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四十九章.他說的簡單,卻足以容納百川


◎第四十九章.他說的簡單,卻足以容納百川

 

 

      無苓這才尷尬地笑了笑,隨著伯言上到雲無峰。

 

      剛一到峰上,無苓開心地向前奔去,卻意外見到躺在榻上昏迷的無殤。她忙跑到他身旁,絲毫不理楊織與燕琴便開口叫道:「哥哥!哥哥你怎麼了?哥哥你醒醒!」她剛想伸手觸上無殤,就猛然有一隻手擋在她身前,低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想必是無苓小殿下?在下雲霽,無殤他現下需要休息。」

      他的話讓無苓一愣,這才轉頭看他。此時的她雖然擔心無殤狀況,卻還是擰起秀眉質問地開口:「你就是雲霽?你跟我哥是道侶?哥哥只喜歡雲公子一人!你從哪裡冒出來跟雲公子搶人的!」

      成為背景板的眾人:「……」

 

      只見太清先是一愣怔,隨後勾起一抹如沐春風的微笑看她。

      無苓看著那在太清稜角分明略顯冷峻的臉上卻毫不違和的笑容,稍稍呆了片刻,隨後又嗔道:「你、你笑什麼笑!我問你話呢!」

      太清眼角帶笑地看了看她,隨後說道:「我就是雲公子。」

      無苓先是一頓,隨後小臉一紅,難以置信地說道:「你、你說你就是雲公子?」

      太清笑著點點頭,她微微一慍,終於轉頭看向一旁捧腹笑著的楊織與燕琴嬌嗔吼道:「楊織哥、燕琴哥!你們兩個是不是存心看本宮笑話!」隨後衝過去追打二人,兩人笑著逃跑,只見燕琴還忙著吼道:「欸欸欸小殿下別啊!您又沒給我們機會說!」

      無苓兩隻小手一揮,兩條水柱便一左一右衝下二人。他們也不反抗,隨即便被淋了一身濕,她才終於停下往兩人腦袋一敲:「不管!就是你們不好!」

 

      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花鈴輕咳一聲,說道:「殿下,您現在是不是該問一下太子殿下的狀況了。」

      無苓嘟起小嘴說道:「我當然知道。所以誰要跟我解釋一下這23年到底怎麼回事?」

 

      於是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楊織與燕琴將這23年的事情娓娓道來。從無殤因故被離玉玨打至重傷奪走碧海鱗,接著離玉瓊撕開混沌之淵,再來兩人進入靜壇宗與雲無門打探消息,之後渾沌之淵空間開啟,兩方人馬紛紛錯過,被周家所救,又輾轉來到雲無門,最後幾經波折拿回凝碧草,融回碧海鱗,而現如今他的意外狀況─獲得的神力,最後到玄武族尊主的到來。

      無苓聽得仔細,握著無殤的手輕輕顫抖,最終低下頭無聲落下淚水。一旁楊織微微皺起眉頭,向前一步低下身仰頭看著她,拾起兩枚水凝珠放入無苓手中,輕聲說道:「小殿下,無殤會沒事的。」隨後扯出一抹安慰的微笑。

      無苓微微頷首,安慰自己般地覆誦道:「嗯,哥哥會沒事的。」她看了看無殤,站起身:「花鈴、韶華,隨我去參見北玄武尊主。」

 

      她們到了玄梧荷暫居的院落口,三人一齊跪下開口說道,

      無苓:「古鮫族三殿下樂無苓,」

      花鈴:「古鮫族三殿下神將悅花鈴,」

      韶華:「古鮫族三殿下神將悅韶華,」

      「參見北玄武尊主。」

      玄梧荷平淡無波的聲音自裡頭傳來:「免禮,進來罷。」

 

      三人起身後走入院落,就見玄梧荷半倚在院落裡的吊床之上,手裡轉著墨痕珠。她緩緩將視線移到無苓身上,隨後開口說道:「無苓小殿下,」她的語音一頓,無苓便往前一步,聽著她說:「三年內不要讓無殤離開雲無門,可保他一命。要不要聽進去看妳自己,他半個月內便會清醒。若無事,妳們便可以離開了。」

