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一百一十八章.隱藏


◎第一百一十八章.隱藏

 

      申時,殿中眾人迎來了仲懷等五人。

      他們互相打了招呼,剛想向離玉瓊行禮,卻見一旁的無殤蹙著眉說道:「兩位真人受苦了,我─」

      離玉瓊卻按著他的肩,制止他說:「此事與你無關,你不必─」

      「不,有關。若不是他們想─」

      「無殤。」那已經是離玉瓊許久沒使用的稱呼了,充分表現了他有些不滿的思緒,無殤轉眸看了他一眼,接著便像消了氣的氣球,耷拉下眉眼,懨懨地坐了下來。

 

      離玉瓊瞥了他一眼,隨後才看著他們說道:「此事沒有誰對誰錯,我們要討論的重點也向來不是這個。」

      原本輾轉得知了無殤因此病重而想說些什麼的二人瞬間閉了嘴,只得微微頷首,卻還是鄭重地道了謝,畢竟若非他的安排,沒有神族人的協助,他們甚至只能等到自己師尊的救助,到時候有幾分勝算,又有幾條命可活,便全是未知數了。

      無殤顯然依舊沈浸在自責裡頭,雖然面色不顯,但跟他比較熟的幾人卻能察覺得出,只是基於離玉瓊的緣故選擇了沈默。

 

      他們紛紛落座,這才仔細地將事情梳理了一番,訴說起當初的總總。包含那時候被抽離魂魄的靜壇宗弟子們,再到他們話語間的那些端倪。愈是聽著,大家便愈清楚感受到從無殤身上無意間所散發出的寒意,尤其在聽到斛氏二兄弟的名諱更是格外明顯。部分人不明白原因,但離玉瓊和伏辟卻無法置身事外故作冷靜。

      無殤臉色極差,眼神之間流露出了難以掩蓋的肅殺之意,半晌後只見他抬起眸看向結界口的方向,嘴巴微微開闔好似無聲說了什麼。離玉瓊雖然手握著他的,卻仍在聽伯言與季思的敘述,發現兩人蹙眉看著無殤並停下話語,這才撇過頭一道看向無殤。

 

      他怎麼了?離玉瓊甚至只能短時間想著這句話,便聽到無殤開了口:「我出去一下。」

      離玉瓊示意他們暫停,跟著無殤的步伐出了殿,只見歸來的楊織看著他的臉色一愣,隨即跪下身說:「太子殿下,人已到齊。」

      無殤垂眸看了他一眼,接著抬起目光,淡淡說道:「領路。」

 

      離玉瓊看著無殤去往當初預備好要給那些未知軍隊的暫居處,竟一瞬間覺得他很陌生,甚至陌生到讓他心焦。

      他不曾告訴過自己他暗自集結了多少軍力,他不曾告訴自己那些軍力要做些什麼,他更不曾告訴過自己他有什麼打算。

      一切彷彿在按照他預設的軌跡走,規律又刻板。而他這個人,在那些時候更變得死寂且難以觸及。即便他是他最親近的人,卻好像就止步於身理而非心理。

 

      他在顧忌什麼?

      他在隱藏什麼?

      離玉瓊想不到。

 

      他是不是不願意告訴自己?

      他是不是不願意與我共同承擔?

      離玉瓊不敢去想。

 

      等到他終於回過了神,竟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那走過來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依舊是那張人畜無害的表情,而那短暫的陌生只是他的憑空幻想。

      他深深看了他一眼,竟發覺自己不敢問出口,而是生硬地跟著他回到殿中,於所有人眼前他們依舊是深愛彼此也無所隱瞞的伴侶。

 

      寒涔下意識覺得不對勁,隱晦地從桌下拉了拉無殤的袖口,卻換來一個讓他安心的表情。他雖困惑,最終還是沒能說些什麼,他只是本能的覺得兩人之間似乎多了層什麼。在一年多以後,他才明白那層東西,叫做隔閡。

 

 

      那些小插曲並沒有引起多數人的關注,他們大致了解了狀況,無殤便開口說道:「我個人比較傾向他們是多人同時間進行抽取魂魄這件事。」

      他的想法大家一致認同,隨後又聽他說:「昴月的蹤跡可能還是得找找,倘若靜壇宗的弟子們當真全部墮了魔,那我們也不能排除將他們圈禁,嘗試有無解救之法。」

      離玉瓊聽後點點頭,說:「各大門派也需要聯繫,看來有必要召開門主大會。」他將目光轉向仲懷,後者思考半晌,說道:「太鷹門掌門前陣子仙逝,新任掌門才剛繼任不久,不曉得是否有閑暇能夠抽空前來。」

