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六章.因為有你啊


◎第一百一十六章.因為有你啊

 

      那一夜過後,皇天尊不再有機會和無殤談上話了。

      他的話語如同一記警鐘,敲響了無殤看似無畏的內心,讓他感受到了一點點的威脅,那是他所不能允許的。

      他不容許自己有分毫的動搖。

 

      彷彿約好了似的,隔天傳來了好消息,說是伯言和季思醒了。這事情終於讓玉瓊始終帶著一點擔憂的表情有了一點鬆動,無殤清楚感覺到他放鬆了些,不難想像到這件事情上他有幾分自責與愧疚。他輕輕握了握離玉瓊的手掌,試圖傳遞一些無聲的安慰,隨即被他反手給握住了,卻還是聽他面不改色地說:「我明白了,若他們執意過來此處商議,那便來吧。申時,你們五個一起。」

      那來報訊的孟天揚起一抹甜笑,開心地說:「是,師尊。師尊、師娘,那我先走啦!」隨後頭也不回地跑了。

      離玉瓊先是一愣,隨後有些忐忑地望向無殤,他並不知道無殤聽了這稱呼會不會不高興,殊不知他不在的時候,自己這失控的小徒弟已經不曉得叫過多少回了。

      離玉瓊只見他若無其事地起身走向了寒涔,似乎準備領著他去外頭修煉。他無聲地鬆了口氣,心想還好,他似乎並不反感。可到底開不開心他卻看不出個所以然,只得掩飾自己無意間流露的慌張,跟著無殤和寒涔走出了宮殿。

 

      無殤帶著寒涔所進行的訓練其實看著並不複雜,他只是在教他如何細緻入微地操縱。但離玉瓊知道,這東西天份不夠是不可能學會的,再努力也一樣,甚至再有天賦,也可能只是白用功。至少在他看來現如今的寒涔並沒有那個能耐,但這是為什麼?無殤應該很明白才對啊。

      寒涔對無殤的崇拜感顯而易見,他看著無殤的任何一舉一動都能自眼中放出光彩,就好比現在他看著眼前倒下的樹幹。

 

      無殤其實還是需要靜養的,從他額角冒出的冷汗就可想而知。在外人看來他與以前沒有不同,即便燕琴也不覺得有恙,可在離玉瓊眼中看來,他醒了以後,似乎有了那麼一點細微的變化。

      變化成什麼樣?好似他急於求成。

      他只能猜想,興許他是急著想讓寒涔能夠早日替自己雪恥。

      他兀自給他的異常冠上了似乎能取信任何人的理由。

      可不能否認的是,他的控制能力比往常更加讓人望塵莫及了。現在的他全身閃著細微的亮光,那是極薄的一層冰霜。

      按照他的說法,他新生成的皮膚還是有些怕熱,可與之不相應的是他手上的火蔟,竟然隔著冰霜騰在手掌上翻轉,那冰霜也不曾化去一絲半點。

 

      在這短暫走神的過程中,離玉瓊在無殤的輕微喝斥中回過神,看見他皺著眉,語調有些異常上揚地說道:「涔兒,為師讓你看哪,你這又是在看哪?」

離玉瓊甚至不曾見過他的這種表情與語調,他弄不清他眼裡的思緒是什麼意思,似乎有些惱怒、有些怕他不成材、更似乎夾雜一絲......是不安?為什麼?

 

      可那只是轉瞬即逝,離玉瓊還沒看清楚,卻發現他的眸光僅剩下嚴厲,彷彿剛剛那些都是幻覺,從來不曾出現過。他看了寒涔一眼,看見他慌亂地跪了下來,無措地說:「對不起師尊,涔兒是擔心您......」

      他的話語還未說完,便聽見無殤冷聲說:「為師自己沒有點分寸?我自己不知道?還是你認為為師會如此荒唐?」

      他驚愕地抬起頭,看見了無殤眼中的不贊同以及失望,連忙說道:「不、不是的,師、師尊您—」

      「行,你擔心是嗎?那好,你自己看著辦,為師也省得麻煩。」他突兀且尖酸刻薄的怒斥讓寒涔一瞬間紅了眼,更讓玉瓊難以置信地緊蹙起眉宇,望著他幾個瞬身離開的背影,心中閃過一點模糊的猜疑。離玉瓊心想,那不是無殤平日該有的模樣,那話帶著寒意,卻含有一點賭氣的意味。

