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 第二季 (十)


吃完飯,洗完澡後。

我抱著,穿著他毛衣的熊。

聞著那個熟悉的味道睡去~

 

 

一早起床後。

我反而不太知道怎麼樣回應這個情書。

我也想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一直反覆思量著驚喜。

我以前有給他什麼樣大的驚喜嗎?。

這麼問自己問著問著都羞愧起來了。

我根本什麼也不會,也沒有為他製作過什麼東西ㄝ。

 

 

我拿著早餐的奶茶。

依然去搭車。

我一上車,阿邦拿著早餐給我吃。

我一打開是蜂蜜蛋糕。

阿邦也打開他的是小籠包。

我驚訝道:「你連小籠包都做出來了!?」。

阿邦疑惑的眼神看我說:「你不是想吃我做的點心嗎?」。

我愣了一兩秒才快速回想到我叫他去甜點社的事情。

我點點頭,突然有個好想法。

我對阿邦笑了笑。

他冷顫抖了一下說:「你要幹嘛說~別這樣看」。

我笑說:「你可以教我做蛋糕嗎?」。

他開心的笑說:「好啊~但你要來我家學」。

我點點頭說:「好啊~反正我也沒地方可以做」。

他想了想,了然的說:「你是要做給他?」。

我笑著說:「不告訴你,我先吃吃你的小籠包再嚐嚐你的蛋糕」。

他遞了給我,他說:「那你要不要也學個小籠包,做給我吃?」。

我猶豫了一下說:「很難嗎?」。

他說:「不難,比蛋糕簡單」。

我說:「好啊~我學~」。

他勾起小拇指說:「就這樣定了,今晚來學吧」。

我勾他的小拇指說:「好喔~」。

我的書包震動了起來。

我拿起手機『看過信了嗎?我不求你現在回應,我只是想讓你知道』。

我回了「看過了,等我」。

我知道他心情的緊張害怕。

因為我也曾為他緊張過。

我不想他為了這種事煩躁不定。

曾經我等著他。

我相信他也會等我。

 

我到學校後。

一樣的早晨呼叫,午間呼叫,處理事物。

我和小鐵他們班的體育課剛好排一起又是打球。

小鐵樂得找我組隊,他說:「焰哥我們一隊」。

我笑說:「你都一直跟我一隊,別人會看不下去的」。

阿胖就說:「對咩~焰哥讓我們組一次隊嘛~」。

小鐵指著阿胖說:「你這個小廢物,三腳貓的功夫還想配我們焰哥,吃大便吧」。

我瞪大眼說:「你呀!這是怎麼說話啊~」。

阿立,他們班的小台客。

阿立說:「對咩,不然我跟焰哥配~」。

小鐵環抱著我,對他說:「沒資格~」。

我拍掉他環抱我的手。

他吃驚了一下。

我說:「乖,別動~」。

我對大家說:「直系不肯放,就只能這樣嘍~誰叫我疼直系」。

小鐵心裡可開心了,打球不管輸贏都樂著。

但他們都脫著衣服打,然後衣服就都丟在一起。

結果他們分不出誰是誰的。

小鐵對我說:「我也分不出來,但我不喜歡別的人衣服」。

我遠遠的聞一下,就指著一件說:「那件是你的,你拿著吧」。

小鐵拿了那件,他說:「你確定?」。

衣服近了些我再聞一下,說:「對!你陽光清新的氣息」。

小鐵用力聞了聞自己的味道說:「你怎麼聞的啊!我都聞不到」。

他們其他人也聞了聞自己的味道,也都聞不到。

我立刻說:「我不聞其他人的,臭死了!」。

 

阿邦出現了,說著:「我的呢?」。

我笑說:「你會臭嗎?」。

他說:「當然不會呀~」。

我說:「最好~」我聞了一下。

他身上有個檀香味。

我摸摸了鼻子說:「以前只有菸味的說」。

他微微的笑說:「遇到你以後就沒有啦,倒是喜歡一種線香」。

我才明白那股檀香味怎麼來的。

我問著:「菸癮不是很難戒嗎」。

他輕聲「你最難…」沒聽清楚他就走遠了。

我喊說:「什麼最難呀~」。

他不回話。

 

 

