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三十四章.你該明白我才對


◎第三十四章.你該明白我才對

 

      吳若儀聞言一頓,疑道:「古鮫族?古鮫族不是已經……」

      我解釋著說:「對,傳言古鮫族在大戰後已然滅族。可其實沒有,我們只是一直隱藏在族中,但也因為那場大戰,我們便淪為妖族,沒了神力。」

      寒冰略有不解地問:「若真是如此,你們怎會願意……」

      我抽了抽眉角:「怎會願意告訴妳對嗎?不瞞妳們說,我雖與人族相處不多,但我並不覺得妳們會因此出賣我,將這消息讓其他人知道。」

      楊織:「可無殤,若是……」

      我果斷地打斷了他:「我相信她們。」

 

      吳若儀與寒冰似乎沒料到我會這麼說。我緩緩開口說道:「我們一族存在於世已屬不易,此次願意冒險參賽,也是為了那一條消息。在不久前我被蓮鏡壇抓去,想必他們有可能已經猜到我的身份。我之所以隱去面貌並匿名參賽,也是為了避免被他們壇中門生辨認出來。而這條消息,便是為了打探蓮鏡壇究竟有甚麼企圖。」

 

      若儀微微挑起秀眉問道:「企圖?他們不就是想除妖?」

 

      我搖了搖頭:「並不。我在被囚禁的期間發現,他們似乎刻意搜集帶有強大水靈力的妖族,起初抓到我,以為我是鯪魚族,為此還高興了好半會。我猜測他們此前就一直想捕捉鯪魚族人,至於目的為何我就不知道了。」

 

      寒冰:「你是怕他們目的不純想謀害妖族?」

 

      「沒錯,且不論嚴漯河到底想幹些甚麼勾當,他,也必須得殺。」我微瞇起雙眼,說出最後一句時帶出的殺意怎麼也隱藏不了。我甚至感受到兩人微微顫抖的模樣,隨即收回了我無意間散發出的威壓。

 

      吳若儀暗自心驚,畢竟在認識這古鮫族太子之後,她也從未從他身上感受到過任何的壓力過。因為他帶給人的感覺自始至終都相當溫和宜人,也會無意間散發出讓人想親近的氣息,但剛剛那片刻的威壓卻讓人感受到濃烈的死意!雖不知為何他會對蓮鏡壇壇主有如此深的執著,可想必也是跟他曾經被困有關吧?

      吳若儀壓下心中好奇說道:「樂公子於我有恩,我自然也不會將這消息透漏給任何人知道。若是你們日後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也願意協助的。」

      寒冰隨後也接著說道:「樂公子於我亦有救命之恩,此恩無以為報,更不可能違背良心出賣公子。若公子不介意,我也願意追隨你們並且給予協助。」

      我雖知道她們不會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可卻也沒料到她們會這麼說。想了想後開口說道:「可妳們沒有其他的事情……」

      她們似乎明白我的疑問,寒冰搶著開口冷冷一笑說道:「我本就是一名無依無靠的散修,自小一人慣了,也沒有牽掛。會來參與比試也只是想看看自己有多少能耐罷了,並沒有其他要緊事情需要我去做。」

      吳若儀則是淡淡一笑說道:「我拿到固元丹後得先去救治我的養母,她病重纏身,我就是為了她才來尋固元丹的。」

 

      我略感詫異。固元丹用以穩固丹元,丹元是修仙之人的根本。在開始修練之時學會引氣入體,便會在丹田處形成丹元。若丹元受損在短時間內未得救治,則很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致使再也無法提升修為。我緩緩開口輕聲問道;「妳的養母……如今在何處?可還來的及?」

      她面色蒼白:「她……她在家中,離此處約一日路程。若非怕她更加嚴重,我恐怕早就帶她過來了。養母原有金丹後期的修為,可某天不知道怎麼了重傷回到家中,我是她一手帶大的,這身修為與功夫也是她一手所教,我不可能不救她,但她不願意告訴我被誰所傷,我也只知道她傷了丹元……」