      那不是他平日裡塑造出來的模樣。

      那好像才是他本該有的模樣─任性與放縱。是兩個不曾有任何人套用在他身上的詞,即便心頭有些困惑,卻還是讓離玉瓊的嘴角矛盾地染起笑意。

 

      他看了一眼想追卻不敢上前的寒涔,走了過去按著他的肩膀。寒涔似乎難受極了,可雪虎族的驕傲天性讓他不敢在除了師尊以外的人面前示弱,即便那是師尊的伴侶也是一樣。可這一剎那他的感性勝過理性,只想弄明白師尊為何會這麼生氣,於是腫著兩隻通紅的眼,在轉過去與離玉瓊對視的時候也很配合地落下了晶瑩淚水。

      離玉瓊:「......」他似乎沒料到寒涔竟然會在自己眼前坦然地哭,一時間竟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卻聽見寒涔微微喑啞的嗓子委屈地說:「師尊對我失望了對嗎?」

      離玉瓊輕咳一聲回過了神,卻只是轉移了目光到無殤離去的方向,那是這峰中瀑布下的水潭。他說:「你師尊他啊。」

      寒涔有些困惑地等待下文,卻發現他笑了笑,好像對於他家師尊不開心這件事情上根本不在意,讓他更加覺得莫名其妙了。

      半晌後他才接著說:「他比任何人都在意報仇雪恨。」離玉瓊雖然不明白他為何如此著急,但他想如此做,絕對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

      寒涔愣了半天,說:「......啊?」這沒頭沒尾的什麼意思?

 

      離玉瓊卻沒解釋,只是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問道:「剛才你師尊教你的,你能明白嗎?」

      寒涔眨了眨眼,沒明白他為什麼突然考察似的發問,只是回覆道:「大致能明白,但我不認為我能夠......殿下,您也會嗎?」

      離玉瓊只是一笑,抬起了手掌,自掌心竄出了一記火光,那火光與無殤的不同,寒涔認得,那是龍族特有的九天玄火,泛著一點讓人驚懼的藍色幽光,也就是凡人口中所謂的祥兆之火。九天玄火對於龍族人來說比一般的火之靈力要來的好操縱,假如殿下也能如師尊一樣,那九天玄火用來示範再好不過,也更為輕鬆。

      殊不知出乎意料的是,一樣的動作,一樣的操作方式,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他回想了一下他家師尊的步驟。

      首先那火光自掌間騰飛了起來,再然後他取了一片葉子,火焰瞬間將葉子燃燒殆盡,留下了看似孱弱卻完好無損的葉脈骨架。接著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師尊將火光附著在葉脈上,葉脈瞬間染紅,下一刻葉脈在他手中飛快地抽離,將不遠處與人同粗的樹幹攔腰切斷,鑲嵌到了後面那棵樹上,隨後葉脈化為塵土,並在那之前將所嵌合的樹幹蝕去拳頭大的洞。

      寒涔甚至不用靠近,都能看見被砍斷的樹幹切面平整,與後方的樹洞齊齊冒著白煙,那是溫度極高的表現。可是那葉脈卻能不被化去?這是什麼概念?於寒涔而言,那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啊!

 

      而現下的離玉瓊卻不同,他操縱著理應於他較為輕鬆的九天玄火,起初與無殤並無不同,他輕鬆的讓火焰騰空脫離掌心,接著樹葉來了,結果卻有了差異。葉肉確實不見了,他取的葉子甚至比他家師尊取的葉子更厚實,但葉脈卻已經損失大半。寒涔趁機一瞥他較師尊剛硬的臉龐,不難從他專注的神情以及沁出的冷汗中察覺到,他用盡了全力。

      他將火光附著於葉脈,而後迅速射出,朝向距離相等,相比起來卻連粗度都不及師尊挑的樹幹一半的小樹過去。緊接著寒涔看到的不是小樹被砍斷,而是那葉片直直插在樹幹上,隨後就不見了。那葉片只留下了一道約莫一吋深的刻痕,他匆匆上前細看,甚至只看見周圍有點焦黑,沒有其他突兀的地方。

      但是九天玄火怎麼會只有這點威力?

