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七章:滴靈晶。


  大雨滂沱的沼澤,深處時不時有閃電劈落,馬車的馬早已被放跑,在踏上碧青洲的當下,南宮律已讓駱商去抓了兩隻雨行鳥拉馬車。

  雨行鳥是碧青洲原生物種,幾千年來早已適應這樣的氣候變化,閃雷下雨已不會驚擾牠們,拉馬車正適合,就是穩定程度不如駿馬,車身搖晃得厲害,體現在--

 

  「嘔!」南宮乾臉色蒼白,早已吐不出東西的體弱孩子,已經整整三天吃不好睡不好,胃裡沒有東西,連膽汁都快吐光,暈馬車這種事情,其實還真不是第一次。

  只是這次換了駕座,暈眩程度成倍上漲,南宮乾本以為自己半步入了修行路,體質肯定比常人要好一些,卻是連路邊走過的漁夫都憐憫地送上一些暖食哄他。

 

  還是弱雞啊!

 

  小孩抱著木桶,一臉厭世地在內心吐槽自己。

  前些時候被保護得太好,導致他有些膨脹,現實鐵拳果然還是堅硬,一下就將他揍醒。

 

  南宮律也一臉為難,只能用靈力將稀釋過的水靈花水保溫著讓孩子漱口、潤喉;即使喝下去沒多久會再吐出來,也好過什麼東西都吐不出來的乾嘔。

  一路上他也試過渡靈力舒緩孩子暈眩症狀,卻不想一渡就讓人流鼻血,若不是駱商跟吳添福似乎習以為常地替孩子打理、更衣,南宮律懷疑自己會被這一遭嚇得當場入魔。

  可連日嬌養的孩子說不上身強體健,卻也該比一般人要強壯一些,此時表現卻顯得比初生兒更加脆弱,實屬異常。

  這狀況讓他幾日眉頭深鎖、百思不得其解。

  探靈只見沉痾更重,在馬車鑲崁斂靈玉阻隔靈氣,也不見孩子體內汙穢停止累積,就像……就像這片天地厭棄孩子一般,拒絕孩子進入。

 

  腦袋一閃靈光,南宮律眼神瞇起危險弧度,透過窗櫺朝霧濛濛的天空看去。

  還不待他深思,身旁孩子又一聲:「嘔!」驚天動地。

  然後兩人再一次回到先前的模式,拍背、渡茶、擦嘴、揉後頸。

 

  數不清多少時辰過去,馬車停下搖晃,駱商掀簾輕喃:「主子,到了。」音量輕得像是吐息,就怕聲音再大點,會加劇孩子的不適。

  垂首望向仰躺腿上的孩子,南宮律一臉擔憂:「還可行?」若可以,他也不想帶孩子來此,只是他並未向孩子明言,此行除了取些滴靈晶外,他還想替孩子與木小妖取些東西。

 

  碧清洲常年落雨必有大量水靈氣,千百年來足以讓滴靈晶出現神品水靈精,其外觀如尋常寶石,卻富含大量純淨水氣。

  水能生木,水靈精對木小妖有大幫助,與其魂神綁定的孩子亦能有所助益。

  再加之水靈氣性質柔軟,對孩子身體與性子,肯定都有所幫助。

  他畢竟不是醫修,無法對症下藥,但凡有可能對孩子好的,他都會試上一試。

 

  若在大世界有人知道南宮律內心所想,必定大呼浪費;畢竟這些東西每一樣都是天材地寶,煉化後再使用,肯定比粗糙地直接拿來「養孩子」效果要好上千百倍。

  可南宮律不管這些,他就只想要阿乾好好地、健康地活著。

 

  「可行,放心。」南宮乾整個人都是虛脫狀,卻仍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他只是單純地想,自己這身份在書裡可是最終大反派,現在抱著主角大腿吃吃喝喝過香香,但總有一天會遇上更苦難的場合,他不能允許自己太過安逸。

  看著小身板勉強自己坐起身,旁人可見他搖搖欲墜,卻也捨不得叫孩子別逞強;便是這份性子吃得苦,才能在那南宮府裡活下來,這份心性亦是踏上修途不可缺少的毅力。

 

  他忍住將孩子整身攬入懷裡的衝動,改為輕輕揉捏對方太陽穴:「再忍忍便可,戴好避蟲香囊。」將鵝黃色的香包緊緊扣綁在孩子雙腿與腰際,脖子那個更是慎重地再三確認不會輕易甩脫。

  「雨行鳥天生能避開百足蟲,在此停下不願往前便是附近有蟲穴,雖說有哥哥與駱商在,該是不會輕易讓你受傷,但還是要做點保護,你了解嗎?」南宮律已經很克制,他巴不得用避蟲粉做成一條毯子,把孩子裹緊;可他明白這樣的保護,最終只是與前世相同,導致阿乾沒辦法離開自己,也受不得一絲委屈、更無法獨自行走,那其實不是真正的愛。

 

  多可笑,明是如此簡單的道理,也是這輩子才看透。

  南宮律眼神微暗,為自己前世的無知感到氣惱,卻又……回憶起來,不覺有錯。

  佔有慾真是可怕的東西。

 

  南宮律胸口一整個悶得慌,無處施為的窘迫感讓他心有焦慮,燒得他牙槽都快咬碎,卻也要為了顧及孩子,擺出和煦溫吞的模樣。

  只想呈現最好的模樣給孩子知道。

  他喜歡孩子雙眼精亮、盯著他眼露欽佩的模樣;那是種,彷彿自己又是孩子一切的滿足感。

  即便只是自己的妄想,也足以安撫他現在躁動的心。

 

