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四章:誓。


  當日南宮乾就發起了高燒,那曾穿透南宮律胸膛的軟嫩小手亦是皮開肉綻。

  說不出是手傷引起的高燒不退,還是高燒引起的併症。

  屋裡幾個人都有些慌亂,更別提駱商釋放鳳凰火給他療傷,竟是徒有燒灼沒有治癒,硬讓孩子手傷更加嚴重。

 

  南宮乾意識迷離,總感覺自己似夢非夢;有如蜉蝣飄浮不定,又如植栽深根入岩縫間,那感受難以形容,卻是真真實實。

 

  迷霧間南宮乾看見一雙眼,那雙眼很眼熟,其中流淌陌生情愫,時不時能從中感到一股憤怒,卻又伴隨無盡哀愁,是怨、是恨、也是求而不得;好似醞釀了千年萬年,又好似不過眨眼間,下一瞬,那雙眼已淡漠無情。

  雙眼下方有薄唇,唇色稍淡、顯薄,照理說這樣的唇被歸納薄情,卻幽幽嘆息,其中深藏說不出、道不盡的滋味。

 

  南宮乾想問對方何許人,卻是張了張口問不出,反倒伸出雙臂將看不見的迷霧人抱個滿懷。

  他聽見自己哽咽,卻聽不清自己說了些什麼。

  懷中之人緊繃的身軀驟然放軟,猶如塵沙眨眼消散,懷中一輕,南宮乾心中的哀愁卻猛然加重,他流著淚嘶吼哭泣,但悲到極致下彷彿忘了如何發聲,他張口無聲吶吼,眼眶漸漸盈滿艷紅,一抹,竟是滿手鮮血。

 

  南宮乾一驚便從這似夢非夢的狀態清醒,下一刻,手上傳來劇痛讓他頓時忘卻那場夢境,忍不住溢出痛吟。

 

  南宮律幾日守在床邊,孩子一輕呼他便急忙將人攬進懷中,看那小臉皺成一團,便感同身受般胸口悶痛猶如刀剜。

  「把這吃下。」南宮律拿出一顆墨綠藥丸,說是藥丸也不盡然,尚可見草纖葉蔓被硬捏成球的模樣,不待孩子詢問就塞進嘴裡。

 

  草香如蜜、入口即化、汁水連綿似有生命,方入口便化作一股氣流朝喉間鑽去,夾帶著絲絲暖流直達胃部,兜轉一圈又再往四肢蔓延,恰能將雙手劇痛緩和。

  小孩眉眼明顯一鬆,南宮律如釋重負,但下一秒卻又將心提起。

 

  逢春草一株三葉,一葉可煉十丹,每顆丹藥皆是有價無市的救命仙丹。

  「春雨落土、絕木逢生」說的便是逢春草能還原一個人消散的靈氣;靈氣如何消散?最直接的案例便是丹田或經脈盡毀,藏不住一星半點靈氣,到了這種地步,跟被廢了沒什麼兩樣。

  如此珍貴藥草大世界也難尋一株完整,好在南宮律靈氣充沛的小世界這類靈植仙草遍地長,不然一時半會兒孩子可還得疼上多久?

  可,即便是如此神效奇草,卻僅能幫小孩止疼,不能治傷,可見那傷有多詭異。

 

  手上疼痛稍緩,南宮乾虛弱地想詢問怎麼回事,卻是喉間乾啞難言。

  好在兄弟倆幾日相處已有些默契,南宮律第一時間察覺對方疑惑;陳述中,他將自己被孩子所傷那段隱去,其餘與綠袍老者交戰、窮極山惡念頻出俱是仔細交代。

  「那……我這手?」

  南宮律清楚孩子聰慧,但想著能瞞一時是一時的心態,推託孩子手上傷口是經不得惡念襲擊,這才落下後遺症。

  南宮乾還虛弱著,大腦無法思考,來不及深思其他細節,就著嘴中甘香又沉沉睡去。

 

  這段時間每每被雙手痛醒,就被南宮律餵下各種藥材,從劇痛變成刺痛才又昏沉入眠;偶爾他會在夢中看見什麼,卻又總看不清晰,或是醒來便遺忘夢中見聞,只深深記得有道聲音總會在入睡時於腦海裡迴盪。

  小世界中的珍稀藥材被南宮律大量揮霍,在時間流逝下終於看見孩子手上生出粉嫩新肌,孩子醒來的時間雖然仍舊短暫,但手上傷口帶來的疼痛也漸漸消失,只是每每探查對方體內狀況時,南宮律的表情也越來越嚴肅。

 

  為步修途,孩子吃了這麽多苦,甚至腳心那兩道刀痕還是粉嫩色澤,卻是僅僅增進了一些體質。

  孩子底子本就比尋常人要弱上幾分,這段時間花大毅力換來的,本該是比尋常人還要健康一些的身體,這幾日反覆發燒南宮律已覺出怪異,原本用靈藥堆上去的氣脈,這時一探,竟是被打回原形。

  起初還以為是錯覺,後來又以為是傷得太重或真因惡念襲擊而藏有隱患,卻不想,隨著孩子恢復同時,他身體過往那些沉痾,也像被不知名力量回溯般,紛紛重新累積。

  就是前世見多識廣,南宮律也不得不承認,胞弟的狀況不曾見聞。

 

  高燒反覆的症狀已停止多天,好料好藥地供著,南宮乾早覺得自己快要躺成鹹魚乾,只怕肚子肉都可以擠出三層,待一雙小腳剛落地,頓時陷入沉默,即便是安慰人的商業微笑也堆不起來。

