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六章:禮物。


  整個家裡都是男人,餐桌上七菜一湯恰好足夠。

  小孩一上桌她就點了幾道菜:「這幾樣菜可是你哥為你特地找的,就怕你現在身體不如以往,吃其他的食物容易積食胃疼。」藍雪晴邊說邊給人渡菜,眉眼間還望向南宮律邀功。

  南宮律沒跟小孩袒露秘密,藍美人不好代庖,不過夾菜時明裡暗裡替兒子說些好話倒也不難;自從舊疾治好後,她整個人越顯活潑俏皮。

 

  聽著母親一邊佈菜一邊誇大不實,南宮律歛下視線,眼神充滿笑意,在孩子還沒被誤導前趕緊澄清:「這些菜的來源,其實並沒有娘說的這麼困難。」藍雪晴說這些東西來源稀有金貴也不算假話,在各個世界中,這些靈米、靈植需要花大價錢才吃得到,但因為小世界靈力充沛的關係,在他這裡,這些根本不成問題。

  

  隨手種下的凡植種子,也只需幾日便會因為靈力充盈催發生長、充滿靈氣,與大世界專門培育的植栽有得比,畢竟他身負五性靈屬,小世界自成循環,不會有靈植因缺少某一屬性而造成營養不良的現象或許更勝一籌。

 

  用餐一如往常,愉快結束後,駱商與吳添福繼續與那些驅蟲藥材奮鬥,而兄弟兩人則踏著微弱月光在院子裡散步消食。

  夏夜風涼爽,夜雲藏不住滿天星斗,院旁小湖澄澈倒映,與遠處村鎮家家燈火相呼應、耳邊是蟬兒燃燒生命鳴叫著、或有夜鴞高空而過,全是前世看不到的美景。

  穿書至今沒有電子書可以打發時間,欣賞美景變成阿乾的新嗜好。

  小孩一臉滿足平和地瞇眼,感受迎面而來、帶著一絲青草味的晚風。

  而別在衣領上的冰花早已在晚飯後被取下,用稀釋過的水靈花水養在窗前的瓷瓶中。

 

  歲月靜好。

 

  南宮律胸口不由發熱,好似被什麼東西輕輕敲擊。

  自從某日發現孩子會仔細收藏贈與之物後,南宮律每每贈物,就總不由自主浮想連篇。

  腦裡幻想那雙細皮嫩肉的手掌撫過冰花,指尖就好似也能感覺到牽住小手時的觸感;或許冰花上還會殘留小孩身上特有清香,一來一往就是兩人身上氣息混雜交融。

  思緒越發飛散,南宮律眼神也越發深幽,若不是木小妖扭動身形吸引他注意而驚醒,怕是要被小孩察覺臉上表情的不妥處。

  南宮律心臟砰砰直跳,彷彿做壞事差點被抓包,趕忙清嗓開啟話題,好分散思緒:「嗯……剛才在房裡時,我是想告訴你。」他深呼吸,擺出保護姿態,以便隨時可以將嚇到的孩子拉近懷中安撫。

  只是準備萬全,卻往往比不上意外。

  再一次地,坦白又被遠方藍美人的呼喚打斷。

 

  「這是二娘特地為你做的甜點,快吃吃看。」藍雪晴獻寶似地捧來一個碗,表情跟吳添福買來冰釀梅子如出一轍。

  只見碗裡甜點狀似果凍又似果醬,從橘紅漸層至淡淡紫色,其中竟有點點黑色物體,時不時閃過靈光,看上去不像食物,反倒更似琉璃水晶這類的藝術品;視覺饗宴不過如此,更別說鼻尖還有甜甜的清香掃過,南宮乾略驚喜:「這是什麼?」

  「先別問,吃吃看。」藍美人笑得神秘,直接哄著孩子開吃。

 

  甜點入喉便化,微微苦澀,轉眼又從喉間回甘,甘後帶有一種特殊的微弱辛辣感,柔軟過後是略為沙沙的口感,亦是接觸舌尖就化作點點香甜,就像跳跳糖一樣在嘴裡綻放精華。

  「好好吃!」最開始捨不得,南宮乾只挖了小小一杓,第一口帶來的美妙滋味讓人欲罷不能,後面進食速度加快,滿足模樣根本恨不能整碗直接塞進嘴裡。

  南宮律眼神飄向比天空更遙的深處;他隱約察覺有無形力量干涉,阻止自己向小孩坦言重生與小世界。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這是他前世半步成神的感悟。

  那這件事,只能作罷。

 

  他輕輕嘆氣:「傻瓜,吃慢點。」邊說邊將食指與拇指重重摩擦,遺憾小孩吃得再急都能保持良好習慣,嘴不沾沫,讓他想揩油的機會都沒有。

  「今日不同以往。」藍雪晴笑彎桃花眼,從懷裡又掏出一雙薄如蟬翼的手套:「小阿乾,生辰快樂。」

  手套腕處繡有一排金銀紋,隱約可劍靈力流轉其上,那是藍雪晴將陣法再進一步的方式,不再以繪成陣,而是可以透過布料花紋輔佐,在繡花的過程,自成一陣,幾乎與煉器不相上下。

  難為小世界靈氣稀缺無法煉器,藍雪晴還能想出這種法子另闢蹊徑。

 

