過來哈哈大笑,隨後又安撫道:「好、好,不要,那我幫你揉揉?」還未徵得同意就兀自揉了起來,無殤又羞又惱怒瞪著他,不知該當如何便任著他揉了去。

 

      無殤想著方才恍惚間聽到話語,像是想再次求證一般,眼神看著他卻閃閃躲躲,一邊假裝漫不經心地說道:「你、你剛才說甚麼我沒聽清。」

      玉瓊眼角微彎,劍眉一挑,放肆的笑容微微展開傾身向前,「哦?是嗎?」他緩緩地將溫熱地唇滑過無殤頰邊至耳邊輕聲說著:「我說,阿樂,我心悅你。」語畢舌尖輕輕一挑那泛紅地耳垂,原本揉著臀部的大手卻已滑至雙腿之間來回撫摸。

      無殤不自主地輕顫,「你、你別鬧了我傷沒好呢!」

      玉瓊聞言退後與他對視,大手示威一般地輕輕撫上那已然脹熱地器官之上,「哦?那我們好了繼續?」

 

      於是這個夜晚在玉瓊被惱怒地無殤敲了無數次頭方才作罷。

 

──

 

      霜月十二日,無殤聽聞了因為他私自離山而重傷之事讓酆子淵被罰化去修為,這讓無殤很是不解,聽說是由師祖所罰?但他一個小小弟子受傷之事,怎麼會驚動到傳說中不管門中之事的師祖?他問了玉瓊,只聽到若無其事的說畢竟你傷得很重,而弟子私自離山之事本就該罰,會驚動到師祖應該也是因為此事與魔修有關才會偶然得知,讓他不要憂心。但無殤總覺心裡有愧,於是在玉瓊的陪同下去看望了暫居在青陽閣丁丑寢的酆子淵,酆子淵似乎沒料到他會來一般有點驚恐。

 

      無殤入門後走向正在打坐的酆子淵身邊,等待其打坐完畢。

      酆子淵很驚恐甚至驚嚇,因為當他打坐完畢一睜眼竟然看到無殤一臉歉疚地盯著他瞧,而師祖竟然站在他身後盯著無殤瞧。讓他一時間背脊發涼,連忙站起,「師兄、無殤,你們怎麼來了?」

      無殤面有難色地說道:「師兄,抱歉……我私自離山之事連累到你了,師祖沒有為難你吧?」

      酆子淵受寵若驚地偷瞄站在他身後的師祖,只見師祖尷尬地撓撓頭,他就認真回道:「此事我也有錯,我是該實話告訴你的。師弟心憂於師兄安危,出去尋師兄也屬正常,而我卻未能及時發現,本就有過。至於師祖,他並沒有為難於我,雖然被化去幾分修為,但也給了我上品靈藥修復與鞏固修為。師祖其實可以直接罰我進囚室的……然他並沒有這麼做,反而給了我機會能夠證明自己,我很感激師祖的。」

      無殤聽了一頓,笑了笑:「是麼?那挺好的,想不到師祖這麼寬容大度。要有機會真想見見師祖。」

      酆子淵尷尬了會:「哈哈是麼,有機會的、有機會的。」玉瓊站在後方卻顯得有點侷促。

 

      他們寒暄幾句後就離開了,倒是讓酆子淵暗自鬆了口氣,雖說無殤此人好相處也宜深交,可師祖就站在那實在讓人戰戰兢兢一刻也鬆懈不了。

 

      其實那天酆子淵被罰後,事務也轉交給了同門師兄柳清辭代理,每日則專心在修練以及穩固修為及境界上,一旦有了空閒其餘四人也會跟著陪練。雲無門是修仙門派裡眾所皆知的師兄弟和睦,更是出了名的護短,雖說並非是這大陸上最大宗門,但很多時候其他門派是怎樣都不願意去招惹雲無門的。

 

      三個月過去,無殤的傷勢也已好了大半。玉瓊一樣每日伴在他身邊,無殤心裡一直覺得奇怪,雖感受到他修為很高且很深,可依舊不明白為何他能一直守在自己身邊不用去協助進行那些委派任務。不過到了露月二十二,玉瓊一早便被掌門招去。

 

      玉瓊自收訊後便蹙緊了眉,迅速移往掌門殿中,玉瓊推門而入,手一揮又換回了玄色雲紋服。

      一入門,仲懷回身行了個禮:「師尊,您來了。」

      玉瓊眉宇緊蹙,嚴肅問道:「真兒,可是有了魔族消息?」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一開始無殤並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自己只是跌倒,

玉瓊卻會有如此過激的反應。

在那時的他只覺得玉瓊無理取鬧,

可直到傍晚看到他的模樣才想起,

他們此前是認識的,

可是為什麼會分隔兩地?自己又是如何重傷至此的?

 

燕琴並未對無殤提過他重傷的那日,

甚至在玉瓊出現之前燕琴自己也搞不明白前因後果,

而既然本尊出現了,便想讓他自己向無殤解釋。

 

玉瓊因為自己的原因不願多提,而無殤則是不想多問,

於是產生了這等局面。

 

他在那刻才明白自己重傷的原因可能不尋常,

甚至玉瓊是見過的。

他不願多問,畢竟等碧海鱗融回之後一樣會知道,

他並不急於這一十半會。

 

而他想清楚了這些,便覺得自己也太過頭,

不明所以地朝他發了脾氣。而玉瓊的模樣也顯然讓無殤有些心疼了。

 

下一章開始走劇情了各位!! ((敲碗

 

 

#下篇文產出時間:6/18(四) #


#預告:◎第二十章.落楓村

「還有一處疑點。」

 「師、師祖、師尊,這處疑點可是那名心儀女子?」

 

「會行魅惑之術的無非是青丘狐族、水濂媚妖族、南海磯女族等三族。」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