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 第二季 (七)


我對小雨說:「走走走,我們快點走」。

小雨很快的跟我走。

我們走了一段路。

小雨問:「為什麼要快走啊~」。

我說:「因為我覺得那個阿邦的女朋友好可怕唷」。

小雨笑說:「你焰哥還有怕的啊~」。

我說:「天不怕地不怕,最怕遇到不怕死的瘋子或神經病」。

小雨說:「你是說他女朋友是神經病」。

我笑說:「差不多這個意思啦~」。

小雨問:「你今天想跟我去圖書館嗎~」。

我說:「我要做文書作業」。

小雨說:「好吧~那你加油嘿」。

我點點頭說:「好啊~我會加油的」。

我問:「小雨你們班的小老師不是第一名嗎~」。

小雨說:「對啊,她是我們班的第一名,怎麼了?」。

我說:「你們小老師暑假有在復習唷~?」。

小雨說:「她叫芬芬,真的很會拿分~暑假有在補習應該是有復習啦~」。

我聽到這個消息根本就是天打雷劈的壞消息。

我說:「那你們會計老師…」。

小雨說:「對~她對小老師說要考贏你,就有星巴克喝一個星期」。

我問:「那考輸我呢~?」。

小雨說:「她就得把五十張老師沒答案的卷子寫完」。

我說:「哇賽!」。

我把我跟會計老師的賭注跟小雨說。

小雨說:「你們兩個都賭好大唷~」。

我說:「對啊~會計老師根本想讓我們毛起來幹吧~」。

小雨說:「你加油嘿,你還有一個禮拜~」。

我垂頭說:「一個禮拜來不及啦,我覺得我會掛掉~」。

小雨說:「加油啦~你算是黑馬ㄝ~」。

我無奈笑說:「好吧,我加油~」。

我們各自回家去了。

我往我家的方向走。

我在車道口看到一個人會心一笑。

他問著:「以前可愛的情敵有沒有空跟哥出去逛逛呀~」。

我故做姿態的說:「我考慮~」。

他笑著作勢要揍我說:「十秒~」。

我說:「等一下啦,我回家換個衣服,跟家人說一下,五分鐘~」。

他點點頭。

我回到家跟我老娘告知一下。

換個牛仔短褲和白T恤我就衝下樓了。

 

