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三十五章.玄梧荷


◎第三十五章.玄梧荷

 

      我想了想,雖說收藏一詞讓我覺得有些彆扭,可水凝珠就我所知也沒有其他用處了,於是點了點頭。靈力轉起,強迫性的由眸中生生逼出三滴淚水,淚水順著面頰滴落,在我伸手接起之時已成為三顆散著盈盈光彩的珍珠,我將水凝珠向前遞給玄梧荷。

      我看著她打量起三顆水凝珠,隨後很滿意地勾起嘴角,將水凝珠收進丹宮之中。她緩緩開口說道:「嚴漯河之所以搜集那些妖族,取其妖丹,是為了讓冰靈根麒麟為其煉出冰元丹。」

      我訝異地看著她。冰元丹?他要將自己洗成冰靈根?為什麼?而冰靈根麒麟?他竟然有冰靈根的麒麟獸?

 

      自古以來有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擁有變異靈根,而那些天生帶有變異靈根的人修或者妖修時常會因此被囚禁起來,取出丹元後煉製成丹,這些丹提純後就會變成冰元丹、雷元丹、風元丹、光元丹、暗元丹,相對應的煉化出冰、雷、風、光、暗變異靈根。一般而言製出的各種元丹都為上品靈丹,不一定真的能洗出要的變異靈根。可若是以神獸的神力製作出的便是極品靈丹,百分之百絕對可以洗出相對應的靈根。

 

      可我還是不懂,為何要如此執著於洗出冰靈根?玄梧荷似乎明白我的疑問開口說道:「他要的不僅僅是冰靈根,而是要利用冰靈根踏平磯女族。」

      踏平磯女族?甚麼意思?「他跟磯女族有私怨?」

      玄梧荷纖纖玉手捲起髮絲笑著說道:「何止有私怨,嚴家一家就是被磯女族人害死的。」

      她又接著說道:「此事不可讓他得手,想必太子殿下也急著給蓮鏡壇一個教訓吧。他尚且留有後手,殿下若非有十足把握,就不要輕舉妄動。嚴漯河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我略帶疑惑的問道:「玄姑娘妳……妳為何告訴我這麼多?」這明明已經不只一條消息了,這些消息得來不易,她又為何如此?

 

      她絲毫不改慵懶神情,只是默默遞給我一支玉簪,笑顏如花。

      見她不說話,我的疑惑更深了。接過她手上的玉簪,才聽她說道:「就當我與殿下一見如故吧。此玉簪在面對麒麟時可保你安全,我將此物贈與你,但事後你須以冰靈根麒麟獸的胸前三枚鱗片做為報酬交與我。」語畢,她將剩下的分紅以及代表入場資格的玉牌給了我,便又緩緩走回座位上。

      她似乎不想再多談,我也不好多問,只是朝她微微拱手作揖告辭,「多謝玄姑娘。告辭。」

 

 

      玄梧荷看著無殤步出房外,便收起了慵懶的神情。那雙眸清澈無比,左手憑空懸起一顆帶著深邃底色的黑色珠寶,右手則轉著三顆水凝珠。她唇角微微勾起,喃喃說道:「多年後見,我的主上。」

 

───

 

      我出了房門,走向此刻依舊昏迷的若儀身邊,抬眼看向燕琴。

      燕琴嘆了口氣說道:「她的修為……僅剩下築基大圓滿。」

      築基大圓滿?她的固元丹,竟然是用金丹換來的?

      修練初期,學會引氣入體便可凝成丹元,直到突破築基大圓滿步入金丹期修為,就是在丹元外形成金丹。

      她用金丹才能換來固元丹,而我僅是用了三顆無關痛癢的水凝珠?

 

      我們帶著吳若儀回到客棧中,燕琴替她療傷過後我們便在屏風前的桌案圍著坐下,楊織自動自發地在房中建起隔音結界,三人看結界已成,便帶著一個探究的目光看向我。

      我略為不解的微微側頭:「你們幹嘛這樣看我?」

      燕琴:「……吳姑娘用金丹換了固元丹,你……你用什麼換了一條消息?」他絲毫不客氣地上下打量我,似乎不看出個所以然就不罷休似的。

 

      我將一切細細說來,隨後蹙起眉頭說道:「你們說這玄姑娘到底怎麼回事啊?」

      「……莫不是玄姑娘看上你了?」楊織這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看看燕琴從嘴中噴出的茶水就可以知道這句話的威力了。

 

      我無奈,一掌拍向楊織說道:「……你真是愈來愈有膽了小楊。」

      寒冰雖然被那一句震驚了片刻,但更被我這一掌給嚇走了半片魂魄。我這蘊含冰靈力的一掌拍下,愣是將楊織冰冷的臉蛋結出片片冰霜,冰霜覆蓋了他半張臉龐,嘴唇泛紫,連帶吐出的氣息也是一片霧氣。