我也就算了,結束了這堂課,回教室。

然後我就把汗擦一擦。

然後我就拿著制服進廁所。

小鐵在裡面。

他把一紙袋放我手上說:「幫我拿一下好嗎」。

我拿著後。

他當場就脫了衣服。

他的身材也太好,有二頭肌還有腹肌。

他看我一直看著,竟然手一伸,拍在牆上。

他用著深情的眼神電著我,但我就是不明他想幹嘛而呆呆看著。

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腹肌上說:「學長不要被我誘惑呀」。

我笑了笑用手推開他說:「你吃屎吧~」。

他瞪了一眼說:「不解風情~」。

他把運動服給我,然後就快速的穿上制服。

我把他的運動服放入袋裡,放在他的手裡。

然後我快速脫下,然後穿上我的制服。

他對我說:「焰哥,你的身體很光滑呀」。

我說:「少意淫我的背,去看你女朋友的」。

他說:「嘖,你還真色」。

我洗著手,潑他水說:「你才色呢~掰~」。

我快速的跑進教室,他追了過來但不能進教室。

他喊著:「算了~等下見」。

我笑喊著:「再考慮」。

 

傻妞轉過頭跟我說:「你跟學弟感情真好啊~」。

小逸說:「有學弟沒兄弟呀」。

我回說:「你還有異性沒人性嘞」。

小波說:「ㄟㄟ你怎麼跟他們打成一團的啊」。

我說:「妳就想聊什麼就聊什麼呀,從聊老師社團開始呀~」。

小波明瞭的說:「所以你都跟他們聊這些唷」。

我點點頭說:「就隨便喇賽啊,就像跟傻妞一樣」。

傻妞說:「她X的,我可是很有內容的」。

小逸笑了笑說:「是肉容吧~」。

全班聽到這句大笑,小逸也被傻妞用力的丟了一大本書。

全班吵得一團,突然會計老師一進來就瞬間安靜。

她笑說:「那麼吵有什麼八卦嗎」。

我笑了,這個會計老師也太愛八卦了吧。

會計小老師說:「小逸有異性沒人性啊」。

會計老師就說:「這樣沒情沒義,不好啦~像會計科某某某啊,她就是這樣不好才被排擠」。

她一講完就瞪大眼睛呵呵的笑出來說:「不小心爆料了」。

 

我們班笑了。

小逸就說:「形容形容」。

我說:「應該是那個肉圓啦」。

會計老師說:「我有影射的那麼明顯嗎」。

全班又哈哈大笑互相討論八卦。

過了十分鐘會計老師阻止了我們的吵雜。

會計老師說:「來,隨堂考」。

我們全班瞪大眼:「蛤!」。

會計老師又呵呵的笑起說:「開玩笑的」。

眼神變得嚴肅說:「但!上課!」。

多變的女人就是這樣吧~

 

中午時間到了。

哥哥打了電話過來。

哥哥溫柔說:「喂~你今天還好嗎?」。

我說:「嗯~還好,你可以找時間陪我回家吃個飯嗎?」。

哥哥說:「那麼快就要請我進家門呀」。

我說:「是我媽想請你吃飯」。

哥哥失落的聲音說:「不是你想請我吃飯呀」。

我說:「也想啊~」。

哥哥又開心了:「那我星期五跟你去吃飯?」。

我說:「不行ㄝ~」。

哥哥說:「那要跟誰出門呀?」。

 

我回答:「阿邦~」。

哥哥笑說:「那我改改時間嘍~」。

我想著說:「六、日呢?」。

哥哥說:「日可以唷,那就星期日吧」。

我開心說:「好喔~你到了打給我,我會接你上來」。

哥哥說:「好的,就這麼說定了」。

我說:「嗯嗯,那掛嘍」嗶!

 

阿邦站在門外對我說:「學長走了啊~」。

小鐵也過來了說:「學長走走走走走~」。

我說:「來了來了」。

小波拉了拉我的衣服對我說:「我也要跟~」。

我笑著說:「妳看上誰啦~」。

小波打了我的手臂說:「你說什麼呀,只是剛好一起去!」。

我笑了笑,開心的說:「好啦好啦~走」。

 

