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零九章.要你們陪葬


◎第一百零九章.要你們陪葬

 

      楊織冷著臉看向眼前的燕琴,沉聲說道:「無殤現在連化形為人都難?」

      燕琴微微頷首,說:「他的狀況不樂觀,也是強撐著議事,只求太清殿下能早些將寒露草帶回了。」

      「那也得再拖上一兩日時間,說的總比做的容易,就怕中間突遇波折,又耽誤了時日。」他的想法不無道理,魔族扣著兩位真人,又不留懷清,想必是要用以要脅雲無門,可遲遲不肯動作,又恰逢太清進入露澤界,很難讓人不將兩者做聯想,只是他們沒有料到多了神族人的干預罷了。

 

      燕琴明白他的顧慮,接著說道:「若是真與太清殿下有關,那麼想必魔族人也清楚他們的動向,就是不知道子龍和三殿下的身份有否暴露,他們又知不知道此行的目的。而他們及時收手的原因又是什麼,這也需要釐清。」

      「無殤的狀況也不容拖沓了,你說我們是不是直接告知太清殿下他的狀況......」楊織的臉色難掩擔憂,無殤的個性他們很明白,是不可能將自己的狀況悉數告知,令太清增添煩擾的。可他也同樣會不滿於兩人私自作主,更何況此事事關重大,依他的脾性想不動怒都難。但現實情況如此,多延遲一天,對他便是油煎火燎的折磨啊,他們又何嘗忍心?

 

      燕琴思考了半晌,才接著說:「眼下他的情況還能藉由丹藥稍作趨緩,且再等待兩日罷。若病情加劇,我們再行告知太清殿下,到時候無殤就是再生氣我們也得違背他的意願。」

      楊織垂首嘆了口氣以示回答,隨後似乎想到了甚麼,開口說道:「你覺得寒涔他─」他抬起的眼眸對上了燕琴似笑非笑的模樣一頓,原本打算問出口的話語也吞了回去,便見燕琴說道:「於無殤而言,是個轉機。」

      楊織聞言又是一愣,隨後勾起嘴角,淡淡說道:「我明白了。」

 

 

      寒涔有些無賴地坐在床沿看向好不容易睡下的自家師尊,心中數著自己被趕回去休息的次數是否多過十次,有些好笑地替他掖了掖被角,移身到了旁邊的桌案處坐了下來,將目光投向蹙起眉淺淺睡著的師尊。

 

      他不難看出這人到底有多倔,也不難看出身旁人對他的個性有多擔憂與無奈。

      寒涔自認臉皮夠厚,至少從前三姐總是拿他沒辦法,而這樣一個個性似乎對於師尊也是管用的,或許也跟自己向他拜了師有關,這些他還無從考證。

      燕琴的話讓他有些惶恐,師尊對他說過的舊事其實並不多,充其量只是粗略了解師尊與其他人的相識,再多的細節他不曉得,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為何會被認定成足以改變師尊的角色,但他願意努力去嘗試。

      他拋開了那些繁雜的思緒,甩了甩腦袋,認真地打起坐了。

 

 

      無殤似乎做了一場很長又鮮血淋漓的夢,真實地令他膽戰心驚。

      夢裡的地點是他所熟悉的鱗極界,無殤顯現著原形,雙腕被熟悉的鐵鍊銬住,固定在了他的行宮─浮芫宮的大廳之中。他依稀記得,那是在蓮鏡壇出現過的束縛之物。

      他有些茫然地動了動雙手和魚尾,顯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綁”在了行宮大廳之中,身邊站著的全是他所熟悉的人。他張開了嘴想發問,赫然發現自己嘴中含著塊布,布條硬生生將泛著霉味的碎布固定在他的嘴裡,纏繞過了他的後腦。

 

      他首先看見的是父王冷淡地質問道:「殤兒,你為何拋下整個古鮫族?」隨後是母后睜著通紅的雙眼說:「殤兒,你父王身亡之時,為什麼你卻不在?」兩人的話語如同利刃一般,捅進了他的內心,咬緊了的碎布被壓縮,從縫隙中溢出慌亂的哀鳴聲。

