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四十六章.有點意思,你想救他們?


◎第四十六章.有點意思,你想救他們?

 

 

      我緩緩抱起再次昏迷的他,輕放到藤床之上。絲毫不管自己此前被神力壓迫地險些無力支撐,急忙將自身神力附上他的身軀,「然兒,蓄脈丹。」我接過蓄脈丹,助他服下替他內化。可終究還是太過勉強,我強忍在口中的一抹腥甜脫口而中,稍稍皺起眉頭。

      孟天:「師尊,您歇會吧,讓我們來也行的,您這樣該撐不住。」

      我搖搖頭,略為虛弱地回覆道:「不……這只能靠神力……只有我可以……」說罷又吐了一口血沫。

      可眾人卻聽見一個陌生的聲音說道:「我也行。」羽衣珩在眾人吃驚的神情下走了過去,抬手覆上無殤胸口。陌生的妖力氣息緩緩流進無殤的身軀,下一刻只見他似笑非笑的薄唇微啟,吐出一道蘊含神力的紅色霧狀氣息覆蓋了無殤全身!

      我驚詫著開口說道:「我早該想到……羽氏一族……你是鳳凰族的後裔?!」

      周邊眾人面面相覷,心緒搖擺不定。

 

      時間漸漸流逝,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無殤緊擰的眉頭終於撫平,紊亂的靈力與險些破碎的筋脈也修復了六、七成。玉瓊和羽衣珩方才深吸一口氣停了下來,一左一右紛紛倒下。

 

      仲懷跨步向前去接住倒下的玉瓊,而羽衣珩則被燕琴接住。確認兩人都只是因為妖力、神力耗竭所以不支,而體內暗傷則被無殤平復,這才放心下來。

 

──

 

      另一頭的懷清真人與伯言已到了緋棠城。剛進城中他們便察覺出了異樣,城裡縈繞著若有似無的魔氣,城中人也似乎有些頹唐。他們不得不先在城中查探下狀況,入了一間茶肆,想看看能不能聽到一些消息。

 

      兩人一落座,果不其然在不遠處聽到其他修者的對話。

      男子:「陳道友,你是說那靜壇宗有問題?」

      陳道友:「那是,靜壇宗此前不是還封山了嗎?現在搞那麼大動靜鬧得人心惶惶的,我看八成這事也與他們有關。」

      男子:「欸?可是那昴印真人不才剛接下掌門之位嗎,那怎麼說也是名門正派的,怎麼也不會有關聯吧?」

      陳道友:「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看昴印那廝得來這掌門之位一定不正常啊,雖說那先掌門清流真人本就命不久已,可再怎麼說也應當是昴月真人接位的吧?畢竟那可是人盡皆知的。可現在呢?前陣子傳出消息說昴月真人失蹤,後又說他與魔修勾結,最終弄個身首異處不得好死的下場,雖然我沒有幸結交這昴月真人,可他昴月真人又豈是這種是非不分之人!」

      男子:「我才說怎麼那昴月門下弟子個個不知所蹤呢,該不是都被昴印給處理了吧?那懷清真人和棣殷真人呢?」

      陳道友:「這懷清真人吧,多年雲遊在外,搞不好也私下被處理了罷。那棣殷真人不傳言自小與昴印一同長大,現在想當然在協助昴印執掌門派。」

 

      懷清蹙起眉宇暗自思索,伯言看了看他,隨後轉身到兩位修士身邊微微一揖,「兩位道友,在下雲無門雲霰,冒昧想請教兩位幾個問題。」

      兩名道友一愣,隨即起身回禮說道:「原來是雲霰真人,久仰大名。在下陳非,散修。」

      另一名男子接著說道:「在下吳語函,見過雲霰真人。您有問題就問吧,我倆必定知無不答。」

      伯言點了點頭說道:「方才聽二位所說,靜壇宗由昴印真人接下掌門之位後,可是有發生了甚麼事?」

      陳非點點頭說道:「那昴印真人辦了個接位大典,還說先掌門和昴月真人都受了魔修的指使和勾結,清流真人為了掩蓋事實便與昴印打了起來,最終死在昴印手裡,還說甚麼他這是為民除害,接著便下令將所有昴月真人的弟子抓去嚴加審問,可誰知道抓去哪呢?搞不好都被滅口了!」