      我想了想便對她說道:「這樣吧,等到拿了固元丹,我也得到我要的消息,我們便陪妳一同回去,燕琴也許能幫得上忙。」

 

      若儀一愣,隨後急忙點點頭說道:「謝謝公子,那就勞煩你們了!」

      我笑了笑揮揮手:「別客氣,舉手之勞而已。反正路途不遠,我們去一趟也無妨。還有妳們也不要叫我公子了吧,同他們一樣叫我無殤便好。」

      我又轉頭看向楊織說道:「結界撤掉吧,讓她們回去休息,畢竟明日才會發下獎賞,我也想休息會。」

      楊織略略點頭,撤去了結界,兩位姑娘則相繼告辭離開。

 

      她們走後我又看著楊織再次立起結界對我說道:「無殤,這麼做萬一……」

      我明白他想表達什麼,無非是覺得我太容易輕信別人了吧。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更何況,我覺得吳姑娘身上帶有一種氣息讓我很在意。」

      燕琴皺起眉說道:「氣息?什麼氣息?」

      楊織也略感不解,我說:「她身上的氣息,有點妖力的痕跡。」

      楊織:「妖力?怎麼會?她確實是人族。」

      我抬起眸看著他:「可若是有人用妖力護著她呢?」

      他們皆是一愣,想當然是了解我的想法了。她是人族沒錯,可若是有妖族用某種方式將妖力護在她身上,那就不難解釋她為何會有妖力的氣息了。至於為何會有這股妖力,就不好說了。她似乎不曾察覺,可憑我本就超於常人對妖力的觀察力才得以發覺,甚至能夠瞞過楊織與燕琴,那麼這施與妖力的妖族必然不簡單。而她又有何企圖,也不得而知。

      燕琴點點頭說道:「那就這樣吧,明日去一趟便知曉了。無殤你還是趕緊休息吧,你還沒完全恢復呢。」他說完還不忘又往我嘴裡塞了一枚丹藥,看我吞了下去才又扶著我躺下。

      我笑了笑,隨後閉眼休息。如往常一般,他們替我封去四肢的穴道,讓我無法動彈,再輸與妖力運轉周身,幫助我更加快速的恢復。而他們則是步出屏風外守在外頭交替輪夜。

 

      我緩緩運起來自他們的妖力,妖力流淌過之處皆是緩緩修復。在漫漫黑夜之中,我似乎感覺到床邊窗櫺微微吹進一點涼風,我心中一凜。風?不是築起了結界,怎麼會有風?可我無法動彈,內心千思百轉。有人入了結界?可是楊織怎麼會沒有發現?我甚至來不及多想,就感覺有人走到我身邊,一股熟悉卻又陌生的靈力緩緩注入我的身軀。

      他似乎不是來害我的。是誰?我想了很久依舊不清楚怎麼回事。可那股靈力卻猶如枯木逢春般加速了我的恢復,原本復原的速度似乎提升了一倍,漸漸的我開始覺得意識變得模糊。這靈力……好舒服啊。我不自禁地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便感覺到那股靈力似乎頓了一頓,隨後急忙撤回。在我意識消失前,我好像感受到那由窗戶吹進來的涼風又突然沒了。

      是錯覺嗎?結界怎麼可能打開又闔上?是錯覺吧。我自顧自地想著,不稍片刻意識便如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不見。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重傷,

於是無力維持那道用以掩飾的障眼法。

他們也明白兩人一定有看出些許端倪,

於是楊織才會做出如此舉動。

 

無殤是否這麼容易輕信於人,

就接著往下看吧(◔౪◔)

 

至於末尾這人到底是誰,

應該也不難猜吧。

 

#下篇文產出時間:7/21(二)

#預告:◎第三十五章.玄梧荷

「奇怪,都快半個時辰了,怎麼還未出來?」

 「莫非這交換條件有問題?」

 

「太子殿下想知道蓮鏡壇為何要大量捕抓水靈力強大的妖族,我說的可對?」

 

「原來無殤的弱點竟是看見女孩子哭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7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