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六章.不會只是死那麼簡單


◎第五十六章.不會只是死那麼簡單

 

      這日是菊月二十四日。洛九熙到來的第八天酉時兩刻,越府所有人聚集在院正中用餐。中間放著兩張六人方桌,夫誅族四人一桌,無殤等其餘人一桌,碧塵禹則是坐在離無殤不遠處的一旁空地玩著他前方水缸中的魚。

 

      無殤坐於主位,腿上則是尚且年幼的霑霑。左邊坐著的是若儀和寒冰、右邊坐著的是楊織和燕琴、坐在正對面的則是洛九熙。

 

      這是他們進來這越府好幾天下來第一次齊聚在此一同用飯,無殤想著他待在此處的時間並不多了,於是才想著一起用個餐。他們五人雖都已可辟穀,但其他小妖卻是不行的,像是夫誅族四妖以及他腿上的小滅蒙鳥和那碧塵禹胖麒麟就只能與常人一般吃食,至於洛九熙則被他們忽略掉了,畢竟他多少有點能耐也很機靈,出去不怕被人跟蹤或著察覺到異樣。

      平日裡他們修煉,很少會主動進食,大多時候也只是吃點小零嘴而已。可府中這些小妖不可能出去,是以大多時候都是楊織與燕琴交替著外出去買吃食回來給他們,當然了更重要的是買給無殤的—他們這殿下其實很饞。

 

      無殤津津有味地拿著手中有著酥脆外皮的磐樺酥細嚼慢嚥地吃,不時還滿足地瞇著眼露出饜足的神情,再舔舔紅潤的雙唇。吃一吃覺得有些口乾,拿起一旁瓊觴細飲,方飲一口卻見他臉頰若有似無顯出一點不自然的紅暈。他皺起眉晃了晃腦袋看向燕琴,想問問這買的是什麼,卻發現一桌人都盯著他瞧,他不解地微微側頭說道:「做什麼這樣看我?」眾人也有些疑惑地看向無殤卻未答話,反倒是楊織瞥了一眼燕琴,燕琴收到他的目光,吞了口唾沫,又看向無殤。

      無殤此時已低下頭看著自己手裡的瓊觴,又抬手喝了一小口,喝完後又抬起頭,眾人卻徹底傻眼了。只見他露出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憨傻表情,看起來純真無邪甚至有些可愛,臉頰染著紅暈,梨渦綴在頰邊,薄唇鮮紅且濕潤,頸部閃起點點藍光,耳翼顯出原形靈活地轉了轉,眼神有些迷離地望向一個沒人的地方癡癡地笑著,下一秒一聲聽起來十分稚嫩的言語傳到所有人耳中,他說:「母后,殤兒要抱!」接著臉就直接嗑上桌案不醒人事。

 

      眾人:「......」

      楊織:「......無殤似乎第一次飲酒?」

      燕琴:「......他讓我買酒助興,聽聞東越城的竹葉青極佳......」

      若儀想著方才無殤的模樣不小心笑出了聲,才說道:「原來無殤是一杯倒啊。」真是太可愛了。

      燕琴扶額,隨後起身打算攙扶著無殤回房,卻不曾想他才剛將無殤的手一抬,他竟然一個回身直接抱著燕琴的腰際喃喃自語說道:「娘親,殤兒想雲公子了......他是不是討厭殤兒?」他的臉色痛苦至極,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很是難受,燕琴被他抱著雖然有些尷尬,卻還是抬頭看向楊織傳音問道:「雲公子是誰?」

      楊織皺眉:「不曉得。你先帶殿下回房。」

 

      他們看著燕琴走出來後若儀才抬頭問道:「無殤還好嗎?」

      燕琴點點頭無奈地笑道:「沒事,已經睡下了。」

      之後大家很是歡快地吃了頓飽飯,結束後夫誅族的青年男妖伏辟一舉將清掃工作攬下了,說他們寄人籬下若還不做事會罔顧無殤的好意,其他人便也不推辭各自回房。

 

