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四章.姐姐,霑霑要跟妳走


◎第五十四章.姐姐,霑霑要跟妳走

 

      我昏迷了多久我並不知曉。當我清醒之時,睜眼看見的是離我十步遠坐在地面上打坐的雲公子。

      我的腦海閃過的全是那些畫面。他壓著我深吻、他的溫熱手掌在我腰間摩娑、他輕輕顫動的細長睫毛、我依偎在他身上的灼熱感受、我的魚尾纏上他腳邊的輕微震顫、以及他絲毫不作遮掩的厭惡神情。

      他是討厭我的?我不知道。

 

      他似乎查覺到我醒了過來,轉首便與我四目相交。我能看見他略顯不耐的神情以及輕輕蹙起的眉宇,於是我有些不安的移開視線,低聲說:「那妖……」

      雲公子平淡的聲音傳來:「是媚妖族。」

      他的話語簡短,我卻能串起一切。水濂媚妖族,以魅惑之術聞名,施術時留有特殊氣味,使中術者情動,喜行雙修提升修為。

 

      我遲疑地開口問道:「雲公子……怎會在此?」

      「中計。」他似乎並不想與我多說。

      他看了看我,發現我並無大礙,於是起身就走,落下一句:「走吧。」

 

      我們不發一語一前一後地走著,地道蜿蜒綿長,愈到深處氣溫卻愈低。漸漸地我開始察覺到了不對勁,這氣息……怎麼如此冰冷?

      不待我們反應過來,便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襲來!反抗不見效,在我們終於能有所動作之時,已經一把跌倒在地,抬眸一看─竟是那頭麒麟獸!

      麒麟獸的威壓如排山倒海般讓我們直不起身,他的蹄一抬,眼看就要朝雲公子腦袋踩去!

 

      「雲公子小心!」我拚盡力氣撲了過去,將他一把推開。在我以為要被他踩死的時候,卻發現他的動作停頓了片刻。

      我有些驚懼地抬頭看他,卻發現他低下頭來,朝我的胸前拱了拱。

      ……他朝我的胸前拱了拱?啊?

      我的腦袋頓了片刻,隨即想起玄梧荷給我的玉簪就在胸前。我緩緩將玉簪拿出,他嗅了嗅後做出一件讓我匪夷所思的動作。他舔了我的腦袋。對沒錯,他舔了我的腦袋,在我臉上留下大把口水。所以誰能告訴我,這離奇的轉折是怎麼回事?

 

      我有些錯愕地看向他,接著他緩緩抬起蹄,在我額前輕輕一點,我便感覺到一股神力傳到我腦海之中。在那神力進到身體的瞬間,我感受到的除了身體逐漸恢復、腐爛的皮膚也還原了之外,甚至還感知到他告訴了我他的名字─碧塵禹。

      他的蹄收回,我則與他的雙眸對視,我有些遲疑地開口喚道:「塵禹?」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看錯,我親眼看見他背上鬃毛被冰霜環繞,而那冰霜猶如賦予了生命一般在歡快地跳躍,那畫面彷彿一條狗在搖尾巴,一條披著麒麟外表的大狗。

 

      在我還在好奇地與碧塵禹互看之時,卻忽略了一旁雲公子看著我手上玉簪的探究神情。在許多年後我才明白,那玉簪對眼前的碧塵禹有極大且極為特殊的意義,甚至還和龍族有所牽連。

 

      此時我們所待的位置,是關著碧塵禹的牢籠。牢籠堅不可摧,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出去,甚至雲公子也被我剛剛那一掌所傷,我想幫他療傷,但他卻坐得老遠,一刻也不想與我多待。我摸了摸鼻子,只好轉頭與碧塵禹交流。

