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零一章.沒有優勢就創造優勢


◎第一百零一章.沒有優勢就創造優勢

 

      他的話語讓所有人膽戰心驚,且不說他現下修為低於所有人,還是如此糟糕的身體狀況!他們萬萬不能讓他如此冒險啊!四人惴惴不安地雙膝跪低仰首看他,希望他打消主意,更疑惑方才他與寒涔到底都說了些甚麼,卻沒敢發問。

      無殤的笑容收起,冷冷看著眼前四人說道:「我這是命令不管用了?」

      楊織急忙說道:「殿下,您現在的身體如此,修為又……此事萬萬不可啊,更何況還是只用火靈根,恕屬下踰矩,斷不能從這道命令!」他的話語剛止,燕琴便接著說道:「如若殿下執意如此,那我們只能告知太清殿下。」

 

      無殤冷哼一聲,瞇起眼說:「你們現下還學會吃裡扒外了?誰給你們的膽子?離玉瓊?」

      兩人一陣慌忙,急著嗑下頭雙掌朝上,顫聲說:「屬下不敢。」

      無殤伸出右手,冰靈力瞬間覆蓋於兩人身上,更逼迫兩人抬起頭,看著無殤透著寒意的雙眸,說:「本宮平日裡太慣著你們了,還敢爬到頭上來威脅本宮?」寒涔感受到無殤散發出的威壓,不自覺地有些膽怯。這怎麼也不像一個築基後期的修士能夠散發出來的氣勢!

      他們的臉色逐漸變得青紫,這才意識到他們情急之下竟然踩到他的逆鱗,有些無措地等待即將到來的懲罰。殊不知無殤若無其事地撤回靈力,在他們無從顧及的時候,無殤正在盡力緩和難以忍受的動盪。

      他明白兩人的顧慮,也不是想刻意為難,但要想短時間內收服寒涔,不只要令他佩服,更要讓他驚懼。

 

      他刻意耗費心力將威壓繞開無禎,卻不難讓他察覺周遭異常氛圍,有些膽怯地拉了拉無殤的手,低語喚道:「哥哥,不生氣。」

      無殤抬手摸摸頭頂,說:「哥哥沒生氣,無事。」他稍微安撫了無禎,才轉頭看向如履薄冰的四人,說道:「一刻鐘,一刻鐘內能傷到我便算你們贏,反之被我傷者亦須退出。我允許你們在必要時出手制止,如此一來,你們可還滿意?」

      兩人明白他這是有意退讓,更讓燕琴瞬間明白他的意圖,他根本不需動用靈力來壓制自己和楊織,只需動用役心誓便可。他會如此做無非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兩人的話語確實惹怒了他,第二個無非是用兩人立威。燕琴隨即拉著楊織忙點頭,起身不再多話。

 

 

      無殤看著眼前三個孩子,微微笑了笑,示意他們開始。

      伏云搶先動了手,水靈力隨即匯聚到了無殤周身,伏陌也在此時擰起眉,雙手靈力湧動,附近的落葉紛飛,看著好似毫無章法,卻循著某種規律緩緩落下,在伏云的輔助下葉片變得沉重,顏色變得黯淡了起來。

      無殤歪頭瞇起眼,好似看明白他們的企圖。他的雙手舉起,火之靈力竄動了起來,一堆細小的火色星點在他四周跳躍,彷彿有了生命。

      兩人不明所以,卻還是冷著臉小心應對。那些落葉逐一捲起,形成一個一個的尖錐,從四面八方攻向無殤!

 

      無殤眼角帶笑,察覺到了葉片的異常之處,心中讚賞二人的配合。然下一秒,在他們以為會得手之時,無殤瞬間後仰,與地面僅餘一尺,腳一輕點,身體便順勢向後滑出。兩手往前後舉起,前方包夾的葉片竟然頓住不動,後方襲來如刺般的水線瞬間消失,無殤身形一轉,直起身穩住了身形站定,撇過頭一笑。

      下一刻他的身形如同鬼魅,轉瞬間便來到原要偷襲他的無禎身後,往其衣袍上拂去,便見衣袍逐漸縮短,頃刻間便成了短版衣,竟像是憑空消失一般。無禎一愣,隨即笑開說道:「哥哥好厲害,禎兒輸了。」說完便退出範圍之外小跑到站在不遠處的樂天偲身邊。

      樂天偲眼中的讚賞難掩,這便是下任樂王,下任的皇天尊。如此出神入化的運用,可不單單是仰仗天靈根能夠達到的境界。

 

