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三十六章.鯪魚族


◎第三十六章.鯪魚族

      蓮鏡壇?又是蓮鏡壇!我瞇起雙眼接著問道:「妳可知道你們族中有多人被奪去了妖丹?」

      陵璃睜開雙眼看著我:「據我所知,起碼已有八人受害。可他們取那麼多妖丹是要……」

      我打斷了她的話,說:「這個妳就別擔心了。此事我們會解決,現下還是趕緊為妳治療要緊。」

 

      燕琴上前給她服下固元丹,以妖力確保她順利煉化且無礙後又退回了我身邊。她傷得並不重,只是有點動搖到了丹元,之所以如此虛弱應當是因為修為長時間停滯不前。

      陵璃開口道謝:「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我對她點了點頭:「若儀她並不知道妳是鯪魚族人?」

      她搖搖頭說道:「她不曾知道。我已經聽若儀說過此前擂台賽之事,感謝大人相助於若儀。」

      我笑著回覆她:「舉手之勞而已,她一個女孩獨自在外也不容易。」

 

      確保她無事後我便讓楊織撤下結界,讓若儀進來。若儀慌張地走到陵璃身邊,開口問道:「母親,您可有好些?還疼不疼?」

      陵璃笑了笑摸摸她的頭頂:「母親不疼,母親好多了。若儀,妳覺得無殤公子待妳如何?」若儀顯然被這突然的問句愣住了,我也是。怎麼扯上我了?

      若儀愣住片刻後細聲回覆道:「無殤挺好的。」她背對著我,我甚至也看不見那被秀髮遮住的雙耳染上可疑的紅暈,但陵璃卻看得清楚。

 

      陵璃若有所思的微笑看著她,接著說道:「英齊那小子還纏著妳?」

      英齊?吳英齊?那個追若儀的堂弟?也就是家族中的嫡出?

      若儀低下眉眼說道:「嗯,他在期間也時常來騷擾我。」

      陵璃皺起了眉頭:「若儀,以後當心著點,莫被他們騙了去。勢必要照顧好自己,明白嗎?」

      若儀笑了笑:「母親您說甚麼呢,我當然會照顧好……」她尚未說完,就見陵璃看著我嚴肅地說道:「大人,小人膽敢請求您往後替我好好照顧若儀。」語畢,在眾人尚未回過神之時就看見她掐訣朝自己丹田處一拍!手上閃著金色光芒,後又轉手拍向若儀的丹田之處!

      我的瞳孔瞬間收縮,難以置信地望向她。她垂眸看著顯然尚處在驚嚇中的若儀說道:「丹元雖已修復,但我的修為已然停滯太久,壽命再久也無法再護妳周全……母親不曾與妳說過我是妖,這妖丹可助妳恢復修為道金丹後期……此後、此後我相信大人會照顧好妳的……」

      若儀這才驚醒一般搖晃起她的手說道:「不!不,母親!您不能這樣,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已經沒了爹娘,您不能這樣丟下我……」

      可任若儀再如何撕心裂肺的呼喊,也無法將逐漸消逝成塵埃的陵璃喚回。陵璃的離開並沒留下任何的東西,身軀隨之消散、魂魄更因為妖丹強行剝離而潰散,一點也沒有留下。唯一留下的,只有如風聲般的呢喃:「替妳的母親與爹娘好好活下去。」

      若儀本就虛弱的身子因為強行融入妖丹以及心理打擊下而昏迷了過去。我們將她放到了疑似是她寢房的房中,寒冰負責照看她,我們則回到了正廳。

 

 

      我略帶擔憂的表情看向燕琴:「吳姑娘身子如何?」

      燕琴:「強行融入妖丹本就不容易,但陵璃此前應當早就有此打算,她周身的靈力有長時間與妖力相伴的痕跡,恐怕就是為了這一天到來之時能更加順利的融合。眼下吳姑娘只需要細細調理一段時日,應當無礙。」

      聽及此我也放心了許多。

 

      一直到隔日傍晚,寒冰一直都是貼身照顧著她。在等待她養傷的同時,我吩咐了小楊到外頭探聽蓮鏡壇動靜,至於燕琴則是在一旁操弄著從族裡帶出的簡易煉丹爐,試圖製出能夠抵禦擂台賽上我所遇到的奇毒。