      在短短的時間內我發現,他似乎能夠用某種方式與我“交談”,可也僅限於如傳因入密一般出現在我腦中,而且很悲哀的事情是,我根本除了他的名字以外,甚麼都聽不懂。他在我腦海裡有些疑惑地說道:「嗷嗷?」……請問到底誰聽得懂?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碧塵禹突然身形一頓,他的瞳孔收縮了一下,怒吼了一聲:「吼──!」隨後在我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後將我一叼甩到背上,一個猛撞,眼前那“堅不可摧”的牢籠瞬間碎成渣,他就這麼揹著我跑了,我還來不及跟雲公子道別啊!你倒是慢點!說好的堅不可摧呢!我剛剛用靈力妖力打半天弄不開你為什麼不幫忙!誰能告訴我為何麒麟的皮膚竟然如此堅硬,那些斷成渣的牢籠殘骸竟然不會在他身上留下傷口的嗎?我的思緒彷彿在風中凋零。

 

 

      於是在大家從茫然中清醒之時,便看到那應該兇猛威武的麒麟獸,嘴角沾著鮮血,並且用小巧的舌頭如貓一般替自己理毛,理完就罷了,還幫無殤“理毛”。

 

      事情是這樣的。

      當他們聽到那聲怒吼之後,還以為是麒麟受到嚴漯河的召喚要過來協助,誰知道看到的卻是無殤騎著麒麟一臉狼狽地出現在大家眼前,接著無殤在麒麟的配合下滑下他的背。那麒麟轉頭先舔了一把無殤,下一秒除了無殤以外大家便被那神力壓得無法動彈,嚴漯河也因此逃離束縛。在眾人以為他靠近嚴漯河是為了要救他的時候,只見他周邊冰霜如潮水撲上他的身軀,然後碧塵與一個張嘴……嚴漯河的腦袋就和身體分家了。相信他根本沒有弄懂發生了甚麼。

      於是嚴漯河成為他的盤中飧,吃乾抹淨後還刻意走到愣神的無殤面前炫耀一般俯首稱臣討摸摸。

 

      無殤有些莫名其妙地摸摸他。他確實很想親自處理嚴漯河,可還是無奈地笑了笑。雖然不知道為何碧塵禹會親自撕了他,照理說他應該已經被他馴服了才對的,卻也懶地思考了。

 

      楊織、燕琴兩人朝著無殤走去,只見無殤一轉頭,麒麟也跟著轉頭。隨後張著一口利牙像是要打招呼一般看向他們。

      楊織、燕琴:「……」

      無殤尷尬地笑了笑,隨後說道:「他看了那根玉簪就變成這樣了,我也搞不懂怎麼回事。」

      兩人無語地看向他,就見無殤好像覺得他們不信的模樣於是說道:「碧塵禹,躺下。」

      ……碧塵禹就真地躺下了。

      四腳朝天的那種。

      若不是他沒把舌頭伸出來,眾人八成會以為這只是一條空有麒麟外皮的大狗。

      然後旁邊還有一個眼神裡寫滿“你看吧,我說了他就這模樣。”─的一個主人。

 

      碧塵禹在無殤的要求下伏在一旁不動,不得不說他不跟無殤賣萌的時候還是看起來有兩分神族該有的模樣。

      接著三方紛紛說了各自的經過,至於無殤則巧妙的帶過在地洞的事情,只說了自己遭水濂媚妖的暗算,巧妙的避開了與雲公子的相遇。那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既然不想提自己為什麼會來此,那他更不會多說。無殤還是淺意識裡的信任他。然後再說到他與碧塵禹的相遇,又怎麼得知他的名字等等。

 

      各自交換完了訊息,便接著等待無殤發落了。

      無殤擰起眉宇思考了好些時間,接著看了看已經昏迷的中修士再對碧塵禹說道:「塵禹,你有辦法消除這些修士的記憶對嗎?」碧塵禹點點頭轉了個圈,無殤又說道:「有被法改變記憶嗎?」碧塵禹搖搖頭,低下身姿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嗚……」彷彿受了極大的委屈。

 