  早先從南宮律越加凝重的表情裡,隱隱察覺到了詭異;顯而易見地,這是一個難得出遊,卻被迫砍掉重練的故事。

 

  心塞。

 

  「我這是……退步了?」聲音小小地、很平靜,竄入南宮律耳裡卻憑添一股酸楚。

  即便前世到了半步化神、摸到了萬法歸一的境界,南宮律終究差了半步,不是醫修便無法真正對症下藥,對此他也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不滿:「不曾見過這樣的症狀,是我無能。」語氣滿是苦澀。

  眼前總是如春風和煦的青年似被壓彎了脊梁,面容憂愁而困惑,南宮乾輕輕嘆了一口氣。

 

  做為讀者,他其實很清楚。

  南宮律花了大把藥材替他逆天改命肯定與劇情有所出入,這些日子他一直都當作意外之喜過著,隱隱中有個認知,知道這些會在某一天被打回原形。

  所以他其實並沒有太大失望,真要確切形容,大概也近似於「由奢入儉難」的遺憾吧!

  「不是你的錯。」軟軟小手輕拉對方袖襬,水汪大眼滿滿澄澈通透:「天命如此,那便如此。」雖然先前受苦也會不甘,但終究是過往,也許之後南宮律找到原著裡的醫修小跟班後,他會更加輕鬆地重歸修途也說不定。

 

  「或許……」藍雪晴適時打破南宮律鑽牛角尖的氛圍:「我曾在藍家老宅古籍中看過類似症狀。」柳眉輕蹙,憑借兒時回憶已然朦朧,但不失為一個線索。

  她握住兒子因持劍鍛鍊而粗糙的手:「你該帶阿乾去一趟。」話說得輕巧,可母子倆人都清楚,這句話背後暗藏多大危險。

  藍家得罪誰才招致滅門,這件事本就無人知悉、沒有頭緒,隱沒在暗處的危險難以估量,大家族滅亡後分食的家族更是在明處虎視眈眈,藍家老宅在大世界中,對任何人,尤其是藍家後代而言,根本是龍潭虎穴;但,為了孩子,母子知道這一趟,不得不去。

 

  南宮律蹲下身子與孩子平視,眼中是極度的認真:「二娘說的藍家老宅,不在這裡,在很遙遠的地方,路途凶險異常、多災多難,但哥哥不得不帶上你。」掌心揉捏小小手掌,軟軟嫩嫩好似初生嬰兒,一時間讓他有些不捨;不捨孩子踏上危機旅途,也遲疑這樣對孩子而言究竟好還是不好。

  彼時曾傷害,如今需相依,即便這些日子相處起來愉快和諧,但南宮律仍怕孩子心裡或許還深埋過往一些不甘,只是礙於身份與能力無法宣洩,這份不穩定將在未來化做裂縫、切割他們的兄弟情誼,恐怕結局會如前世那般,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南宮律不想再經歷那場痛苦,所以他必須在最初就將這不穩定因子扼殺搖籃中。

  「你能相信哥哥嗎?」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南宮律做足了許多準備,猜測孩子會如何遲疑,卻不料對方幾乎不假思索地點頭:「相信。」

 

  那脆聲聲的嗓音如一道炙熱烈陽,猛地照射在他佈滿陰霾的心湖上,彷彿四周圍都帶上了暖暖春意、飄盪著甜膩花香;同時間,南宮律雙眼也隨著應允越發清亮,就像前路更加透徹一般、不再遲疑。

  事實也確是如此。

 

  『此生,我會永遠護你周全。』

  這是南宮律在察覺自己心意那晚做下的心誓,而此時,他認真且慎重地在這句話後頭,增加額外一段承諾。

  『上天入地、成仙成魔、弒神戮魔,絕不傷你分毫。』

  心誓成,遙遠天際似有悶雷轟鳴,卻是屋內其他人都不曾察覺,唯有一直安分待在孩子頭上的木小妖猛然抬頭望向青年,復又緩緩低下腦袋,爭寵似地在孩子細軟髮絲間磨蹭。

 

  「怎麼了?」南宮乾小手輕捂腦門,阻止小寵物搗亂行徑。

  人與妖之間已有契約,雖然木小妖心智不全、全憑本能,但仍能傳達心聲,表達簡單話語:『打約定……』說著還伸出細細枝條在孩子眼前晃盪,使人瞧著都快成鬥雞眼。

  「是要跟我打勾勾嗎?」南宮乾伸出小指,細枝頓時緊緊纏繞指尖,一圈一圈深怕人反悔似地。

  人寵和諧的畫面,不知為何讓南宮律喉間有股苦味瀰漫,他伸出食指輕彈木小妖:「別纏緊了,會瘀青的。」

  只見脆嫩綠枝頓了一下,又急急鬆開那一圈圈纏繞,最終在對方指根處象徵性地圍繞一圈,又收回枝條化做腦袋上平庸的髮簪。

 

  牽起孩子小手,南宮律拇指在那指根處撫過,好像這樣做就能把看不見的什麼痕跡清除。

  他狀似不經意地提起與鹿林城主做下的約定,將孩子注意力深深吸引後,才在孩子看不見的角度,朝木小妖扔出一株仙草,眼神雖是彎笑,卻也帶著一絲警告。

  小寵物張開大嘴一口吞下仙草,像五官的黑色點點定定望向南宮律,頭上葉子抖啊抖,也不知看明白沒有。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