      楊織打顫著泛紫的雙唇冷冷說道:「……我錯了。」真得是很冷。

      默默收起了打入他體內的靈力,瞥了他一眼便又默默舉起茶盞喝口茶。

      燕琴狂笑不止,看著寒冰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的模樣解釋道:「放心,他們就是互相開了個小玩笑。」

 

      寒冰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騙鬼呢?有你們這樣開玩笑的嗎?……但是冰靈根好神奇啊,第一次見呢。

 

      燕琴想了又想說道:「所以說嚴漯河手上真有冰靈根的麒麟獸?麒麟也已經很久沒有見了,還是一頭冰靈根的?」

      麒麟獸族群不大,也屬神族。但大家普遍不把他當神獸看待,畢竟他們一族很少有開了靈智的,甚至在現有記載中都沒人見過他們使用神力,這也是相當特殊的族群了吧。如此強大的族群卻不曾用神力?是不需要使用還是根本不會使用?而且還沒有開靈智的個體?是根本沒有還是隱藏太深?這大概是史上最大的笑話吧。於是乎在大家眼裡,他們雖然稀奇,但只是一個被譽為天神族寵物的存在。

      我點點頭:「她給的消息必然不會有錯,我們確實應該盡快想出對策滅了嚴漯河,以防他利用麒麟獸為非作歹。」

 

      我們還未討論下一步,便聽到屏風後的若儀發出一點點聲音。寒冰聽見了便作為在場唯二的女性前去看看狀況,在半刻後便見若儀已經著好衣裝自屏風後走出。她的臉色依舊蒼白,在寒冰的攙扶下無力地走到我面前,我甚至也來不及替她拉木椅,就看她叩地一聲跪在我面前。我想拉她卻被她拒絕了,只看她抬起頭露出乞求地目光對我說道:「無殤,我知道我不應該有這麼無理的要求,但還是求求你能否盡快帶我去找養母……我現下狀況不佳若靠自己必然無法一日內抵達,可養母她……」

      我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若是我們按照她的步伐,必定會延後到兩三天才能到達。丹元受損是一刻也拖不得的,也無怪乎她會求我,畢竟我是此支隊伍的領頭人。我托起她的身子扶著她坐下,說:「吳姑娘別擔心,我明白妳一定急著趕回去為妳養母救治,妳若不介意,我可以背著妳行走。但妳的身體依舊虛弱堪不住趕路,妳得答應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停下休息。」

 

      她愣怔了片刻後便很激動地拉著我的衣袖說道:「沒問題,我、我不介意,謝謝你無殤,真的謝謝你……」慘白的臉龐因為情緒微微泛紅,雙眼更是閃著淚光,她的表情對我來說確實有點陌生。雖然我搭救過無數族人、幫過無數的族人,可古鮫族眼淚尤為貴重,是輕易不會落下的。更別提此刻已經落下晶瑩淚水的人族女子。我略為侷促地遞出我的帕子說道:「欸欸欸?妳、妳別哭啊,小事而已啊怎麼我看妳們打架打疼都不哭的這是幹嘛啊啊啊,啊別哭了怎麼愈哭愈兇啊……」

      她似乎被我手忙腳亂的樣子給逗笑了,瞬間難過的心情也一掃而空一般開口笑道:「原來無殤的弱點竟是看見女孩子哭嗎?」

      好吧,我拿她沒轍,畢竟我也不能像對待小楊那般一掌拍去對吧?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玄梧荷的存在是關鍵,

他在之後出現次數不多,

卻是個身份相當重要的人物。

 

變異靈根的丹元得以煉製成丹,

但是若靠神族的神力煉製而成,

則不一定要依靠對應的丹元,

換個簡單一點的解釋方式來說,

冰靈根麒麟能煉製出冰元丹,所以需要一定數量的妖丹來協助他煉出,而冰靈根恰巧就是由水靈根演化而來,所以取得相對少的水靈根丹元就能煉出;可若收集其他靈根的丹元也能煉成,但效率不高、數量也要較多。

倘若今天的麒麟獸是雷靈根,那他也能製成雷元丹。

全部取決於麒麟獸本身的屬性。

 

古鮫族不會輕易掉淚,

一般都是遇到極大的事故或者打擊才會,

這也是為什麼無殤看到若儀落淚會有如此反應。

 

#下篇文產出時間:7/22(三)

#預告:◎第三十六章.鯪魚族

「小人名為陵璃,見過大人。」

 

「是蓮鏡壇,蓮鏡壇取走了他的妖丹。」

 

「若儀,妳覺得無殤公子待妳如何?」

 

「無殤,謝謝你。」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