我走到他面前問:「你怎麼會想找我逛逛」。

他說:「跟我翔哥出門沒那麼多廢話的~」。

他丟了一個安全帽給我。

我聞了一下。

他笑說:「只有你浩哥戴過~是香的~」。

他看出我在意的地方。

我尷尬的笑了笑。

他說:「一個屁孩還嫌東嫌西」。

我戴好安全帽上車,對他說:「我哪是屁孩啊~」。

他發動車子,打檔上路,大喊著:「我幫你送奶茶那次,我就覺得你屁孩~」。

我大喊著:「你不也任我在那屁嗎!」。

他說:「我覺得你為了奶茶,生悶氣超好笑的~」。

我大喊:「你不也喝過,超好喝的啊」。

他笑了笑說:「好啦~好喝~好喝~」。

他帶我到浩哥家。

浩哥在外面等待著我們。

他對我說:「小焰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浩哥帶我到他家的餐廳坐下。

然後他就望了我的臉幾眼後就沒說什麼。

就去旁邊的切菜檯處理食物。

翔哥坐在我的對面說:「你浩哥突然說要找你吃飯,我就帶你來了」。

我問:「浩哥的媽媽呢?」。

翔哥說:「上次有個業務員來喝了這邊的牛奶覺得很好喝,所以找人來投資,阿姨覺得需要再賺多一點錢也就同意了,現在去各地區討論怎麼行銷」。

阿浩說:「其實也沒需要到那麼多錢啦~只是她想請個人照顧阿公阿嬤」。

翔哥說:「我來照顧就好啦~」。

阿浩嫌棄的說:「你都欠人照顧了,還要照顧別人~」。

翔哥說:「好歹我把你保護到大啦~」。

阿浩說:「小焰他哥哥扛你回來的時候才真的救你一命呢~」。

翔哥笑了笑對我說:「對了,你哥哥呢?」。

我像洩了氣氣球趴在桌上說:「我不知道~可能不要我了吧」。

阿浩說:「還沒跟你解釋嗎?」。

我說:「我們都沒見面,他連電話都不打來!」越說氣越來。

翔哥說:「發生什麼事了啦~」。

阿浩說:「小焰可能遇到情敵了~」。

翔哥拍了一下桌子,說:「不可能!」。

我和浩哥嚇到。

翔哥說:「他是個木頭ㄝ!只有遇到你才開竅ㄝ!怎麼會~」。

我對著桌子畫圈圈說:「我親眼看到他跟那個女生有說有笑」。

翔哥拉著我的手說:「走我們去找他講清楚。

阿浩拿起刀說:「你給我坐下,別衝動!」。

翔哥坐下指著他的刀說:「你才應該別衝動~」。

我笑了笑說:「還知道怕」。

翔哥說:「沒刀跟有刀拼又不是撞到腦」。

我說:「我還沒想過,講開,到來的是地獄還是天堂」。

話說到著,他們兩個人都沉默。

翔哥走到了冰箱,拿了一大瓶乳白色的東西。

倒了一杯給我。

翔哥說:「喝吧~」。

我喝了一口,驚嚇:「這是酒~」。

阿浩把糖酷排骨端上桌說:「那是奶酒,我沒有用很重的酒精,你可以喝個一杯順順身子」。

阿浩把碗放到我面前,夾了一塊排骨給我說:「吃吃看我的手藝吧~」。

我吃了一口說:「好好吃唷!」。

阿浩端上宮保雞丁、炒高麗菜說:「嘴真甜~」。

翔哥說:「你有做我愛吃的嗎?」。

阿浩端上蔥爆牛肉說:「我媽不在才能做這道,不然你想我被唸啊!」。

阿浩又端來了湯。

我問:「為什麼會被唸啊~」。

阿浩說:「我們家賣牛奶的,靠牛賺錢就不吃牛」。

我點點頭,吃了一個宮保雞丁,還不錯吃。

我就把碗給阿浩說:「有飯吧~~~~」。

浩哥說:「有有有~差點忘了~」。

浩哥幫我添上了飯。

我就問浩哥:「什麼時候那麼會做飯」。

浩哥吃著飯說:「你遇到我的時候,我就會煮飯啦~」。

我抱怨著:「現在才讓我吃到,你對我可真好」。

翔哥笑著:「喔唷~現在會調侃人嘍~」。

浩哥夾了一塊牛肉給翔哥吃說:「你快吃吧~」。

浩哥對我說:「想吃就來吃啊~不是說歡迎你來我家嗎」。

翔哥指著奶酒說:「記得喝完嘿,晚上會好睡很多」。

浩哥問我說:「你的高中生活,應該沒人欺侮你吧~」。

我想了一下,說:「倒是沒有什麼人敢欺侮啦~」。

翔哥說著:「喔唷~大尾嘍~對啦!都不怕我當然大尾」。

浩哥就搥他說:「叫你帶他來開心的,不是調侃他的」。

我說:「沒差沒差啦,他就愛喇賽呀」。

翔哥搥搥胸指著我說:「懂我懂我」。

我說:「那你們兩個~?」。

浩哥說:「在一起啦~要證明嗎?」。

我搖搖頭說:「不用了~」。

翔哥說:「我偏要證明給你看」。

翔哥抓住浩哥的脖子,將浩哥的唇往他的唇覆上。

阿浩推開他說:「讓小焰看這個你欠打唷」。

翔哥笑說:「這小子也該長大了~」。

阿浩瞪他說:「你乾脆說我們拍個成人影片給他看好了」。

翔哥賊笑,說:「我們可以演現場的啊~」。

阿浩塞了一個排骨進他的嘴說:「吃你的飯啦~」。

我哈哈哈的笑。

吃飯吃完後,把奶酒喝完就好想睡覺。

我跟浩哥說:「我想回家~」。

浩哥點點頭,對翔哥說:「你幫我洗一下碗,我帶他回家」。

翔哥說:「好的~」。

 

浩哥對我說:「你一樣戴我的安全帽~」。

浩哥幫我戴好,一下就把我抱放在機車上。

浩哥戴好安全帽,發動機車,往我家的方向騎。

他說:「小焰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得面對哥哥離開的事,你要來找我們唷」。

我聽到後,鼻子突然的一酸,所有的淚水都跑到眼睛上了,我默默的在後坐一直流淚。

 

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我會面對這個問題。

他離開了,是不是說這些年我都傻著。

是不是說我的選擇根本就是錯的!?

