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四章.反叛已成事實


◎第一百一十四章.反叛已成事實

 

      槐月30日申時,粹骨丹在碧塵禹、燕琴和叔華的合作下煉成了。

      他們拿著那枚墨藍色的丹藥,遞給了坐在主位的無殤和玉瓊,後者接過後說道:「依舊無法確認?」

      叔華聞言蹙起眉,頷首說道:「粹骨丹的紀載太少,雖說確實有治寒毒的先例,但實際功效如何,卻……」

      玉瓊能明白他的意思。按照古籍紀載,粹骨丹確實成功治癒過寒毒,但誰也不能保證有沒有後遺症,倘若帶來其他的問題,那是會加重無殤的傷勢亦或是改善?沒人敢保證,更沒人願意去賭。可現下境況顯然容不得他們做選擇,無殤的病情日益嚴重,別說沒有心力去籌謀輪迴陣的改善,更甚連日常活動都辦不到。

      無殤卻好似並不擔憂,他將手覆蓋在玉瓊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隨後玄冰突然出現,向著殿外衝去。半晌後便見玄冰領著玄梧荷入內,她先是向所有人互相打了招呼,才說:「無殤沒有選擇了。」

 

      她說得簡單,眾人卻能明白她的意思。

      無殤頂著日後皇天尊繼任者的位置,斷不能有失。如今玄梧荷會這麼說,想必這粹骨丹並不會對他造成不可挽回的局勢,雖說不死,可卻也無法知曉會到甚麼樣的景況。

      無殤看了她一眼,說:「不會死,那就夠了。」他的話語方止,便在眾人不及反應之時取了粹骨丹,囫圇吞下,沒有半點猶豫。

      他們一聲驚呼,阻止不得,只能蹙起眉心焦如焚,在一旁觀察他的狀況。

 

      在場的除了伏云、伏陌、無禎以及沈瞳不在,全都聚精會神地盯著無殤不放,就怕出了點意外。

      無殤將丹藥吞下,不過片刻便感覺到靈力止不住地竄動,他難受地閉起了雙眸,汗水也自頰邊滑落,渾身冷熱交替,甚至痛苦到連化形也做不到,扭曲著身子倒在地面上,不停顫抖。

 

      玉瓊手忙腳亂地想穩住他,卻發現沒有辦法。以無殤為圓心兩呎的距離有層無形的防護罩,像是將所有人隔離在外,又像是將自己困在裏頭。

      眾人只能看見他伏倒在地,不斷扭動著身軀,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那防護罩不曉得是不是刻意為之,因為眾人能感受到那似乎阻擋了逸散的神力,讓所有人免於波及,但他這般模樣,怎麼還有餘力能夠顧及他人?

      無殤的躁動持續了約莫一刻鐘,緊接著見到的,竟是他身上的鱗片縫隙沁出了鮮血!通紅的血液流淌遍地,讓無苓不自主地掩住了嘴,彷彿又看見了當年的場景,霎時紅了眼眶。無殤似有所覺,於萬分痛苦中掙扎著抬起了眉眼與無苓相視,無聲地說道:「別怕,哥沒事的。」

 

      無苓的雙瞳震顫了起來,雙唇微微開闔著,想說甚麼卻說不出口。

      他的血液逐漸將自己染紅,隨後像是沸騰一般冒起了泡,發出了不間斷的嘶嘶聲響。那些滾燙的血液讓鱗片一一豎立,倒像是另類的皮開肉綻。無殤痛到止不住喘息,隨後像是發現了甚麼一般,抬眸看向了一旁焦躁的碧塵禹。碧塵禹接收到注視後立刻止住了不安的思緒,緊盯著無殤的雙眸不曾移開,開口說道:「主人說,需要南冥離火、三昧真火和九天玄火。」

      一旁的人皆是瞪大著眼,震驚得無以復加。偲親王聞言怒罵了一聲:「荒唐!這樣下去別說改善,怎麼死都不知道!」

      然而多數人根本無心聽他的怒罵聲,只是看到無殤近乎哀求卻堅定的眸光看向了蹙起眉的離玉瓊。後者的眼神透露出了無可奈何與心疼,又聽見玄梧荷蒼白著臉,持著墨痕珠說道:「他說的應當沒錯,一刻鐘,只需要一刻鐘。」

