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章.只是樂無殤


◎第一百一十章.只是樂無殤

 

      燕琴確保了無殤恢復穩定狀況,這才留下了碧塵禹和無禎待在床側,其餘的寒涔、燕琴、楊織、若儀、伏辟、伏云、伏陌、羽衣珩連袂走到了大廳紛紛坐了下來。

      玄梧荷一如既往的沒有出現,也不知道是天性使然,還是胸有成足認定無殤再糟也死不了,更別提隨伺在側的路卿華亦然。

 

      在場所有人,除了茫然的寒涔和隱約帶有怒氣的羽衣珩外,其他人俱是若有所思的猙獰臉色。

      寒涔悄悄吞了口唾沫,總覺得接下來會聽到的事情會顛覆自己的世界觀。在場就屬自己和羽衣珩年紀最小,但顯然後者的怒氣無形間竟然壓過了其餘所有“知情者”,恍惚間有種戰火一點即燃的態勢。

 

      這份寂靜卻暗潮洶湧的狀態持續了快兩刻鐘,才終於有人打破了靜謐。

      燕琴緩緩呼出一口氣,略顯平淡地說:「果然是裝的。」

      楊織看了他一眼,又聽他接續說道:「怪不得愈發嚴重,心結所致。」他說完話,抬起手用力揉起了生疼額角。

      楊織轉過頭,垂眸接著說道:「他淺意識中依舊認為煜燃的死全是他的過錯,我以為他想通了、想明白了,我也並不怪他。」

      燕琴偏過頭看他,對他說:「但他認為那件事因他而起,若非為了救他,煜燃不會死得那樣慘,你也不會……」他的話語微微停頓,又說:「他始終在怪自己,想必認為要不是因為這樣,你不會因此而不再心繫任何人,興許那模樣全是做給你看的,甚至是在做給所有人看的。」

      楊織何嘗不明白,但明白又能如何?那場戰役之下,若非身為禁衛軍一員的煜燃即時相護,恐怕慘死的就是無殤。煜燃是當時唯一一名女性禁衛軍,雖然她的名字很男性化。

      她算是因自己引薦而進入的禁衛軍大營,在那之後他們之間曾有情愫也確實不假,但礙於兩人各自身份,不可能有再進一步的可能。她死了,自己確實難受,更何況還是在自己面前被炸個粉碎?在那之後他也確實陷入一種難以自控的瘋癲,持續了近兩個月才漸漸恢復到了“表面正常”。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確實有段時間對此感到不滿甚至怨恨,但在那之後他也清楚自己全然只是無謂的遷怒。無殤難道願意如此嗎?他很不願意的。煜燃難道真的身不由己嗎?不,依照她的個性,即便眼前人不是無殤,她也會捨身為人的,這點他再清楚不過。到頭來他怨恨的,其實也只是自己無力挽救當時的無殤,假如他能力足夠,無殤不會涉險,更不會讓四名禁衛軍為了確保無殤無恙而奉獻上了生命。

      他不是不知道煜燃的願望,而能替她完成願望的,便是她一直以來守護的無殤,眾人景仰的太子殿下。她的願望很簡單,她希望下一任樂王由他繼任,只因為她見識過他精心改革之下,那個自己所在乎的錫崛城。他成功用新推動的政策讓流民的數量減少,讓所有族人得以安居樂業,不再有如自己一般苟且偷生的難民。她的願望只是希望這個受她尊崇的太子,能夠將除了錫崛城以外,鱗極界其他八座城池,也能享有如此太平。

 

      煜燃的心中所想楊織全都明白,他經過了長時間的沉澱後,甚至也清醒了過來,無殤難道有錯嗎?倘若他死了,誰來繼承樂王之位?誰有能耐達成她的願望?他自然不看好二殿下,理由與樂王一般無二,這人心計過於深沉,甚至也缺乏思慮全局的胸襟,而這恰恰是作為樂王必須要有的。至於三殿下無苓,他私心地不希望她的天真與單純因此被埋沒,更何況她心思過於軟弱,不可能勘此大任,更別說無殤把她視作掌上珠,想必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有讓她失去笑容的一天。

