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一章.是你


◎第五十一章.是你

 

      我掉落到一個昏暗的地道之中。這機關應該是隨著牽制陵澤的鐵鍊經過外力摧毀才會觸發的機關,但那都不是重點了。我掉落的地道應該有五米深,隨著我落下,那逐漸狹小的落口便被另一道機關觸動而坍塌,顯然是為了避免掉落之人從原路折返。

      這地道被設了禁制,一般靈力顯然是會受到影響,因此沒有辦法輕易燃起火靈力照明。不過既然他們明白自己的身分,那也不必遮遮掩掩,隨著妖力運行,上半身已然化出原形。

      耳翼輕輕轉動了下,我閉上眼專注地聆聽片刻,這才發現前方僅有一條路,且從那個方向傳來的是一道微弱的呼吸聲。我屏息緩緩往那個方向走去,三刻鐘過去,我卻好似沒有更加接近那聲音來源。

 

      然而在我思考著是否要停下腳步再次確定之時,便突然感受到來自右方襲來的強勁靈力!我急忙拿起握在手中的玄冰抵擋,原以為只是一道帶有靈力的暗器機關,卻冷不防被另一個極細的銀針刺入右腹!那被我擋掉的暗器上面帶有毒液,格擋的瞬間液體便噴灑部份到了臂上。我發現暗器的時間也太短,根本不足以讓我反應就只能格擋,所以當毒液噴灑上身之時才反應了過來。

 

      那毒液腐蝕性極強,瞬間便將外衣、裡衣熔去,之後那混著衣物的帶毒液體如滾水般燙上我的手臂!我迅速吞了一顆新制解毒丹藥,以妖力催動短暫壓住被毒液腐蝕的周遭穴位避免毒液擴散,接著咬牙運起妖力朝側腹一拍,那跟銀針便彈了出來!

      我看了看那銀針,隨後運起妖力裹住,將它收入儲物袋裡。我略略調息了一刻鐘,便明白那銀針是何用途了。我看著自己的兩條腿逐漸變成魚尾,暗自嘆口氣,該死的。好在我不是條魚,不然離水久了能不死嗎。

 

      確認除了無法化形、手臂有點焦灼腐爛、靈力跟廢了一般只能用妖力之外,應該、也許、可能沒有其他問題,這才運用妖力“站”起身“飄”向出口。我這模樣要是被燕琴和楊織撞見八成又得被笑。

      不過倒也沒差,不影響我發揮就行。

      我又往聲音來源過去,皺起眉發現那微弱的呼吸聲似乎變得有點怪異,那聲音我聽著不太明白,似乎極為虛弱,可又帶著一點點呻吟、一點點難耐,為什麼?

      顯然剛剛我走的那段路以陣法包圍,而那射出暗箭的地方則為陣法邊界,現在已經能感受到我愈來愈靠近那聲音了。這陣法我有點印象,叫迷魂陣。迷魂陣不是一種困住人的陣法,而是一種用以迷惑受困人感知的陣法,在人掉下來的瞬間,他會記憶當時的所有感知,包含觸覺、聽覺、嗅覺等等。這也是為什麼我掉下來的瞬間我能持續聽到呼吸聲,且無論我走多遠聲音都沒有變大或變小。若是在時間內未抵達陣法邊界,便會永久失去五感。而在邊界則是會有機關觸發,至於是何種機關則是看設陣人要怎麼去設置了。

 

      可愈靠近我愈好奇。空氣中除了瀰漫著常年的潮濕氣息,甚至還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香味。愈往前走又多了一股血腥氣息,仔細一聽甚至還有一女子的調笑聲音說道:「公子,您這麼矜持不就顯得奴家過於豪放了?看您難受的厲害,讓奴家幫您一回不也挺好的嗎?」

      接著的另一個聲音讓我瞬間渾身一僵,那孱弱無力卻帶著一點威脅的暗啞嗓音說道:「滾!」甚至不用他說第二個字我便知道,是雲公子。

      他為何在此?

 

      我緊蹙眉頭、雙眼危險地瞇起。我屏息加快腳步過去,不過片刻我便看到一點點的光亮,那微弱的光亮照映出的背光人影,是一男子無力臥躺著靠牆,身體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而前方還有一名穠纖合度的女子下一刻便要貼上他的下半身。

      我甚至來不及思考,玄冰已然出手。在她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原本應該摸上雲公子腿腳的手便已經被刺穿釘在不遠處的地上!女子痛呼一聲,隨即扯著尖銳刺耳的嗓音喊道:「誰!誰敢傷我!」

 

      我臉色不耐地將威壓一散而出衝向她,隨即用力一甩手,那女子瞬間被我拍暈。

      見她暫時無法再造次,連忙前去雲公子身側替他把脈,他的脈相凌亂且微弱,身體散發出的是那道若有似無的香氣,我看著他有些迷離且失焦的雙眸,試探問道:「雲公子?雲公子你能看見我嗎?我是無殤。」

      他尋著聲音抬眸看著我,他的眼神讓我覺得陌生。不只渙散甚至有些濕潤,而且似乎不太有自我意識了?他靜靜看著我,眉宇間散出一股冷洌氣息,頸肩泛起異樣的紅,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這是中的什麼毒?我見他不應,又開口:「雲公子,我是無......」話語未畢,他卻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將我壓倒在地,下一秒我的雙唇便被一股溫熱堵住,我震驚地盯著近在咫尺的他,他的眼睹緊閉睫毛輕顫,柔軟的雙唇在我嘴上肆意侵略。我的腦袋瞬間一白,雲公子這是在......吻我?!