 

      他驚愕地抬頭看向離玉瓊,卻聽後者說道:「九天玄火確實不可能只有這點威力。」隨後他燃起與剛剛相同大小的火蔟,投向被無殤切斷後躺在地面的樹幹,轉瞬間那樹幹就少去了一尺的長度。

      他又說道:「九天玄火威力是很強,對龍族而言確實也比較好掌控,但一樣的方式,一樣的附著於葉脈上,我卻反而會讓威力四溢,最終連著塵土一道消弭無蹤。那些能量早在細微的調控中消耗殆盡,不足以對目標造成威脅。同樣的要求,即便我真有了那套心法,也未必能成。」

      寒涔的臉色愈發頹唐了,且不說他一開始認為師尊教他的心法根本是天方夜譚,只以為是自己天資不夠,但事實證明,即便是天資很夠的離玉瓊也辦不到!他懦懦地說:「殿下也未能辦到,那我就更—」

      「但你師尊相信你可以。」

      寒涔愣愣地看著他,眼眸中的光彩在半晌後又點燃了起來,帶回了澎湃的自信。他點點頭,終於破涕為笑地說:「我知道了。」

      離玉瓊笑了笑,說道:「你師尊會失望不是因為你的實力沒達到預期,更不是因為你不專心聽他的教導,而是因為你不相信他,更不願意嘗試就急著否定自己。那樣—」他的話語頓了頓,轉頭看向無殤那頭,說:「那樣他會難受的。」

      寒涔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朝自己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說:「好好練習,我哄你家師尊去了,放心吧。」寒涔癟了癟嘴,心道你哄什麼呢,我家師尊生氣有什麼好哄的,又不是小孩。

 

 

      殊不知,無殤還真的需要哄,並且非常吃這一套。

      他周邊的冰冷氣息嚇退一幫人,包含遲疑不決不敢靠近的燕琴、伏辟和若儀,離玉瓊到的時候,只看見他化出了原形,正在深潭裡迅速的游動。毫無目的,更毫無意義,看著只像是在宣泄無名的怒火。

      較為親近他的三人察覺到他的不悅,更聽到他對寒涔說的一番話,震驚到無以復加,卻也不敢去問,因為他明擺著在臉上寫著生人勿近的標語,近乎瘋狂似的將周遭小草凍成冰雕,什麼也不想多說。

      可看在離玉瓊眼裡就不是這麼回事了,他看見他寫在臉上的,是快來哄我幾個大字。

 

      他看到其他三人如獲大赦般地點頭示意,然後放心離開,才讓笑容肆意爬上嘴邊走上前去。

      他縱身一跳,在沒入水中的瞬間化成了縮了水的龍,僅僅是比自己身高多了一尺的長度。他迅速游了過去,片刻就繞在了無殤周圍,那築起的銳利碎冰在他龍鱗上刮,他卻覺得像是羽毛撓在自己的心間,有種難以言喻的甜。

      無殤冷著臉停了下來,低聲說:「幹什麼。」

      玉瓊卻好像不在意他的冷臉,只是繞著他游,還有意無意地用龍尾一下下勾他的魚尾。無殤的嘴角抽了抽,看著他討好的模樣差點把繃著的嘴角弄垮,接著他聽到了一句龍語。

      龍語只有龍族人聽得懂,但不知道為什麼,無殤總覺得他自己能聽懂,他好像在說:「逗你開心呢。」

      接著他的嘴角徹底失守了,笑意由嘴角而出,緊接著張大了嘴,連眼角都帶著充斥暖意的笑,讓那條肆無忌憚的龍更加歡快了起來,半個身子纏著無殤的魚身不願放,又低鳴一聲,無殤似乎聽到他說:「不鬧彆扭了?」

 

      無殤先是一愣,無論他的解讀是否有誤,他都無法相信離玉瓊竟然覺得自己在鬧彆扭。他小聲地問說:「你覺得我在鬧彆扭?」他似乎猜到無殤在懷疑自己的解讀,於是看著他,用力點了點龍首做為回覆。

      無殤更懵了。他怎麼知道自己不是生氣而是真的在鬧彆扭?