  或可稱自己一聲偽君子,不為過。

 

  重重呼氣,南宮乾已將狀態調整,深知自己這角色在書中各種探險都是拖後腿身份,握緊手中避蟲香囊點頭示意,然後率先踏步向前,霎時,頗有種娃娃帶兵之感。

  南宮律哭笑不得:「方向在另一頭。」磅礡大雨下,景色已難辨別,初來乍到的阿乾又不如他與駱商能神識遠探,這一步踏得果決,不知情的人還道他是不是知道百足蟲穴。

  南宮乾足下踉蹌,一臉深沉地轉頭朝南宮律指著的方向走去。

  還好他吐了一路,又被雨淋風吹得臉頰微涼,一臉燥熱都被默默藏起。

  可就那雪白雪白的娃娃身上,還有通紅的耳廓無聲洩漏心聲,其他人看破,不說破。

 

  路上除卻雨聲雷鳴,偶有強風呼嘯,再無其他獸吼蟲鳴,可泥沼中仍有幾株水草被異聲驚擾,唰唰聲細微,卻也逃不過駱商與南宮律這兩個境界上在小世界已算無敵的修者。

  見南宮乾手指併劍、靈氣外放,便將突如其來的迅捷黑影斬成兩半;駱商則是虎掌成刀狀,轉身橫劈、大開大落,亦是將幾道黑影片成碎屑。

  吳添福稍有驚愕卻也鎮定,待那轉瞬的愣神退去,他小心上前查看,湊起屍體不過巴掌大的百足蟲:「主子,確實是滴靈百足蟲。」南宮律已將面貌繪製,雖說不上一模一樣,但該有的特色都確實吻合。

  「駱商顧好阿福,阿乾過來。」南宮律朝孩子招手,幾個步伐拉近距離便將人帶進懷中:「少有幾隻出沒代表我們已靠近,雖有備上避蟲香囊,但蟲穴內成群百足蟲怕是顧及不上,跟緊點。」理由冠冕堂皇,可真把南宮乾當孩子的話,卻顯得理由空虛。

  只見南宮乾一臉古怪,但也安分,任由對方幾乎是抱著自己飛奔,同時在腦內吐槽這奇怪的親近行為。

  他不傻,自然能知道自己跟吳添福身上掛的香囊數量差異甚大,兩個香包足夠吳添福不被攻擊,自己這全身上下大概有五六來個,味道重得都讓他懷疑是不是接下來連著幾天,自己就是個行走的人行避蟲香囊;瞧瞧那幾隻偷襲的百足蟲,可是有幾隻特地繞過他去襲擊南宮律。

  忍不住要懷疑,南宮律大概嫌棄自己小腿短兒短,走得不夠快,這才找藉口理由拎包上路?

 

  竄出的黑影越來越多,沿路劈落的屍體幾乎堆積成路,綠色液體散滿整塊泥沼之中,黏稠而混雜屍塊,看上去分外駭人。

  好在百足蟲有些智商,看見先鋒無一存活,又發現自己不上前便不會受到攻擊,紛紛停下衝鋒,只繞著幾人圍成防守圈,威嚇般地發出唧唧蟲鳴。

  試想上千隻巴掌大的咖啡色螳螂對著你嘶吼,沒毛病也要被嚇出一身毛病,尤其是密集恐懼症患者,怕是當場就要發出尖叫;很重要地,阿乾就是有點密集恐懼症,不嚴重,但頭一回看到如此場景,整個人寒毛直豎,雞皮疙瘩都快發到臉頰上去。

  為了避免自己驚嚇時發出尖叫驚擾蟲群,引起不好的後果,他只好僵硬地緊抓南宮律腰側飾帶,把臉貼在對方懷裡,平復心情時偶爾從縫隙中查看周圍,然後再被密集蟲影慌得重複遮臉動作。

 

  忽然一陣尖銳嘶鳴,擾得幾人忍不住掩耳抵禦噪音,泥沼中一團比孩子身影還大的黑影猛然竄出,伴隨手臂長的鐮刀落下,南宮律終於不再僅用劍指防禦,而是抽出龍吟,雨中舞劍。

  劍與鐮爪相碰,火光四起,如金屬碰撞的聲音刺耳擾人,更是讓圍繞幾人的蟲群有癲狂跡象。

  箭步刺擊、滑步挑起,將百足蟲首逼退幾步後,南宮律迅速拆下孩子腰上多餘香囊,回頭喊著駱商並朝之拋去,就見駱商默契十足地揚掌起火,將半空中的香囊點燃,霎時避蟲香囊的味道因此更加濃烈,四周蟲影發出詭異叫聲、紛紛遠走,僅留那半身成人高的蟲首與南宮律對峙。

 

  「帶著阿乾去找滴靈晶,一刻鐘必須離開。」南宮律千斤足踏,將地面崩出一條小道,嚴然是剛才巨大百足蟲挖出的穴道口,如蟻天性造的巢,徑道恰好能讓幾人通過。

  隨後便朝蟲首欺身而上,刻意與之僵持,避免給對方帶來太多危機感,引起毀巢脫身的後果。

  一個翻身躲過斬首鐮刀,不忘回頭叮囑:「若在深處找到水色寶珠,給木小妖。」

 

  戰,再次開打。

  劍,再起風姿。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