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七章.混帳


◎第一百一十七章.混帳

 

      滅落霑的計畫不顯山露水,不留下半點可疑的蹤跡,在滅盞終面前更沒有分毫的異樣,只是專注聽著他的安排與指令,遵從並且無二話,活像條會回覆的狗,卑微卻強大。

      卑微在於命她往東決不往西,強大在她那鮮少有人能撼動的地位與實力。

      滅盞終認定了這條卑微的狗可以咨意操縱,卻在同時又驚懼於她不可限量的資質。即便他知道他們一族的特性,卻也依舊懷疑那特性有無例外,更甚至是這例外會不會恰巧出現在她這傳說中的遠親妹妹身上。

      畢竟這遠親妹妹是半路劫來的。

      他明明知道依照他們族中特性,在她開了靈智以前,她應當是不會有記憶的。可他仍然覺得她摸不透,彷彿那些不曾存在過的記憶纏繞著她、滋養著她,無所不在,更無人可以撼動。

      太乖巧了,他心想。

      乖巧得讓人不安。

 

      可他一再的試探,卻發現並未有半點可疑之處,即便如此,他還是十分矛盾地去懷疑她。他有時候看不透自己到底想如何,沒有異樣於他而言似乎也很異常,而假若真有異常,那他會毫不猶豫殺了她。

      但他已經少了一顆旗子,便不能再親手毀了這步棋,那樣會影響尊上的大業,他不能因小失大,從而失去尊上給予他的重用與信任。

      於是他決定再觀察看看,興許真的只是自己想多了呢。

 

──

 

      滅落霑又一次逃過一劫,當周遭人對她投以驚懼又不忍直視的表情,她面色上仍無動於衷,好像方才的試探於她威脅不大,可依舊讓她內心一擰。她的計畫萬不能有失,也如她預想,滅盞終的測試是樂甯秋的死亡。

      她的內心愈是萬分猙獰,表面就愈是冷淡。

      她走過長廊,走過昏暗的地道,最終來到了一處陰森的地窖。她繞過複雜的機關,看見了人,說道:「計畫很順利。他怎麼樣?」

 

      左悾埕回過神,轉過身,說道:「不怎麼樣,慘吧。」

      滅落霑一聲輕笑,又說:「他替自己取了名,叫程澐。」

      左悾埕一愣,隨即會意過來,顫動的眉睫出賣了他的思緒,之後卻極為平緩地說:「是嗎。」他似乎能想像如若斛刃屹得知了真相會是怎樣的神色。

      滅落霑深深看了他一眼,只見他又說:「他就沒有說些什麼?哪怕是想告訴他事實?」

      滅落霑:「你讓他說什麼?說他騙了他?還是說他要明著說成全你們?又或者說他畸變的感情?」

      左悾埕僵住片刻,有些難堪又慌亂地撇開頭,喑啞著嗓說:「妳明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滅落霑不置可否,只是搖了搖頭,轉移了話題說:「我的訊息相必已經傳到她耳裡,但時機尚未成熟,我也未探察到實際情況,還需要等待一陣子。斛刃屹那頭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吧?」

      左悾埕抬起頭時已經恢復冷靜了,只是說:「我明白。」他看著她半晌,才又說道:「妳……妳多注意安全。」

      滅落霑勾了勾嘴角,內心的動盪自眼眸中傳出,卻只是淡淡地說:「按照計畫進行,有變動我會通知你的……哥。」接著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了被一個字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左悾埕,好半天都沒將恣意上揚的嘴角收住。

 

──

 

      等到無殤終於平定了難得彆扭的思緒,這才發現他的異常沒有引來自家寶貝妹妹,他有些疑惑地抬頭,就發現離玉瓊的鬢角邊滾落了水珠,順著他微微一偏的脖頸,流經微微凸起的喉結。看得無殤一愣,有些欲蓋彌彰地撇開頭輕咳一聲,說:「無苓呢?」

      玉瓊笑著看他一眼,並沒想趁機捉弄他,只是回覆道:「放心吧,她被我擋下了,不會多問什麼的。」無殤聞言暗自鬆了口氣,他誰都能應付,就是騙不過無苓,她太過了解自己了,而他也不希望讓她瞧見這樣的自己。

      無殤點點頭,接著說道:「涔兒他......」

      玉瓊看了他一眼,說:「那小子應該想通了,也遲早會明白你的苦心,你也就別氣了,他該多難受啊。」

      無殤了解他的言外之意。

      他是想讓自己別在他面前表現出生氣很久的模樣,會讓他更加傷心的,即便他不是真的生他的氣,但他又哪能懂呢?或者說,除了離玉瓊,有誰能懂?他點點頭,深吸口氣,與離玉瓊一前一後地走回去,便看見了寒涔努力將燃起的火光自手中移開的模樣。

