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二章.這鴆妖有古怪


◎第五十二章.這鴆妖有古怪

 

      隨著機關闔上,我看見的是整座囚牢像是被觸動一般,開始劇烈晃動隨時要坍塌。我不得已和若儀帶著大批妖族急忙逃出囚牢,在我們魚貫而出之後,那入口便被碎石填滿。即便擔心無殤,但眼下更為重要的卻是要趁嚴漯河得知消息趕回來之前,將蓮鏡壇掃空以避免額外生枝。

      此時此刻這邊動靜必定已經引起其他弟子注意,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提早牽制他們,無殤此前的交待便是不得牽連其他人,是以他們並不打算將所有弟子殺光,而只是處理掉嚴漯河。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無殤要阻止樂王親自派兵過來的原因,因為他並不想傷及無辜。以樂王和妖后愛護他的程度,絕對殺得片甲不留且不留一絲餘地,但這不是無殤想看到的。

 

      一出洞口,我連忙對所有妖族說道:「此處動靜必定已經讓門中弟子知曉,我要做的便是趁嚴漯河回來之前,將所有弟子活捉,大家有能力的就趕緊離開罷,我們人力少,不見得能保全所有人!沒有能力逃跑的也找個地方躲好,待事情完畢我們必定會拼勁全力讓你們得以歸家!」

      近百名的妖族面面相覷,倒是鯪魚族如預期般,由族長陵澤為首紛紛單膝下跪喊道:「我等鯪魚族人,願為大人分憂!」

      接下來約莫半刻鐘過去,留下的除了鯪魚族一眾,還有零星一些尚有能力進行戰鬥,自願留下的夔牛族四隻青年男妖、滅蒙鳥族難以逃跑被拋下的幼年女妖一隻、還有四個也被拋下的夫諸族人:一個尚有能力戰鬥的青年男妖、一個老年女妖以及兩個幼年小妖一男一女,想必同是一家。

 

      做了短暫的認識,我讓鯪魚族長帶領尚有一戰之力的兩個青年男妖,把滅蒙鳥族小女妖以及夫諸族四妖、還有其他無力戰鬥的鯪魚族人帶去躲在山石群後。接著讓若儀領著鯪魚族六人、夔牛族四人一同埋伏暗處,而我則是吞了顆弱化靈力氣息的丹藥在洞口附近當誘餌。

 

      約莫一刻鐘,我便看見六個弟子紛紛跑了過來。我抄起罔萊置於身前,咬破唇角讓鮮血沿著嘴邊流下,緩緩運氣靈力,手指緩慢翻轉刷過琴弦,一道不疾不徐的樂曲隨之而出。那五人迅速朝我襲來,下一刻便被若儀持著燁華劍轉瞬挑飛,其他人則迅速上前與他們纏鬥。和我預估的差不多,他們水平相當,隨著我的音殺術逐漸奏效,若儀便帶領其他人將他們拿下。

      我緩緩走向帶頭的男弟子,那弟子看了看顯出原形的夔牛略為不解,開口問道:「你們是誰?為何有妖修在此?」

 

      他的問題引起我們的好奇,印象中此人便是嚴漯河他們離開前囑咐事項的弟子,應當在蓮鏡壇有些地位,怎麼好似不知情?我面不改色地開口問道:「你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妖修?不可笑嗎?」

      他皺眉說道:「難道該要有嗎?你們毀了壇主的煉藥重地,還有理了?」

      若儀:「你是說那裡?煉藥重地?關了滿滿的妖修所以是煉藥重地?倒底是何人可笑!」

      弟子:「姑娘妳胡說什麼呢?師傅他就是取了妖丹便會放走他們,怎麼可能都是妖修?」

 

      我與若儀對視一眼,心中萬分疑惑,莫非他們並不知情?

      我又接著問道:「我們救出了上百名的妖修,裡面關著的,除了活著的,其他全是被凌虐至死或者被強行取丹的小妖。你們都不知情?」

      看著他們茫然的表情,我也不再廢話,直接把他們帶到了受傷妖族躲避的地點,對著陵澤說道:「陵澤,看好他們,他們不知情,我們便不要傷及無辜。」隨後我轉頭看向已然震驚地回不過神的弟子說道:「門內現在還有多少人?我們並非要抄了你們宗門,只是要阻止嚴壇主為非作歹。若你們不知情,待此事事畢,定會讓你們離開。」

