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末報告盃- 暴君降臨、橫屍港都


    我覺得暴君降臨‧橫屍港都這應該是我在2016年所觀賞的所有表演中,最有價值的一場表演了。
    屍體派對在我眼中,是一個相當有趣的樂團,也許是因為電子核類的音樂接觸不夠深,聽到過的多數電子核樂團主唱常常因為嗓音沒有厚度、過度修正不合我的胃口所故吧。
    身為主唱與吉他手的我,總是對主唱和吉他的審視特別嚴厲一些、很多人無法接受為何自己的歌唱實力已經嚴重不足,為什麼有資格去批判、藐視ㄧ些樂團,但個人喜好本就是如此主觀的東西。

    在這兩個樂團中,我比較喜愛的是屍體派對,暴君是台灣獨立樂團中的頗具資歷的金屬樂團,而屍體派對則有一段故事。

    屍體派對的主唱肯尼,曾是台灣另一個金屬樂團─漂浮者樂團的主唱。由於肯尼本身似乎有躁鬱傾向,在一次嚴重的狀況下,漂浮者樂團因肯尼解散,肯尼則告老還鄉休養,屍體派對是肯尼近年調養完畢,復出而重新籌措的樂團。

    我認為肯尼,論長相、舞台風格、對音樂的態度、還有技巧上,都是相當優秀的主唱。很多人對於屍體派對秉持疑問,認為「這只是去看肯尼而已不是嗎」而對很多人,包含我在內也是如此,沒錯。

    但是,每個音樂都有她困難與簡單的地方
    龐克就是那個被破壞殆盡的音牆和音質、Hardcore就是那個000100101(指吉他琴格的配置)、爵士就是那套即興、金屬就是特殊的吼腔。
    那為何,人們總要因為看透了音樂的本質,就覺得他們不有趣、不再討喜了呢?
    到這裡突然想提起表演下半場,暴君的演出時間時,令我感到有點抱歉的事。
    暴君場的時候,主唱因為重感冒、喉嚨狀況極差,邀請前排觀眾幫忙合唱、共同完成現場的表演的時候,我是不會唱的少數觀眾之一。希望自己和大家不要因為開心的看表演而自責,你是去玩的,表演是寓教於樂的。

    金屬樂的表演者與觀眾互動,常常以合唱、舉手、衝撞、甩頭等極度暴力的方式呈現,在2015年閃靈免費演唱會鎮魂護國時,我們可以看見「一群長輩級人物來看一個金屬樂團主唱兼立委參選人的造勢晚會」是有多麼格格不入的事情,我在前排衝撞時一度被前排一位目測八旬的老太婆踢開;甩頭時也被投以異樣的眼光。我們會覺得他們是怪胎,因為他們沒有作好身為一個金屬樂團演唱會觀眾的責任。但那天,我也沒作好我身為觀眾的責任,我是失望的。

    我有位鼓手好友曾經說過:「我曾認為,金屬樂是可以完整詮釋負面、並帶人宣洩的音樂。今天的我發現自己錯了。歌詞。殺人、虐待人、死後世界,論自己的希望、絕望、恐懼、迷茫,卻依然使用和平的旋律表現,才是真正極端的負面。我會害怕這種音樂,但我已經被吸引住了。」

    在我眼中,我所賞識的音樂皆該有其理念傳達。龐克音樂、金屬音樂、還有老式搖滾,是我最喜歡的三種音樂。而詮釋是重要的。三大音樂皆屬於搖滾樂,而搖滾精神中的一大塊是「反抗」。在龐克音樂中,龐克的初衷是反抗一切主流,起源龐克是反抗那時主流的重金屬和華麗搖滾,而刻意反其道而行,有極短極簡易(甚至是毫無旋律可言的念詞)的旋律線、極粗糙的音色。金屬音樂詮釋的對象常常是神話、悲傷、絕望、死亡、戰爭,他們不歌頌一切人們覺得「舒適、美好」的事物,使這份音樂有了獨特的價值。老式搖滾,搖滾精神的誕生,本身便以「反抗」作為出發點,而有了反抗民謠作曲者Bob Dylan等人出現,使人開始在音樂中唱出不平、不滿的事物。

    這之中詮釋的方式當然是重要的,一開始的龐克搖滾為了反對過於華麗的音樂,華麗搖滾喜歡穿的金光閃閃,ㄧ些龐克搖滾則選擇一絲不掛。在金屬音樂最大的特色─吼唱之中,我在學習吼唱的原理中得知,吼唱的本質是「嘆氣」配合不同的共鳴點、以及恰到好處的聲帶放鬆。而嘆氣本身便是失望、不平、憤怒時有的表現。老式搖滾有許多種方式呈現其反抗。厭倦了舊的音樂,因而嘗試在讓吉他可以插電、產生不同的效果。

    在呈現一種全新的價值時的嘗試,令我感到新奇而驚豔。年幼聽了幾年古典樂,國中開始接觸西洋的搖滾與搖滾史時,才發覺搖滾有趣。搖滾成為主流後,曾有人反思「搖滾樂的發展與搖滾精神本身的矛盾」,而後產生各種不同曲風,試圖推陳出新,讓我們再次發覺他的有趣。音樂的玩味在我高三便開始,至今也認真地聽了三年、有了自己的樂團和自己製作的音樂。儘管團員因為一些意外而失散各地,但只要理想相同,我相信子宮人(我的團名)們可以在一天相聚,並展現自己的價值。

    閃靈的主唱林昶佐曾說:「我們做音樂的可能比較衰,有時候會被觀眾吸去我們的眼光,你爸媽聽到妳要當樂手,可能會問,你什麼時候要當五月天?有時候你因為在意觀眾多寡,忘記自己做音樂時候的熱沈,但永遠別忘了你為了音樂的初衷,你為了什麼開始這條路。」

    如果我是因為「音樂很有趣」而開始的話,那我開始創作時該給自己的責任就該是「我要怎麼作出有趣的音樂」吧!在幾次熱音、還有課堂上的表演中,豐富的情緒投入和舞台效果便是我對音樂最深刻、最熱切的精神展現了。不管觀眾如何,如果這個方式能讓我體會音樂的趣味和豐富情緒,那麼不管觀眾會怎麼想,我都會以自己最快樂、最熱忱的一面誕生在舞台上。

    所以,我在嘗試作為一個音樂創作者的過程中,我當然可以,也支持所有人「只看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把他奉為圭臬之餘又不失自己的風格。

    我喜歡音樂。


本文章發表於:校園

加入89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