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二章.隱瞞?


◎第一百一十二章.隱瞞?

 

      無苓說完了想說的,才轉頭看向太清說道:「太清哥哥,當年的事情,應是另有玄機。」

      太清蹙著眉問道:「按照妳的說法,禁衛軍不見蹤跡,碧塵禹消失無蹤,楊織被調離,燕琴也意外被拖沓?所以當年阿樂才會隻身前來?」

      無苓臉色凝重地點頭,繼續說道:「禁衛軍不知道為什麼通通杳無蹤跡,楊織哥那時是被父王派去秘境中採集海礫珠所以不在哥哥身邊,燕琴哥在哥哥離開之時,也因故暈厥在接近鱗極界邊境,若非感受到哥哥重傷,他是斷不會醒來,至於碧塵禹,我們原以為他是追著哥哥的蹤跡而去,卻不知他去往了何方,再見之時便是他剛上雲無門的時候了。」

      太清神色一凜,轉向燕琴問道:「你當初暈厥的原因為何?」

      燕琴一愣,隨即神色複雜地低頭,說道:「此事也許與古鮫族內部的叛徒有關,那迷藥出自王族密藥。」

 

      太清似是想到了甚麼,抬眸看向所有人說道:「阿樂可曾告訴過你們……要確保此次神魔大戰一事順利推動,他本人需喚醒五天靈根?」

      所有人面面相覷,無苓更是翻白了臉色,震驚地聽太清說道:「喚醒五天靈根需要各種契機,他本身就有水天靈根,另外的四個所要的契機裡面,第一個是蓮鏡壇;第二個是燕琴死亡;第三個是與斛泱生死一搏;而這最後一個契機便是那次事件,倘若樂王提前得知此事,那麼楊織可能確實為刻意調離,那密藥恐怕也是樂王特意為之,更別提消失的禁衛軍,也許也是計策之一,只為了達到目的─能讓阿樂“重傷”。」

      他的語調些微顫抖,停頓片刻才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碧塵禹的離開想必也是另有玄機,只為了促成此事。」

      無苓有些難受地擰起眉,這些事情她也不曾知曉過,更遑論燕琴與楊織也是被蒙在鼓裡的!

      大家開始回想起無殤所經歷的一切,想起他又該是何種心境之下去接受這些事?他也是個人啊,為什麼他得背負這麼多?如今得知了真相,他們似乎不難明白為何無殤的舊疾會如此讓人反應不及了。

 

      殊不知太清還隱瞞了另一件事,便是他得接受樂王的身故,而妖后即將也要步上後塵一事。那些全都是未來神魔大戰成功的籌碼,而他注定只能冷眼旁觀。

 

 

      太清擰緊了眉宇,說道:「碧塵禹的事情也只能讓阿樂親自問了,麒麟族認主,也似乎不太好與其他人溝通。」他說這話大家都能明白,表面上看起來他能說話也有能耐,但實際上卻是對無殤說一不二,他不說不指示,他就不思也不動。說句難聽的,麒麟一族與世人所說並無二致,他們就是無腦。無法獨立思考,更沒有主見,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燕琴頷首,接著說道:「眼下重要的,還是盡快先將粹骨丹凝煉出來。」

      太清用力點點頭,擔憂地說:「這事情,叔華也會全程參與,有任何需求或者缺甚麼,只管提。」他很想說這事情就拜託你了,但他心裡清楚,如此一說便是過度見外了,更何況不需要他拜託,燕琴也一定會全力以赴。

      燕琴看得出來他在想甚麼,只是勾了勾嘴角,笑道:「我會盡全力的。」

 

      叔華領著燕琴和碧塵禹前去煉丹房,幾人也紛紛走出了宮殿。

      太清邁開了步伐走到床榻邊,坐在了床沿,抬手輕撫過無殤慘白無色的臉頰邊。他仔細地看著了無生氣的俊顏,因痛苦而緊鎖的眉宇,還有那斷了一截的耳翼。

      寒涔靜靜站在三步遠的距離,清楚看見了太清眼神所透露出的暖意,以及那舉止間流淌的珍惜。他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殿下您……與師尊感情一直很好的嗎?」他看著太清轉眸看了自己一眼,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問得太多了,不安地抿起唇垂首。

      太清看著他的模樣一笑,又轉頭看著無殤輕聲說道:「不。我以前……很排斥他的。」

      「啊?」他愕然抬起頭,卻發現太清勾著一抹慘淡的笑容,說:「拉張椅子坐罷。」

 

      寒涔有些瑟縮地拉了椅子坐在邊上,也不知道太清是否察覺到他的不安,就只是直直盯著無殤的睡顏,有意無意地摩娑著他冰冷的手掌,開口說:「阿樂可曾跟你說過,我中了噬緣咒?」

      「有的,可是師尊沒有說這咒術是怎麼解開的。」他的聲音柔和,似乎受了太清的影響,不願打擾到昏迷的榻上人。

      太清似乎早有預料,接著說道:「那是上百年前的恩怨了。噬緣咒咒法霸道,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又可能是誰?斷情絕愛甚麼的,也許於當時的我而言不算甚麼,誰知我會遇上他。」

      寒涔聞言一愣,師尊並沒有提及過噬緣咒的具體效用啊。他的疑惑被太清看在眼裡,解釋道:「噬緣咒會讓人失去一切記憶、毀去神格,更甚至不會有感情。」他自嘲地笑了笑,看著無殤說:「我甚至不明白他是如何堅持這份心意的,畢竟那時的我……呵。」

 

      寒涔蹙起眉看著他,這麼說來,他便能明白這“排斥”是為合意了。那麼師尊是怎麼留有這份心念的?在明知道對方可能討厭自己的情況下?

