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三章.兒臣想您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兒臣想您了

 

      鱗極界。

 

      無宸坐在王座之上,臉上的陰鬱表情讓下方人戰戰兢兢不敢多語,只聽他字字鏗鏘冷聲說道:「還未曾找到?」

      台下的易宗霖聞言,額角冒出了冷汗,依舊保持跪地的姿勢說道:「是的樂王陛下,尚未查詢到樂無殤、樂無苓和樂甯秋等人的蹤跡。」

      無宸冷笑了一聲,隨後將桌岸上的卷宗一掃在地,大聲吼道:「廢物!全是群廢物!」

 

      易宗霖已被教訓得滿身是傷,還不忘說道:「陛下息怒─但、但臣已經找到了樂天偲的蹤跡了!不會錯的!」

      樂無宸彷彿被他的話語勾起了興趣,疑惑地說:「哦?說來本王聽聽。」

      易宗霖吞了口唾沫,說:「回陛下,據可靠消息指出,他曾與幾人一同去往雲無門,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

      樂無宸瞇起眼思考半晌,才稍微提升點音量說:「華徒。」

      殿外閃身進來一人,恭敬地行了叩禮,說:「臣華徒,叩見陛下。」

      樂無宸讓他起了身,吩咐道:「派人去聯繫鄴琛魔主,就說“棋子”已入雲無門。」

      第四支禁衛軍的將軍華徒收了命令,應聲退出了殿外。

      樂無宸看著他離開,才說:「易宗霖,你可別給我耍花樣,滾出去。」

      易宗霖惴惴不安地回覆:「臣不敢。」隨後才離開了大殿。

 

      樂無宸眼神暗了暗,像是深夜裡等待突擊的獵豹,不帶有半點聲響,悄無聲息地接近獵物,等待時機將其置之死地。

 

──

 

      鄴琛皺眉看著陸一,回覆道:「你是說樂無宸說棋子入了雲無門?」

      陸一點點頭,問:「是,魔主。要執行計畫嗎?」

      鄴琛勾起嘴角,淡淡地說:「讓余柳潛伏好,等待命令。」

      陸一笑了笑,說:「是。」

 

      不久後,陸一找到了余柳,對著他說道:「魔主交代,探聽後回報訊息,等待命令。」

      余柳轉了轉手腕,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回覆:「我明白了,右護法。」

 

──

 

      二十九日丑時,在雲無門的外門弟子之中,一名弟子在睡夢中渾身一震,下一秒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再次閉上了雙眼。

 

      卯時一到,陳夷焉爬起床,一番洗漱後走向“怡劍堂”,準備開始一天的晨練。他的努力被師兄們看在眼裡,算是頗受期待的一員。他趁著休息空檔走到了一旁的芷若身邊,開口說道:「芷若,你還有聽燕琴跟你說過無殤的狀況嗎?」

      芷若笑了笑,說:「這幾天沒有新的消息了,只有二十三日那天聽說無殤哥哥醒了。」

      陳夷焉眼神閃了閃,淡淡說道:「是嗎。」

      芷若又問:「他會沒事的!放心罷。」

      陳夷焉微微頷首,看著芷若說道:「嗯。若有消息還請妳跟我說,我有點擔心他。」

      芷若還未回答,便聽見後方傳來了聲音,說:「芷若,你們在聊甚麼呢?」

      她先是一愣,轉過頭說:「安安?沒甚麼,在聊無殤哥哥。」

      明安安“哦─”了一聲,在她身旁坐下說道:「確實也很久沒看到無殤了呢,燕琴都沒跟你說他的狀況嗎?」

      芷若搖搖頭,說道:「沒呢。」

 

 

      到了亥時三刻,芷若站在藏商閣外,有規律有節奏地敲了四下門扉,隨後閃身進入其中。芷若一進去,便看見了從裡間匆匆出來的人,喚道:「清辭師兄!我有要事想找師祖,你能幫我聯繫他嗎?」

      柳清辭是仲懷門下弟子,自從酆子淵因為失職被懲處後,自己就暫代他的職務來掌管外門弟子的大小事宜。他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嚴肅地點點頭,發了訊息給掌門,接著說道:「師妹,先坐。」

      芷若道了謝,在一旁坐了下來,不過兩刻鐘時間,便等到了仲懷以及太清兩人。太清會這麼迅速趕來的原因無他,就是因為此前他曾交代過芷若,如若有“要緊事”,可以到藏商閣請柳清辭協助聯絡,他自己會盡快趕到。至於何為要緊事,芷若是個聰明的姑娘,不必言明她也能知曉,如今會在夜裡傳訊,恐怕此事事關無殤。