但不管他要不要我,我都捨不得離開他...

 

我說著:「好~我會記得的」。

 

浩哥到了之後廢話也沒說,就說聲:「掰」。

我說:「掰~」。

一回進到家裡,我洗完澡就跟我媽說:「睡嘍~」。

我媽就回我:「晚安」。

 

 

隔天我一樣拿著奶茶後,一樣到候車點等車。

阿邦拿了一袋東西。

我瞄了一下說:「你這次做了什麼?」。

阿邦說:「你想吃麵還是吃粥」。

我說:「吃粥好了~」。

阿邦說:「粥的話我是把昨天的一些菜煮成一鍋鹹粥」。

阿邦把粥拿給,然後說:「頗燙的,你要小心點,我早上才加熱的」。

我們一起上剛來到的車子。

我的坐位前面就有個小檯子,剛好放吃的。

我把粥放到上面打開蓋子,有蛋香又有鹹鹹的焦香。

我吃了一口,有蛋和魚仔的鹹香在裡面還有粥的調和。

阿邦對我說:「如何~?」。

我說:「把粥弄得濃濃稠稠是不錯啦~但我喜歡像吃泡飯的感覺」。

阿邦說:「是唷~」。

我揮揮手說:「不是啦,你要看你女友愛吃哪種的,做那種就行了」。

阿邦說:「你頭轉過來」。

我把頭轉過去,就是一口麵包覆著花椰菜在我面前,我就吃了下去,因為我看快滴了下來。

我咬了咬說:「這是什麼呀?」。

阿邦說:「我做的麵捲花椰菜或麵捲玉米」。

我吃到一個味道有點開心。

我說:「你用起司齁~」。

阿邦說:「對啊~這樣才有濃濃的感覺呀」。

阿酷喊著:「FUCK!我沒得吃你們還公然放閃」。

我把粥拿給阿酷說:「你吃吧~我吃飽了~」。

阿酷感動的接手說:「小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謝謝」。

我指著阿邦說:「謝謝這個學弟吧~都他做的」。

小犬轉過頭跟阿邦說:「你會做食物唷~」。

阿邦說:「最近才開始學的~」。

小犬說:「喔~我可以跟你交流啊,我都煮菜給妹妹爸爸吃」。

阿邦說:「好啊~可以一起討論」。

小犬就對我說:「換位換位,我跟他聊」。

我坐在窗邊繼續睡覺。

 

我到了學校後。

組長就呼喚我了。

他說:「你下午怎麼招人啊?」。

我說:「別擔心我招的到人」。

他說:「二十個就可以收嘍~」。

我說:「好的好的,我可能才擺十分鐘就亂晃了吧」。

他說:「別收一些好吃懶做的啊」。

我笑說:「我又不是神仙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好吃懶做」。

他笑說:「也是啦~隨你擺啦~」。

突然傻妞出現了。

她問:「ㄟㄟ你擺攤要擺哪個位置啊?」。

我說:「我是小攤,隨便都能擺呀」。

她想了想說:「ㄟㄟ那你跟我們一起擺好了~」。

我說:「你們?還有誰?」。

小波跳了出來說:「還有我~」。

我說:「你是什麼社啊?」。

小波拿出一堆DVD說:「我是電影欣賞~」。

我笑說:「一直看電影,好好喔~」。

又問:「那傻妞你什麼社」。

傻妞指著圖書館說:「我是動漫雜誌社」。

我說:「跟我們一樣小社團~」。

小波愣了一下說:「你哪是小社團啊,你決定各個社團生死ㄝ」。

我說:「是組長決定的啦~」。

傻妞搭著我的肩說:「你甘災,那個組長只聽你的嗎?」。

我笑了笑,他們所言不假,因為那個組長要一直開會根本沒時間整理學生事務的一切,我這個社長就是他的免費小幫手一樣,過濾一堆大大小小的雜事,大到支手遮天,小到地下莊主,好像我是個霸王一樣。。