      離玉瓊:「無妨,請帖照樣發送,此次召開的對象需要包含太鷹門、天竹門、凌雪閣等大大小小各個門派,無論何者都以我的名義派送,並由你們帶領幾個弟子親自前往。如此一來他們便是顧及我的臉面也會抽空來一趟的。」

      仲懷頷首,又問:「那時日呢?」

      離玉瓊直直看著他,說:「荷月五日未時。」

 

      無殤聽見他們討論好,才開口說道:「玄武尊主。」

      玄梧荷聞聲轉過頭,當即會意,恭敬地開口說:「沒有。」

      眾人:「......?」

 

      無殤微微蹙了眉,說:「無妨,那便算了吧。」

      玄梧荷:「嗯,不會有影響。」

      眾人:「......」所以他們這默契是?

      大家看著同樣一臉懵的離玉瓊,好似在心裡得到莫大的安慰。

 

      無殤目光從她身上移開,這才發現沒人聽明白,乾咳一聲說:「我只是問了第九人有無線索。」

      眾人:「哦─」原來如此。

 

      無殤又接著說:「假若找不到此人,那我們就直接開始改良陣法吧。」陣法遲早都得進行改良,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如今趁煉燄之淵尚未開啟,而魓鬾尊的封印也尚未被破解,皇天尊依然保有那一絲意識之時,是最好的時機。有開創者在,想進行更動也更為容易。

      他們點了點頭,離玉瓊便說:「陣法改良上有我、楊織和孟天較為擅長,到時候就能靠我們與皇天尊商議。」誰知他剛說完,無殤的表情卻產生了極細微的變化。說不出是怎麼回事,但總有幾人看出來了,他似乎有些許反抗與不悅的情緒在。

      離玉瓊一愣,微微皺了皺眉,盯著他卻不催促,只是鼓勵性地看著他。無殤卻無動於衷,過了幾秒後閉起眼,將意識投了進去。

 

      “殤兒,終於肯聽爺爺說話了麼?”

      “......”無殤許久未回,但卻下意識皺起眉,臉色也變差了。盯著他的離玉瓊不難看出他的變化,心裡只是想著,他和皇天尊有過爭執?所以剛才才有如此反應?

      “殤兒,我─”

      “我不想聽您解釋什麼,更不想聽您勸什麼,我不會動搖的。”

      “......好罷。爺爺答應你不會多話的,行麼?”他的口氣已經近乎哀求了,那小心翼翼的模樣讓無殤愈加不耐煩,但他不能因此過於任性。他確實不擅長陣法,因此與皇天尊互換是最為省事的方式,可他就是擔心他多嘴說了什麼,到時候便麻煩了。

      他許久後才開了口,口氣卻冰冷了幾分。

      “......您最好說到做到。”

      他不再廢話,便與皇天尊交換了話語權。

 

      半晌後,皇天尊睜開了眼,目光一掃而過,玄梧荷一如既往地重禮,其他人也紛紛照做,原因無他,只是他散發出來的氣息不帶半點和煦,有的只是冷冽。離玉瓊知道,他的猜測十有八九是對的,他們起過爭執。

      皇天尊看了一遍後,將目光定在了玄梧荷身上,開口說:「時間點是否有變?」

      玄梧荷一愣,當即運起了墨痕珠,半晌後皺著眉回過神,猶豫著說道:「您─」

      她拉長了尾音,而後皇天尊打斷道:「妳跟我來。」

 

      他帶著玄梧荷走進了內間,隨後便揚起了結界將所有人隔絕在外,離玉瓊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跟隨,卻接收到了皇天尊有些詭異的眼色。他總覺得皇天尊想對自己說什麼,那目光不僅帶著警告的意味,隨後卻又帶著一絲哀求。

      離玉瓊愣怔了半晌,哀求?皇天尊想表示什麼?莫非與無殤的異常有關?與他倆的爭執有關?又或是與現在他要和玄梧荷商量的事情有關?

 

      玄梧荷看著結界立起,緊接著便聽見了皇天尊說:「妳看見了什麼?」

      玄梧荷抬起了眉眼,說:「您現在說的話語,無殤聽得見嗎?」

      皇天尊僵了片刻,說:「妳看見他會死?靈魂有了變動?他不是他?」

      玄梧荷瞬間瞪大了眼,有些慌亂又無措地看著他。皇天尊卻只是說:「殤兒在服下粹骨丹後,便做了一場很長的夢。」

      他停頓片刻,見無殤沒有制止他說的意思,便接著說道:「夢裏面他看見了自己會死,但是死的是靈魂而非軀殼,有了外來者取代了他,卻沒人發現異樣,隨後整場戰役也都完美落幕,唯獨沒了他。」他看著玄梧荷,又重複了一遍:「唯獨沒了他,卻沒有人發現。」他想說的還有很多。

      沒人發現他不見,沒人知道他“死”了,也都安然存活在那如夢似幻的結局裡,有“另一個無殤”頂替了他的位置。

 

      可他沒有把這些話說完,他看著玄梧荷的表情,便能知道這場夢真如無殤所說,是會成真的。可怎麼會?他為何能有了預知能力?

