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老司機

老夫僅是位司機

浪人行


浪人

  縴夫搖著篙櫓,在河畔吆喝著客人。

  他得到了客人給的船費,踏著那葉扁舟,將要順流而下,水流湍湍急流,巨岩礪礪,縴夫小心使著他的小舟,倏忽一瞥見了河面上有支拉著船桅的手,那支手粗獷且遍布著刀刃傷過的痕跡。

  縴夫不顧客人催促叫罵,晃到了那隻殘破的船桅邊,伸出了他滿是厚繭的手拉住那個奄奄一息的人,接著才帶著船客到下游去。

「要不是其他船夫都不在這渡口,我也不願意搭著你這破舟,如今你還耽誤了我重要的時間,快賠錢阿!死窮人。」

「客官千萬別強人所難,我家還有妻小要養,而且這舟所欠的債我還沒還完……」

「你不知道我是魏家的長子魏陽嗎?」

說著他就拔起了配劍,作勢想殺死那位縴夫。

魏家是靠著賣油致富的世家,與那些官的關係特別密切。

憑著這顯赫的身世,魏陽也不必多家顧慮的想置縴夫於死地,此時手無寸鐵的縴夫跌坐在的,無以抵抗的他眼前盡是一生的畫面,在倏忽間掠過……

霎那間,有支粗壯的手擋住了握住了劍刃將魏陽拉近,以個的正拳將他擊倒在地。

「給我記住,我們魏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反咬主人的狗。」

此刻,這位大漢並未發出任何一語,僅是扯下左肩的衣襟包紮掌上的血跡,便要離開渡口。縴夫回神後立即起身,上前向那位大漢到謝: 「敢問英雄尊姓大名?」

「不嫌棄的話請容我邀你到我家作客‧」

為局所逼

「老婆!孩子們!快回答我!」

縴夫在回家路途上在遠處看見了熒熒火光,仔細一看是從他家傳來的,飛奔趕去挽救他努力維持的家園,不斷的呼喊著。

不發一語的浪人,趕緊到鄉里中的水井汲水,單手提起木桶向身體淋濕,向火場奔去,那怕只有那一絲的可能性。

「在火場中並沒有發現你老婆的人影,我想是魏陽幹的。」

「父親,剛剛我陪母親去後院摘菜的時候遇到了著白衫的男子,他持著劍脅迫母親跟他走,我為了阻止他便被他的隨從毆打……幸好我當時裝死,要不然我就慘死在他的劍下。」

「與其繼續頹喪下去,倒不如拯救了你親人,他就是相信你能保護他所以才與你相守。如今,你如此窩囊...這不是狠狠的打了他的臉,嫁給了個無法保護一個家的男人。」

「沒錯!英雄您說的對!英雄,我希望您能鍛鍊我,我不希望任何人能毀了我所寄託的家。」

「果然我沒看錯人!」

縴夫便與浪人踏上了旅程。

來歷

「我叫周三,原本世代是經商的,但由於買賣失敗,於是把家中的良馬賣掉,剩下欠下的錢我是靠著一位老朋友賣給我的小舟在渡口當船夫。平日也不會有什麼人,再加上此地容易下雨,船身容易剝落,又要再花錢修理船身……如此惡性循環直教人受不了,我曾一度跟老婆說要他改嫁的事情,但年輕的他仍不願嫌棄我,繼續維持家計,偶爾會編些草履貼補家用……」

「剛開始我不說名字是深怕你因此受到牽連,但我看到你跟我有相同的遭遇,我相信你跟我一樣都是被局勢所逼的,你堅決的信念讓我知道你無所顧慮。我就說出我的名字。我叫王復明,曾為魏家的護衛,但我遇到...這只要想起來就難過。這些惡人只為了自身的利益著想,不惜使出各種低賤的手段對付我,我為了要躲避追兵便跳下江水,不知哪一天我才能完成我的心願。」

王復明捻著他雜亂的髯鬚,眼眶中夾雜些混沌的餘光,嘴角微揚、欲言欲止,心裡好像在糾結些什麼,周三看了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下去。行至原本周三拉縴的渡口,準備要到對岸魏家的官邸,但危機在岸邊伺伏著…

 

