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三章.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


◎第五十三章.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

 

      「燕琴哥,我們就在這等?」若儀有些擔憂地問著。

      燕琴淺淺一笑:「嗯,他們要回來了。我們翻遍了所有地方也未能找到無殤,不如先把他交代的事情辦妥,」他歛下眉眼微微一頓,淡淡地說:「他會沒事的。」

      若儀點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現在正在大廳之中,19位弟子則被捆於地上,那些妖族的傷口已經做了基本處理,現下正安頓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

      廳中有著的除了那些弟子,還有燕琴、若儀、鯪魚族長陵澤、鯪魚族人凜遠等六人、夔牛族逵沐等四人。

 

      沒等多久,就見嚴漯河似笑非笑地領著楊織與寒冰等20人回到蓮鏡壇。燕琴的眼神掃過眾人,刻意與楊織換了個眼神,再看向旁邊跟在他身後的紅瞳男子,繞了一圈回到嚴漯河身上與他對視。

      當看到那些被他們拎在手上的鴆妖,再與楊織交換眼神後便能明白個大概了。燕琴看著嚴漯河扯起嘴角,說:「嚴壇主,久仰大名,手段不簡單啊。」

      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微微一僵,下一秒只見他眼神閃過一絲憤怒,一抬手靈力催動,除了楊織等三人皆一致臉色茫然地抬起手中武器!楊織三人一頓,同樣茫然地拿出武器。

      若儀不動聲色地傳聲道:「燕琴哥,他們……」他淡淡回覆道:「放心,他們沒事。」要知道,楊織這人除了嘴賤以外,演技還好得很。他們不能直接與楊織傳音,最大原因便是嚴漯河修為較高,若是傳音立刻能被發現破綻,這樣就無法攻他個措手不及,尚失先機。

 

      燕琴嘲諷地訕笑道:「果然如此。這毒藥真挺好用,能讓嚴壇主不動聲色地控制住所有人,還能用其他手段致使鴆妖族一改習性……想必這能耐不單靠嚴壇主罷?就不知道壇主為何要利用鴆妖族?是想得到鴆妖族妖丹還是得到……人修金丹?」

      不只若儀聽到後暗自心驚,連同其餘19名弟子也都瞪大雙眼,他們想問卻問不出口,只因被燕琴提前點了啞穴。

 

      嚴漯河青筋一跳,微慍開口:「這位道友是否管得有點多了?不知你們毀了本壇禁地救出這些妖族,又綁我門中弟子是為何意?」

      燕琴舉起茶杯輕抿一口,緩緩說道:「怎麼?妖族礙到你了?同為妖族,我不認為我來救他們有甚麼不對。」

      嚴漯河:「這些妖作惡多端,你救了他們就是與我連鏡壇為敵,我……」不等他說完話,燕琴便開口說道:「說來也是奇怪啊,」話語一頓,手指輕輕摩娑杯緣,抬起頭看向那位不久前發飆大罵的吳師兄說道:「你們就不好奇一個默默無名的修士,卻突然建了個蓮鏡壇……同為煉丹修士,我怎麼就沒有這麼個本事能夠短時間做出如此多種陰損的毒藥呢?這麼說來我這個不靠丹藥練上來的修為似乎很不夠看啊。」燕琴忽視楊織略為跳動的眉宇一臉坦然。

      他輕笑一聲繼續說道:「若非嚴壇主實在厲害,我恐怕還得懷疑是有人靠了某種外力而得來的成就呢……像是高人指點,又或者是神獸相助?」

      嚴漯河一愣,隨後氣急敗壞地指著我大聲怒吼道:「你從何得知!你到底是誰?!」

 

      他緩緩拿出罔萊,手腕輕輕轉起,柔和的歌曲縈繞整個廳中,說:「壇主別急啊,急壞了身子可不大好……」他抬眸瞇起眼睹微微勾了勾唇角,眼眸中散出一股殺意,繼續說道:「畢竟您這條老命,我可還捨不得替我家殿下解決了呢。」瞬間妖力四溢而出,曲調加速。身邊幾人瞬間出手,楊織也趁機執起夢穿纏上嚴漯河!

