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九十四章.他可知道我想吻你


◎第九十四章.他可知道我想吻你

 

      無殤的病似乎愈發嚴重,往年只是冬日較冷之時會有異常,但現如今是春時槐月,天氣漸暖,怎麼說都不該如此。

      他常將自己困於冰宮中,非要事不外出。這讓玉瓊操碎了心,甚至領著燕琴與叔華討論起了他的病情。

      燕琴蹙緊了眉說道:「無殤這已是多年沉痾,他那時出了牢中性情大變,整日除了族中事務也鮮少與我們有過多交流,待到他的異常被我們察覺,已然過了半年之久,若非我們冒死逼問,他甚至不願意多說。重傷延宕醫治,在牢中更甚至也未有妥善照顧,我與師父想盡辦法卻無法可治,連麒麟的胸麟都不管用。」這師父便是指甯寂長老。甯寂長老算是無殤非名義上的師尊,他作為下屬,即便受同一人所教導,也不能喚其師尊或行拜師,只能以師父稱呼,否則便是犯了大忌。

 

      叔華想了想,望向同樣皺眉的太清又說道:「師尊,此事確實不容易。師……咳,無殤當時的傷過重,甚至深及根骨,又已如此多年過去,那可是近百年的時光啊,寒毒本就難醫,若說麒麟胸麟也無可治,徒兒能想到的也只有露澤界的寒露草興許有些作用了,但應該只能減緩無法根治。」他突然想起了無殤剛醒時的模樣,愣是喚不出那句師娘。

      燕琴聞言一愣,隨即眼前一亮開口問道:「真人所說莫非是粹骨丹?」

      叔華瞬間笑開,說道:「你當真厲害啊,古籍沒少讀吧?這都想得到!」

      他們見太清一頭霧水,叔華便解釋道:「這寒露草性寒,是一種罕見的靈草,只存在於露澤界的冽螈沼澤,與冽螈相伴而存,冽螈靠其分泌出的毒液而生,寒露草則靠冽螈的黏液而長。這粹骨丹便是經由寒露草提煉的毒液所製成的丹藥,傳言這種丹藥可治寒毒、亦可殺人於無形,但沒有人真正嘗試過,畢竟寒露草的毒性剛猛,若是一不小心寒毒未治反倒殞命得不償失,但若是……」

      燕琴一笑,開口道:「若是融合起碧塵禹的胸麟用以煉丹,方可一試!」

 

      太清轉動了手中的碧瓊觴,半晌後說:「可這鵺族所在地,我們根本無從得知到底位在何處。」

      兩人聞言揖拉下眉眼顯出沮喪貌,這已經是如今較有機會的方法了,可鵺族所在的露澤界確實隱密,他們想找到入口都不知道得過幾年。他們還在垂頭喪氣,卻聽見一道虛弱的聲音自門口傳來:「露澤界,在烏骨湖底部。」

      他們轉過頭,便見無殤面色慘白地斜靠在門邊,淺笑勾起了淡淡的梨渦。

      太清急忙上前,擰著眉說道:「不舒服怎麼還出來?不是說了讓你在裏頭待著別亂跑。」

      無殤轉首看向高出他半顆頭攙著自己的太清,笑著說道:「我還沒有這般脆弱,再關下去我不得悶死。」

      太清思及他的倔脾氣,便也不再多說,只是嘆了口氣領他到邊上坐下。

 

      他的身上覆著一層冰霜,用以讓自己好受些,卻看得讓人很是心疼。陽光從窗邊映入,照在他身上閃爍著點點微光,散發出一種冰清玉潔、不染纖塵的模樣。微風徐徐吹過,將他沒有完全盤起的鬢髮吹動,如冰雕塑的白皙臉蛋綴著小巧的梨渦、濕潤的薄唇微啟,生生多了一分媚惑之態。

      叔華像是至今才看清楚此人的非凡樣貌一般,盯著他半晌沒回過神,甚至連燕琴好意地使眼色都沒察覺,只是在心中暗想,這人生得……很是俊美。無殤似乎察覺到那過於濃烈的目光,轉頭看向叔華偏頭喚道:「……真人?」

