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教育》 之LUCY的略淺見識

25 days ago 檢舉 read 2625 like 5 bookmark 4 comment 1


這些日子裡頭油然生了一個念頭,主要是自己所受的教育,在和同輩相處中,偶然在思考關於淺意識和教育成面之間的關聯,


論國文和中華文化方面,我認為我們是太早接觸那些古人的訓言及那些文言,從前那些艱澀難懂的詩詞不該是奠定我們中文素質的基礎,現今已是21世紀,確實沒人會在用文言文對白,當然我要說的不是那些國學或是詩詞或孔孟的不是,而是我在受了這些義務教育後的好多年,我才自主性的對這些中華文化的詩詞和古訓感到美,但對於多數的現代人而言,那些詞句自然就是在逃離教育後能不碰就不碰的噩夢,但那真的是噩夢嗎?顯然的不是,而是在我們的教育上出了那麼一點不懂得人性的錯誤,以至於在千千萬萬的莘莘學子中的記憶裡奠下了那些所謂中華文化的枯燥乏味,是因為我們的教育在我們年歲不大的日子,把那些詩詞和古訓的美印成了一張張的死板教材,壓住思想,在藉由學者注下的解釋抹滅了我們的思想,其實學者的解釋也沒錯,錯的是答案只有一種,於是我們學會的背誦,死記,這正是惡夢的開始。


我感嘆如今能好好欣賞那些文言古詞詩句的人已不多,而這些也絕不是乏味的,它們比現代詩更要意義攏深,少了冗言卻餘音繞樑三千,詞句可能看似矯情刻造,卻也藏不住直率的真情流露,我覺得可惜同輩之人覺得那些枯燥,這肯定是淺意識上認為這些曾經帶來的刻苦,倘若哪天可以發覺所有事物皆是中性的,也許能劃破舊教育所帶來的荼毒刻版思想,從新感受屬於中華文化的優美,並且淺淺柔柔淡淡的,在這個高樓林立的21世紀從來帶來屬於自己文化的視角。


 


若我認為如何改善這個缺失的話,我倒覺得在教育前期應該先讓我們保有童年的不艱澀,就是看看有趣且富有饒意的故事,在沒有讓淺意識刻版的認為什麼無聊什麼乏味,而是讓我們受到的教育更讓我們有想進一步探討的慾望,才是最好的教育吧,孩提時期,我們的求知來自於我們渴望與好奇,若我們不覺得有趣恐怕就會斷送未來去了解很多事物的可能性。


 


 


發現國外的教育的優點下的心理學,比如數學好了,我們華人文化的數理是教得太快了,很多人還在同輩之人稱讚自己的數理能力比外國人高的當下,明明我們的步調快,但人才的比例下卻不多了,我發現其實就只是我們的教育在我們的淺意識奠定下任何事只能是一個答案,沒有讓我們思索的可能性,沒有讓我們好奇或是創造的環境,在這種環境下久了,人都會對一切感到乏味,除非是本身自己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才能,但這也只是少數人,而我想我們的教育最大的弊病就是掩蓋每個人自主求知的好奇,也意味著,掩蓋了有機會發現自己才能的人才,所以說在心智尚未發展成熟時期,有好的教育和環境還有老師真的很重要,現代說的多元教育我不曉得成效如何,但任何好的環境對我而言不是指最優秀頂尖的師資最好的學校等等,而是最適合自己的,因為最適合自己的往往才是最好的,而當只要你少了比較心,就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


 


再補充,我覺得我們教育缺乏的是對學生的一種信心,所以我們的教育總是填滿更種學識,深怕少了一種知識就會減弱,不停地往學生塞,塞到沒有呼吸喘氣,我發現這其實是對學生的一種不信任,因為不相信他們自己可以有探索的能力,所以自認為對他們好地塞進各種東西,最後他們只成為不會統整資訊的資料庫,更深的影響是,離開學校後,才要從新學會探索的能力,進而探索自己,可是這個能力不本來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嗎,為什麼在義務教育的多年後,我們彷彿才像是剛出生的一樣去重拾那些原生而最有機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