      伏云和伏陌這才發現自己不該以修為低估他,強打起精神,對抗那本能的恐懼。時間已過了十分鐘,他們僅剩下五分鐘的機會可以利用。

      無殤不著急,待他們主動出招。

      伏陌面對火靈根便是短版,他們想出的方法既已破解,便只能另闢蹊徑才有可能強佔先機。如今要如何掌控住局勢,只能靠智取。

      伏陌看著伏云,朝他頷首。伏云立刻襲上前去,雙掌翻轉靈力湧出,原先環繞在四周的水珠逐漸凝聚成一股急流,纏著伏云流動。無殤隨著他的動作退避自如,完全不顯露半分虛弱感,卻叫蒼白且遍布冷汗的面頰給出賣,看得楊織與燕琴心焦不已。

 

      伏云主動進攻,伏陌也未閒著。她努力蓄積著靈力,希望能趁他無法顧及自己之時找出漏洞。

      猛攻的逼迫下,不難看出無殤已經逐漸無力,時間僅剩下兩分鐘。伏陌眼看時機絕佳,地上蓄勢待發的落葉也緩緩豎起朝向目標,可下一秒卻感受到臂上一陣灼痛感,聽到無殤退避的同時輕聲說:「伏陌,經驗不足。」

      她震驚地看著自己的手臂,這才發現衣袍竟然已成了如紗一般的輕薄,她竟然都沒覺察出異樣,直到無殤靈力散去才感受到涼風竄進!是甚麼時候?怎麼會?

 

      伏云暗自心驚,只剩下一分鐘,他慌亂地調轉步伐,停下了身,運起大量蓄積的水靈力,便有數以千計的水刀一片片切向站住了身卻冷汗涔涔的無殤!寒涔見狀一陣驚呼,下一刻卻見那些水刀在距離無殤不到一寸的位置紛紛停了下來,原以為是伏云收了手,才發現伏云瞪大著眼像是難以置信一般,頭頂的髮髻已經燃去,長髮瞬間散落,那是無殤傷到他的象徵。

      可讓伏云驚訝的是那些片向無殤的水刀,並不是自己刻意收住才停下的。寒涔仔細看去,這才發現那些水刀似乎在距離一寸的位置放慢了速度,雖然往前推動,可卻引起一陣陣的輕煙,一息間全部蒸發了,無殤竟毫髮未損!

      無殤笑了笑,說:「伏云不錯,就是焦躁了點。你們輸了。」他說完後蹙起眉,無力地往旁邊一偏,竟是脫力般要倒下!楊織與燕琴急忙上前攙扶療傷,幾人便帶著他進入殿中。

 

 

      無殤蹙著眉,借助燕琴渡來的靈力替自己裹上一層冰霜,臉色才漸漸有了好轉。那後遺症帶來的灼燒感受在方才炎熱的天氣下愈發明顯,他遵守自己設下的規則不用冰靈力護體,還用火靈力繞在周圍,加深了油煎火燎般的痛楚。他將冰霜附著全身上下,耳邊聽著偲親王的訓斥聲:「簡直胡鬧!」卻也不難聽出他對自己的滿意。

      半晌後他將冰霜緩緩退下些許,對著偲親王一笑,說:「是,讓您擔心是我不對。」

      偲親王無奈地嘆了口氣,不再多說。

 

      無殤偏過了頭看向皺眉的寒涔,問道:「可有看出我勝在哪?」

      寒涔也確實在思考這個問題,他自認自己看得專注,卻不懂到底哪個細節被他忽略,好像都是無殤無意間就取了勝。

      他明白寒涔並未看懂,就轉頭看向三人,問道:「禎兒,可明白為什麼水線對哥哥無用?」

      無禎想了想,說道:「是禎兒的凝聚力不夠嗎?」

      無殤笑說:「這是一部分原因,另外一部分歸咎於扎實。」無禎蹙起眉似有不解,無殤就抬起雙手,凝聚出兩顆巴掌大的水球,對燕琴說:「用風靈力擊向水球。」

 

      燕琴照做,便見左手的水球瞬間變成一攤水,分流向各處。右手的水球一樣被打散,可卻便成了一顆顆的小水珠。無殤晃著左手說道:「凝聚力不夠,即便凝聚成球狀,卻是虛有其表、一觸即散。」他又看向那些水珠說道:「倘若凝聚力夠,即便打散了也依舊能保持球狀。」

 

      接著他又凝出兩顆水球,舉起左手說:「如果不扎實,」他讓燕琴持續出力不要間斷,便看見那水球持續不過幾秒,便如噴泉般射出,噴灑一地。「即便凝聚力足夠,也撐不了多就就會散去。」

      他抬起右手,燕琴持續發力,那水球先是歪七扭八的隨風變形,慢慢地不受影響維持住球狀,下一秒水球朝著風向拉長,掌心一轉,便瞬間脫掌而出,自燕琴手邊切出一道血痕。無殤接著說:「扎實了,即便逆風而上,也能一招致勝。」

 

      他看著無禎好似明白的頷首,才看向伏云、伏陌說:「如何?知道問題出在哪嗎?」

      伏云的腦中若有似無的閃過一些訊息,為什麼他能在無形間將伏陌的長袖燒灼?為什麼那些飽含水分的尖錐狀葉片會停下?為什麼火能敵水?