      就在我和燕琴討論的同時,寒冰突然入了正廳看著我,我不解地望向她,就見她緩緩開口說道:「若儀一直不肯開口,無論是說話還是進食都是。夜間也不願休息,我怕她身體熬不住,所以想找你看看是否能勸勸她。」

      我點點頭回覆道:「好,我去勸勸她。」說完便起身到了她的寢房之中。

 

      我喊了聲吳姑娘便入房中,走向床榻邊,看見的就是若儀曲著膝雙眼無神的直視前方,甚至對我進來靠近她都沒有絲毫反應。

      我試著與她平視,但我很清楚現下的她如同失了魂一般並沒有看見我。雖如此也依然開口說道:「吳姑娘,我知道妳很難受,但妳可還記得妳的養母對妳說了甚麼?她讓妳好好活著。」

      我看著她的雙眼,捕捉到了那轉瞬即逝的震顫,接著說道:「妳現在要做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想辦法更好的融合體內妖丹,這才不會辜負她。」她的眸中再次閃過一絲隱忍與不安,我明白她正在聽著,於是運起靈力,一曲柔和的家鄉童謠在嘴邊溢出。

      隨著旋律起伏,我能看見她的眼神開始有了焦距,一刻後她終於看向我。我停下哼唱,勾起一抹笑容看著她,說:「餓嗎?今天一樣買了妳喜歡的清炒梔子花,嚐嚐?」話語間也不忘夾起菜式遞到她的嘴邊。她的眼中含著淚水,泛紅的眼眶一瞬不瞬看著我,隨後張嘴吃了我遞給她的食物。她一口一口慢慢嚼著,淚水也不受控地緩緩自頰邊滴落。

 

      我明白她難受,也不多說,只是慢慢地餵著她進食。她吃的少,興許也沒甚麼胃口,吃了小半碗便吃不下了。我便遞給她一枚帕子讓她擦嘴。

      她抬手擦了會似乎在想著甚麼,我便低頭收拾著餐碗開口說道:「妖丹要融合並不容易,若想更加快速地融合,我的妖力也能給予協助。妳的身體還虛著,該進食還是得進食才能恢復的快,若是……」

      她突然打斷了我,低聲說:「無殤,謝謝你。」

      我的動作一頓,抬起眸便看見她依舊病態的面龐,帶著一絲我看不明白的神情,柔和地對我嫣然一笑。

      我笑著說道:「吳姑娘別擔心了,我聽過陵璃提起過,他們若想傷妳也得通過我這關。妳在吳家沒了依靠,之後便跟著我們也算有個照應,我會照顧好妳的。」

      她似乎沒料到我會這麼說,只是一頓便又開口說道:「無殤,你能夠就喚我若儀嗎?吳姑娘聽著生疏,我不習慣。」

      生疏?我未曾多想,揚起笑容說道:「若儀。」

      她的眼眸又閃過一絲我不明白的情緒,我未去深究。

 

      這兩日在我和燕琴的輔助下,若儀的身體逐漸好轉,妖丹也已經融合得差不多了。她畢竟有風靈根,在我的示意之下,讓她跟著同樣有著風靈根的燕琴學習。一方面能夠更順利的操縱風靈力,一放面能夠學習如何運用妖力。

      人族強行融合妖丹的例子其實不少,除了修為能夠更加穩固,更甚至能夠享有如妖族一般的綿長壽命。現下的她已然是半人半妖之驅,修練起來也更加的迅速。

      隨著時間過去,在我們確保若儀已經能夠恢復如常之時,已經過了近半個月。我們終於起身,要去參加幾日後的法寶競標賽。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真正的鯪魚族人出現了,

她受了囑託照顧並教導若儀,

若儀的生母在陵璃眼中是無法割捨的人,

在下一章也會交代吳若儀這個重要女配,

而那所謂的遺產也是伏筆之一,

會成為牽絆她一生重要轉折的契機,

大家可以稍稍記得,

日後看到也就能夠明白了。

 

#下篇文產出時間:7/26(日)

#預告:◎第三十七章.我名為吳若儀

這就是你們逼死我娘親與爹爹的理由嗎?

 

直覺告訴我,此人不簡單。

 

雖然只是初見,但依舊能感受到他們彼此間深厚的友情。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7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