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二十五章.蓮鏡壇


◎第二十五章.蓮鏡壇

 

 

     雲公子剛上前查看無殤傷勢,就見他拉著自己衣襬說道:「公子……求你救救他們……他們沒有錯……」雙眼一翻便脫力暈了過去。雲公子抬手替他探查周身經脈,才發現那靈力狂躁不已,體內丹藥如同利刃一般吹颳他的丹宮,丹宮中的金丹表面龜裂,隨時會破碎。他眼眸散出森然寒意,那屬於元嬰期的威壓漸漸散出,轉頭看向嚴壇主說道:「你不是說過這些妖不會遭受任何的皮肉之苦?這鮫人身上的傷,體內的毒,做何解釋?」

     雲公子此時已經難掩怒意,他雖次次前來將被捉之妖解救,可也如壇主所說,被捉之妖並未受過皮肉之苦。壇主曾告訴過他,他用極為溫和的手法取得妖丹後便會讓他安然死去,絕不會讓他們感受到痛苦。然而壇主所言當然盡是謊話,若想得到最完美的妖丹,妖丹非得是其自願取出不可。若不是自願,則妖丹無法得到其可有的功效。是以若遇冥頑不靈的妖修不願將妖丹自行取出,他便會賜其亂魂丹,服用後三魂受損,只需稍稍借助外力就可取出妖丹。

 

     這就是為何無殤會渾身是傷的緣故。他不願讓出妖丹,所以被餵下了亂魂丹。可他們不知道的是,無殤非一般鮫人,而是古鮫族人。上古神族後裔,三魂七魄本就較一般修者穩固,所以當亂魂丹服下後不但不會神智不清,反而讓他清醒過來。可雖清醒過來,卻會使得靈力暴動難耐、無法自控。因此他能夠憑藉堅強的意志力稍微操控起他原本元嬰的修為靈力,這才破了冰牢的陣法。

 

     蓮鏡壇乃是一擅長煉丹製藥的修真宗門,可此壇中弟子數少,會小有名頭也是因為他們向來以捉妖煉丹為主,所以那些害怕妖族的凡人對其很是推崇。可蓮鏡壇是剛剛成立的小門小派,壇主也不過是化神初期的修為。他之所以敢毫無顧忌地將元嬰期的無殤鎖在冰牢,也是仰仗著有鎖神玉瓊漿,認為勢在必得。鎖神玉瓊漿是一靈丹妙藥,傳言是他蓮鏡壇壇主─嚴漯河所創,用以封閉妖修修為,致使他們不能動用靈力,亦無法化形為人。可他卻不曾料到無殤並非一般妖修。

 

     雲公子未待其回覆,便在震怒之下毀去蓮鏡壇大廳,又跨境將壇主打至重傷,這才將臝魚盡數救出,並帶著無殤離開此地。

 

     雲公子低頭看著懷中鮫人,神色陰晴不定。思慮片刻便扯下外衣將鮫人裹住,避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又帶著他投身客棧。

 

     蓮鏡壇坐落於西晨國黃延城中,黃延城雖隸屬西晨,可卻位在北信、南昌以及東越的交接處。而他們投身的客棧則在城中偏東面的位置。他進入客棧後替無殤稍微打理外傷並清潔後安置在床榻,隨後便開始上下打量這隻鮫人,這才發現他和他認知中的鮫人似有不同。

 

     現今鮫人有記載的為鯪魚族以及磯女族。

     磯女族原身銀白髮色,嘴裂之深,眼瞳黝黑,鱗片泛出綠光。鯪魚族則是墨黑髮色,眼瞳如常人無異,耳翼如刀般鋒利,鱗片大多為暗色,與髮色一樣會隨著個體有些微差異。

     這些資訊在他腦中翻轉,磯女族不可能,光看眼眸便可得知。可要說鯪魚族,此鮫人確實是深色鱗片,墨藍色的頭髮、墨藍色的鱗片,瞳孔甚至也泛著藍光,可他的耳翼卻如同磷蝶薄翅般柔軟脆弱。他努力想將他搖搖欲墜的半個右耳復原,可卻無能為力,末端也已經漸漸黑掉壞死,他糾結了一刻後才不得已將其切下,以防繼續感染。

 

     這和他認知中的鯪魚族好像真的不一樣,可是難道還可能有其他種類的鮫人?至少在他腦中沒有,也許他該查查古籍。

     在他分神的時候,突然一聲悶哼自床榻傳來,「唔……」

 