      燕琴跟著楊織去向他的寢房中,一入內便築起了隔音結界。燕琴說道:「無殤酒醉說的不多,只聽到他一直說雲公子是不是討厭他,為什麼一次比一次還要臉色難看,還一直說他錯了不該這樣對他。甚至把我認成雲公子一直跟我道歉......」

      楊織皺眉說道:「這麼說來這雲公子有可能跟無殤見過不只一次面?」

      燕琴點點頭又接著說道:「可是又是什麼時候?怎麼我們不曾聽無殤提前此人?此人接近無殤會不會別有目的?」

      楊織:「……或許我該去查查?」

      燕琴想了想搖搖頭說道:「無殤不提肯定有他的原因,我們不要擅作主張。試著套套他的話再說吧。」

      楊織點了點頭,算是贊同他的說法了。

 

 

      隨著時間過去,已經到了他們要回去的前一天了。若儀私下找了無殤說想找他聊聊,無殤沒有多想,便讓她進了自己房中。無殤看著她笑著說道:「若儀這是捨不得了嗎?」

      若儀有些不自在的模樣落入無殤眼中,只見她看著自己的神情讓他有些不明所以,他可以看出她的不安、可以看出她的不捨,甚至能夠看出她對自己的依戀,可為什麼會依戀?他其實搞不明白。只覺得也許是因為沒了親人所以習慣性地依賴他,把自己當作親人一般的看待。他看著若儀想起了無苓,也許這也是妹妹對哥哥的情感吧,就像無苓對自己一樣。

      他看了看後抬手輕拍若儀的頭,甚至沒看清若儀眼中閃過一絲眷戀的情愫便開口說道:「我此去不知何時才會再出界了,我們族裡不能帶外族人入內,妳就在這安心住下吧。霑霑這兩天似乎也稍微願意跟妳親近了,就麻煩若儀好好照顧她好嗎?」

      若儀身體一僵,隨後輕聲說道:「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們......還會出界嗎?」

      無殤低頭思考了下,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我不清楚,還得看族裡是否有事交與我辦,畢竟我是太子,很多事情父親還是會多少讓我涉及的。如若沒有特別需要出界的事情,恐怕不容易。」

      若儀有些失落地低下頭:「......是嗎。」

      無殤笑了笑:「我打算將小燕留在這幾天,有事情還是能讓他給我捎訊息的。」

      若儀有些疑惑地問道:「燕琴哥要留下?為什麼?」

      無殤:「還記得燕琴提到的悅阮嗎?那是我母后身邊的神將,我託他替我打探秦然的消息,到時候他會來此,必須有人在這等待消息,可他不認識你們,阮神將性子古怪,我怕妳們應付不來,所以打算將小燕留在這等他。」

      古怪?她挺好奇的,可也沒有多問。倒是秦然......她問道:「此事阿寒知道了嗎?」

      無殤點點頭:「我有告訴她了。阮神將打探消息倒是挺厲害的,相信用不了多久阿寒就能得償所願。」

      若儀點點頭,無殤又接著說道:「此去不知道多久,洛九熙有什麼意圖也不曉得,他留在這我也安心一些,假如有什麼異常務必讓他帶訊息給我,自己也多加留意安全,若是吳家找上門來也務必和我說。」

      她有些感動地看著他,輕聲說道:「我明白,若有機會無殤一定得讓我見見小殿下,我對她好奇得很。」

      無殤笑了笑:「好,沒問題。」

 

 

      次日,他們原先是打算在酉時用餐後才趁著夜間帶碧塵禹回族中,可不想他們用餐到一半,一位看著約莫12歲的男子穿著玄色道袍,腰間配著一塊雕有一魚樣紋路的玉珮,仔細一看便能發現那是與楊織和燕琴一樣花紋的玉珮,下緣則綁著一束不同顏色的鵝黃色掛穗。男子看著稚氣,可卻不難從他眉眼間看出一道沉穩內斂的氣質。他在他們府前門口處跪下大聲說道:「太子殿下,韶華來此參見殿下。」