小波傻傻的笑說:「其實我們很怕招不到人,所以想利用你的高人氣」。

我笑笑說:「沒關系呀~我只收二十個,剩下的我可以叫他們加你們社」。

傻妞拍了拍我的背說:「就等你這句話啦~同班那麼久這句話最夠義氣」。

我瞪大眼看她說:「最好是啦!」。

 

她們笑了笑說:「回教室呀~」。

我跟她們一起回了教室。

開始一堆課堂的炸彈,我都乖乖的專心聽~

因為我怕會長她們有太多問題我回答不出來。

小逸上課依然很無聊,玩丟擦布屑的遊戲。

我就看到那些屑屑飛到我前面二個人的頭髮和衣服上。

一個是小誠一個是傻妞。

直到一陣風把他丟的一把屑屑吹到我臉上。

我發出了呸呸呸的聲音。

引起了我們的導師注意。

他看到小誠和傻妞的頭髮,他說:「聖誕節還沒到就在裝飾啦?」。

全班看到他們兩個人的頭髮都爆笑出來。

傻妞不爽的看我說:「是怎樣啦?笑屁唷!快告訴我」。

我拿出我抽屜裡的鏡子給她照照。

她看了一下就說:「哪個白目啦~!」。

我指著小逸,她抓著一把抽屜的垃圾往他臉上丟。

小逸笑笑的說:「揪拍!揪拍!(台語)」。

 

我寫著一堆國文筆記。

卻發現古人真的很無言~

寫了一堆詩詞。

然後某些字還有表達不同的意思以及他媽的錯字。

真心來說:『這是古人?? 這是整人吧~』。

突然一袋餅乾落入我手中。

我問小誠:「怎麼回事呀?」。

小誠說:「是從你抽屜拿的」。

我愣了一下,用力彈了個橡皮筋在小逸的臉上。

小逸苦笑說:「你怎麼會知道啦~?」。

我狠狠的瞪他說:「一定只有你會幹這種事」。

小逸指著前面的一堆同學說:「她們都是共犯呀」。

我看著前面的一堆嘴都在動著。

我就嘆了一口氣說:「你們這些損同學~」。

傻妞就笑說:「不然我的卡莎那你拿去吃啊~」。

小波說:「我的波咖餅乾也能分你吃呀~」。

我笑說:「你們好煩呀~我還在筆記啦!」。

傻妞嘴裡喀滋喀滋,說:「那就抱歉啦~」。

我說:「下午的攤我不想擺你們旁邊」。

小波和傻妞異口同聲的喊著:「不行」。

老師說:「焰哥你們那群安分點好嗎~?」。

我說:「是!」。

我瞪他們一眼說:「閉上嘴吧~」。

 

一到了中午。

我的電話終於響起,我開心的接了起來。

哥哥:「你吃完飯記得來電腦教室一趟,我有事情跟你說」。

但聽完這段話時,我卻緊張了起來。

阿邦依然在他的教室門口等著我吃飯。

小鐵看到我經過也衝了出來找我。

他們兩個又互相看來看去。

但我懶得理他們。

我只想著『有事情要說』。

我們一路上就這樣走去合作社。

突然林心搭上了我的肩說:「你後面好多人」。

我往後看,傻眼了一下。

除了那兩個白痴還在殺來殺去之外,一堆女生在後頭跟著。

甜甜用美美的笑容慢慢的也到了我的身邊說:「焰哥,你今天也排場也太大了吧」。

東華也湊了過來跟我說:「焰哥,你搖旗不講一下唷」。

我苦笑說:「你們也太寶了吧,後面兩個白痴招來一堆女生,林心甜甜兩大正妹在這,還有東華頭頭,你們覺得我後面跟著看熱鬧的人會少嗎?」。

我再轉頭,我就喊著:「教官來嘍~」。

一大群人就啪的散開了。

東華笑著戳我一下頭說:「就你愛這樣鬧!」。

我哈哈大笑說:「這樣比較快,我餓了~」。

林心輕甩了一下頭髮說:「走啊,合作社吃飯」。

阿邦拉著我趕快找一個位置坐下。

他對我說:「我去買喝的」。

我說:「有人比你搶先了」。

小鐵拿了三個奶茶出來,我把兩個的錢給他。

阿邦問:「你什麼時候交待的啊」。

我說:「在你拉我的時候,我用唇語跟他說」。

林心拿著一個炒麵過來。

甜甜拿了一個阿給過來。

坐在我們這桌。

 

阿邦從袋子裡拿出兩個便當來。

打開來,我真心傻了一下,竟然是牛排!