      嚴漯河大驚,他沒想到的是他的毒藥竟然沒有放倒全部修士,尚有三人逃過,而那其中二人聯合眼前的若儀還有其他四個夔牛族人瞬間制服在他身旁四名弟子,至於最後一個,竟然使用仙器不費吹灰之力就纏住他。更甚至那其他17名修士彷彿不受他控制,一樣眼神空洞地舉著武器發呆。他顫抖著聲音大聲說道:「你們……你們也是古鮫族的……為什麼?你們怎麼辦到的?」

 

      燕琴抖了抖耳翼,絲毫不介意讓他在死前知道真相。笑著說:「我會音殺術,雖不精通,可要控制那些可憐修士卻是容易。」眾人聽到後的吃驚神情燕琴並不放在眼裡,楊織則接著說道:「你那點伎倆要看破還是很容易的,當然要算計你更是簡單的很。區區一個靠神族間接煉出的丹藥,我們族中引以為傲的煉丹修士在此,又怎會把你放在眼裡。」

      嚴漯河有些震驚的看著燕琴。

      在古鮫族要成為王族神將不只需要得到王族青睞,更需要有自己的本事支撐。即便你被選中,若一直碌碌無為遲早會被替換掉的。楊織是以他出色的陣法與制符天賦出名,而燕琴則是以煉丹為主,站穩神將一職的腳跟。

 

      燕琴的手指依舊專注於撫琴,眼角一挑看向他說道:「磯女族怎麼惹的你,讓壇主你費這麼大心思只為了剷除他們?」

 

      嚴漯河此時氣地齜牙裂嘴,恨不得直接撕了他們洩憤,咬牙說道:「磯女族死有餘辜,你們又何必插手!」

      燕琴則面不改色說道:「壇主不妨說來聽聽,你該明白磯女族與我族是何關係,若壇主不說個明白,我們也就不客氣了。」

 

      他說得氣憤,我們也將事情原委聽了個大概。

      嚴漯河父母皆為散修,父親名為司徒光,母親名為嚴玫。嚴玫是一家商戶長女,由於不喜從商,自小便認了個師父習武,家中雖然表面同意,但實際對這個女兒習武還是很不滿意的。他們希望自家長女溫柔婉約,習個琴棋書畫找個門當戶對的商家嫁了才好。可實際上的嚴玫豪氣又瀟灑,絲毫與他們心中該有的女兒家沾不上邊,甚至還在外頭結識了散修司徒光要嫁給他。

      司徒光是一名孤兒,無父無母,雖到適合婚配的年紀,可卻孑然一身,只有一身修為傍身。為此嚴玫與父母大吵一架,他們認為嚴玫任性至極,還不如小她八歲的女兒討人歡喜。嚴玫雖不高興,但心中還是很希望得到父母同意,一番論戰下來,最終達成協議,她的父母同意他們結婚,但要求司徒光以入贅方式進嚴家門,且孩子必須從母姓,甚至要求嚴玫開始習商。司徒光不在意入贅,更不知道他們要求嚴玫從商,好事就如此訂下了,也在婚後不到一年產下嚴漯河。

 

      但事情就發生在嚴漯河大約十歲的那年。

      嚴玫那小她八歲的妹妹名曰嚴香,嚴香個性內斂且膽小害羞,她也不喜從商,但卻不敢反抗也不敢說。那年父母替她找了一個商家次子胡海天說媒,嚴香見了幾次也傾心於他。誰知道這胡海天私下時常調戲良家婦女,發現嚴香喜歡上他後,甚至在還未婚配之前就行了不軌之事,嚴香好好的一黃花閨女就這樣被玷汙了身。

      她不敢說,也不敢反抗,天天鬱鬱寡歡、以淚洗面。然而某次她希望就此了結性命時,被司徒光發現了。她的理智斷線,就這麼一股腦把所有委屈都告訴了司徒光,司徒光氣極了,將此事告知嚴玫,嚴玫則去告知他們的父母,要他們替嚴香做主。

      可真正讓嚴家兩姊妹失望的是,父母不僅未因此要求退婚,甚至要求她不許提,認為家醜不可外揚,反正都已沒了清白,若不嫁他那誰又想娶她?