 

      芷若和柳清辭朝仲懷和太清二人行了禮,前者便看了一眼柳清辭,太清見狀說道:「芷若,清辭信得過,但說無妨。」

      芷若點點頭,這才開口說:「師祖,您對陳夷焉有印象嗎?」

      太清一愣,隨即蹙起眉問道:「陳夷焉?跟你和無殤同批進來的弟子?」

      「對,弟子覺得他有些異常,今日不只向我打聽了無殤哥哥的狀況,還讓我有了消息要告訴他。弟子只說了我最後收到的消息是無殤哥哥二十三日清醒過來,之後就沒再有新的消息。」

      一旁的仲懷忙問道:「此前他不曾打聽過無殤的狀況?」

      芷若點點頭,說:「他是和無殤哥哥有過一些交集,但這麼久以來沒有主動打探過,神色看起來也和平日不太一樣,所以芷若才想著告知師祖您。」

 

      太清沉思了半晌,說:「還有其他人有異常的嗎?」

      芷若想了想,說:「安安和司空帆一如既往都在打探,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人是特意提及過無殤。」

      太清頷首,說道:「我明白了,妳再多留意一下是否有其他異常。無殤他這兩天狀況不佳,寒露草也才剛帶回來,如今只能寄望於粹骨丹。」芷若擔憂地蹙起眉,點了點頭。太清隨後交代了幾句,芷若就偷偷溜回了寢間中,這晚就好似甚麼也沒發生一樣,各自懷揣著心思沉沉睡去。

 

      太清離開後回到了冰宮中,看了眼打算起來行禮的寒涔,笑著擺擺手,低聲說道:「去休息罷。」

      寒涔有些害臊地笑了笑,點頭起身,在經過太清身邊時小聲地說:「師尊起疑了。」退出了房門。

 

      太清緩緩嘆口氣。這是他早能料到的,只是沒想到那麼快能讓他察覺出端倪,他勾起了嘴角,有些無奈地半倚在榻上,決定閉眼小寐。

 

──

 

      於此同時,東越國與南昌國交界處,槐林。

      姜孟璇到了指定地點,成功與繼嬛會合。兩人互看一眼,後者說道:「她不是跟我們約了這時間嗎?怎麼還沒到?」

      姜孟璇搖搖頭,剛想開口,便聽見不遠處傳來了聲音,說道:「孟璇?」她聞言轉過頭,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急忙衝上前去,只見來人披了件大氅,氅下的女子不高,甚至看起來有些瘦弱,感覺迎風便倒。

 

      兩人走到她面前站定,姜孟璇便說道:「如何?有找到嗎?」

      女子搖搖頭,說:「我肯定他就在裡面,但你想找的人我尚且還未見到,可能還需要一些時日。他在裡頭受到高級別的保護,倘若他們真的都在裡面,用那殼子不確定能不能進行更進一步的打探。」

      兩人有些失落地嘆了口氣,繼嬛便接著說道:「情報確定無誤嗎?我總覺得這樣對妳太過冒險,倘若真如妳所說,萬一被發現了,妳極有可能會搭上命的。」

      女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隨即說道:「但我不能放任不管,他們已經打算出手了,我不能看著他們對他不利。」

      繼嬛有些不認同地蹙起眉,連帶語調都上抬了點:「可他或許不需要妳的協助啊!妳都說了他受到高級別的保護,甚至打聽都極為困難,他們又怎麼能傷得到他?!」

 

      女子擺了擺手,似是不想多談:「我自有分寸,妳就別勸我了。」她停頓了半晌,才又問道:「太鷹門可還有異常?」

      繼嬛明白這人的性子,也就不再多說,認真回覆道:「郭東崎和顧郁已打入群中,目前尚未掌握確切的把柄。」

      女子頷首,說道:「我明白了,讓他們小心別暴露了,先這樣罷,保持聯絡。」

      三人交換了眼神,紛紛退走。

 

      女子幾個起落,兩刻鐘後抵達了林中的另一側,待到看見熟悉的身影,才緩緩朝那人走了過去,等走到五步遠的位置停了下來,就聽前方人說:「落霑?來了。」

      落霑一笑,說道:「……可曾後悔?」

      那人搖搖頭,暗啞的嗓音似乎許久不曾開口:「不,從不後悔。」

      落霑走上前,看了那平坦的地面,上頭的花朵正在飄搖,卻帶出些許滄桑感,她低聲說:「你真想好了?確定要幫我?」

      男子笑了,對落霑說:「我本就不該瞞他,如今幫妳,就當是回頭了吧,他要是知道了會開心的。更何況若不是你,我沒有這個機會。」

      落霑緩緩起身站直,盯著那張截然不同的面孔,聽著那不再招搖,卻帶著溫柔的嗓音說道:「至此以後,我便叫程澐吧。」

 

