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ryanshiba

性別、文化、社會、影劇、時尚

【暑期日誌_交換留學】去年此時:東京打工換宿回顧


〈文/bryanshiba〉

 

回憶總是一發不可收拾,一溫習起來就要人心折。上週某日,突然回想起自己去年的此時此刻才正要在東京展開我本質上極為臨時起意的逃亡之旅。那時好不容易,從工作與課業的夾縫中掙出一段長假(即便打工換宿,還是一種工作),讓自己可以像慢跑時一樣什麼煩惱都不想地馳騁步伐,奔向新鮮的未知。一思及此,我的想像便再度飄向更北的北方,無論那時實際上究竟是開心或是曾有那麼一點點的憂慮也都不再重要,腦海中的美好樣貌早已定型,而那便足以支撐我在台北繼續以各種形式前行。

 

 

好,不可以再繼續回憶下去了(笑)因為最近身邊蠻多朋友問到,想說今天就趁勢和大家簡單分享一下去年我在東京打工換宿一個月的經驗。

 

 

準備期:

當初腦衝刷了卡、辦了HelpX帳號後,遂興起一股「這暑假非去日本不可」的決心。(推薦閱讀:讓你省到住宿費的高CP值旅遊管道大公開!)話說這個網站也是蠻好用,把搜尋Host的欄位分割得非常清楚,除了可以直接找想要去的國家的case外,也可以指定要去農場、青旅或是Homestay等等。不過大部分這種找打工換宿的平台都要付費(約台幣六百到一千不等),你才有辦法看到Host的詳細資訊,並進一步聯絡。

 

我當時就是每天用一樣的搜尋條件去查詢,晃晃有沒有Host釋出新的職缺,如果有興趣就立刻在平台上密Host,簡單介紹或附上簡易英文履歷。這過程大概會花了我兩個多月,這期間每天都看著自己的HelpX收件匣乾著急。不過雖然自己最一開始就設定只想去「東京或大阪的青年旅社」(話說曾經看到有職缺是到日本某個鄉下縣幫忙蓋房子...),導致選擇極度有限,最後的東家卻答應我答應的超級乾脆,忽然有種放下心中大石的感覺。

 

另外,在乾著急的期間,我也有嘗試在幾個日本較大型的 Guesthouse 投履歷,不過除非你持有打工度假的簽證,不然我對在這些地方打工持保留態度(某家在我找到東家很久之後才聯絡我,說無法讓我去他們那裡打工,原因是政府到他們旅社開啟調查*…)

 

 

出發—抵日:

畢竟是窮學生(笑),當初搭的是現在已經消失了的威航,直飛羽田!第一次自己出國有點可怕,但還好日本是個安全的國家,一路上受到不少人的幫助(也好多人會說中文),讓我順利抵達青旅。

 

好笑的是,當初以為到日本打工換宿,旅館的主人理所當然會是日本人,我也都練好日文,準備好要以日文生活了(握拳),殊不知開門後才發現不只Host是台灣人,其他的Helper也都是台灣人(據說是因為當時是暑假)。是到開始工作後的約一週才有其他國家的Helper加入,不然真的完全中文mode。

 

 

打工做什麼?

當時我們每週會開一次會,決定下一週每個人工作和放假的時間。基本上,每人一週有兩天要整天待在旅社坐櫃檯,洗曬床單和接待客人;還有兩個半天要負責旅社的清掃,包括廁所、廚房、浴室與公共空間等。越早做完就可以越早出門玩耍(八點起床掃也行XD)。在青旅工作的話,會做的大概就是這些,因為都算是學了誰都會的工作,所以也不用太擔心(回台灣以後還會變賢慧)(誤)

 

雖然感覺一週要空兩天待在旅社很虧,但通常不會整天都有客人要check in或out,所以偶爾可以到附近閒晃(在大城市打工換宿的好處XD)。而且,要吃晚餐時可以到附近超市搶限時半價的便當,超級划算!(推薦閱讀:為何你該到青年旅舍打工換宿?

 

至於可以「放風」的另外五天,也可以很悠閒緩慢的玩東京的每一個點,完全不需要趕車(所以也會省車錢),玩到最後差不多剛好把先前預計要去的點都玩完了(有些地方還會去到像在走廚房,例如我就去涉谷去到冷眼看著觀光客拍交叉點的人潮盛況)。不過,雖然我在去之前就有排好行程表,連要怎麼搭地鐵到每個景點都查好了,但實際上跑的行程和紙上寫的相差頗大,因為東京可以玩的實在是太多了(在地鐵站還可以索取每月新餐廳新景點的觀光特刊),再加上會和Host、其他Helper互相討論,所以真的不用擔心會不知道怎麼玩,去就對了!

 

不過因為每個人的時間表都不一樣,所以基本上要出去玩,都會是隻身前往。也許蠻多人不太喜歡自己一個人趴趴走,但這種遊玩型態真的是會上癮,我現在暫且覺得我無法和其他人一起出國玩。因為一個人實在太自由,你想怎麼走就怎麼走,不需要配合任何人的旅遊步調。這部分看大家怎麼自己取捨,但打工換宿多半要自己玩的事實,大概很難改變。

 

 

台北—東京—台北:

從絆住自己的小台北被丟到更大更現代化的東京,這一個月改變了我不少。對於台北乃至於台灣,我部份的想法可以參考「離開台灣是出於厭惡,還是因為懷抱著希望」這篇。當被丟到一個無人知曉自己的大城,我可以放任自己去做很多往常在台北所不會做的事,選擇許多我過去不會選擇的。你可以說這是種現實逃避,但卻無法否認逃避完的自己帶回來的是更願意用耐心與新態度看待眼前事物,更可以接納自己與自己過去的人。雖然我這方面的獲得,和打工換宿的「工作」本身無關,但沒有它給我出逃至東京的機會與理由,我想我也無法得到這些。

 

 

*雖然台灣日本間有90天觀光免簽,但日本政府基本上把打工換宿視為有金錢交換的行為(雖然只是以勞動換住宿,沒有換金錢),而一旦被視為有金錢交換,就必須持有打工度假簽證。我後來才發現自己的旅程事實上頗為冒險。


bryanshiba

追蹤 473 鼓勵作者

性別、文化、社會、影劇、時尚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