底下舖了一些麵,花椰菜放旁邊。

我說:「這是!?」。

阿邦說:「牛排呀~有問題嗎?」。

阿邦打開另一個,我看了一下。

外圈是燒肉捲泡菜,中間是蛋炒飯。

 

阿邦把牛排推到我面前說:「你吃這個」。

我說:「不要!我要吃你炒飯!」。

全場的人傻眼。

小鐵對我說:「你腦子撞到是不是,不吃牛排吃炒飯」。

我吃了一口炒飯,點點頭說:「這個炒飯合格」。

我餵了小鐵吃一口,小鐵說:「好吃」。

我笑了笑就,把炒飯吃了幾口,也試了試燒肉捲。

燒肉的醬調得很好而泡菜不搶味,搭得不錯。

我一下子就吃完了,阿邦餵了我一塊牛排我說:「嫩,但好像變淡了」。

阿邦笑說:「果然還是不適合用蒸的」。

我說:「你用蒸飯箱喔~?」。

阿邦點點頭說:「對啊~」。

我說:「那你下次做個醬外加就可以了~」。

甜甜對阿邦說:「你為什麼只給焰哥吃啊~?」。

林心也好奇的問:「對呀對呀怎麼只給焰哥吃啊~?」。

阿邦回答:「我想轉科,他嘴比較挑,可以給我建議」。

甜甜指著我說:「他有那麼挑嗎?」。

阿邦說:「林心你夾一條麵給他吃」。

我吃了一口,就說:「蕃茄義式肉醬罐頭加少許的鹽來取悅重口味的人,麵應該是烏龍麵條,好在有用水燙過,不然芯會硬硬的」。

阿邦就說:「了解了吧~」。

小鐵戳了一下我的臉脥說:「我都不知道你那麼挑啊~」。

我笑說:「哪有挑是吃得出來,我都還是可以吃的好嗎」。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

我就說:「我得走了掰掰」。

 

 

平常的我都是奔跑的。

但現在我的腳真的有點重。

到底會有什麼事找我談。

難道是要讓我知道,他即將跟別人開始交往!

那我該去嗎?

我要去面對這種可怕的決定?

我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電腦教室那層樓。

 

哥哥一下子抱住我說:「好想你~」。

我聞了他身上的味道就很激動的抱著說:「我也是」。

哥哥問:「那你怎麼沒打給我?」。

我回道:「那你為什麼沒打給我?」。

哥哥說:「我怕你忙卻硬要生出時間跟我講電話」。

我說:「那簡訊呢?」。

哥哥說:「因為我在弄東西,用講電話的才能手邊動」。

我說:「不管~」。

哥哥笑說:「好~不鬧脾氣~」。

我抱了許久。

 

才想到他是不是因為那個女生的事找我來。

我慢慢的推開他的懷抱。

我眼神呆滯的問著:「你是不是為了那個女生來找我的?」。

他問著:「你說哪個女生?」。

我吸了口氣說:「上次你跟我說你忙,卻看到你在淡水跟一個漂亮的女生在一起」。

我一聞到他身上的味道。

就什麼防備都沒有了。

我流下眼淚。

我知道在質問這種事的時候。

流下眼淚多狼狽多不堪。

但我心裡想的是會不會從此之後,他就不再屬於我而流下的淚。

 

他柔柔用指腹擦掉我臉上的淚。

他安慰著:「不哭~不哭~哥哥在,沒想到你會看到,還亂想」。

他緩緩的抱住我,他說:「那個是我國小住隔壁的鄰居,突然上街遇到,她就陪我一起去淡水買個東西」。

然後緩緩親了我的額頭:「讓你感到委屈,對不起」。

我在他的懷裡搖搖頭。

我對他說:「是我亂想,抱歉」。

 