      玄梧荷終於回過神,從方才的話語不難聽出無殤是聽得見他們對話的,於是她便開了口:「主上,屬下曾預知過魔族取得了碧海鱗,也曾告誡過無殤和無苓,可方才我的預知有了變化。」

      皇天尊聞言皺起眉,他知道她說的告誡是什麼意思,那是那時她對他們說過會發生的大事,讓他們務必讓無殤不要激動地出了雲無門,進而去影響到結局。那她說預知有變是怎麼回事?

      玄梧荷又接著說:「提前了,提前到了年末。」她不能說得太多,預知這種東西知道愈多則愈會影響劇情走向,影響愈是深,愈會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到時候即便想挽回大局也不可能了。

 

      皇天尊點點頭,示意她接著說。

      「而主上您說的事情,會發生在雲無門的外門弟子試煉大會。」

      皇天尊的內心如墜深淵,愕然想到那豈不是沒多久了?若他記憶中無殤所知的時間沒錯,那便是後年了?

      皇天尊臉色極差,看了玄梧荷一眼,玄梧荷便說:「您單獨找我談,想必是無殤不願意讓人得知此事?」

      皇天尊並未回覆,但他的臉色已經代替他回答。

      雖然明知道結果,玄梧荷卻還是多嘴地確認一句:「尤其是太清殿下對嗎?」

      然而下一秒玄梧荷看到的,竟然是皇天尊搖著頭說:「是。」

      玄梧荷呆楞了片刻,才終於明白了皇天尊在暗示她什麼,隨即開口道:「屬下明白了,不會多嘴的。」

 

      當兩人走出來時,皇天尊與玄梧荷便與離玉瓊交換了眼色,接著再若無其事地移開了目光,各自坐了下來。

      皇天尊開口說道:「封印解除之時,約在你們外門弟子試煉大會前後,在此之前必須將陣法完善,隨後本座意識消散,殤兒與古鮫族神力恢復,九神軍當即確立,殤兒繼天神位,到時候便需要找到這最後一人,並於18年內完成修仙界的聯軍。」

 

      當年皇天尊與九神軍集結了近六成的正派修仙者,包含神界、妖界乃至人界。六成其實有些少,但當時的修真者從未經歷過大戰,甚至連魓鬾尊是為何人都不清楚,在他們看來全是莫須有的編撰與造謠。

      連同那些假意配合的神族人,也都只是看在九神軍中四神獸的臉面上才應下,至於皇天尊則自始至終未曾露過臉,畢竟他們眼裡古鮫族並沒有那麼大臉面,而剔除了妖骨的他更是如此。

 

      聯軍表面上牢固可靠,但彼此心照不宣。當大戰來臨,那些集結前來的修士就顯得慌亂無章,那些未曾應下的神族在發現事情不妙時才趕緊加入,成了神魔大戰戰事拖沓如此之久的主因。

      然而這次,他們可以說是有了較上次更多的有利條件。有了當年的前車之鑑,有了用以完善陣法的時間,更有了說服更多人的機會。

 

      皇天尊敘述了當年大致的景況給在座人聽,由於花了太多的時間,便將意識歸還與無殤。

      無殤身形一震,隨後臉色蒼白一片,急忙起了身到內間嘔吐了好半晌,硬是將方才吃的所有茶點搗騰出胃。

      離玉瓊在一旁忙前忙後了半天,再次走回大廳,無殤也只是有些疲憊的模樣。

      無殤對寒涔笑了笑,這才說:「他們─」他原本要出口的話似乎因為顧慮到什麼,而臨時拐了彎,說:「他們只怕還會有其他舉動試圖引蛇出洞,都得多加留心,至於門主大會,也必須留意會不會混入魔族奸細。」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夢境的真相出來啦。

沒錯,落花又要來虐小受了孩子們。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6/28(一)

因為一些緣故提前更新~~
下周日怕沒時間,所以延後一天更新。

#預告:◎第一百一十九章.左佟

「但你又為何要用這種極端方式?你明知道他會難以接受。」

 

「但你們之間真正的關聯,千萬不能讓滅盞終知道。他太多疑了,假若猜到了,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我相信你不會希望她不得善終。

 

「總之往後,他就拜託你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