      其實無殤早就猜到會有人來接自己回族裡,可基本上應當會是樂王身邊的禁衛軍,怎麼會是韶華?他皺起眉看了楊織一眼,楊織便去接韶華進來。

 

      韶華一路內,眼神快速掃過院中所有人,隨後到無殤面前雙膝下跪朗聲說道:「參見太子殿下。」

      無殤看著他說道:「起來罷,說很多次了你和花鈴見我不必如此。」

      韶華起身後搖搖頭,拱手說道:「萬萬不可,太子殿下您與我們尊卑有別,小殿下交待我們對太子殿下您不得無禮。」

      無殤有些無奈地擺擺手。這人一向如此,一板一眼的做事態度讓無殤總是哭笑不得,他也不再多說,只是問道:「是不是出甚麼事了,怎麼會是你親自來?」

 

      韶華看了看周邊人,無殤也明白他的顧慮,於是三人與韶華起身到角落築起隔音結界,他才放心開口說道:「樂王陛下和二殿下起了爭執,小殿下看他們狀況並不好,所以才急忙派我來告知太子殿下,希望您能早些回去處理。」

      無殤有些震驚,之後眉頭緊蹙說道:「路上邊說,我們趕緊回去。」

 

      若儀原本有些不安,看著他們說完話後無殤臉色沉鬱便又更加擔憂,那是他們從來沒有在他臉上看見過的神情─嚴肅且帶有隔閡。無殤原本還在思考到底發生何事,見到若儀明顯擔心的表情才稍稍舒緩了緊蹙的眉宇,開口對他們說道:「宮裡出了點事我必須趕回去了。」隨後他轉頭看向燕琴說道:「燕琴,大家的安危就交給你,有任何異樣立刻傳訊告知,本宮就先回去了。」

      燕琴點點頭拱手說道:「是的太子殿下,您慢走。」他和楊織一樣。平日裡因為無殤的要求所以會直呼其名,但當他們察覺到無殤的情緒與用語時,便會轉換成現在這樣的方式。

      大多時候無殤是不會擺架子的,他喜歡那種輕鬆且沒有高低分別的相處模式,可這不代表他沒有在上位者該要有的威嚴。他們都很明白當他遇到族裡事情,無論是與樂王、妖后有關,或者二殿下無宸,或者小殿下無苓,又或者處理族中事務之時,他的這份在上位者的威儀便會展露出來。

      就如同現在一般。

 

      無殤臉色殷憂,看著似乎比平常多了份冷騖和清冽。眉眼壓低地低聲吩咐道:「回宮。」大家甚至在他離開前,看見他帶著警告意味的眼神掃過洛九熙,隨後翻身一跳到碧塵禹背上,一個躍身便消失不見。

 

      所有人一時之間還未從這份沉寂的氣氛回過神,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們才想起來,那不只是他們的朋友無殤,更是上古神族古鮫族的太子殿下─下一任的上古神族族長繼任者。

      而被看了一眼的洛九熙在那一刻,甚至感受到冰心刺骨的冷意。他明白這段時間以來,他的存在讓所有人疑惑,可卻一樣會與他正常交談,甚至會適當指點他,他其實不太理解他們為什麼不趕他走,但在剛剛那警告意味濃厚的眼神他才明白了過來。他不是單單心善那麼簡單,而是清楚知道他不足以威脅到他,嚴重點說,那是沒觸犯到他的逆鱗,否則他的命不會被留到現在,而剛剛那抹眼神很明顯是在提醒他─他對自己並沒有消除疑慮,若自己有異樣─也不會只是死那麼簡單。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是個饞鬼,跟落花一樣。

這是燕琴和楊織第一次知道了雲公子的存在,

下一章無苓又要出場了各位~

 

#下篇文產出時間:9/19(六)

  

#預告:◎第五十七章.還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宸兒這次是真的魯莽了,若非何奐即時趕到,你可能就沒了這個弟弟。」

 

「跟本王說說越府中都有誰。」

 

「可有異樣?」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