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二十八章.越篌


◎第二十八章.越篌

 

 

      吳若儀一愣,像是沒反應過來為何只為一道消息而來。他又補充說道:「姑娘別緊張,妳也算是進了前四名,必定可以得到妳所想得的。」

      吳若儀回神後尷尬地掩嘴笑道:「希望如此吧,畢竟也要下一場勝利了才有得選。道友可是下場比賽?」

      越篌點點頭說道:「對,下一場。」

      吳若儀:「那就祝道友順利了,下一場的駱方華善法術,心計深沉。道友也是擅長法術的吧?前日有幸見到你與賀然的比試。」

 

      越篌恍然大悟般張了張嘴,說:「哦,難怪我總記得好像見過妳,我都忘了前日妳也在場上,抱歉啊妳比試的時候我剛好離席了下,所以沒見著妳的比試過程。」

      旁邊的一名男子無奈說道:「……公子,今日比賽都是前日的勝者。」

      越篌尷尬地撓撓頭:「是、是嗎哈哈哈……小楊你不早說啊。」說罷給他一個肘擊。另一名男子又說:「……公子,我不是告訴過你規則和順序的嗎。」

      越篌腦羞又是一巴掌過去:「欸我說你們倆何時學會調侃我了啊?啊?」

      吳若儀呵呵笑著,說道:「你們感情可真好,敢問兩位公子如何稱呼?若儀可否在此與你們同桌?」

      三人一愣,似乎一時忘了旁邊還有個小姑娘一般。一男子說道:「在下燕琴,旁邊那位是楊織。姑娘請坐吧,休息會等等看公子贏就是。」

      越篌,哦不。樂無殤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對啊,姑娘妳且坐下休息吧,調息一下。」

      此時的樂無殤之所以沒被雲公子認出,就是因為他不單是化名,甚至還用了法術改變了容貌。就怕被蓮鏡壇壇中人遇到認出了他,那麼事情便會有諸多變故。至於為何化名越篌,姓氏只取同音,而名只是因為他當時想到無苓擅長箜篌,於是給自己的名字加了個篌字,也是挺無趣的。而為此他們也對無殤改了稱呼,稱他一聲公子。

 

      鈴聲再次響起,清亮的女聲又傳了出來:「第十場,越篌以及天竹門駱方華。」

      「預備─開始!」

 

      駱方華掐訣一催,兩道火簇一左一右衝向無殤兩側,無殤抬手一起,空氣中凝出大量水氣包覆其上,人則順勢向上一翻彈跳而起。火焰雖被熄滅,可懸在空中的無殤此刻也露出短瞬破綻。駱方華唇角一挑,一個轉身借力,由下而上甩出大量猝毒木刺,無殤瞳孔一縮雙眼微瞇,長鞭一出便將木刺打落大半。

 

      台下眾人看地目不轉睛,有人則在一旁說道:「這越篌已經施用了三種靈力了吧……木靈根、水靈根、金靈根……此人如此厲害怎麼以前不曾見過?」

      「就是啊,這駱方華可也不是甚麼簡單人物啊……」

 

      只見那木刺雖已打下大半,卻還有一些往他身上飛來。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那藤鞭迅速燃起熊熊火焰,可卻未化去被附著的藤鞭。只見長鞭一甩,無殤也借力扭動腰部騰空旋轉起來,那帶火藤鞭在高速旋轉下也築起一層烈火圍牆作為屏障,生生擋下了其餘攻擊。

 

      一聲聲驚呼聲此起彼落,吳若儀此刻也終於明白為何他如此有自信了,只是喃喃說道:「四種靈根了……實力竟然如此之高,而且每種靈力的使用都是如此出神入化……這實在是……」

      旁邊的燕琴笑道:「還沒完呢。」

 

      駱方華此刻也不敢掉以輕心,這藤鞭能附上火卻不化去,是何等厲害的控制能力!他這木、火雙靈根想必要對他造成傷害是很困難的,他斷沒想到此人竟能控制如此多的法術種類,如此一來也不能再藏招了!他從丹宮取出一雙頭戟站定,而此時的無殤也已安全落地,手中火鞭依舊劈啪作響,他凝視著那柄雙頭戟眉眼一挑,似乎被激起戰意一般說道:「戟?有意思。」

 

      楊織扶額說道:「原本可以更久的,找打啊這是。」

      燕琴壞笑一聲:「嗤,如何,你猜這次幾招?我猜三招倒。」

      楊織翻了翻白眼:「不,我猜兩招。就憑他剛才猝毒。」

      吳若儀在一旁不得其解,燕琴一見便自動替她解答:「我們是在猜他幾招會被我們公子打倒。」

      吳若儀一驚,憑剛剛他施法的樣子,怎樣也無法那麼短時間擊倒對方啊!她有些困惑地說:「可三招也未免……這跟猝毒有什麼關係嗎?」

      楊織:「猜個兩三招都還是有點抬舉他了,他這點水平奈何不了公子。至於猝毒……公子這輩子最痛恨別人耍陰招了。」因為他可曾經被陰招搞得間接損失了一截耳翼啊。燕琴輕抿一口茶接著說道:「再者說,他拿的還是柄戟。」

 

      無殤淺笑,將長鞭遞向左手,右手自丹宮拿出一柄湛藍色青龍戟─玄冰!他嘴角悄悄一上挑,一陣哨音祭出,前方的駱方華聞音身體一震,隨即腦仁如受重擊般地抽痛不已,他瞪大雙眼說:「你……這是……」

      雲公子聞聲一驚,音律?!哨音?

 

      楊織眉頭一挑,笑道:「唉呀,我們都猜錯了,只有一招。」

      正當吳若儀還想問甚麼意思地時候,台上已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況。在駱方華還未移動的瞬間,無殤右手玄冰“咻─”的一記聲響,直直飛去將其右手貫穿。接著左手長鞭一甩,人便已扯到腳下,隨後玄冰也被他召回,一柄直接插在倒地的駱方華耳邊,前後過程甚至不到五秒!

      無殤那冷淡無溫的聲音如魔音般帶著肅殺之意傳遍整個賽場:「我這輩子─最痛恨別人耍陰招。」眾人只感覺到他語音結束後耳邊嗡嗡作響,雖未有實際傷害,可也瞬間明白此人善音律是何意,更別說那駱方華更因這短短一句話而自耳中流出的鮮血。他驚魂未定地一動不動,只知喃喃說著投降的字眼。

 

      吳若儀此刻已掩飾不住自己崇敬又驚艷的目光:「是……是音殺術……」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越篌便是樂無殤了。

無殤在族中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

不僅有五靈根,更是操縱得極佳。

他對修練更有自己的一套見解,

從這綴著火光的藤鞭就可見一斑。

 

古鮫族人對耳翼的執著非同小可,

他也因此十分痛恨別人耍小手段,

這算是某種遷怒吧 ((茶

不過他也並不會因此下殺手,

畢竟他不是那樣的人,

此事也和駱方華無關。

 

女配角出現了各位 ((揮揮手

擂台賽會出現很多關鍵人物,

大家可以多加留意,

落花在此就不多說了~

 

#下篇文產出時間:7/11(六)

#預告:◎第二十九章.蓮鏡壇又現

「她投降了,適可而止吧。」

 

 「這藥粉,以前曾經有出現過類似功效的毒藥嗎?」

 

「這……姑娘有風靈根?」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6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