但阿邦今天的菜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大部分人最討厭的菜都在我的便當裡。

茄子、苦瓜、秋葵,就真的是個便當。

另一個就是葫蘿蔔、青椒、四季豆。

我對他笑說:「今天你想吃素呀?」。

他面無表情的說:「吃養生一點」。

之後他又拿一瓶東西,裡面全都綠綠的。

我說:「這又是什麼呀?」。

他說:「精力湯,你給我喝完」。

我陪笑的說:「女朋友惹你生氣啦?」。

他說:「沒有~就只是想健康一下」。

小鐵拿了一個便當過來,跟我說:「今天吃炒飯,你有興趣嗎?」。

我瞄到阿邦似乎在看我怎麼回。

我搖搖頭說:「不用了,我今天健康一點」。

正當我要喝那個精力湯的時候。

阿邦阻止了我說:「不要喝好了,難喝」。

我推開他的手說:「反正都是試試給你建議,我就試喝~」。

一下子就大口喝下。

我覺得天殺的,根本整我,又苦又菜,只差沒把蟑螂打成汁了吧!。

我瞪了他一眼。

他噗笑了出來說:「就叫你別喝了齁!」。

我指著這瓶東西說:「你到底有沒有照食譜做啊,難喝死了!」。

他笑說:「照做啦~可是想要有創意,就又丟了榴蓮啊,鳳梨啊,苦瓜啊!」。

我翻了翻白眼說:「下午如果烙賽就是你害的」。

他倒是大爺開心了。

我吃著有青椒的那個便當,發現原來是黑胡椒炒出來的,有點苦辣味。

我說:「你說說看為什麼今天的菜都是苦苦辣辣呀」。

他說:「沒什麼事,別問」。

我說:「如果女朋友真的合不來,就分了吧,吃苦可以當吃補,但吃多了可是心苦肉也苦啊」。

他吃著他的苦瓜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思考。

 

我看了看附近的人,我發現小波跟資訊科甲班的一個男生很有話聊。

我心想『原來跟我們來是障眼法呀』。

我看到阿神,我指著那個人說:「他是誰啊」。

阿神說:「他叫阿堯,我們班很會唱歌的人,前陣子才加入熱音社的」。

我點點頭說:「好喔~」。

阿神又說:「同時也是A片庫」。

我聽到:「蛤!」。

阿酷說:「蛤什麼啦~我也是A片庫啊」。

阿神說:「你是人體兇器,不一樣~」。

我好奇的問:「什麼是人體兇器啊~」。

阿酷摀住我的說:「小朋友不要多問~」。

我點點頭,只因為氣都喘不過來了。

我倒是小聲的問他:「我還是不知道人體兇器是什麼」。

阿酷抓著我的手,往他的下體摸去。

我還沒碰到就立刻抽手說:「你幹嘛!」。

他笑說:「你不是想知道兇器嗎」。

我吃驚的說:「那你用說的就好,幹嘛要我去碰啊~」。

他在我耳邊說:「想體會一下你手的觸感啊」。

我說:「你這個無敵大色狼!」。

他賊笑說:「我是啊~來來你這個小可愛,學長親一個」。

一堆女生尖叫:「不行!!!!」。

這個合作社真是翻天啦。

甜甜走了過來推開阿酷說:「學長,不好意思,小焰學長你不行碰唷~」。

林心和一群女生喊著:「我們附議!」。

小鐵來笑HIGH說:「這是粉絲佔有慾大開嗎~?」。

阿邦也搭話,說:「校園紅人啊~」。

東華過來說:「你是男人公敵呀!」。

 

王玄燁挺直帥帥的來到,全場蕭然。

我笑著大喊:「王玄燁!我在這!」。

他一臉嚴肅的走了過來說:「你也知道我在找你呀~」。

我笑說:「通常都是你們的採買被當小妹叫來買東西,你鮮少過來這」。

他直問:「你的運動會要辦在哪天?」。

我說:「他們說要開會討論,我想在十二月前啦」。

他說:「那他們開會決定了通知我一聲」。

我說:「好啊~」。

他遞了一張紙給我說:「日本姐妹校接待,共有一百人來交流,你得搞定二十個」。

我愣了愣說:「不是都日語社接待嗎?」。

他說:「我們的社團活動,他們得完全參與到,還有交流賽你的社要派人主導比賽公正以及計分」。

我點點頭說:「好,我處理,那公假的扣打…」。

他撇撇嘴說:「學生會負責」。

我開心的說:「好,就等你這句」。

他一種我打敗的無奈眼神說:「你的作風,怎麼看都不像有腦啊,可是偏偏有腦,果然不能只看外在呀」。

我瞪著王玄燁說:「你不就說我一臉天真痴呆樣」。

王玄燁笑了說:「你是天真單蠢樣~」。

他就起身離開了。

 