      伏陌皺著眉想了半晌,說道:「關鍵在於凝於一點高溫?」

 

      無殤露出一抹讚賞的笑容,讓伏陌的臉頰瞬間染紅,似有些羞怯。他說:「沒錯,起初你們的構想很好,木屬性被火牽制,將葉片浸濕確實有一定的功效能夠避免攻擊被化去,但也伴隨著一個致命的缺點能讓我逃出重圍。」他的話語停頓,將目光看向兩人,伏陌便接著說道:「重。浸濕了增加重量,反倒欠缺了機動性。」

 

      無殤對她表示讚賞,說:「對,每種屬性都有各自的優勢,倘若為了制敵而將優勢抹去,那再怎麼努力也是徒勞。木屬性的優勢在於機動性佳,若換個方式,妳並非沒有機會勝過火靈根修士。」他笑著輕啜一口酒,轉移了話題說道:「但如果沒有優勢,創造優勢便是關鍵。」

      他將手微抬,憑空自左手生出一團火簇,火焰燒得旺,周遭溫度也隨之上升。他的右凝聚出水流,再將火簇拋了過去,便見火焰瞬間被澆熄。他又在左手凝聚起火靈力,可沒有形成火簇,而是一堆火色亮點,如同他在戰鬥過程中圍繞周邊的那些。星點順著他的手掌而去,少頃後,同樣靈力形成的水流竟然消卻了一大半,他說:「火靈力優勢在於迅速,水靈力優勢在於隨手可取。但火靈力欠缺一招致勝的可能,那是金靈力的優勢,可並非火靈力做不到,於是我要讓他多這一項優勢。」

      他的提示說得隱晦,卻讓寒涔瞬間明瞭,眼神放光說道:「我知道了!金靈力剛強,這也是他為何配合劍法能增強的緣故,倘若火靈力也能夠掌握“剛強”的要點,那便能成為致勝的關鍵。於是你將靈力匯聚集於一點,除了讓不平均的能量集結,還將“迅速”與“剛強”同時掌握,不僅製造出迷惑敵方的效果,更可以將溫度提升到了極致,只要不是過於強大的水流,就只能被其蒸發!」

 

      他的一段話也提醒了另外兩人,他們回想起對戰的過程,伏陌才恍然大悟地接續說道:「所以當時尖錐狀的葉片之所以會停頓,不是因為以靈力阻擋,而在於那些火光瞬間將裏頭的水分抽乾,牽制了控制方的操縱。最後我會敗下陣,則是因為我都在看殿下的破綻,卻沒想被那些無形的火光佔去先機。」

      伏云思緒飛快地轉動,隨後激動地說:「我的髮髻也是相同的道理,而我的攻擊雖然無所不在,但殿下的火靈力也是,可卻勝在無形,是以我的攻擊才會無效,只因為凝聚在殿下周圍有形的火光更加緻密,分散且不集中的攻擊反而失去了效用和優勢!而那附著於髮髻與衣袍上的火光之所以效用比較和緩,一方面在於出奇不意,另一方面則是殿下靈力因為修為而不繼,所以節省到了足夠應付就可以了!」

 

      無殤偏過頭笑意更甚,說道:「不錯,火靈根優勢為迅速,劣勢為不平均和缺乏一招致勝的凌厲,倘若劣勢化為優勢,一切問題都可迎刃而解。而你們的經驗缺乏和焦躁,反倒讓我有了可趁之機。」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經驗致勝!

 

玉瓊:我家阿樂A爆ε٩(๑> ₃ <)۶з

 

燕琴:……落花姐,人設歪了歪了。

落花:……瓊殤不可逆?

 

無殤:…...有人想過我的感受嗎?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3/14(日)

 

 

#預告:◎第一百零二章.為師替你解決

「你能成為你自己,無法替代的自己,而非別人眼中應該如何的自己。」

 

「還記得為師特意向你打探寒冰嗎?」

 

「別怕,為師替你解決。」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