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四十一章:劍派弟子。


  只見一路弟子衣著白底藍繡,墨藍外掛上繡風雲流水、腰繫劍形翠玉,竟是前世門派凌霄劍的弟子。

  再定眼細瞧,五人裡,除一位外門,其餘全是內門弟子,且帶頭那位竟有象徵精英的領釦。

 

  內門精英弟子再上去便能成為峰主的入室弟子,得一位能者親授指導、保駕護航,可謂前途順遂;然而這樣的修者如今卻現身在此,南宮律不得不重視。

  成隊的五人,不論哪個南宮律都不認識,這表示他入門派前,這些人都已不在,退派或是遭遇危險都有可能。

  回憶前世,記憶裡不曾見過幾人,也不曾聽聞有誰來到小世界歷練。

 

  他運轉歛息訣仔細收斂修為,讓自己氣息更接近一個普通凡人,然後結帳離去,不遠不近地綴在他們身後觀察。

 

  只見五人時不時交頭接耳、表情輕鬆,幾人漫無目的地走在市集中,偶爾買些小點品味,偶爾對著一些散修評論,情感狀似甚篤,即使帶頭的那個精英弟子冷著一張臉,也會在其他人詢問時耐心開口,不曾有過不耐,只是視線時不時朝遠處窮極山掃去。

 

  看樣子是想去窮極山看看?

 

  別人以為是異寶現世或是秘境將啟,但南宮律清楚,窮極山那處不過是破碎的封印,近日天光現,也不過是封印年久脆化,魔氣正迫不及待地感染四周野獸,再沒幾日封印破碎,屆時將有大獸潮。

  靈氣稀薄導致他無法大膽施為,行事都要再三小心,那些修為比他淺的弟子,怕是要損在那場意外中。

  見幾人行走間不曾仗著身份跋扈,依然有禮有序,南宮律不免露出笑意,畢竟是前世心有所歸的門派,發現弟子在外行為端正,自然與有榮焉。

  想來這便是所謂緣份,那便幫個忙,也算結個善緣。

 

  觀察許久,幾人或許難得來趟小世界,對什麼都感新奇,只是在採買小東西上綁手綁腳、似有銀兩花在刀口上的感覺。

  或許他們有大把靈石,但那畢竟在凡俗小世界並沒用處,看的還是銀兩多寡。

 

  加大步伐站在幾人身旁,把他們問過價格的小東西挑幾個買下,在對方糾結目光中將東西遞出:「交個朋友?」

  幾人即便還是面上仍帶有禮微笑,但可察覺他們在那瞬間全身繃緊;玩物不喪志,自律而不焦躁,心性不錯。

  「閣下這是?」精英弟子向前一步,將修為教低的幾人擋在身後,不讓他人替自己喉舌,也有身為精英弟子的自覺。

  可見人品亦佳。

 

  前世在凌霄劍派當上峰主,教過幾個弟子,面對這些弟子,南宮律一時間還抱有長輩心態,忍不住點平一二。

  但他深知不妥,因此自然地垂下視線,不讓對方看清目中接近慈愛的目光。

 

  此時任何起頭都可能引起對方質疑,南宮律索性擺出修者常用的禮數手勢,後道:「曾遇貴派戰前輩,當時把酒言歡甚是投緣,不知他如今是否已歸?」前世入派時,狂劍峰峰主戰無雙剛上任不久,只是修者無歲月,這個日子很難細說究竟何時,保險起見,他便略過峰主尊稱,直喊姓氏。

  幾名弟子修為本就低他不少,再加上歛息訣那更是瞧他不透,幾番思量下,最終還是試探:「不知這位兄弟是何時遇到我戰師兄?」

  「原來戰前輩與幾位是師兄弟嗎?」適度地表達意外、再手指一旁茶樓、狀似沉思:「莫約今年寒雪時,鎮頭這家酒館雪梅酒剛起甕,戰前輩排了幾日皆無所獲,在店外這棵樹下憂愁許久,恰好在下手邊多有幾壇,便與戰前輩共飲。」南宮律貌似神往、笑容自然,那是想起前世戰無雙總拿著一堆靈寶,吵著求他釀酒。

  除卻地點虛構外,那行徑可是在峰上常見;前塵往事,片段皆是難得無憂,忍不住便笑達眼底。

 

  餘光可見幾人眼神交流,精英弟子幾不可見地點頭後才開口:「抱歉。」幾人順著話語擺出賠罪禮,方才開口:「看不透前輩修為是我等學藝不精,可在下師兄弟幾人修為不高、不敢惹事,近期附近修者眾多,難免小心防範,忘前輩莫要見怪。」

  「我與幾位兄弟該是年歲相當,是家學練有收斂氣息的攻法,實則修為亦與幾位相當,前輩一稱當之有愧。」對方進退有度,南宮律眼裡都是欣賞。

  「在下朱劍卿,朱紅劍意為卿有的朱劍卿。」雙雙拜以回禮,在南宮律帶領下,幾人往就近一處茶樓歇息,之前那互相試探之事,便算過去。

 