阿邦在旁說:「你都不覺得你身邊的氣場怪怪的嗎」。

我望了望旁邊才知道一堆女生崇拜的看著我。

我問甜甜說:「我有做了什麼事嗎!?」。

她說:「你竟然能讓那個會長笑啊」。

阿酷說:「對ㄝ,我也沒怎麼看過他笑」。

林心白眼一下說:「阿酷學長,你注意會長幹嘛~」。

阿邦補刀:「學長要變GAY嘍~」。

全場又大笑,合作社又翻天了。

 

 

放學鐘聲響起。

突然「月焰炎,過來一下」。

我看到是木頭臉。

主任說:「技工有東西要我轉交給你」。

主任拿著那個巧克力七顆給我。

她說:「這個巧克力外面沒看過ㄝ」。

我笑說:「這個我也沒在外面看過,是技工才有」。

她說:「好,那個電腦教室最近都要查看一下,你記得過去」。

我說:「好的~我中午會過去查看的」。

她說:「沒事了,去坐車吧」。

我點點頭,拆了一個巧克力放嘴裡,好甜><

 

我坐上車後,阿邦說:「你要不要今天就先來練習呀」。

我說:「失敗率很高嗎?」。

阿邦點點頭說:「第一次都頗高的」。

我說:「好啊,要買材料嗎?」。

阿邦說:「昨天的還有,但明天可能就要去買了」。

我說:「好啊,今天就過去,但我先回家洗個澡」。

阿邦說:「我家就在國小旁邊」。

我吃驚的說:「真的假的啊,你家怎麼離我家那麼近呀」。

阿邦納悶了一下說:「你不知道嗎?」。

我說:「不知道呀~你都直接出現在我家樓下的說」。

阿酷插嘴說:「阿邦是變態呀~在小焰家樓下堵他」。

阿神也來插花:「真的假的啊~小焰小焰他真的在你家樓下堵你呀」。

小犬學長看著書,說:「好吵唷~ 你們噓,安靜點」。

小犬學長把一支耳機塞進我耳裡。

裡面的音樂震耳欲聾。

我拿了下來,還給他說:「我會安靜的,這個音樂太大聲我聽不了」。

小犬點點頭說:「好的~」。

我也對阿邦他們比出噓的手勢。

他們當然也就乖乖閉上了嘴。

我就一路睡了個好覺到目的地。

 

我下車後,對小雨說:「妳先走吧,我要去阿邦家一趟」。

小雨點點頭,揪了一個學妹當伴回家了。

我這次倒是沒看到阿邦的女朋友在附近,鬆了好大一口氣。

我嘴裡說著:「冤魂沒來,真是爽快呀」。

阿邦笑說:「什麼冤魂啊?」。

我說:「你怎麼女朋友沒來反而笑了啊」。

阿邦翻了翻白眼說:「自從我轉學過來,她就一直鬧,所以在電話上鬧了鬧就沒來了」。

我說:「為什麼呀~?」。

阿邦笑說:「原本我分數不夠讀上了某間學校,她也就跟著上了,但我的志願不在那而是在這,我讀了很多很多的書考到這來,結果成功上了,她就不爽了」。

我說:「自己的情人誰會想要分開呀」。

阿邦說:「我覺得彼此是助力並不是絆腳石」。

我對這句話愣了愣,我有沒有當過哥哥的絆腳石啊?。

阿邦看到我呆愣愣的,他就搖了一下我的肩膀說:「你還好嗎?」。

我勾起微笑說:「還好~沒事,走先帶我認你家的路,我洗完澡就過去」。

阿邦說:「那要不要做個晚餐一起吃呀」。

我點頭說:「好啊~要炒飯嗎?」。

阿邦噗了一笑說:「你需要那麼直接嗎?」。

我疑惑:「炒飯有什麼直接?」。

阿邦說:「不是動作嗎?」。

我翻了翻白眼說:「你是白目嗎~」。

阿邦陪罪的說:「我錯了~」。

走到了阿邦家。

發現真的離國小好近唷,也離我家很近。

原來以前就是住那麼近,才有辦法一直在我家樓下。

我對他說:「好的,我等一下就過來」。

他點頭說:「你要不要我陪你回去一趟」。

我覺得他是白痴嗎,我說:「我要洗澡,你坐那面對我家人幹嘛,笨~掰」。

我就走掉了。

他喊著:「等會見啊~」。

我手揮一揮走回家。

 