他等我心情平復了,拉著我跟他坐在一張椅子上。

他把放在桌上的包包打開,拿出了一大盒子和一小盒子以及一封信。

我看著這三樣東西問:「這些是什麼?」。

他在我耳邊輕聲說:「驚喜,我們從大的看到小」。

他把大的盒子打開,裡面是兔子形狀的月餅八個。

他對我說:「這個月餅是我去學的,有部分時間忙得是這個,中秋節快樂」。

他勾著手指滑過我的鼻頭,然後拿了一塊餵我吃。

吃我了一小塊,外皮鬆軟內餡綿密微甜。

他餵我心裡更甜。

我說:「裡面是地瓜餡吧」。

他說:「舌頭越來越厲害嘍~」。

我點點頭說:「嚐味道的感覺很靈敏」。

他指著一個一個兔子,說:「這是紅豆、奶油、菜埔米、鳳梨、蘋果、肉鬆、肉醬,我做了各種口味,我都嚐試過很好吃,你帶回家吃」。

我點點頭說:「你花很多時間做的,我會好好享受的」。

他叮嚀說:「這些餅只有三天保存期限唷~」。

他把這個盒子蓋好,裝到紙袋裡放在旁邊。

他摸摸我心的位置,他說:「這裡有好多了嗎」。

我甜甜的微笑,點點頭說:「嗯,真的好多了」。

他把小盒子的東西拉近我,他說:「看看吧~」。

我打開這個精緻的盒子。

外面透進來的光讓禮物絢爛奪目。

裡面是個水晶熊,而水晶折散出的光是彩色的。

我訝異的看了看他再看了看熊說:「這個很貴吧!我不要收~」。

他皺了皺眉,對我說:「你不喜歡呀?」。

我說:「我說你呀,你怎麼就買了這個啊?」。

他笑說:「牠其實不貴,不過牠害我被某人誤會,某人又不收她,我實在應該用力丟進垃圾桶來發洩發洩」。

我驚訝看他說:「哎呀!還調侃我來了!」。

他說:「你對號入座啦!那某人你要不要收啊」。

我假裝不在意的笑說:「你竟然那麼辛勞,那我就替某人收下啦」。

他捏捏我的臉說:「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拿起熊說:「其實你知道的,以前你有一隻熊,我有一隻狗」。

我點點頭說:「嗯嗯,然後呢!?」。

他接著說:「我逛了北投、八里、淡水想幫你找到一個特殊的禮物,直到這家店,裡面的擺設是一隻狗陪著一隻熊,這隻白熊的寶寶死了,牠不太能接受事實,有一天有隻小白狗被灰狼追咬,小白狗跑著跑著撞到了白熊,白熊覺得牠的寶寶回來找牠了,白熊一下子把灰狼打跑,小白狗感謝白熊的救命之恩就不走了,一直一直陪伴在白熊的身邊,而白熊也把小白狗當孩子照顧,兩隻動物就生死與共」。

我說:「這個故事,真好~」。

哥哥說:「嗯,因為這個故事,我求老闆賣給我,老闆說我得給他一個故事,不然他不肯賣給我,我說了你等我的故事,我們兩個任性的故事」。

我說:「然後呢?」。

哥哥說:「老闆很高興聽到這個故事,他願意很便宜的賣給我,所以你有一隻熊,我有一個狗」。

哥哥從包包裡拿出他那隻水晶狗,說:「你看,可愛嗎?」。

我點點頭說:「可愛,故事也挺好的」。

哥哥對我說:「遇到你的時候,你對我如此的好,你知道嗎,我那時候真的像隻無助的小狗,我遇到很多很多人,只是他們都不看好我,因為他們只看到皮相好看的人光鮮亮麗,除了你,你認我的味道,你認我的心,你像大雪冰冰的冷地中一隻溫暖的白熊,抱著我這隻小狗」。

我緊緊的抱住他說:「別怕,有我」。

哥哥暖暖的笑了一下。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3 則回應

匿名

2018-05-19 23:32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5-21 23:09 #2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5-23 23:19 #3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