 

      他走到不遠處站定,寒涔察覺到動靜回過頭,就見到離玉瓊在自家師尊身後微微一笑,可他將目光移到師尊身上,卻看見了他盯著自己的手蹙起了眉,雖然沒有方才顯而易見的怒火,卻依舊看到了他略顯不悅的細微表情。

      他誤解於無殤不滿他這近半個時辰也沒能將火離開手掌分毫,才剛想上前解釋,就聽他責備地說:「為師讓你修煉不是讓你自殘。你搞什麼?受傷了不知道疼?」他一邊說,一邊拉著他的手看了看,抬起了自己的手覆蓋上了靈力,似乎轉瞬就沒了火辣辣的灼熱感,但他沒留心,只是盯著自己的師尊一個勁地瞧,似乎想在他臉上看出朵花。

 

      無殤見他的手好了許多,剛抬起眸便看見寒涔的目光,帶著一點點的難以置信,更帶著不加以掩飾的依賴。無殤的神情更柔和了些,連帶語調也多了點溫度,但緊蹙的眉依然不曾鬆開,說:「什麼時辰了還不進食?受傷了也不知道停下?為師怎麼教你的?轉眼全忘了?」

      寒涔先是一愣,之後笑意爬上臉,趕緊上前拉住自家師尊的胳膊,笑臉盈盈地說:「師尊不放話,涔兒可不敢休息啊。師尊,您要吃梨花酥麼?涔兒拿給您吃可好?」

      無殤的神色終於鬆動了點,輕輕嗯了一聲,寒涔立刻歡快地跑去準備了。這些天的相處下來讓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家師尊就是饞,無關乎有無辟穀,他就是喜歡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那些有的沒的小糕點,他記得的分毫不差,就連他什麼樣的心情想吃哪一種,他總是能猜得八九不離十。

      有這種貼心小棉襖真不錯,無殤心說。

 

      一旁的玉瓊看著他遠去,開玩笑地說:「看來我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誰知道無殤卻偏過頭,不顧不遠處的眾人,微微墊起腳尖在他唇上一啄,笑著低語:「說的什麼混賬話呢。」隨後緩緩走回宮殿去了。

      離玉瓊一愣。做的什麼混賬舉動呢。

      他壓下那絲悸動,跟著走了。

 

      被莫名糊了滿臉狗糧的眾人:「......」

      被樂天偲遮住眼的無禎說:「父親,怎麼啦?」

      樂天偲心想,沒怎麼,怕你年紀輕輕不學好,學你兄長混賬地到處撒糧。看看他那幫不忍直視的眾好友們。

      伏辟見狀板了張臉,轉過頭嚴肅地看向伏云和伏陌,兩人皆在沈默到窒息的畫面中感受到他們親哥臉上寫著:「你們什麼都能向殿下學,唯獨這種不厚道的事情要真敢學,你們親哥我第一個打斷你們狗腿。」

      若儀在一旁輕笑出聲,似乎明白他的暗示,卻只是說:「你好意思想?他們都沒好意思說你。」伏辟一愣,像是沒料到她會這麼拆自己檯,乾咳一聲後說:「我可不敢那麼直接。」

若儀卻只是挑起眉,上揚著語氣復述道:「不敢?」隨後在他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做了與無殤相同的舉動,三人瞪大著眼睛看她,她卻只是紅著耳根笑著對伏云和伏陌說:「怕什麼,他要敢威脅你們,就再也沒藉口啦。」接著轉過頭,也朝著宮殿走,緊跟著寒涔的腳步入內。

 

      伏云和伏陌第一次見到自家兄長彷彿中邪一般的表情,笑著趕緊朝若儀追了過去,等等有要事商議,他們難得獲准參與,一刻也不想錯過。就留著嚴肅表情險些坍方的伏辟在原地凌亂,他曾經無數次想過與若儀更近一步,但始終邁不出腳,誰知道竟然......他抬起手輕輕撫過留有若儀香氣的唇瓣,半晌後終於揚起嘴角,跟著走了過去。

 

      燕琴:「......」

      摀著沈瞳雙眼的沈子龍:「......」

      同樣摀著無禎雙眼的樂天偲:「......」

      剛走出門的玄梧荷和路卿華:「......」

      臉色同土地一般黑的羽衣珩:「......」

      眾人最後跟著感受到無殤愉快心情蹦跳著的碧塵禹一同進入了殿中。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快被吃瓜群眾笑死。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6/20(日)

 

#預告:◎第一百一十八章.隱藏

「妳看見他會死?靈魂有了變動?他不是他?」

 

「尤其是太清殿下對嗎?

 

「他們只怕還會有其他舉動試圖引蛇出洞,都得多加留心,至於門主大會,也必須留意會不會混入魔族奸細。」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