我一到家就跟媽講著:「媽我去朋友家學習」。

媽說:「那要不要帶飲料去啊」。

媽拿了兩百塊給我說:「請人家吃個飯或喝飲料~」。

我拿著兩百塊說:「好的~我洗個澡再過去」。

我想到哥哥的事對媽說:「媽,哥哥星期日晚上來吃飯可以嗎?」。

媽說:「好啊,爸爸會準備」。

我點點頭說:「好喔~別漏氣ㄝ」。

媽瞪了一下我說:「說那什麼話,你爸煮得可好吃了」。

我連忙道歉說:「是是是,很好吃~」。

媽說:「還不去洗澡~」。

我說:「是娘娘,小的告退」。

 

我準備了很輕鬆的t恤和短褲,洗完了澡。

帶上我的手機出門去了。

我邊走邊打著簡訊『哥哥,星期日可以嘍~』傳送。

哥哥傳『好的,但如果你在走路還打簡訊的話,我會生氣~』。

我立刻在附近查看,咦!?他怎麼知道的。

因為他的警告我先好好的走路。

去了便利店買了兩大瓶飲料和紙杯。

到了阿邦家的樓下。

我按了門鈴。

阿邦問:「誰啊~」。

我說:「你超級無敵好的學長」。

阿邦說:「啊!不認識~」。

我喊著:「你這個臭阿邦給我開門」。

阿邦才笑了笑說:「你看看本性露出」。

我說著:「我要回家了」。

門嗶得一聲開了。

我走了上去。

我看了一下那個樓梯我就累了。

拿著一袋飲料要爬上五樓ㄝ。

我一步一步的爬上去。

門是開著的。

我進去後,把門帶上。

有個擺鞋子的小陽台。

從小陽台進入客廳,客廳與餐廳是相連的沙發成了很好的區隔是個方形格局。

我看到了餐桌上的食物。

阿邦圍著圍兜兜,端著湯從廚房出來。

他笑著說:「可以吃飯啦」。

我問著:「你家的人呢~?」。

他說:「沒關系,我有準備,晚一點他們才回來」。

他脫下圍兜兜,添了一碗炒飯給我。

他對我說:「你先吃吧」。

我說:「你呢?」。

他說:「剛煮好飯,好熱吃不下,等降溫再吃」。

我拿那袋飲料調皮的冰他,說:「降溫降溫」。

他呼哇哇的叫說:「好冰呀~」。

我笑說:「你不是需要降溫嗎~倒一杯來喝喝吧~」。

他倒了一杯奶茶給我,他自己喝另一瓶梅子綠茶。

我說:「可以介紹一下,你這些菜了吧」。

他指著紅通通的豆腐說:「這是麻婆豆腐」。

他又指著另一道筍子說:「這是筍子莎拉,等我淋醬」。

再指著下一道青椒和肉片說:「這是青椒炒牛肉不用我多講吧」。

他說:「湯是味噌湯」。

我有點異樣的看著湯。

他說:「怎麼了!?該不會你不喝味噌吧」。

我點點頭說:「是不怎麼喜歡味噌」。

他指著我的頭說:「你還真是給我挑食呀」。

我反駁說:「我才不挑食,只是不喜歡!」。

他盛了一碗說:「給我喝喝看!我知道你不愛重味道的東西,所以放很淡」。

我默默的喝了一口,其實真的蠻清甜的。

我驚訝的看了看他。

他笑了出來,知道我覺得不錯。

他說:「不錯吧」。

我說:「對啊~你用筍子煮湯齁~」。

他說:「這你也吃得出來~」。

我說:「有筍子味啊,還有你又沒撈乾淨,有一點點筍子」。

他撈了撈湯看到了一些筍子,就說:「抱歉~太趕了」。

我說:「很厲害了,你這湯很好喝」。

他說:「快吃吧~免得涼掉了」。

我嚐了他的麻婆豆腐,我說:「你用花椒!怎麼會用花椒也太功夫了吧」。

他笑著說:「不就要麻辣的概念嗎~」。

我點點頭說:「這是開餐廳的概念不是家常菜的概念」。

他說:「其他的你再試試吧,等等吃完再評論~」。

我說:「好的~」。

我就開始大快朵頤。

阿邦不時的挾菜給我,我就叫他別忙著顧我快吃~。

我吃完後,對他說:「你的手藝真不錯,尤其是青椒炒牛肉,這是我最愛的菜」。

阿邦說:「你吃得開心就好~我們要來準備一下了」。