      叔華察覺到來自自家師尊殺人似的目光,急忙輕咳一聲垂下腦袋。太清這才滿意地轉回頭,問道:「阿樂,你方才說露澤界地入口在烏骨湖底部?芬蕪秘境前的烏骨湖?」

 

      他也將目光轉回與太清對視,說道:「嗯。來自皇天尊的消息。」

      太清蹙起了眉,問道:「他聽得見我們對談?」

      無殤聞言一愣,陷入了寂靜。

      他的腦海中開始進到了熟悉的對話情節,那是他醒來之後的這兩天時常有的。

 

      “廢話真多。”

      “您別這麼說,他也是擔心您的王孫啊。”

      “就你這點出息也配當我王孫。”

      “這點出息還不是被您挑中了呢。您看您眼光多好。”無殤臉上帶起一抹調笑。

      “哼。”

      “王叔祖父,您快說說怎麼進去啊,我好讓您的……嗯,讓駙馬好去給王孫找藥對吧。”他白皙的臉龐染起一抹紅暈,直至耳根。旁邊三人正在疑惑他是否在跟皇天尊對談,誰知道竟然看見他如此……如此羞澀的模樣。

      “……你五爺爺我可還沒承認。”

      “五爺爺。”他的眉眼輕顫,勾起了一點點笑。

      “五爺爺─。”他的笑意更甚,還拉起一絲調侃般的表情。

      “五爺爺~”他輕輕抿起唇,長指在桌上輕輕敲了起來,可他依舊沒有回應的意思。

      下一秒,他帶著嬌嗔語氣的一吼嚇得眾人差點跌下桌:「五爺爺殤兒要生氣了您不承認也得承認他就是駙馬怎麼著您快點說!」他一不小心說了一長串話不帶喘息,這才突然驚覺他竟然說出了口,紅潮爬滿整張臉,轉瞬背過身去不再面對三人,繼續說話去了。

      太清愣是呆了好半天,這才突然反應過來他方才說了甚麼。駙馬?他燦笑出聲,看著無殤紅得滴血的耳,忍不住俯過身輕攬過他的腰際,將下巴擱在他肩上,惹來一記羞赧的怒視,卻還是偏著頭笑得沒心沒肺。

      一旁莫名被閃瞎的燕琴和叔華:「……」他們真是一刻不想多待。

 

      “行行行,你五爺爺我說還不行嗎,乖殤兒別生氣啊。”

      “快點說!都您害的,丟死人了!”

      “咳咳,那烏骨湖啊,不是有那煩死人的脊骨魚嗎?”

      “是啊,開口在下方,那怎麼引開牠們?”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五爺爺跟你說啊,那脊骨魚最怕音殺術了,保準剋得死死的!”他少一句沒說,就像你剋你家駙馬是一個道理。

      “可殤兒不能出雲無門啊,玉瓊也不會。”

      “唉你怎麼這麼笨哪,我那漂亮的小王孫女不是也會嗎?讓她去啊!”

 

      無殤雙眼瞬間泛起光,接著問道“那之後呢?”

      “音殺術引開牠們,接著用南冥離火燒出一條路通往浮島底部,入口就在芬蕪秘境的正下方!”

      “南冥離火?重明鳥族的南冥離火?”這就不難解釋他為何會說燒出一條通路了,這南冥離火是重明鳥族引以為傲的殺招,與鳳凰一族的三昧真火齊名,前者能將水燃燒不被熄滅,後者則可焚盡世間萬物。

      “對對對,你那神將不是去找那重明鳥族後裔嗎?等他回來就可以出發啦!”

      “可那寒露草帶有劇毒不易採摘,冽螈也不好應付。”寒露草光是表面就帶有劇毒,更遑論還有伴生的冽螈。冽螈也是一種靈獸,長約兩尺,體態細長且表面附有黏液,最難纏的便是這黏液,因為他帶有腐蝕性,可卻是寒露草極佳的養料。冽螈沼澤之所以用其為名,便是因為沼澤中冽螈數量太過龐大,即便沒被寒露草毒死,也會被黏液搞得狼狽不堪。

      “那就得靠離玉瓊那小子啊,他不有九天玄火嗎?九天玄火能把那些冽螈燒死,但是那寒露草屬陰,九天玄火只要控制好力道,便不會將它點燃,少了冽螈在一旁干擾,那要取得便容易很多了。”

      “哦,殤兒明白了,謝謝五爺爺!”