      落霑盯了他好半晌,才微微偏過頭說:「嗯,程澐。鎮靈族這把棋可得握緊了,是我們翻盤的利器。」

      程澐垂下眸,一會後才抬起頭說:「我明白,要是走偏了,我們都得死。現在這位置至少我能保住他的命,更能清楚尊上到底實際下達了甚麼命令,於我們有莫大的助益。」

      落霑像是想起甚麼,又問:「我們得比鄴琛早一步找到樂甯秋的下落,你那邊有消息了嗎?計畫可還順利?」

      他對她投以令人心安的眼神,說道:「放心,計畫順利,他也並未察覺到異樣,相信不久後我們能早一步找到樂甯秋。」

 

──

 

      同一日的未時,鯪魚族。

      陵澤對著前方兩人說:「妖后、長老。已經應您的吩咐找到了那三十一位大人,就等殿下那頭將軍隊帶走。」

      樂甯秋的臉色並不好,她酸澀地點頭,說道:「辛苦你了。這三支禁衛軍必須得確保不會被發現,且隨時能受到傳喚,還有磯女族那頭變數較大,還得去多探探,切莫在關鍵時刻倒戈,修真界─經不起任何的差錯。」

      陵澤應是,才又接著問道:「妖后,您真的不願讓太子殿下知道您在這裡嗎?」

 

      樂甯秋搖搖頭,抬起眸對他說:「不,殤兒……會更加痛苦的。」

      陵澤似乎有些為難地說:「但、但太子殿下曾留有一封手書,說是要給您的。」

      樂甯秋聞言一愣,原本疲憊的雙眸瞬間泛起微光,難以置信地說:「你是說殤兒他─」她抬顫抖的手,接過那封手書,看了一眼上面熟悉的娟秀字體,瞬間就紅了眼眶。陵澤說:「太子殿下想必早已料到您會來此,於是派楊織大人親自送了這封手書過來,讓臣務必親自交與您─倘若有機會。」

 

      樂甯秋忍著淚水,腦袋嗡嗡作響。這些年她暗自躲藏,潛伏在各個地方,若非有悅蓉兒和悅阮的守護,她甚至沒想到自己能躲到無殤再次“出沒”,更沒料到他竟然會留信給自己。

      她顫抖著手將信拆開,一字不漏地看過去,生怕自己遺漏了甚麼。

 

      母后,殤兒代無苓,一同向您問安,您如今可安好?兒臣想您了。

      偲親王與無苓已尋到了兒臣,連帶著無禎也一同來了雲無門,他們都好,請您切莫擔憂,照顧好自己。

      殤兒都已經知曉了,您與父王的選擇並沒有錯,大局為重,殤兒從不怪罪您和父王。唯一遺憾的,只是不能在您與父王身邊盡孝,但您放心,此事無苓並不知情,等真到了那麼一天,我會照顧好她的,請您放心。

      母后,兒臣還找到了當年願以命相護的伴侶,兒臣也曾私自將碧瓊觴贈予他,您與父王不會唸叨兒臣不孝吧?想必您們也早已知道他了吧?他是東海龍王之子,叫離玉瓊。他待殤兒極好,我們也希望能得到您的祝福,以下是他想跟您說的話。

 

      信到了這頭,字跡已然變得較為剛勁有力,那是離玉瓊的字跡。

 

      妖后您好,小可離玉瓊。見信如晤,請恕我以這種方式與您問安,許多年前,都是多得無殤的福才得以平安無恙,今後便由我護他周全,定保他此生無憂。如若您願意見我一面,願在雲無門等候您的來信。

 

      樂甯秋讀完了信,鄭重地折了再折,像是得了甚麼珍貴的寶藏一般,悄悄收進懷中,抬手掩住淚水奪眶的臉,喃喃說道:「殤兒……殤兒……是母后對不起你……」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多條軸線輪番轉動,

希望各位別被繞暈了呀。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5/23(日)

 

#預告:◎第一百一十四章.反叛已成事實

「不會死,那就夠了。」

 

「他的反叛已成事實,無論殤兒最終決定如何,本宮和樂王都會支持他。至於苓兒,我相信殤兒會好好照顧她。」

 

「孩子,我會用我的命去換這人是否可信。但殤兒以後的漫漫長路,我與他父王還是自私的希望有人能伴著他走,我能夠信任你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