      他想了想,開口問道:「您與師尊,有過很多交集的嗎?」

      太清卻只是擺著頭,笑著對寒涔說:「我與他,只見過六次。或者說─於他而言僅有五次吧。」

      寒涔有些疑惑,見過六次?但於師尊而言卻是五次?

 

      「……為何是六次?」

      兩人一僵,回過頭便見到無殤緩緩睜開了眼,嘴角微微上抬,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看著太清。

      他的嗓音暗啞,緩緩說:「兩次蓮鏡壇、枯木林、仙萊秘境、還有東越城的崖上……第六次在哪?」他一邊說著,更好似在一邊回憶,那眼尾的笑意勾勒出醉人的弧度,卻在最後的問句上微微下彎,顯然頗為疑惑。

 

      太清笑了一聲,說:「還記得歐陽玄詩嗎?」

      無殤一愣,好半晌才說:「所以那時候不是我的錯覺……是、是你?怎麼會是你?那小楊他怎麼會─」

      太清又笑了笑,握著他的手緊了緊才說:「那時我便已經猜到了你是古鮫族人,我會去也是想確保你無事。」

      無殤眨了眨眼,說:「可、可我那時叫越篌,你─」他的語氣一頓,又說:「不對,你、你是觀賽者?」

      太清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頂,柔聲說:「我從頭至尾,可都是押你贏啊。」

      無殤皺起眉把他的手推開,抱怨似地說:「涔兒還在呢,別鬧。」

 

      一旁的寒涔聽見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泛紅了臉,低頭不語。只聽見太清先是低聲笑著,自己的師尊又開口說道:「那時的你─」

      他像是想問甚麼,卻又中途咽了回去,太清似乎知道他的疑問,開口說:「早在認識你之前,我就已與緋棠城城主相熟,棠冠古籍無數,我也是在他那才查到了古鮫族的資訊,為了得到更多訊息,所以我去了擂台賽,只為了去競標《神魔誌》上卷。」

      無殤愣了半晌,喃喃說著:「《神魔誌》上卷……」

 

      他好像想起了些甚麼,那日的情節一一浮現在腦海之中。

      “恭喜刻桷五房以34上品靈石得標萬玄語靈碧一對!”

      “恭喜刻桷五房以50上品靈石得標《神魔誌》上卷!”

      無殤倏地眼睛一亮,恍然道:「刻桷五房?是你?」怪不得他清醒之後,總覺得那時玉瓊給他的萬玄語靈碧好似那裡聽過!原來那時就已經被他給標走了?可是那時的他分明沒有與人有情感聯繫,那為何─

      太清先是一笑,然後沒頭沒尾地說:「命吧。」寒涔想是沒明白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先是看了看太清,又看了看自家師尊愣了好半晌才驀地發紅的臉龐,硬生生將疑問給吞了回去。

 

      無殤有些難掩赧色地咳了幾聲,心中只覺得他在瞎扯,說:「伯言和季思可醒了?」

      太清深深看了他一眼,先是搖頭,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說道:「你讓我說你甚麼好?」他不等無殤回話,又說:「別想了,休息吧。我去看看,有事情讓寒涔通知我。」他輕輕撫過蒼白的臉頰,對無殤投以一抹笑。

      隨後太清轉過了頭,看著寒涔說:「燃靈符也給你了,有狀況記得馬上跟我說,照顧好你師尊。」

      寒涔忙跟著太清站起身,用力點點頭:「好的。」

 

      寒涔目送了太清離開,一轉頭便看見了無殤換了副表情,眼神無不顯露出擔憂與嚴肅的模樣,轉眸看了自己一眼,說:「涔兒,你們瞞了我甚麼?」

      寒涔一怔,慌亂的眼神一閃而逝,卻不知無殤看得徹底,還開口說:「師尊您說甚麼呢?」

      無殤直直看著寒涔不說話,明顯看到了他在極力掩飾自己的不安,隨後移開了目光。寒涔才剛暗暗鬆了口氣,卻聽見無殤深呼吸了一口,閉著眼沉聲說道:「若他讓你瞞我,我也不強求你說甚麼。我了解他,他瞞不了的。」無殤也不再多話,緊閉的雙眸就好似方才那句話只是幻聽,卻讓寒涔心裏感到一陣冰心刺骨。

 

      他掙扎了很久,久到他認為前方平緩呼吸著的師尊又昏睡了過去,才小聲地說:「您夢魘說了些話……師尊,涔兒不是有意瞞您的,但大家都怕。」興許是心理熬不過隱瞞的罪名,這聲低語想來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全當贖罪。

 

      卻不知道─

      夢魘,大家都怕。怕甚麼?怕我就這麼扛不住?呵。

      無殤自嘲地在內心裡笑了笑,笑地內心淌起了鮮血。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兩個字。

命吧。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5/16(日)

 

#預告:◎第一百一十三章.兒臣想您了

「派人去聯繫鄴琛魔主,就說“棋子”已入雲無門。」

 

「但我不能放任不管,他們已經打算出手了,我不能看著他們對他不利。」

 

「我本就不該瞞他,如今幫妳,就當是回頭了吧,他要是知道了會開心的。更何況若不是你,我沒有這個機會。」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