      “別叫得那麼親熱,離玉瓊那小子要是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別想你五爺爺認他,哼。”

      “知道了,他一定會讓您滿意的,五爺爺好好歇息啊,殤兒找時間再跟您聊天。”

 

 

      等他說完,卻已是一個時辰過去了。

      太清一直仔細的打量他臉部細節,不難看出他和皇天尊的相處極好,但隨著時間過去,他身上卻也因此沁出不少冷汗,想來要和他對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可他想到如今能倚仗的也只有無殤口中的這個五爺爺,便也不加以打斷。更何況方才無殤說的話聽來,他似乎不認自己。那萬一打斷了他們對談,恐怕要得到認可更難了,反正他也不著急。

      殊不知他已經在私下被樂煌賜暗罵了一回,對於無殤因為他而突然改變了語氣很是不滿,畢竟前幾次他們的交談可沒有那麼其樂融融的模樣,他百般討好,自家寶貝王孫可半點好臉色都沒給他看。現如今為了一個臭小子就變了?他恨不得剝了他的皮當下酒菜,可想到王孫冷漠的模樣……還是算了。這王叔祖父當得當真沒尊嚴。

 

      無殤回過了神,瞬間皺起眉一陣乾嘔,嚇得太清在一旁給他調理順氣。

      太清見他好些了,才問道:「你們每次對話都會如此嗎?」他現下的臉色實在蒼白得厲害,連帶唇間也沒了氣色。

      他緩過了氣,依舊垂著首說道:「嗯,已經比前幾次好多了,前幾次會直接暈過去,現在只會覺得暈眩得很,但無大礙。」

 

      他大致解釋了一番,又小聊片刻,太清便攙扶著無殤回冰宮殿。

      冰宮殿其實也不大,進去僅有一處用以招待、議事的大廳,後方簾後則是無殤休息的寢殿。寢殿前先有小的桌案,再往後才會是床榻。

      兩人一路走到桌案邊,無殤便止住了腳,隨後意味深長地看向太清。

      太清不解,無殤便調笑說道:「五爺爺說你要是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他就不認你啊。」

      太清聞言一挑眉角,左手攬著他的腰,再他的驚呼下將他一抬置於桌案,隨後傾身向前,把他困於身下。他緩緩俯下身,看著無殤略顯侷促且泛紅的脖頸,唇角微微上揚了些許,沉著嗓說:「那五爺爺他老人家可知道,我現在想吻你。」

      溫熱的氣息撲上無殤的唇畔,下一秒便開始攻城掠池。無殤雙手抵在他胸前,若有似無的推卻便顯得欲拒還迎,將太清的眼眸染深。

      吸吮聲讓無殤耳根泛紅,少頃後連帶眼角也渡上情慾的色彩,體溫逐漸升高,不適感再次襲來,讓無殤蹙起了眉。太清依依不捨地移開,將他唇邊流出的津液舔舐,隨後笑了一聲說道:「駙馬也需要降溫啊。」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落花:是時候下副本了各位!

離玉瓊:我才剛跟阿樂團聚妳好意思!

落花:……這不是安排你們親熱了?

無殤:……妳好意思說?

離玉瓊:……再來點我保證不打妳。

落花:嚶嚶嚶Q口Q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2/20(六)

※公告公告※

再來將會連更至兩邊進度同步為止唷(*´∀`)~♥

祝賀大家新年快樂~

 

#預告:◎第九十五章.你難逃其咎

「更有可能,是兩人都遇害了。」

 

「我若連別人辱妳,都無法替妳討回公道,我又憑何臉面回來見妳。」

 

「她為何會至此,而原本性情又為何,殿下再清楚不過,也應當能明白。」

「離玉玨又為何至此,你更難逃其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