      這領頭弟子雖有些難以置信,但事已至此他卻不得不信,思慮了半晌後開口說道:「門中現下還有13名弟子,3位在外遊歷,加方才出去的弟子就已經是所有人了。」

      旁邊一人卻開口說道:「師齊湘你這是要把蓮鏡壇賣了嗎?!」

      師齊湘不答,另一名弟子則開口道:「吳師兄,都已經如此了,難道眼前這些妖的狀況還不明顯嗎?你看壇主以前說了什麼?如今我們看到的又是什麼?難道看到的就不作數嗎?」

      吳師兄嘲諷一笑:「壇主說什麼?對,壇主說過妖丹取了就放他們走。你記得壇主放走的幻妖嗎,他不也好好的?壇主可有至他於死地?他沒有!如今我們看到什麼?是,他們是受傷了,可那又如何?你又怎麼知道不是他們作了惡才被抓起來懲治的?難道就憑他們一面之詞就得以推翻這幾年壇主對我們的好、對世人的貢獻嗎?說的什麼渾話!白戚茨我真他媽看錯你了!」

      白戚茨被罵地臉色一青一白,不再答話。我開口說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等嚴壇主親自解釋,若事情不只這麼簡單而是另有緣由,我們也不可能糾纏不清。陵族長,這裡麻煩你。若儀、凜遠、逵沐,走。」我嘆了口氣。他利用麒麟獸並要一舉滅掉磯女族的事已然板上釘釘,而他也確實戕害諸多妖族,此事不可能善了。若以無殤個性,受害的假如只他一人,他定不會因耳翼受損而害死一條人命,即便耳翼在他們一族有如此意義。可他千不該萬不該以如此手段殘害無辜生命,造成如今這般局面。

      於是我們捕獲了其餘尚在門中的弟子,將他們一同帶到了門中大廳等待壇主歸來。

 

──

 

      回到另一頭剛抵達河山塢的楊織這。他將燃靈符燃去,入了河山村便看見七、八隻鴆妖在圍攻一個村民老婦,老婦的周身已然中毒腐爛,虛弱地躺在地上哀嚎,那些妖不斷地啄食婦人全身,將婦人皮肉扯下吞食。其中幾名散修大喊道:「妖孽!膽敢殘害村民?!」隨著話語落下,紛紛上前靠著事前拿到的縛靈網捉妖,原以為會纏鬥頗久,畢竟他們本就是靈巧非凡的妖族。但捕捉卻意外容易?

      我與寒冰對視片刻便一同上去查看,這不對勁。

      而這不對勁在下一秒得到了驗證,當他們上前查看時,才發現那些鴆妖的神情有些異常,一般來說鴆妖以低階靈獸為食,且是成群獵食,擁有合作意識且智商不低。可這群被捕獲的鴆妖看起來卻意識渙散,且沒有該要有的掙扎舉動,雖說一樣成群,但卻似乎也沒有了該有的狡猾,更又多了份暴戾。可這應當是十分明顯的異乎尋常,卻好似沒有被人發現一般?

 

      我傳音給寒冰說道:「這鴆妖有古怪。」片刻後寒冰回覆道:「方才酒菜興許有問題,我們沒喝酒,其他修士有異。」心下了然,可他又如何能確保大家都喝了酒水?若有修士不喝,那不是很容易發現異常?讓我更加疑惑的是這鴆妖與他對修士動的手腳,是否又有關聯?我再次傳音吩咐道:「靜觀其變。」

 

      接著的鴆妖與先前看到的大同小異,見到時也都是在撕咬村民,修士們無一不是照常執行獵補動作。村中的鴆妖很快便被抓光,壇主便讓大家分出五個群體往石群捕捉其他鴆妖,與我們分到一起的,是一個叫洛九熙的散修,還有兩個天竹門弟子,分別是玉戚和胡海楠。我們五人往東北的岩石群而去,路途中也僅有玉戚與胡海楠很聒噪地聊著天,倒是洛九熙除了自我介紹以外不發一語,甚至能看見他若有似無地往我們這邊瞧。

      寒冰對我傳音說道:「那個洛九熙幹嘛一直看我們?」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發現他竟然瞇著眼睹也在打量著我們。洛九熙的眼瞳是暗紅色的,眉宇極細,年紀約莫12、13歲而已,卻有著金丹大圓滿的修為。他的臉蛋也很精緻,若不細看甚至不會發現是名男子,倒像是一名女娃。我趁著另外兩人往前走時到他身側說道:「洛道友莫非也覺得有異樣?」

      從他微微吃驚的眼神似乎能看出了一些端倪,他瞥了一眼前方兩人,又轉頭對我說道:「兩位道友也沒事?」我朝他點點頭,接著說道:「洛道友剛剛有碰酒水嗎?」他搖搖頭,又接著說道:「在下認為應當是縛靈網有問題,兩位方才有碰過嗎?」