      離玉瓊並未多語,只是逐漸嶄露出了頭角,雙眼也緩緩染金,輕聲喚道:「羽衣珩、沈子龍。」兩人看了他一眼,紛紛化形。

      隨後只見離玉瓊難掩不捨地看著無殤說:「別怕,我在。」

 

      三道火光自不同方向而去,轉瞬將無殤的身影淹沒,眾人隱約能看見一團黑影在其中奮力地掙扎,卻始終沒有發出慘叫聲。

      終於在最後,碧塵禹說:「可以了。」他們才停了下來。

 

      三人停下了動作,隨後便聽見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夾雜些許力不從心的悲哀,將地上那蜷曲起身體看不出原來樣貌的焦黑男子襯托得更為悽愴。

      那層防護似乎變得微弱了點,漆黑的魚尾深深刺痛在場所有人的內心,少頃只見泛著黑色油光的鱗片逐漸剝落,顯露出新生成的皮肉。然而這些變化卻依舊遮掩不了曾經留下的傷疤,兩道怵目驚心的痕跡反倒更加鮮紅,似是隨時能滴下錐心的血液一般。

 

      一刻鐘過去,無殤彷彿換上一副新的皮囊,原本深藍色的鱗片被新生細鱗所取代,閃著熠熠光彩。他的氣息變得孱弱,呼吸更是輕淺,似是累極了,那屏障隨著他的意識終是消弭無蹤。

 

      玉瓊見狀急忙上前將他扶起,燕琴和叔華則跟著上前查探,半晌,才見他們如釋重負地長吁了口氣,說:「師尊,無殤應是熬過了。之後可能會有體溫反覆動盪的情形發生,只要醒了便沒事了。」

      他的話讓眾人卸下緊繃的思緒,玉瓊吊著的擔憂也緩緩落下,低聲說道:「我明白了。瀛兒和義兒情況如何了?」

      叔華:「今早大師兄曾醒來過,但沒持續太久又陷入昏迷,不過脈相已經平緩許多。三師兄情況較糟,不過並不礙事,只是施用了......短時間內應該無法恢復。」他的身份只在他們五人以及玉瓊之間彼此知曉,而那禁術畢竟對馥妖族的損傷極大,能保住一命已是大幸,多休養幾日倒也沒什麼。

      玉瓊微微頷首,隨後有些無措地說:「嗯,我先帶無殤入內沐浴。你們─」

 

      眾人聞言只是一笑,紛紛離開冰殿,僅剩下了楊織、燕琴、碧塵禹和寒涔四人。玉瓊不解地抬眸看著他們,畢竟按照計畫,會留下燕琴與碧塵禹隨時待命的,那另外兩人呢?

      寒涔先是撓撓頭,有些難為情地低聲說道:「殿下,我能留下陪師尊嗎?我實在是......」玉瓊先是一愣,隨即會意,笑著點頭,又轉頭看向了楊織。

      楊織:「殿下,借一步說話?」

 

      他的表情平淡卻嚴肅,讓玉瓊有些困惑地跟上前去,只見前者到了寒涔與碧塵禹聽不見的位置,才低聲說道:「妖后如無殤的預期到了鯪魚族,也看了信件,傳來了訊息希望能見你一面。」

      玉瓊彷彿早有預料,只是點頭以示明白,問道:「可有說何時方便前去拜訪?」

      楊織:「儘快。」

      玉瓊聞言蹙起了眉宇,沒想到竟然如此急切?他想了想,之後才轉身走向燕琴,又看了寒涔一眼,說道:「待會我得離開一陣子,無殤若有恙,請你們務必即時傳訊於我。」

 

 

      他很快速的將無殤打理一番,接著抱著他回到了榻上,俯身在他額間落下一吻。

      妖后如此著急,他更不能拖沓太久,匆匆交代幾句便離開雲無門,迅速趕赴鯪魚族的居地。鯪魚族的所在位置並不遠,當他抵達之時,迎面而來的是族長陵澤,微微作揖說道:「太清殿下,在下鯪魚族族長陵澤,久仰大名,請隨我來。」