  禮物來得突然,小孩怔愣,好一會兒才找到聲音:「我以為今天的大餐跟點心已是祝賀。」

  「小傻瓜,大家一塊兒吃飯不是常態嗎?」指尖微涼,清點孩子小巧鼻尖卻帶來無盡暖意,烘得孩子胸口熱騰騰地,像窩在溫暖被窩裡,安全安心又溫暖,熱得軟嫩臉頰一陣紅暈。

  「這個是二娘的心血結晶,小傢伙便宜你了,你給起個命字,讓二娘開心一下。」本是逗小孩,卻不想南宮乾當真一臉沉重、認真思考,在自家兒子的責怪眼神下,藍雪晴也感到一絲歉意;連幾日快活,她就是忘了孩子偶爾還是成熟過頭,這隨口一揶揄倒為難起人家。

  南宮乾倒是沒注意母子兩人暗潮洶湧,腦袋滑過掌心二字,定眼瞧著藍美人燦爛一笑:「是二娘的心意,這手套就叫雪娘心,似我手心捧著二娘關懷。」

  「唉、好孩子。」樂得藍美人忍不住揉了孩子腦袋一把。

  「咳。」大概出於爭寵心思,南宮律清清嗓子拉回胞弟注意力,他道:「哥哥送的是這個。」順手將小孩總隨意綁起的小辮再繞幾圈,將一只翠色玉冠戴在孩子頭上;只見木小妖頓時發出細微尖叫,似乎興奮得幾片嫩葉都要掉落,與他心有靈犀的南宮乾一臉疑惑,在內心答應木小妖抱緊玉冠。

  木小妖一個扎根就縮在玉冠裡,不再東張西望,遙遙望去木小妖與玉冠幾乎一體,好似尋常人家孩子的基本配備,不起眼,卻又得體。

  「謝謝哥。」被木小妖歡快的心情影響,南宮乾露出甜甜笑容,臉頰那酒窩比往常還深。

  南宮律視線有些朦朧,眼眶微熱、臉頰灼燒;幾個深呼吸壓下激動,他再次清嗓,在藍雪晴充滿調侃笑意的眼神裡一本正經:「雖不到束髮,但也該獨當一面,阿乾可要記住,我們與尋常人家已不同。」言語嚴肅,暗暗提醒胞弟已是修者,不可再與世俗比擬。

  雖是孩子早熟不怕他不理解,但就有種老父親心態,忍不住要多加關懷、叮囑,怕是前世孩子那份懵懂無懼與後果,讓他仍放不下。

  「我都明白。」頂著新造型,南宮乾也有些玩心起,搖頭擺首,唸一輪三字經;確定木小妖不作妖、玉冠不沉重,搖晃的力度更大,企圖將腦袋上新飾品給甩下。

  此時屋內兩人姍姍來遲,大個兒駱商拿著繡死的錦袋,神神秘秘地塞進孩子懷裡,幾番叮囑一定要貼身保管:「保平安。」他說。

  南宮乾只當傻大個兒還把自己當凡人,去哪間廟裡求來的平安符,笑著答應。

  吳添福則是知道孩子因為體弱多病、無法遠行,特地準備了好多話本,甚至自己也寫了幾篇,也是用心準備了。

  本以為自己最寒酸,孩子卻也認真地收下道謝,把他感動得一蹋糊塗。

 

  夜晚在歡鬧聲中漸漸寧靜,風吹落樹上裡片零散,月將屋外剪影打在窗上,屋內孩子睡得熟,屋外遠處小涼亭,南宮律靜靜望月,藍雪晴研墨。

  打開小世界一絲縫隙,放出靈力化成絲線,一旁藍雪晴執筆勾勒,將洩漏的靈氣融入墨汁中。

  「若你所言成真,此方城鎮將受無妄之災,娘的一番請求難為你了。」細語輕吟、筆墨揮灑,在母子兩人閒聊下,一幅獸弄圖漸漸成形;正是在商量獸潮來時,該如何應對。

 

  「娘修為不足,設想無法完成,只得借用四方之聖為憑,意喻鎮守四方,此法則需陣眼維持,你可捨得?」

  「娘所願即為我所願,無所謂捨不捨得。」一樣法器救一方凡世平安,南宮律反倒覺得自己賺了。

  兩人打算連夜趕製四聖獸弄圖,鎮壓在城鎮四周,在以一樣法器作為鎮眼維持陣法,這樣獸群靠近也只會在四周打轉,不會生靈塗炭。

  至於是不是會被修者發現,那又是之後的事了;母子兩人有把握設置陣中陣,不讓人輕易破壞、取走法器,即便取走,法器也會因此破損,待那時,獸潮也差不多該散去。

  這是藍雪晴在陣法上造詣的自信。

 

  接下來幾天表面上還算平穩,該繡花繡花、該磨藥粉磨藥粉,南宮律則黏著孩子聽他讀話本。

  到了晚上,則是除了孩子與吳添福外,都很忙碌。

  玄武鎮山、白虎鎮林、朱雀鎮土、青龍鎮水。

  埋下藍雪晴畫的鎮圖需要設置簡單的陣法,以避免鎮圖被人誤當寶物取走。

  回到小宅設為鎮眼處,南宮律隨手摘取小世界一些相生的藥草與玄玉一同煉製,作成一對石獅,替換掉門口那對後,陣法就算設置完成。

 

  大清早,看著睡成大字型的娃娃,南宮律一陣好笑。

  掐著鼻子把人憋醒,帶著青年才有的輕鬆笑容招呼胞弟梳洗。

 

  便是在此輕鬆愜意下,踏上碧青洲之行。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