      無宸緩步走上前,手裡持著本命仙器噬魂槍,聲音冷淡無溫:「王兄,憑甚麼是你做太子?」他的語音方止,那柄長槍便沒入無殤的腹部之中,引來無殤不自主地顫慄。

 

      下一秒無苓跟著上前,淚水奪眶而出,水凝珠落地成聲,臉色哀戚悲愴,顫抖著開口問道:「哥哥,父王死了,你還要眼睜睜地看著母后跟隨而去嗎?你怎麼忍得下心?」

      他的瞳孔瘋狂地打顫,又看著楊織高舉著夢穿開口說道:「殿下,你對得起因你死去的煜燃嗎?對得起我嗎?」夢穿纏上無殤的身軀,葉片狠狠扎進了他的身軀,血液流淌而出,染紅了地面與他無措的雙眸。

      燕琴執起了掉落在地面上,斷成雙節的玄冰,唇角上揚了些許,問道:「殿下,周玟的死、周姨的報復,難道與你無關嗎?你為何要留下我?沒有你,她們通通不會死。」兩節玄冰插進了無殤的魚尾,狠狠地貫穿了,戟的尖端帶出了模糊的血肉,卻絲毫不能將他自撕心裂肺的感受中分神。

      六人的身形後退,象徵身份的六枚玉珮摔落在地,粉碎得徹底。

 

      無殤有些不堪重負地渾身顫抖,像是不願再面對接下來的詰問,可那些平淡的吶喊卻不放過他,又看著若儀舉起燁華劍走上前,對他說:「你說過會保護我的,你答應過的,可你做到了嗎?」泛著紅光的燁華劍刺進他的後腰,倘若無殤有精力細想,必然能推斷出那是所謂吳家遺產的位置,那枚印記的所在位置。

      伏辟緩緩走上前,輕輕摟過若儀,嘴角帶著笑意,說道:「多少人因你而死?我的父親也不例外,你憑甚麼?」水墨劍將無殤刺個對穿,那是他父親替他擋刀的位置。

      寒冰隨後舉著雙刀,鋒利的刀鋒迎面而來,殘忍地劃開了他的臉頰,深可見骨。只見她面無表情地說:「古鮫族,很了不起嗎?憑甚麼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苟延殘喘地偷生,你卻頂著萬人愛戴的身份?」

 

      陵璃:「我把若儀交給了你,你又是如何兌現你的承諾的?」

      沈子龍:「憑甚麼你能讓燕琴受死?他面臨危機的時候你在哪裡?」

      伏云:「憑甚麼讓我成為牽制哥哥的籌碼?」

      伏陌:「憑甚麼哥哥要臣服於你?」

      霑霑:「姊姊,我失蹤了,但你在哪?你不在乎霑霑嗎?」

      洛九熙:「憑甚麼讓燕琴替你受罪?你比誰都高尚嗎?」

      周芷若:「我爹爹呢?無殤哥哥,我爹爹呢?你為什麼救不了他?」

      玄梧荷:「憑甚麼天下蒼生的性命,要繫在你這麼一個軟弱又無用的人身上?憑甚麼讓叔父為你永不入輪迴?」

      羽衣珩:「憑甚麼讓所有人為你奔波,你卻在這當個窩囊廢?」

      離玉玨:「憑甚麼你也喜歡他,也願意為了他死?我這個弟弟就這麼一文不值嗎?」

      斛泱:「憑甚麼讓玉瓊喜歡上你?你算甚麼東西?憑何三番五次讓他陷入危難之中?」

      太清冷冷地看著他,眼眸之中失去該有的溫度,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地扎進無殤的內心:「憑甚麼讓我成為要脅你的祭品?」

 

      不,別說了,你們都別說了,算我求求你們了行嗎……?