      我也搖搖頭。看來極有可能是縛靈網的問題,畢竟前面幾次手持縛靈網的修者都是如此,他看了看前方又接著說道:「不瞞你說,我覺得那些鴆妖們八成受了甚麼東西的操控,我總覺得與蓮鏡壇脫不了關係。」

      寒冰略感疑惑地問道:「此話怎講?」

      他強作鎮定地看了看寒冰說道:「其實我的......鼻子很靈。這些鴆妖我以前是見過的,我曾經來過這附近,他們身上的氣息改變了,那氣味我在蓮鏡壇聞到過。」

      鼻子很靈?我挑眉看向他不置一詞,他似乎也發現我的懷疑,有些慌忙地說道:「我、我說的是真的!其實我根本不是為了報酬來的,我、我、我是為了鴆妖族來的......」他的聲音隨著話末而逐漸小聲。

 

      他看我們似乎沒有要回覆的模樣有些挫敗地接著說:「其實我......」他語氣頓了頓,隨後才有些害怕地看向我:「我其實有一半的血統是鴆妖......」

      我有些吃驚地看他,有一半血統?他又接著說道:「我的母親是鴆妖,很久之前因為愛上了我的父親,父親是騰蛇一族,所以離開了此處,之後才生下我。我會回來此處也是因為母親最近心慌得很,她如今的親人只剩下舅舅了,可舅舅平常是會與母親書信來往的,這都兩個月沒了音訊,所以覺得舅舅可能會有危險,便讓我回來看看出了甚麼事。我回來便看到族群中的大家變成這般模樣,可我只認得舅舅,其他族人甚至沒看過我,我循著氣息查到了蓮鏡壇,才發現他們要來此處,這才來參加了這個活動。」

 

      那就可以說明他為何會嗅覺靈敏了。騰蛇族人首蛇身、具翼,嗅覺靈敏,且全族為雄性,因此為了繁衍後代會找其他妖族女性或者同族男性進行繁衍。在這個世界兩男或兩女結合並非少見,而這騰蛇族更是常見。

      他們族中也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若是騰蛇族人娶了其他妖族進行繁衍,生出的男性會基本承襲騰蛇特徵與能力,只有少部分無關僅要的特徵遺傳來自母方,好比洛九熙的紅色眼瞳。可若是女生,則會僅有母方的特性。而他們一族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便是娶進去的外族女性至死不得離開,可若是生了女兒則至成年便不可再入族中。

      至於若是兩個騰蛇族人結合,便會衍伸出一人為陽、一人為陰,陰者具有繁衍能力,且僅會生出男嬰。

 

      洛九熙有些膽怯地看著我們的反應,我明白他的顧慮,便淺淺一笑對著他說:「你別緊張,我也是妖。」

      他瞪大雙眼有些難以置信的表情實在很有趣,我接著說道:「我們也是為了調查蓮鏡壇而來,之後小心點便是,你跟著我們別亂跑,也算有個照應。」他開心地點了點頭。

 

      既然嚴漯河要活捉鴆妖,那麼肯定有他們的目的在,所以應當短時間內不會對他們造成致命的危害才對。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鴆妖族也被抓獲了上百隻。整群人匯合之時嚴漯河才剛準備發話,我就發現聯繫燕琴那頭的燃靈符已毀!

      在我們分開行動之時,我留下了兩張燃靈符,一張是交與燕琴的,也就是剛剛才毀掉用已通知無殤出事或者他們遭難,另一張則在若儀身上用已通知事畢。

      而無殤留給我的便是一張代表我已抵達,另一張則代表嚴漯河發現異樣或要趕回了。

      我確認了一下,所以無殤出事了?我急忙與寒冰交換了眼色,沒多久後嚴漯河好像也發現了異常,我便也燃起燃靈符,跟著隊伍浩浩蕩蕩返回蓮鏡壇。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弟子們被蒙在鼓裡,

看到妖群一臉矇。

蓮鏡壇的副本會有幾個關鍵配角,

總覺得落花到哪都有關鍵配角似的。 (X

總怕大家覺得人物太多啊哈哈哈。

 

紅眼睛的洛九熙出現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喜歡這個名字(〃∀〃)

 

下一章要來講嚴漯河的故事了 ((敲桌

 

#下篇文產出時間:8/24(一)

 

#預告:◎第五十三章.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

「嚴壇主,久仰大名,手段不簡單啊。」

 

「若非嚴壇主實在厲害,我恐怕還得懷疑是有人靠了某種外力而得來的成就呢……像是高人指點,又或者是神獸相助?」

 

「我爹娘又做錯了甚麼!若不是磯女族,他們也不該落此下場!我爹娘何辜?他們憑甚麼!」

當年這麼一件事情上,你能說得清他們孰是孰非嗎?

孰是孰非,孰黑孰白,又有誰能說得清?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