      無苓聞言一愣,開口問道:「敢問尊主,可是這三年會發生甚麼大事?」

      她輕輕點頭:「是。且這大事妳與無殤都會受牽連,若想保命便不要離開雲無門。此處的護山陣法還是有點效用的。」

      無苓:「無苓明白了,多謝尊主提醒。那麼我們便離開了,不擾您清閒。」

      玄梧荷擺了擺手,她們便退出了院落。

 

      無苓個性向來樂天灑脫,聽完後記在心上便又恢復上一張笑臉。她緩步走向無殤榻邊,手握著無殤的,抬頭看向太清說道:「玉瓊哥哥,哥哥融回碧海鱗幾天了?」

      太清聽到她的稱呼微微一愣,隨後淡淡笑著回道:「第22日了,應該再不久便能醒來。」

      無苓點點頭,隨後看著他笑道:「我沒想到哥哥失了憶卻又被你所救,他在出意外之前常跟我提起你。」

      太清有些意外的看著她。畢竟連他身邊如兄似弟的神將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過往,如此說來他應當只有說與這個很是親近的妹妹聽。

      他不由得有些好奇:「他都怎麼跟你提起我的?」

 

      無苓眼帶笑意說道:「哥哥第一次提起你,便是因為耳翼。那時候他傷重,我時常在一旁照顧他,他說他逃出囚牢,看見一個面如冰霜的男子。那個男子看著他的表情沒有溫度,可卻相信你的內心是溫熱的。因為他認為我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妖族,即便他以自己的族群為傲。可你非但救了他,甚至還救了臝魚妖族的小妖們,他也明白你應當在那之後猜到了他的真實身分。他對你這個與他一面之緣的人印象很深刻,他十分欣賞你,欣賞你如他想像中嚮往的人一般,深明大義、明辨是非、做事果斷,那是他所缺乏的,他向來無法將果斷擺在自己身上。對他而言,你就是他所嚮往的那種人。」她的聲音一頓,才又接著開口說道:「哥哥從小被父王和母后寄予厚望,他表面上不說,私底下對我才敢放下他堅強且忍辱負重的面具。」

 

      她的神色開始顯現出一股釋然的氣息,柔聲說:「我其實很慶幸。很慶幸我成為哥哥的妹妹,很慶幸他很愛我,很慶幸他很信任我。也許這麼說有點自負,但我還是想說若沒有我,他的這張面具可能永遠不會卸下,那他遲早被排山倒海的壓力擊垮,更甚至他不會明白自己對你的心意。」

 

      她笑了笑,眼角微微泛紅,說出的話帶有一點嘆息的哀愁:「他這人很無私,對待任何人都一樣,可卻對自己萬分殘忍。他把痛苦吞下、他把委屈隱藏、他更把傷疤塗上厚厚的偽裝。他不讓人看見他內心的恐懼,也不讓人感受到他內心的不安。因為他覺得若是沒有了這層面具,那便有負於父王以及母后的期待,他認為真正身為一族之王,他沒有任性或撒嬌的資本與權利。他必須昂首闊步、他必須光鮮亮麗、他必須無人匹敵、他必須沒有弱點,而他唯一的弱點只能是想要守護族人的那顆心。我曾經告訴他,自私沒有錯,寬待自己沒有人能夠指責你。你知道他回我甚麼嗎?」

 

      太清搖搖頭,等著她繼續往下說。只見她驕傲地看向無殤說:「哥哥說。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那這個世界便不再美好。我要將善良和愛送給每一個與我相識相知的人,讓他們能夠感受到世界的美好。他說的簡單,可卻足以容納百川。」

      她又轉頭看向太清:「在他說了這番話的那刻,我便能夠明白為什麼父王與母后會選他做下一任的繼承者了。」她露出了一個風光明媚的笑容。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苓還是個孩子,

至少在無殤眼中永遠是,

是他想好好愛護、好好捧在手心裡、不允許蒙塵的掌上珠。

無苓與無殤的感情深厚,

他與玉瓊的大部份事情她也都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她明白此人是當年的雲公子後,

會選擇與他深談的原因之一。

 

#下篇文產出時間:8/21(五)

 

#預告:◎第五十章.能否給我一個解脫

「怎麼,殺了個鯪魚族的小妖也得跟人報備不成?」

 

「別怕,我來救你們出去。」

 

「......先救他們出去不用管我!」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