      他的吻極具侵佔性,微微啃咬著似乎還不夠,下一秒我的嘴便被他的舌撬開,纏繞上了我的,我甚至能在他的舌尖嚐到龍井茶的味道─清香而味醇。他喜歡喝龍井茶嗎?我分神地想著。

      我略略皺起眉宇,這感覺讓我有點陌生又害怕,若能看見自己的臉頰那必定是泛紅的,我心中漾著莫名思緒,心跳微微加速。然而在他炙熱的手掌撫在我腰間摩娑時我才猛地一機靈回過了神,不由得運氣妖力往他後頸一敲,他悶哼了一聲便暈了過去伏倒在我身上。

 

      我有些慌忙地將他推開,轉身離他幾步之遠。這渾身滾燙、腦袋微暈、四肢無力又無法思考的狀態是怎麼回事?我抬起手撫上自己的唇,上面甚至還有被他啃咬後留下的一點點血跡。我想了想,莫非是這毒會從口裡傳來?隨即渾身一個機靈,臉上不自然地滾燙。

 

      我蜷起魚尾坐在地面,運氣妖力渾身檢查一遍。奇怪?沒事啊?我又走到他身邊將他扶起靠牆,探了探發現除了靈力有些微弱且體溫尚高以外,脈相與呼吸似乎平緩了許多。我餵了顆丹藥給他並運氣妖力助他調息,之後便走向那即將轉醒的女子前方。

      那女子轉醒後看著我,那略帶諂媚的神情讓我覺得不太舒服。她說:「這位俊俏公子,您怎麼忍心如此對待奴家呢?」

      我瞇眼看著她問道:「妳給他下了什麼毒?妳一隻小妖為何在此?是替蓮鏡壇辦事?雲公子又為何在這?」

      她微微一愣,隨即開口笑道:「奴家這不是也被關了進來嗎,跟兩位公子也都是一樣的。這位公子也不知怎麼的難受得很,奴家這才想著讓公子舒服舒服啊。」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她,關進來?我剛剛那一擊已經確定她修為了不起只有金丹中期,若說她被抓來,以蓮鏡壇的目的應當會抓水靈根為重的妖族,若她也是因此被抓,也不可能安然無恙出現在此,更別提此處還沒有其他的妖。

      她看著我略微有些難以啟齒地說道:「公子,奴家好似也中了個毒,能否勞煩公子為奴家看看?您看奴家這手尚且還被您的武器制著呢,奴家也無法對您做什麼的對吧?」

 

      我看著她漸漸蒼白的臉色,半信半疑地走過去,接著俯下身向前要替她把脈。可下一瞬眼角餘光卻看見她眸中閃過一片精光,隨後吐息,一股帶著香氣的靈力朝我臉上過來!

      那氣息甚至不容我反抗便已吸入大半,我急忙向後逃開幾步遠的距離。

      我瞪著眼睛看她,感受到身體逐漸發燙,甚至也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喘著粗氣瞇起眼睛,意識甚至也開始渙散。我這是也中毒了?我下意識看向雲公子的方向,不自禁的想起方才的吻。只是一瞬間我便覺得腦袋嗡嗡作響,而雲公子顯然已經要清醒了,讓我鬆下一口氣。可身體難受的感覺不斷襲來,我顫抖著身體緩緩倒臥在地,甚至沒有注意到那女妖調笑著的笑聲。

 

      我看到他站起身走向那女妖,接著便毫不客氣將她打至灰飛,才又朝我走來。我使勁力氣站起身,看著他好看的眉宇輕輕蹙起對我說道:「是你。」

      我的魚尾原本被妖力撐起卻瞬間有些無力又要倒下,但在那瞬間被一股熟悉的氣息襲來,他扶住我的身軀,手掌托著我的腰,我的臉則靠著他的肩。腦海浮現的全是剛剛親吻的畫面,不自主的魚尾悄悄捲起攀上他的腿,在他耳邊發出一聲無力的呢喃:「雲公子.....」

 

      下一秒他如避蛇蠍般地把我推開,在被他劈暈過去的霎那,我看到的是他嫌惡的表情,抽地我內心一絲絲的疼。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神秘的地道,

神秘的生物,

神秘的雲公子,

撩人的小魚尾! (啪啪啪啪

 

出場沒多久沒多少戲份的女子:奴家也想舒服舒服!

雲公子:滾。

無殤:滾遠點。

 

#下篇文產出時間:8/23(日)

 

#預告:◎第五十二章.這鴆妖有古怪

「你們是誰?為何有妖修在此?」

 

「兩位道友也沒事?」

 

「洛道友剛剛有碰酒水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