      玉瓊隨著他的步伐走了很長一段路,那水底下的深宮與世無爭,瀰漫著一股不問世事的祥和氣息,可與之不合的卻是族人們肅穆的表情,像是面臨戰爭一般的緊繃。

      他逐漸深入鯪魚族腹地,到了一處極微簡易的大殿,與周遭隨意搭起的平民房屋格格不入,甚至圍繞著不少著重裝的士兵,毫不客氣地來回打量自己這個外來客。玉瓊心想,這裡想必就是族長所居的要地了吧。

      他隨著陵澤踏入殿中,只見一名女子緩緩轉過身,旁邊跟著三人,若不出意外,應當是妖后、甯寂長老以及兩位神將了。

 

      他走上前,看著那名女子,躬下身一揖,恭敬地說道:「在下東海龍王之子,雲無門創派師祖離玉瓊,字太清,見過古鮫族妖后。」

      那女子笑了笑,伸出手虛抬一下示意他直起身,說:「不必多禮,殿下的身份不應當對本宮行此大禮才對。」

      玉瓊聞言抬起頭,嘴角微微上揚,說道:「您是無殤的母后,玉瓊做為晚輩理應如此。」他這時才終於看清楚了女子的面貌。她的面容約是四十多歲的樣子,無殤眉眼間的溫和想必遺傳自此人,可卻多了一份堅毅。樂甯秋的眼眶更為狹長,雙瞳則較為偏綠,與無苓更為相似一些。至於那薄唇的基因,也準確無誤的復刻到了無殤和無苓身上。

      樂甯秋不置可否,但隱約能覺察出她對自己的印象不錯。她抬手揮退了其他人,讓離玉瓊與自己面對面坐了下來,說:「殤兒服下粹骨丹了?」

 

      玉瓊先是一愣,隨後說道:「是的,半個時辰前才穩定下來,接著只能等他清醒了。」

      樂甯秋點了點頭,有些苦澀地牽起嘴角,說:「殤兒心思細膩,很多時候更願意獨自承擔,也不願意讓人擔憂。你能明白嗎?」

      玉瓊先是深深看了她一眼,隨後歛下了眉眼,簡單回覆說道:「能。」

      她又輕輕笑出了聲,似乎不在意他看似敷衍的回答,說:「他是三人裏頭最不需要人操心,卻也最讓人不省心的一個。」她輕輕抿一口茶水,接著嚴肅地說道:「接下來這些話本宮希望你自行斟酌是否讓他知曉。」

      玉瓊聞言蹙起眉宇,等待接下來的話。樂甯秋看了他半晌,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深深呼出口氣,開口說道:「樂王的死,是宸兒造成的。他勾結了魔族,意圖陷害殤兒,雖說很多事情是本宮與樂王為遵照成功的走向而刻意引導,但若沒有宸兒的反叛,許多事情都是無法辦到的。」

 

      她有些痛心疾首地說:「宸兒他─」興許有些事情依舊讓她介懷,終是沒有說出口,轉個彎又說:「他的反叛已成事實,無論殤兒最終決定如何,本宮和樂王都會支持他。至於苓兒,我相信殤兒會好好照顧她。」她的哀傷思緒爬上了眼眸,片刻後又恢復了鎮定,抬眸看著離玉瓊說:「本宮得到的消息指出,魔族內興許也不安生,甚至有我方的勢力,但到底是誰本宮並不清楚。」她似乎想到了甚麼,表情有過短瞬的凝固,很快又恢復正常。

      接著她緩緩伸出手,覆蓋在離玉瓊至於桌面的手背,讓後者一僵,隨即恢復了平靜,聽她說道:「孩子,我會用我的命去換這人是否可信。但殤兒以後的漫漫長路,我與他父王還是自私的希望有人能伴著他走,我能夠信任你嗎?」

      她的稱呼做了變動,讓玉瓊一怔,隨後笑著說:「能。無殤的往後有我陪著他、支持他、守護他,您儘管放下心,母后。」

 

      樂甯秋滿意地笑了,說道:「很好。接下來本宮告訴你的,請你務必記清楚─」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樂甯秋終於又出場啦。

 

母后唾手可得 ((不是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5/30(日)

 

#預告:◎第一百一十五章.想要緊擁住你

「你也將成為別人的信仰。」

 

「小燕,芷若與周玟不一樣。」

 

「人這看似漫長的一生吧,或許一晃眼,也就那麼過了。你也許來不及細品,也許來不及享受,一切也就如雲煙般消散。」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