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周永祐

專注於媒體傳達設計,歡迎各式委託邀約。

【雜記隨筆】這是虛構的虛構的虛構的虛構。


〈虛構故事〉

那天晚上,我覺得忽然不對勁,想起來白天的時候,我所看見的水的顏色是紅色,但水的顏色不應該是紅色的吧。


在記憶裡,看到的水是紅色的時候,我確實感到驚訝,一邊心想:「怎麼會是紅色呢?」

這段記憶合理嗎?如果我看到水是紅色的,卻只是驚訝了一下而已,那恐怕不太對勁吧。

是我在睡午覺時,幻想出了這段虛構的記憶,並把它當作是真實的嗎?

我很希望只是這樣,但坦白講,我真的不可能會把夢境和現實混淆,儘管作過許多真實到不行的夢,但那真實也僅僅只是在做夢時真實而已,並不會深入到日常,影響我對於記憶的信任。

所以我以最公平的推理,判斷白天當時我是「幻想自己看到了紅色的水」而那紅色的映像覆蓋了現實肉眼中,我所見那透明、無色、清澈的水的視覺感官。

這是對我來說最不利的推斷結果,若我真的是因著幻想,就能看見幻象,並且是清楚、真實、足以取代現實的想像,那我到底還能相信什麼?不應該是只有不合理的事態才揭露我過度的想像。

比方說,現在我正在一間咖啡館,正坐在沙發上打字,但會不會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呢?包括鍵盤的觸感、敲擊鍵盤的聲音、手指的體感、坐姿的體感、腳踏實地的體感、沙發的觸感與彈性感、周圍客人的聊天聲、眼前的客人與店員、店內的裝潢、我所攜帶的物品、我筆電充電的電源來源、我自身,會不會這一切都是虛構的?或者其中虛實交錯,有真有假,也許只是店內裝潢的細節被替換了?或者我現在根本就待在家裡?

最近經常想寫些故事,無論是真實或者是虛構的,都讓我感到困擾,因為我對我來說,我永遠不能確定我所寫的那些真實故事,到底有沒有辦法統稱為真實的,虛構的故事又會不會其實都是真實發生過的?我真的沒辦法好好從感性上來判斷,因為對我來說,只要一開始構思劇情,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變得太真實了,不只是故事裡的人物,就連場景都像是活起來了那樣,我失去了判斷其真假的能力。

單單只能透過理性來判斷:「噢!這個聽起來不太可能發生,所以是虛構。」我只能這麼想而已,儘管有時候我是一邊和怪物戰鬥,一邊帶著筆記本書寫著,正是一邊經歷超現實的人生,一邊紀錄超現實的事件,但是,隨著幾個小時過去,與怪物戰鬥的傷恢復消退後,我變得開始無法相信自己所經歷的事件究竟是建立在現實世界的「歷史」還是建立在我腦內幻想的「記憶」,但不管怎麼說,既然我文筆這麼流暢,腦袋清楚得不得了,甚至比一般人還來得清醒許多,我想(更是我希望),我並沒有瘋吧。就算瘋了,但至少我還是個「希望自己能作個好人」的平凡人啊。

好了、好了。寫這麼多,我都覺得有點害怕了。

總而言之,我想我會繼續大膽地把「超現實事件」用「超現實筆法」寫成連作者本人都虛實難分的虛構故事。反正這些不合理的故事,除了作者本人以外,一般正常人是不應該把其視作真實的。

能將幻想置入現實之中,我想這必然是某種珍貴的才能吧。

— 摘自《從文青現象來談假裝文化》周永祐(假裝會出這樣一本書。)
 
 
【作者簡介】周永祐(Zhou Yong-You)「竟然事務所」設計工作室與自媒體「周一時事觀點」創辦人。專職於設計管理,歡迎各式委託與合作邀約。請來訊詢問:竟然事務所,或來信:undines103@gmail.com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按 5 下拍手,謝謝你。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3

周永祐

追蹤 339 鼓勵作者

專注於媒體傳達設計,歡迎各式委託邀約。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04-13 17:59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