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三十九章.很好看


◎第三十九章.很好看

 

 

      身體潰散、魂魄也裂成絲絲碎片落入空中。您要我替妳們好好活下去,可妳們有想過我也希望妳們好好活著嗎?我的意識在這一刻沉入深淵。

 

      我醒了過來。耳邊傳來的是寒冰似乎很不習慣的關切話語。

      我不想說話,我不想聽,更不想動。

 

      我蜷曲著身子,抱膝回顧起以往與母親相處的點滴。

      她曾說,娘親與爹爹並不是要拋棄我,他們很愛我,就如同她愛我一般。

      她曾說,我可以教妳的並不多,教妳識字、教妳修行,但人生必須靠妳自己體會。

      她曾說,知己不求多,只求精,就如同修行一般,濫竽充數向來不是真理。

      她曾說,愛是無私的奉獻,愛是無悔的付出,愛─是妳活著的證據。

      她曾說,我的愛不求回報,為了愛我能拋棄一切、拋棄家族,甚至是拋棄自己也在所不辭。

      她曾說,我愛上一個人,甚至那人在她離去之前都不知道我愛她,還把她的珍寶託付給我。

      她曾說,我此生唯一的遺憾,便是我就算到死也不能告訴她,我愛她。

      她曾說,家族的榮耀在戰爭結束之後就變得不再重要。

      她曾說,她此生最後的願望,就是要我成長到無人可欺,也不再需要她的保護。

      她曾說……

      她曾說的話好多,我的腦袋很昏沉,卻止不住地想。眼前閃過一片片美好回憶,可我清楚那些僅僅是我的幻覺,一些不切實際也不會再重現的幻覺。

      我感受著日落日昇,我感受著寒冰在一旁轉悠,我感受著由窗櫺吹拂進來的涼風掠過我的身畔。

      最後,我感受到那令我心安的氣息出現在我眼前。可我依舊神情恍惚,那也是錯覺嗎?我有些害怕。

 

      他靠得好近,近到我覺得這是錯覺。他一瞬不瞬看著我,他的眼神溫柔且令我心安,他沉吟著說:「吳姑娘,我知道妳很難受,但妳可還記得妳的養母對妳說了甚麼?她讓妳好好活著。」

      對,她讓我好好活著。可是活著有甚麼好?我要面對家族,面對所謂的遺產,可遺產到底是甚麼?我又為何要獨自一人殘存於世?他們都走了……他們就這樣都走了……

      「妳現在要做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想辦法更好的融合體內妖丹,這才不會辜負她。」

      對,妖丹,還有母親留給我的妖丹,那是她唯一存在的證據。可我害怕,我擔憂,我不知所措。

 

      接著我聽到一陣旋律,那聲音縈繞在我耳邊,如同暖流般在我心海徜徉。漸漸地我發現,眼前的無殤真的是無殤,那不是幻覺。我止不住地盯著他瞧,我從他墨藍色的眼瞳中看見了自己,從他深幽的雙眸看見自己的憔悴,從他溫柔且包容的笑顏中看見自己內心的渴望。他的聲音純粹又清澈,用著令我沉醉的嗓音說:「餓嗎?今天一樣買了妳喜歡的清炒梔子花,嚐嚐?」

 

      我張嘴吃了他遞來嘴邊的食物,肆意且無忌憚地看他。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眨眨眼任由淚水奪眶,這樣我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他似乎發現了我已吃不下,邊收拾碗筷邊說著:「妖丹要融合並不容易,若想更加快速地融合,我的妖力也能給予協助。妳的身體還虛著,該進食還是得進食才能恢復得快,若是……」

      我終於忍不住打斷他跟他道聲謝,看他再次抬眸,我也終於能揚起笑容看著他。他又說,他會照顧好我。他說他會照顧好我。於是在呆愣了片刻後,我順著內心的渴望脫口而出:「無殤,你能夠就喚我若儀嗎?吳姑娘聽著生疏,我不習慣。」

      看著他帶起淺淺梨渦的笑容喚著我的名字,那一刻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這兩日我的渴望愈發明確。原本對他的絲絲情愫漸漸轉趨濃烈。

      我與他盤腿對坐,他的雙掌在我之上,妖力藉著手掌傳遞了進來,幫助我融合體內的妖丹。他讓我專注,可我依然時不時會偷偷睜開眼看他。由於動用妖力的緣故,他也必須恢復大半原形。我趁他緊閉雙眼之時貪婪地盯著他瞧。

      他的耳翼薄如蝶翅,細長又閃著藍色光芒。他深藍長髮如瀑披散在雙肩,他的頸項則有若隱若現的湛藍鱗片閃閃發亮。當他睜開雙眼,便能看到他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瞳。

      他似乎有些疑惑,微微側頭看著我說道:「很奇怪嗎?」

      我甚至看見他有著缺角的右耳輕輕轉動,我回以一笑:「不,很好看。」

 

      他顯然沒料到我會這麼說,有點尷尬的撓撓頭,露出十分孩子氣的一面。我看著他的耳翼好奇的問道:「這……是受過傷嗎?」

      他說的輕巧,說他被蓮鏡壇抓去,間接折損了小半片耳翼。可我卻捕捉到他眼中轉瞬即逝的憤怒與不甘。我試探性的問道:「我知道也許我不該問,可這耳翼……對你們族人是否有特殊涵意?」這讓我很在意,畢竟我從未看過他有如此憤恨的眼神。我原以為他不會告訴我,卻意外地聽他細細說道,得知了其中涵義。

      原來是如此重要的嗎?怪不得他會如此在意。可為何說是間接?我很想知道,但也明白這興許是他不願提及的過去,便沒有多問。

 

      於是這兩天,除了能夠短時間與顯露大半原形的無殤獨處之外,就是與燕琴討教風靈力的操縱。看著我日漸趨緩的靈力,看著我努力學習提升修為的認真模樣,我總能換來無殤讚賞的神情。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彷彿找到今後目標一樣的開心。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大致說下這個陵璃吧,

她與若儀的母親交集頗深,

相信大家不難從若儀的回憶看出一些端倪,

這陵璃愛上的人便是若儀的母親,

她的感情內斂,且不為人知,

只因為她明白若儀的母親不可能喜歡自己,

所以她想默默守護、協助她,

於是在她託孤之時,她也是盡心盡力地教導若儀。

 

之後的篇章不會再提到她,因為原先的設想恐怕會佔太多篇章,

決定讓這個太偏離主線的角色還是不要佔篇幅了XD

所以在這邊告訴大家,陵璃的人物設定其實是鯪魚族族長的異母妹妹,

她為了若儀而選擇離開族中,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對若儀說拋棄家族、拋棄自己也在所不辭的原因。

而她曾說「家族的榮耀在戰爭結束之後就變得不再重要」,

也是因為她以為魔族已滅,古鮫族也不再存在,

那他們原為古鮫族戰將的榮譽感便沒有了意義,

於是加深了她不顧一切離開家族的決定。

 

#下篇文產出時間:7/28(二)

 

明天便是寒冰的章節囉囉囉囉

 

#預告:◎第四十章.我的人生由如同寒冰一般的沉寂作為起點

他們似乎想要攻掠自己,可又不像野獸獵食的模樣,他們要幹嗎?

 

「妳……不會說話?」

 

「妳呢?有名字嗎?」

「寒,寒冰。我,寒冰。」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