     無殤感受到渾身劇烈的疼痛,雖暴動的靈力已然平緩,可體表依舊抽痛難耐,他悶哼了一聲悠悠轉醒,睜眼還有些朦朧,腦中快速飛過在他昏迷前的種種,隨即一個機靈清醒過來,轉頭便見雲公子端著水過來,「醒了?喝杯水。」

 

     無殤愣了愣,隨後接過水杯,這才發現他依舊是原形,才略為緊張地看向身旁的雲公子。父王與母后說過,很多凡人視妖為惡,恨不得除之而後快,是以他們千交代、萬交代,讓他不要隨意化成原形讓人察覺他非人,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是不希望外界察覺到他們並非一般鮫人。

     雲公子似乎沒察覺到他的不安,只是淡淡說了幾句話,「你體內的金丹已經穩定住,可還是尚須你運轉靈力來鞏固它。體表的傷我已經幫你打理過,基本無大礙,可耳翼上的傷……抱歉我無能為力,只能趁還未感染把它截下。」

 

     無殤呆愣地看著雲公子遞來那截掉落的耳翼,心中翻起陣陣漣漪。

     耳翼─在古鮫族人中有著不可言說的意義。古鮫一族強大,一般而言要傷到他們本就不易,除了像無殤這樣初出茅廬的小鮫。可無論如何,那也是他們一族心中除了碧海鱗外第二重要的部位,不是具有何者特殊用處,而是一般人不可能隨意觸碰到耳翼,是以千百年流傳下來,他們認為耳翼只能讓信任之人觸碰,因其象徵著自己的尊嚴。

 

     他抬眼看著雲公子,臉上神色變幻不定,約莫一刻鐘後他伸手在那截耳翼上施加靈力,便見那耳翼上的死色漸漸散去,又漸漸泛起藍光。無殤隨手扯下三條髮絲結成三股辮,將那斷落的耳翼串起,拉過雲公子的手替他別在腕上,手輕輕一拂而過,那髮絲就同綢緞般纏繞在公子的手上,不稍一刻便如同融入皮膚之中一般形成淡淡的印子。雲公子略帶不解地看著他,無殤卻只是輕輕一笑:「多謝公子救我一命,作為報答,這可保你遇險時無礙。」

     雲公子點點頭算是接受了,接著又聽無殤開口道:「真的……很謝謝你救了我,我叫無殤,你叫什麼名字?你……為什麼不怕我?」

     雲公子:「敝姓雲,我為何要怕你?」

     無殤疑惑地歪著頭:「我是妖不是人。」

     雲公子:「所以?」

     無殤:「凡人不是都怕妖嗎?」

     雲公子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說道:「那你便當我不是凡人吧。」

     無殤有些無奈地一扯嘴角:「我以為凡人皆怕妖。這和父……和父親、母親說的不同。我第一次出門,沒想到遭此劫難。」

 

     雲公子一愣,才說:「凡人怕妖實屬常情,畢竟世人面對未知生物都會有所顧忌。你且安心調養,待足以正常化人再出去比較好。」

     無殤低頭片刻,皺了皺眉。隨即開口道:「雲公子……那臝魚一族……」

     雲公子:「放心,都已救出,我已經將他們放回東海之中。」

     無殤面有難色地說:「那……那你可有看到除我之外的鮫人?」

     雲公子挑了眉,疑惑道:「沒有,怎麼了?」

     無殤:「我在遇難前將我兩位好友推開,他們若沒被抓到,現下應該急著找我……」

     雲公子想了想,才說道:「需要我帶你回東海?」

     無殤眼睛一亮:「可……可以嗎?」

     雲公子:「沒問題,但我們必須避過眾多耳目。宜夜晚前去。」

     無殤點頭應好。這已不知過了幾天,不知他們在哪?有否回去告知父王、母后?希望別被責罰才好。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蓮鏡壇的戲碼頗重,

連續了許多章節才會完畢。

 

新角色出場,掌聲歡迎腹黑冷面雲公子。

下一章就會公布此人身份了,

大家要不要猜猜雲公子是誰?

 

#下篇文產出時間:7/5(日)

各位端午節快樂🤍


#預告:◎第二十六章.耳翼

「土天靈根覺醒了……真的是無殤,他選中了無殤。」

 

「你……你是當年的雲公子?!」

 

 「古鮫族人耳翼……可是有何特殊意義?」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