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三十章.決賽


◎第三十章.決賽

 

    無殤長哨一出,歐陽玄詩便感覺微微思緒混亂。玄冰召回,又飛身上前攻擊。來回了三十多招後,無殤便發現他的音殺術似乎對他並不起太大作用。於是又繼續使用起玄冰,偶爾再伴隨一些火靈力以加強攻擊範圍。

 

      兩刻鐘後,歐陽玄詩身上便已多處掛彩,他卻不著急一般說道:「差不多了吧。」

      無殤正欲回答:「什……?!」他感受到體內靈力有些動盪了起來,便咬破舌下那以防萬一的解毒丹,他手上靈力開始溢出,時而水箭、時而火光、時而土牆……無法控制一般,似乎不能如自己所思使用。

      歐陽玄詩:「沒用的,這鎖靈散─一般的解毒丹沒用的。」

      台下燕琴聞言緊張不已,鎖靈散?是用以對付寒冰的毒藥?可為何無殤依然能使用靈力,只是無法控制?後來才明白原來這是因為此藥只針對人修,妖修作用有限。

 

      無殤見此事態也無暇顧及,那妖力呢?拚一搏也好過死於此等卑鄙小人之手,可何況他的大仇尚未得報。他緩緩使用妖力抵抗毒藥帶來的藥性,發現的確有用,可這就意味著─

 

      歐陽玄詩感知到那妖力後憤怒一吼:「你─竟然是你─!!!!」

      妖力所帶來的氣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一般而言妖的靈力可分兩種型態,可以是與人一般無異的,也可以是原形的妖力。然而釋出妖力就意味著型態上也會略略有差,無殤運行體內妖力的瞬間體表也綻起淡淡藍光,雖未顯現出其他特徵,可那氣息也足夠讓人辨認了。

      無殤睜開墨藍色的雙眼,眸中帶著森冷寒意。歐陽玄詩失控地說道:「若不是你、若不是你我也不會變成如今這般模樣!棄子、棄子!我就因此變成一枚棄子!」

      無殤瞇起眼說道:「你甚麼意思。」

      歐陽玄詩:「若不是你逃出去,我也不會因此受罪變成這般模樣!」他憤而將面具一把摘下。

      無殤蹙起眉困惑地看向他。

      歐陽玄詩:「你可真是好記性,我不過換了半張臉皮你就不記得了?那這樣呢?!」他抬起手朝左半面臉一撕,赫然是一面人皮!而那面皮下的人臉─是他!是那名在牢中餵他吃下藥物的弟子!

      無殤:「是壇主……?可為何要如此……」

      歐陽玄詩:「你問他啊!你去問他啊!那是我多敬愛的師尊啊……就因此、因此……」

      無殤:「……」他靜靜看著眼前已然癲狂的男子,可內心卻並不平靜。雖為他師尊的作為感到震驚,但眼下更讓他驚詫不已的是自己那震盪的妖力!他必須速戰速決!而後未曾多想便爆起妖力直衝過去,口中已非哨聲,而是他慣用的古鮫族人歌聲─雖不帶有歌詞,僅一字以及點點旋律,可並不會讓人懷疑起他帶著的森然殺意。

      以妖力運起的音殺術絕對勝過一般靈力所施哨音,不稍片刻便讓本然就已經失心瘋的歐陽玄詩無力抵抗,連連遭了一串爆打。可無殤畢竟心存善念,雖已至此他也不願妄動殺念,處處留有餘地。

      歐陽玄詩無力跪地,無殤便緩緩走去,他聽見眼前挫敗神情的男子抬頭輕聲說道:「我棄……」他以為他要放棄了,於是便暗自鬆了口氣。誰知在話語未盡之時卻徒生異變,男子大手向前一撒,無數粉末便已經落上他的臉龐!他怒道:「棄你祖宗!」

 

      無殤甚至尚未反應過來,那粉末一部分便已落入眼中,另一部分則被他吸入。直覺反應一般向後跳遠了兩丈,他雙眼緊緊閉起,血淚便奪眶而出,甚至還有血液自鼻腔流淌,他難受地抬起左手遮住雙眼,憤怒地雙手顫動不止。

      楊織與燕琴驚叫一聲高呼:「公子!」

      歐陽玄詩大笑不止:「我非殺了你不可─」少了音殺術的掣肘,他緩緩站起移步過去,在楊織與燕琴差點就要不顧規則上前護駕之時,便感受到來自無殤的威壓散出,讓他們瞬間定住不動。

      無殤明白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古鮫族存在於世的消息散出去,可若他不如此便有可能會死於此地,不說他自己,即便楊織、燕琴上前,也會因為破壞規則而遭難,他不願如此,便也顧不得了。無殤刻意掩蓋耳翼特徵,耳尖漸漸拉長向上,在一般人眼中那模樣與鯪魚族特徵一般無二,可若是更加高階的修士一定能察覺到異樣。他不得不依靠原形的聽力以支撐他完成下半場比試,於是在歐陽玄詩還未靠近的時候妖力散出拚著最後一擊,他尖叫嘶吼著持戟衝刺一把便將他心臟貫穿!

      於是大家看到的最後一幕,便是歐陽玄詩瞪大雙眼躺在血地上,無殤持戟貫穿他的心臟跪在一旁,耳翼漸漸收去,可那自眼眶與鼻腔而出的汩汩鮮血卻未止。

 

      這場比試是前所未有的激烈─第一名是越篌、第三名是若儀。第二、四名無人。至於為何大家對無殤是妖只有震驚卻無過激反應?那當然是因為此比賽並沒有限在只能是人修參加啊。

 

      看見比賽結果已定的楊織等四人便一股腦衝上台,當燕琴跪著與無殤平視之時,他們便看見無殤蹙起的眉宇漸緩,微微抬起嘴角笑著輕輕說道:「快……會失控……」此時旁邊幾人也已經明白會失控是甚麼意思了,因為他們都能看見他隱隱閃現出的膚色、耳翼、甚至鱗片也一點點浮出!楊織自儲物囊中取出此前一直備著的大氅一披便將無殤全身裹住,之後急忙趕回客棧去了。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明扶邢被凌遲至死了,

光想像都痛。

 

歐陽玄詩便是此前在蓮鏡壇意外放出了無殤的弟子,

雖說無殤逃出來是因為他是古鮫族人的緣故,

但嚴漯河還是遷怒給他的弟子,

認為都是歐陽玄詩的錯,

於是那曾經用在自己身上的蝕骨散便被他報復性的用在明扶邢身上,

而夜間替他送毒藥的是嚴漯河的二弟子。

因為嚴漯河的遷怒,

所以將原本成為下任壇主的機會換成了他,

這也是為什麼歐陽玄詩會說自己是棄子的緣故,

畢竟他來到擂台賽用以奪魁,

若失敗了不是戰死,也會回去再被責罰,

這才讓他更加討厭起自己的師弟。

 

原本這段前因後果打算在之後章節說明,

但考慮到一些原因刪減了,

不然蓮鏡壇的篇幅會佔據太多,

所以在此給大家稍微解釋一番,

他都死了就不要佔篇幅了 (X

 

#下篇文產出時間:7/15(三)

#預告:◎第三十一章.天神倚所生

「死……我要你死……」

 

 「……他究竟跨了多少修為?」

 

 

「對……他還是無殤……我不可能會認錯的……」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