      伯言又接著問:「那此處又發生了何事?道友為何覺得與此事有關?」

      陳非接著說道:「想必雲霰真人您也還記得此前岳揚山魔界之門打開之事罷?」伯言點點頭,他又悄悄向前傾,輕聲細語說道:「不瞞您說,在你們雲無門前去之前,我有一位小友說過,他曾在那處見到昴印真人與一魔修在那處會面!可他怕被發現,所以急匆匆逃跑了。好在沒被發現,不然豈不被滅口了去?」

      伯言想想又接著說道:「這位小友可有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或者知道那魔修何方神聖?」

      陳非搖搖頭:「我這小友修為低,不敢靠得太近,所以根本不清楚。只知道那魔修修為一定很高,看那昴印對他卑躬屈膝的模樣,恐怕不比昴印差。」

      伯言點頭,那也是無可奈何之事,畢竟誰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而葬送性命。

      陳非又接著說道:「而緋棠城啊,會變成如今這般模樣,也是因為三日前緋棠城邊的沅沉林也開啟了魔界之門!」

      伯言臉色一冷,又聽他說:「好在天竹門援手即時,很快便將魔界之門封印起來,這才沒有造成太大危害,可還是有些魔修逃竄進入城中,如今城裡會變成這般模樣,也是因為那些魔修對凡人和低階修士下了手!」

 

      得到想要的消息之後,兩人匆匆離去趕往緋棠城主棠冠的宅邸。剛抵城主府,便見門口一名小廝急忙上前,恭敬道:「兩位可是雲霰真人與懷清真人?城主等候多時了,還請兩位隨小的入內。」

      他們對視幾秒略感詫異,畢竟他們要來此處尚且來不及告知,城主又怎麼得知?兩人緩緩跟著小廝入內,走到正廳便見一名穿著紅色鍛面長袍的男子,約莫40歲的面貌。在下位則是一名身著青色長紗、仙姿玉色的女子,她的肌膚白璧無瑕,臉上則以面紗遮去半張臉,露出鮮眉亮眼。

      男子站起身行禮:「在下緋棠城主棠冠,見過雲無門雲霰真人、靜壇宗懷清真人,兩位先請坐。」

      兩人回禮後又轉向女子:「在下雲霰真人,敢問閣下是?」

      女子嫣然一笑站起身,道:「小女煙雨閣閣主─玄梧荷,久仰兩位真人大名。早聞雲無門雲霰真人羽扇綸巾、氣宇軒昂,今日一見果真非同凡響。靜壇宗懷清真人更是噙齒戴髮、昴藏七尺。兩位此次來到城主這,想必是為了昴月真人而來罷。」

 

      她的話讓兩人萬分驚詫。煙雨閣閣主?據消息來看,這煙雨閣應當開立不久,而她此時出現在這,又知道我們為何而來,甚至都還無法看清她的修為,莫非……伯言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莫非您是……上古神族?」

      她又笑了笑,緩緩開口:「雲霰真人果真閱歷頗多,這麼點線索也能猜出來。不錯,我乃玄武族,四大神獸繼承者,幸會。」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的異常又出現了端倪,

神力從何而來的真相愈來愈出來啦~

 

玄梧荷真實身分也出來了,

她的戲份不多,可卻是主導整個故事走向的重要人物。

四大神獸的北玄武出動(ノ>ω<)ノ

其餘三個繼承者還早,阿門。

 

#下篇文產出時間:8/18(二)

 

#預告:◎第四十七章.玄武族

 「......你到底為何接近阿樂?」

 

「若是如此......你們怕也等不到雲霰與懷清真人了。」

 

「無殤在此?他在何處?!」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