 

      伏云:「憑甚麼?」

      羽衣珩:「你憑甚麼?」

      若儀:「到底憑甚麼?」

      太清:「你到底憑甚麼?」

 

 

      寒涔叫喚自家師尊許多次,他卻依舊不醒。嗚咽聲不斷傳了出來,無力的低鳴讓他蹙起了眉,這回他終於聽清楚師尊到底說了甚麼,他說:「不,你們別說了,是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殺了我─求你們殺了我─」

      寒涔慌亂地撕下自己的衣袍,一把塞進了無殤緊咬出血的嘴,兩隻手壓住了他試圖自殘的雙手,分身乏術地對著外頭大喊:「快來人啊!師尊出事了──!!」

 

      他的吼聲不只驚動了在冰宮外歇息的碧塵禹、守門的楊織,以及尚在看顧若儀的伏辟,乃至從睡夢中驚醒的所有人。

      眾人魚貫而入,寒涔急切地抬起頭,看見了楊織對自己問道:「無殤這是怎麼回事?!」

      寒涔慌亂地說道:「師尊睡下不久,就好似被魘住了一般,隨後就試圖自殘,還說、說……」

      伏辟擰起眉,問道:「說甚麼?」

      寒涔嚥下一口唾沫,低聲說道:「說他錯了,請求他們殺了自己……」

      伏辟和楊織互看一眼,碧塵禹便上前凝起冰晶,裹住了無殤除了頭部以外的整個身軀。他像是因為溫度的驟降而有了趨緩,可擰緊的眉卻依舊深鎖,楊織捻去燃靈符,上前喚了好半晌他也毫無反應。

      燕琴從伯言與季思那裡趕了過來,聽完後皺起眉問寒涔說道:「可還有聽到他在夢裡說了甚麼?」問話的期間不忘將湯藥緩緩送進他嘴裡,確保他吞下去後才抬起眸與寒涔對視。

 

      寒涔思考了片刻,才以疑惑的口吻說道:「都是些隻言片語我也沒有聽明白─」他想了想,才把他聽見的盡訴。

 

      遺棄古鮫族。

      我並非想當太子。

      煜燃的死是我的錯。

      周玟是間接因我而死。

      要不是我,小郢也不會因我而亡。

      是我違背了承諾沒護住妳。

      我並非要你臣服於我,你爹的死也全是我的過錯。

      我不該讓你成為我的信仰。

 

      他說完後抬起了深思的腦袋,看向燕琴與楊織,這才發現兩人臉色慘白,哆嗦著唇,身軀也微微顫抖起來。

      寒涔一驚,轉過頭看向其他人,卻也發現伏辟、若儀、伏云和伏陌的神色失常,平日裡該有的面貌盡數失真,好像各自披上了不屬於自己的面皮一般。他們一個個互視了起來,顯然都從這些對於寒涔來說“難以理解的隻言片語”中領會了甚麼。燕琴低落的情緒盡顯,眼神空洞地說道:「小楊,通知太清殿下盡速趕回罷。」

      楊織頷首,拾起了海礫珠,沉重地節錄了話語:「太清殿下,無殤狀況不佳,請您務必盡快趕回。」靈魚飛速地往露澤界的方向而去,隨即房中又一次陷入了寂靜。

 

      樂天偲皺起眉,沉聲說:「你們知道殤兒被甚麼魘住了?與你們通通都有關?」

      燕琴與楊織飛散的思緒回歸,隨即惶恐地跪在了偲親王面前,垂首不語。

      偲親王瞇起了雙眼,又說:「你們最好能祈禱太清殿下盡早歸還,倘若殤兒有個三長兩短,本王要你們陪葬。」他放下狠話,隨即轉身出了殿外,留下了被自己父親嚇住了的無禎,害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燕琴用力眨了眨眼,這才直起身將無禎抱到了無殤身邊,安撫性地拍拍他的背脊說道:「小殿下別怕。」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惡化啦。

 

無殤難以釋懷的事情浮上水面了,

寒涔不曉得其中嚴重性,

所以一併脫口而出,

誰知就揭開了這些平和假象下的蒼白往事。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4/27(二)

4/27滿一年了!!
將在當天多發一篇唷~

#預告:◎第一百一十章.只是樂無殤

「他淺意識中依舊認為煜燃的死全是他的過錯,我以為他想通了、想明白了,我也並不怪他。」

 

「你以為你裝作不在意,他能更好受。但你有想過他興許更希望你當面質問他、對他發火嗎?你也未免太過可笑。」

 

「他首先是個人,之後才是你們所謂高高在上的太子,乃至主上。你們又可曾想過在他心裡,他,就只是樂無殤?也只想當樂無殤?」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5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