      楊織與燕琴在一旁酸溜溜地想著,演啊,讓你演,演給誰看。

      誰知道下一秒無殤拍了拍他的頭說道:「無妨,那就消除記憶便好。」

      ……原來無殤真的吃這套?等等,為什麼這條肥狗那麼瞭解無殤的性子?你好好說,不說我們把你燉了加菜。楊織與燕琴不合時宜地分神想著。

 

      無殤:「等等他們消除了記憶,便把他們帶到各個地方隨便放著吧。」

      燕琴與楊織:「……」殿下,隨便扔真的好嗎。

      最終這些修士被楊織帶往了各個角落,但無非都是一些客棧裡頭。

 

      無殤又吩咐了他們把這些弟子鬆綁,那些弟子有一大半的人如臨大敵般看著無殤,一些則被打擊地面如死灰不發一語。

      無殤眼神一掃而過,最終將視線放在二弟子胡渠以及三弟子付天鈞身上,開口問道:「你們今後有何打算?」

 

      這二弟子胡渠,便是之前去給歐陽玄詩遞藥的弟子。歐陽玄詩當初因為不小心放跑了無殤而受到牽連,因此原本該是下任壇主的位置便轉移到了胡渠身上。這也是為什麼歐陽玄詩會因此與胡渠反目的原因之一,他認為他居心剖測擋了他的路。

      胡渠想要的也很簡單,他們一群人商量過後自認門中弟子沒有人有能力能夠接下壇主之位,於是決定將蓮鏡壇改為一個庇護所,並改名蓮鏡居。留下那些願意留下來的弟子,也願意在之後成為無處可去的散修能夠暫居的地方。至於那些陰損的毒藥他們也願意交由無殤等人決定如何處理,畢竟他們修為低,就算想留下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更可能因此遭來橫禍,不如不留。

 

      最後他們暫時留在了蓮鏡居,協助那些鯪魚族、夔牛族人進行治療以及休養整頓。夔牛族等人本就傷得不重,稍微休養便離開了。至於鯪魚族人則在無殤堅定的要求下回了族中。

      他們此刻最煩惱的,便是眼前這隻體型龐大無法化形為人的麒麟、滅蒙鳥族同樣無法化形的幼年小女妖以及夫誅族四妖。

      碧塵禹:「嗷嗷。」

      夫誅族為首的青年男妖對著無殤恭敬說道:「大人,我們已被族裡拋棄,我伏辟願侍奉大人左右,供大人差遣,只求別趕我們離開。」

      滅蒙鳥小女妖懦懦對著無殤開口:「姐姐,霑霑要跟妳走。」

      眾人:「……」

      無殤看向霑霑:「……我是哥哥不是姐姐。」

      所以這才是重點嗎?眾人沒眼看。

 

      無殤頭疼地看著他們,最終只是嘆了口氣。

      他抬頭看向燕琴說道:「你先回族裡告知父王與母后塵禹的事情,就說兒臣要帶他回去安頓,他們應當是會答應的。若是可以,就請旨讓父王下令,夜間將他帶回。」隨後又看向楊織說道:「小楊,你到東越城附近尋一處安靜、偏僻且足夠大的院落買下來,辦成後我們便到那處安頓吧。離家近。」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大家記得水濂媚妖族嗎?

之前有提過的喲!

 

碧塵禹出場了!

勇猛的麒麟獸,無腦是硬傷。

至於他為什麼會把嚴漯河給吃了,

還有他為什麼能掐得準無殤吃哪一套,

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交代了,

至少落花目前碼到112章還未提到,

因為還沒打到我要提的劇情XD

但他是重要男配之一,

在之後會有至關重要的關鍵作用,

繼續看下去吧!

 

#下篇文產出時間:9/04(五)

 

明天有事,提前更新XD

 

#預告:◎第五十五章.他有問題

「父王可有說多少時間?」

「樂王陛下說最遲月底。」

 

「看不出來楊織大哥……這麼老啊。」

 

「......你最好也別動甚麼歪心思試圖傷害殿下,否則我定讓你魂飛魄散不得好死。」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