      那誰能替她完成願望?誰能完成這所有人的願望?沒人了。

      大局啊,最後他能怨恨的,似乎只有大局。

 

      在那之後楊織更加害怕表露自己的心跡了。不提別的,就光提他某日意外“大逆不道”地聽見了無殤與無苓的私房話,他沒有一刻不後悔的。因為無殤似乎聽見了自己在自暴自棄之下所說的話語。

      他記得很清楚,當時自己的咒罵聲裡最重的話語,是他用力摔碎了盆景,撕心裂肺地大喊著:「妳死了我怎麼辦?!為什麼妳是該死的禁衛軍成員?我又為什麼要領妳進去?!我是吃飽了撐著讓妳去當人肉擋箭牌的嗎?!」

 

      那時候的無殤很頹唐的垂著首,對面坐著的是擔憂的無苓。

      無苓對他說:「哥哥,楊織哥他也是在氣頭上,你不要過度介懷與自責,煜燃她……楊織哥也是受到了打擊才會如此,氣話而已做不得真的。」

      無殤勉強牽起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樣醜陋至極,淡淡說道:「可那必然是發自肺腑的話,她也確實因我而死,沒甚麼可辯白的。」

      無苓一時間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又聽見他說:「都是我的問題罷,我就不該活著,我就不該生在王室。小楊他……他是多麼喜愛煜燃。而我充其量就只是一塊早該粉碎的腐肉。」他拋下那句話,留下了一旁叫喚的無苓,轉身回到寢殿之中。

 

 

      燕琴被這段話給怔住了好半晌,就連其他幾人也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這句話,怎麼樣也不該從無殤嘴裡出現啊?!

      燕琴回過神,隨後隱隱帶有怒意地低聲怒斥道:「這些你當時怎麼不同我說?!無殤說此重話,心理活動該有多少你難道不清楚嗎?!不知道嚴重性嗎?」

      一旁的羽衣珩緩緩地開口,一段話瞬間點醒了楊織,他說:「我是不清楚你與那煜燃感情有多深厚,但依我這麼些時間對無殤的了解,在那之後他肯定恢復如常,不再提起隻言片語,而你的“表面正常”更加讓他無從開口,不願再揭傷疤,你也以為此事就這麼過了,對嗎?」

      楊織看著羽衣珩,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喃喃道:「我、我以為─」

      羽衣珩冷哼一聲,說:「你以為你裝作不在意,他能更好受。但你有想過他興許更希望你當面質問他、對他發火嗎?你也未免太過可笑。」

      楊織臉色蒼白,再找不回聲音,只是捏緊了拳,心火無處可發。

 

      羽衣珩冷瞥一眼所有人,又接著說:「我是不知道在座諸位都與那些話語有多少瓜葛與故事,我作為局外人本也不該多話,但無殤的模樣你們也清楚看到了,我今天就多嘴幾句。他是甚麼個性,我相信你們比我都要清楚,可你們遇到的事情有多少是真正與他剖心挖肺、開誠佈公地好好聊過的?他身上肩負多重的擔子,在場所有人不可能能夠感同身受,但可以設身處地仔細想想嗎?他扛下所有族人的願望,要給古鮫族一個完美的家園;他扛下父母對他深重的期盼;他扛下照顧好自己弟妹的無形負擔;他扛下的更多我不知道,而你們卻明白的承諾;他更要扛下再來的主上之位!他明顯就是一個受了傷,只會躲到暗處舔舐傷口的人,表面卻還要強裝堅強,裝作戰無不勝的模樣,好不辜負所有人對他的“期盼”。」他的話語一頓,隨後站起身來,逕直走向門口,在離開之前,頭也不回地說道:「所有事情埋在心裡累積成疾,你們這些所謂的朋友,還真是高看他。」他的手扶上門扉,隱約逸散的神力將他的怒意盡顯,沉聲說道:「他首先是個人,之後才是你們所謂高高在上的太子,乃至主上。你們又可曾想過在他心裡,他,就只是樂無殤?也只想當樂無殤?」語畢,便甩了門離開,留下了一眾面色泛白的人們。

 

──

 