「趴下!」王復明立即按下周三的後腦勺,急促的箭矢劃破了王復明的左臂膀。周三匍匐在岸邊,王復明壓低姿態,想試圖找出潛伏中的敵人。王復明壓住傷口,屏氣凝神,要找出刺客。岸邊的草叢特別多,給了伏擊者極多躲藏的居處。儘管王復明靜下心,卻也提指如潮水般的伏擊。每一刀每一剮,慢慢的撕裂著王復明粗壯的身軀,心急的王復明拿起岸邊的斷槳使勁地掃著岸邊的草叢,卻為使突如其來的襲擊有任何止息的跡象。周三心想:「敵人一定是以靜制動的。」

此時周三看到了落葉做了不尋常的運動,好像是被什麼在他們身邊。又看到了有些光線閃爍著。「這些鋼絲是那刺客所做的圈套,他的計畫讓我們感到草木皆兵,當我們心裡越急,這些鋼絲便會糾纏我們,使我們惡性循環。」

王復明頓時恍然大悟,與此同時他立即砸破了裝著濁酒的葫蘆,四濺的酒顯現出了所有鋼絲的位置。就避開著這些鋼絲離開所設下的圈套,王復明便點起了星火,很快地這火光四散,向外輻射開來便揪出了暗中作怪的刺客。王復明飛身擒住這作怪的刺客,無奈他的身手靈敏而讓他脫身。

「莫追!這傢伙肯定是要逃回魏家去,倒不如尾隨著他進入魏府。」

 

營救

兩人尾隨著剛剛那名刺客到達魏府。戒備森嚴,憑著兩人之力並不可能對付裡面所有的侍衛。

那名刺客將要進入魏府之前,王復明用鐵鉤抓住了他,並很快地將他制伏。

「復明兄,你之前是在魏家服侍過。倒不如這次讓我獨自潛入,我希望我能親自救出我的親人。復明兄,這是唯一的機會……」

「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將魏家大宅的地圖交付給你。」

周三毫不猶豫地將刺客的衣服換上,潛入魏家大宅。

「我想你的老婆肯定是在魏陽的房間。」

魏陽不愧是魏家的大公子,看來無法輕易闖入,於是周三想來個聲東擊西。

「來人快去西門倉庫救火阿!」

在潛入魏家前,王復明早已指導他先去西門的倉庫縱火,由於井水是在東門處,所以可以為周三爭取到非常多時間,也使王復明潛入的魏家。

「來人啊!快替我收拾這些雜碎!」

雙方僵持不下,眼看著魏家的護衛快回到魏陽的房間,看著妻子眼角泛著淚光,就近在眼前了怎能就此告退?

周三拾起地上的酒杯擲向魏陽,但沒丟中。在魏陽放鬆戒備之時,周三立即俯衝以肩膀撞擊魏陽的橫膈,魏陽頓時鬆手。周三順勢接下他的妻子。

「快!追兵快來了!」王復明扳起了木板,替周三夫婦檔下亂箭的來襲,三人急著撤往東側的井邊,但心有不甘的魏陽立即下令埋伏在東側的手下立即行動。

王復明和周三只顧著擋下從西邊追來的追兵,卻萬萬沒想到魏陽下了一手暗棋。冰冷的刀鋒直指周三,刀柄重砍下,鮮血如注。周三此時愣住了,他的妻子替他挨了死亡的命運。

「你為什麼要為我這麼做?」

「我本以為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不可能做到的。」說完,只見妻子倒在周三的懷中,血跡染過布衣。

周三心裡有數不盡的痛楚,他抱著全身血跡的妻子,逃離了這火燒的地獄。

 

止戈為武

「我很抱歉沒幫你救出你的妻子。」

「若沒此行,我是絕對不會蛻變成現在這樣。如果我繼續放著不管,這社會的正義何時才能真的被實踐,直到魏家被消失在這世間,這社會有真的正義之時。止戈為武,這應該就是你最大的座右銘吧!你之前即使遇到像魏陽敗類也不會動手殺了,之前你也說過當時你被全全包圍之際也是選擇逃走,即使武藝再怎麼不凡也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行武而造成更大的動亂。此時此刻,我希望我能以我現有的力量,盡量弭平這些紛爭。」

聽到周三語重心長地說出這些話,王復明也無法回絕。

周三前往另一條遠離家鄉的路途,協助那些受到魏家欺壓的人們。

「請問英雄尊姓大名?」

他便會回答: 「我只是一個浪人。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老司機

高醫 化學

追蹤 135 鼓勵作者

老夫僅是位司機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