      他確實不高興。他相信寒涔可以,所以毫無保留地想將這套心法教給他,因為那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即便他知道這控制力就算是擁有火天靈根都未必能行。可他不高興於他盡了心力在教導寒涔,換來的卻不是感激以及努力求進,而是那顯而易見的擔憂。他的擔憂的真正原因不是源自害怕他的身體如何,而是擔憂他將這套心法傳授與他。

      無殤察覺到了他的心思,寒涔的心思很好揣測,於是無殤看得很明白。他知道寒涔在想什麼,他的寶貝徒弟知道這套心法的與眾不同,絕對不是流傳在外廣為人知的,而是他樂無殤多年的心得。即便他是自己的徒弟,他都認為過於貴重,他不該浪費這套心法,給他這個沒可能學會的徒弟身上,寒涔是這麼想的,所以他不肯嘗試,所以他分心了。

 

      無殤明白到自己的失控,於是更失控地撂下了那句話,頭也不回地來到這求個清淨,他甚至能猜想到自己家徒弟黯然神傷的表情,讓自己有一絲不忍。可他不願去面對,面對他家徒弟所帶給他的異樣感覺。

      對,心法是很貴重。有些修士窮極一生也未必能有套獨特性極強的心法傍身,對於這些心法,大家往往是求之不得的。但寒涔呢?他竟然擔心自己是沒想清楚才傳授給他的!無殤有些惱怒地心想,我有可能沒想清楚嗎?對於我的信任,你做為徒弟卻不是舉著雙手接下,並且努力學習嗎?而是、而是......他好似沒察覺到自己的想法帶著點突如其來的幼稚。

 

      他有些心煩意亂地任神力流竄,將冰霜覆蓋周圍草木,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那瞬間,他只是被一種莫名的關懷思緒給攪擾,隨後放縱地撒潑。等到他發現自己在無理取鬧時,卻已經拉不下臉承認,只是讓不遠處三人相信自己真的在生氣。

      他不敢承認自己因為徒弟的貼心舉動給弄得不知所措了,他不敢也不願承認,甚至有點後悔自己異常的舉動是不是不太好,會不會引起自家徒弟的負面情緒─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師尊的負面情緒。他確實有點衝動,這套心法原本並不打算這麼早教給他,可他不能等。

      他有種預感,覺得那夢遲早會成真,但他不知道那場夢何時會“圓”,他要盡可能早日做好安排。他以為他偽裝得很好,殊不知玉瓊早已看穿,怪不得他恢復了原形,因為龍語別人是聽不懂的,他這是在給自己台階下。

 

      無殤的心煩氣躁轉移到了其他地方,像是不捨與不甘。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笑著拉過龍首,用額頭相抵著,魚尾輕輕纏繞了回去,低聲說道:「你怎麼那麼好啊。」好到讓人心酸。

      玉瓊不知道他的心理話,只是低鳴一聲回覆道:「因為有你啊。」

 

      無殤壓住內心的澎湃,表面帶著笑,心底無聲卻淌著血覆述著,因為有你啊。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鬧小脾氣的無殤豪口愛。

但落花還是覺得龍尾勾魚尾的畫面特別美滋滋。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6/13(日)

 

#預告:◎第一百一十七章.混帳

「你讓他說什麼?說他騙了他?還是說他要明著說成全你們?又或者說他畸變的感情?」

 

「你們什麼都能向殿下學,唯獨這種不厚道的事情要真敢學,你們親哥我第一個打斷你們狗腿。

 

「怕什麼,他要敢威脅你們,就再也沒藉口啦。」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