      太清收到海礫珠的傳訊,恰巧是他們在露澤界剛取得寒露草的時候,也是伯言與季思被救回雲無門的隔日,槐月二十七日,寅時五刻。

      他收到訊息,瞬間皺起了眉,眾人看著他,只見他臉色凝重地說道:「阿樂狀況變糟了,我們必須盡快趕回去。」

 

      冽螈沼澤距離露澤界出口有一定距離,等到他們終於趕回了雲無門之時,已經是槐月二十八日卯時三刻。

      他們的歸來無疑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但是太清明顯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來,而這些不對勁,顯然不只是因為無殤的狀況。

      他顧不上那麼多,忙著前往無殤的寢房中,大步流星地走到榻邊,有些困惑且微慍地看向寒涔好似剛醒來的迷茫神態,以及緊握著昏迷中的無殤的手。他先是看了一眼面無血色,大半身軀皆被冰封的無殤,隨後轉過頭瞇著眼看向“調戲”他家阿樂的找死小毛頭,在自己失控殺了他之前,被一旁意會過來的燕琴一句話給澆熄了怒火,他說:「殿下冷靜,無殤應當有告訴你他收了寒涔做徒弟,這些天也多虧他才減緩了無殤的發作,否則就不單是昏迷而已了。」

 

      此時的寒涔終於回過了神,似乎發現了燕琴“救了自己一命”的事實,有些受驚地鬆開手,巍巍顫顫著站起身,退了兩步低下了頭。

      太清先是坐到榻邊,一隻手握住他的手,另一隻手輕輕撫上了無殤面頰,臉上的心疼與擔憂毫不掩飾,隨後頭也不回地問:「我們離開後到底發生了甚麼?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

      他站起了身,示意所有人到廳上議事不要打擾到他休息,並留下了實際上好像有沒有參與議事都無所謂的碧塵禹,轉身帶頭入座。

 

      所有人惴惴不安地將靜壇宗以及他夢裡所說的話語盡訴,接著迎來了令人窒息的沉寂,等待著風雨欲來的怒氣。

      可眾人卻意外地只聽見一聲嘆息,隨後他看向接到季思通報,在他們說完無殤後來夢魘的內容後才入內,已經入座的仲懷以及孟天,對著他們用近乎平靜的語調問道:「瀛兒和義兒現下如何了?」

      仲懷急忙回復道:「回師尊,師兄和師弟無大礙,多虧了燕琴以及碧塵禹才將內傷平復,應該不用多久時日就會醒來。」

      太清微微頷首,說:「叔華,待他們清醒後立即通報我,你們且都先回去罷。」三人領了命,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之上。

 

      他們一走,眾人抬眸便看見太清蹙起眉,有種暗火無處發的模樣。寒涔並不太了解這個人,但卻沒來由地感到害怕,有些畏縮地微微繃緊了背脊。

      太清似乎又是嘆了口氣,隨後說道:「他的個性本就如此。」所有人從這句話中領會了甚麼,隨後震驚地看向他。他們原以為太清會發火,可卻沒料到他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言下之意就是在告訴所有人,他本性如此,會變成這樣無可厚非,你們也不需要如此膽戰心驚。

      無苓卻突然笑出了聲,引來了所有人的注視,只見她看向楊織,對著他說道:「楊織哥,你可還記得你第二次偷聽到我們說話時的場景?」

      楊織先是一愣,隨後皺起眉說:「他說,看到小楊如今恢復如常,我就覺得好受了許多?」

      無苓聞言又是一笑,說道:「你可知那是他讓我配合演的戲?」她的話語不出意外讓楊織呆了好半晌,便接續說道:「那天你聽到了他的話,卻不知道沛沛看見了你,於是無殤知道之後,便讓我配合演這齣戲,他怕你在意。」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唉,

太清終於回來了。

 

下一章會揭露一些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各位且看吧。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5/02(日)

一週年愉快! 耶!!

#預告:◎第一百一十一章.沒有不同

「已經死了的人,去了哪裡,便沒有人會追究。新的人選補上,神不知鬼不覺……」

 

「你知道,為什麼哥哥他從來不對你們提起二哥哥的事情,卻只提起我嗎?」

 

「我不是你的太子殿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