 

      嚴香的性格就這麼變了。從那時起就變得萬分陰沉,終日不見笑顏,更甚見誰都不言不語。嚴玫時常開導她卻不見效,而嚴香卻因上次司徒光救了他一命就傾心於他,甚至私下找他,說讓她為妾也可以。可司徒光鍾情嚴玫一人,且此事更不可能登上檯面,便果斷拒絕,嚴玫不知道這件事情,看著嚴香整天心情差就天天去安慰嚴香。嚴香認為她必然知道此事,這是在向她炫耀示威,於是她便懷恨在心。

 

      嚴香不知何時認識了一個磯女族人,而她甚至答應替那磯女族人找來十個男子供其吸取精元作代價,聯合磯女族人將嚴家全殺了。那時的嚴漯河因為父母及時發現將他支開,這才逃過一劫。可他最後才知,那嚴香因為騙了那磯女族,並沒有供上男子,最終被那族人撕碎落了一個身死魂消的下場。

 

      年僅十歲的嚴漯河自此性格變得扭曲而偏激,他該恨的人死了,嚴香雖然可憐,但是確實也是事情發生的主因,她的死法對嚴漯河來說太過於便宜她,可當初那磯女族人本就是被族裡拋棄的亡命之徒,早在事情結束後沒多久就被族中抓去抹殺掉。嚴漯河沒了可洩恨的對象,於是便將錯怪在磯女族上,誓將磯女族剿滅以告慰他父母在天之靈。

      而磯女族與鯪魚族也因為古鮫族的原因,對冰靈根格外難以抵抗,這也是為什麼他要拼命煉出冰元丹的緣故。

 

      嚴漯河歇斯底里的吼道:「我爹娘又做錯了甚麼!若不是磯女族,他們也不該落此下場!我爹娘何辜?他們憑甚麼!」

      他的一番解釋讓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對,他的爹娘何辜?他嚴漯河又何辜?當年這麼一件事情上,你能說得清他們孰是孰非嗎?

      你能怪司徒光嗎?不能,畢竟他只是獨愛一人,這沒有錯。他遵循自己本能救了嚴香,嚴香卻喜歡上他,他沒有錯。

      能怪嚴玫嗎?也不行,雖說他與嚴香不親,但說到底她也是關心妹妹的。她有想法也活得自我,她能夠反抗父母的要求擇自己所喜,嚴香因此妒她,但她卻沒有錯。

      那能怪他們父母嗎?不能,他們世代從商,要求他們也從商或者嫁給商戶也沒甚麼錯。至於在胡海天的事情上,他們說得也並無不對,被玷汙的女子在這個年代能活下去嗎?能不被人指指點點嗎?能有人能接受嗎?趨近於無。他們父母只是不希望此事外傳,傷了自己女兒的顏面罷了,若說真有錯,那也只能說他們在安撫嚴香的事情上做得不好、思慮不夠周全。

      可又能怪那磯女族人嗎?她沒錯,她只是與人達成了協議,又何況她只是被嚴香利用,最終也死了。

      那麼嚴香呢?對,她確實害了嚴家一家人,可你又真能說她做錯了嗎?是要說她膽小內向不敢追求自己所望有錯?是要說她因為被玷汙尋死有錯?是要說她喜歡上救了自己的姊夫有錯?是要說她受了巨大打擊導致心緒大變造就這般局面有錯嗎?

      而現如今的嚴漯河呢?自始自終最無辜的無非是他罷了。他的性格因此扭曲,那又有何錯?他也不過是個受害者,唯一倖存的受害者。

      說到底,每個人似乎都沒錯,又似乎每個人都有錯。可孰是孰非,孰黑孰白,又有誰能說得清?

 

      嚴漯河臉色蒼白地笑了笑,哀莫大於心死地說道:「別用這種同情人的眼光看我,我可受不起,」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之時,手一掐訣,一片鱗片就此燃去!他的眼神閃過一抹精光,嘴角一挑,冷聲說道:「還有……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

      下一刻一聲嘶吼聲由不遠處傳來:「吼───!」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嚴漯河的故事終於交代清楚了。

其實再編撰他的故事的時候,

有那麼一點點的心酸。

寫著寫著就決定不要寫得太撕心撓肺, (當然前提是要落花有那個能耐

於是用比較平淡的方式交代了。

 

好啦不說這個,

下一章太好笑了落花先偷笑去。

 

#下篇文產出時間:8/29(六)

 

好啦,歡樂的日更結束了,

之後又恢復到週更了!

 

#預告:◎第五十四章.姐姐,霑霑要跟妳走

「他看了那根玉簪就變成這樣了,我也搞不懂怎麼回事。」

 

「你們今後有何打算?」

 

「姐姐,霑霑要跟妳走。」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