  小點、淡酒擺滿桌;南宮府在小世界尚且富貴,這點排場流程南宮律倒背如流,每個人都貼心地讓店家上了一合的量,滿桌小點也貼心地每人分盤四五樣,若不夠涮嘴,尚有共食鹹點甜點各兩大盤,可謂周到。

  

  朱劍卿心細,對於南宮律這般體貼之舉特別欣賞,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交流上態度便不自覺軟上幾分,雖然還是稍嫌冷淡,但能明顯察覺其中示好:「我等方來此地不過數日,離行前戰師伯剛歸返並受命狂劍峰主。」前為師兄是為了套話,後來坦承便也改回原本的稱謂,談及此處,其餘弟子面露窘迫:「南宮兄弟莫要見怪,我們也是怕被人欺,言語間多有塘塞遮掩,請多包涵。」

  南宮律點頭表示理解,防人之心不可無,對於這些人的細膩毫不見怪;未免這個話題讓氣氛尷尬,他招呼眾人享用酒點,一邊詢問:「前些時候開始,窮極山附近便有異光乍現,幾位兄弟是打算前往一探?」

  「不是。」朱劍卿不自覺手撫領釦,面露哀愁:「不知南宮兄弟對我們凌霄劍派可知一二?」見南宮律搖頭,他亦恍然;是了,戰師叔不是會與他人細談門派的性子。

  「凌霄劍派,顧名思義便以劍修為主,門派中有一峰較為特殊,名為天劍峰,天劍峰主能透過劍意與劍氣探得一絲與自身相關的天機。」稍作停頓,在南宮律鼓勵且專注的目光中,他定下心神說明來意。

 

  在三兩句簡單陳述中明白,幾人來此來自天劍峰主授意,說是一早見得一絲天機,說此方小世界有影響門派的事情發生,不過天劍峰主畢竟是劍修,對於卜算並不精細,且冥冥中並不覺得特別急切,花代價去找卜算專精的天衍閣沒有意義,便讓幾位弟子前往觀察,就當是一次歷練。

 

  「是這樣……」南宮律語氣多有感慨;前世便拜在天劍峰峰主之下,提起他老人家也忍不住心頭又熱又悶;熱是過往師尊的照料與開導歷歷在目,悶是今生不知是否還能入他老人家法眼。

  「幾位職責,在下不好過問,不過當提一句小心。」他持筷沾酒,在桌上將窮極山與小鎮地理位置稍作描繪:「在下家中藏書不知真假,但有一說。」聲音放輕,僅以幾人可聞的聲量陳述。

 

  「都說窮極山曾有神仙居住,許多話本野傳也都這麼提起,可從沒有一篇流傳提到仙人有留下什麼,反倒幾乎都說仙人與吞天妖魔大戰數回合的傳說,我看這窮極山……」鄉野軼聞包括想讓幾位弟子知道的訊息,真假參半可信度增添不少。

  「都說傳言不可信,但近日異象頻出,我怕之後會有大災。」鄉野軼聞並非空穴來風,幾人隨便找一個說書都能查證,故事總以仙人戰勝然卻時日無多做結尾,卻是沒多提仙人之後做了什麼,南宮律只是在這之後多加一些引導。

  「口耳相傳或許失真,但仍有可參考價值,幾位認為呢?」

  「是這個道理。」幾人紛紛附和;不是他們不動腦,而是南宮律針對許多事情細說分明,讓他們挑不出錯,前為戰師伯舊識、後有酒點貼心之舉、再來言談間讓人愜意的周到,讓人提不起防備之心。

 

  南宮律的人格特質在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當他沒有惡意、有心交好一個人,那人便能清晰感受到溫和與善意,沒有任何虛假;與若南宮乾在此,便能體會一把小說主角萬人迷的原因。

  畢竟作者當初細心描繪南宮律,其性格總讓讀者如沐春風、心生嚮往。

 

  眼見想傳達窮極山危險的目的達成,接下來的交談更顯悠閒,南宮律並不打算深究他們是否還要滯留此處,畢竟各人有各人的緣份,他能做的便已經做足,一切只能順應人為。

  起身拜別後,他又返回與幾人搭話的那攤小販,細心挑選一些童玩準備帶回去給胞弟玩玩。

 

  那是節氣秋分的傍晚,楓紅已落,枝枒枯窮,掩去了生機意欲休生養息,風景寫意勾人思愁,可夕陽下照映的修長身影,一顆心只掛念還在家裡的胞弟。

  想起每次回家那脆聲聲一句「你回來啦」,總像摻蜜的厚酒,引人沉淪眷戀、又甘又苦。

  

  即便如此,能見其笑顏,便已足夠。

  他想。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