我幫忙收拾說:「我來洗碗,你準備材料和用具吧」。

我洗著碗,阿邦開心的哼著歌。

我說:「你那麼開心幹嘛」。

他說:「你說我煮的菜好吃,當然要心情美麗點呀」。

我笑說:「你就不要等下教我失敗就笑不出來了」。

他說:「那我要來個魔鬼訓練」。

我說:「你可要好好訓練好啊~如果做出來的東西難吃,你就萬死難辭其究啊」。

他吃驚說:「有那麼恐怖嗎!」。

我傻笑的說:「因為是做給人吃的呀~」。

我洗好碗了,他也準備好了一切的東西。

他說:「我想你先做點心給我吃」。

我搖搖頭說:「我想先做蛋糕~」。

他搖搖頭說:「我想先做小籠包~」。

我堅持:「蛋糕!」。

他也說:「小籠包!」。

我說:「我要回家了~」。

他說:「好!先做蛋糕~」。

我露出超燦爛的笑容,因為我贏了。

他看我那樣笑,不服氣的說:「幼稚~」。

我搖著頭說:「我就是幼稚~」。

他說:「等下時間花兩倍就別說我沒提醒過你」。

我說:「能多久啊~」。

他說:「也不會多久,騙騙你而已」。

我把還沒水珠甩了一些給他的臉滋潤。

他吼著:「你真的很幼稚ㄝ」。

他拿了兩張紙,紙裡頭有小籠包的作法和蛋糕作法,步驟順序用手畫的指示都用寫的,這樣超級清楚下一步做什麼。。

他對我說:「你應該看得懂圖吧~」。

我說:「你學長又不是幼幼班的」。

他笑說:「你是幼稚班的啊」。

他遞了一個盆子給我,他對我說:「你等等把第一部分的東西丟進去就開始攪拌」 。

我說:「那你幹嘛~」。

他說:「當然看你努力學習呀~」。

我瞪一下說:「白目」。

我開始想著為哥哥做出驚喜的第一步終於開始了。

 

我看著蛋糕的第一步驟一眼,我就很快的用一個碗放在秤子上秤,一一量好材料一一丟裡盆子裡。

他說:「你丟得很快,也很準確ㄝ,你確定你沒做過嗎?」。

我笑說:「我是科內實作快手ㄝ~你覺得操作的事我會慢嗎?」。

他點點頭說:「不錯嘛~不是換一個位子換一個腦袋~」。

我指著腦袋說:「我很有腦,但比較懶的用」。

他對我說:「那你勤勞的用,會怎麼樣呀?」。

我說:「會看到不開心的我」。

他納悶:「怎麼說?」。

我說:「會一直猜測別人,也會想著怎麼設計別人,你回過頭才發現你踩了多少人的屍體往上爬,但當然也有被我拉著走的人,只是他們不見得想跟著走,因為他們喜歡維持現況」我邊說邊拌著那些東西。

他說:「原來你也懂得怎麼設計別人呀」。

我笑說:「懂,但是沒去做」。

他微笑說:「原來你還是一樣的善良啊」。

我說:「我善良嗎?」。

他說:「以前不是有個笨蛋,拿了一個黑領巾,不管會不會被打就是要救到人嗎?」。

我說:「這叫有義氣好嗎~又不是每個人我都救得到」。

他笑說:「只要你看到就不會放過不救的」。

我想到了哥哥然後說:「因為我的生命中有天使」。

他說:「是是是~你都有天使~」。

我笑說:「我的天使,似乎就是你的剋星吧~」。

他說:「浩翔那兩個就夠煞星了」。

我說:「拜託~他們兩個很好,很照顧我的」。

他笑說:「你是個傳奇啊,在國中是,在高中更是了」。

我拌好了說:「下一步呢?」。

他拿了個圓形容器給我說:「倒入,然後放烤箱」。

現在他才伸手來幫忙。

我說:「你總算知道要幫忙啦~」。

他耍嘴皮說:「因為接下來是做給我吃的,我當然要更細心」。

我瞪著他說:「你就小心點!」。

他笑說:「哈哈,我用內餡,你揉麵團吧」。

他拿起刀,對塊一塊肥美的豬肉開始切切跺跺打打最後變成了肉末,然後再丟裡盆子裡開始攪拌。

我也照著說明把水和麵粉揉在一起,一直用力用力揉用力用力捏,我能體會到為什麼那些弄麵糰的人都要貼貼布了,手臂也太太太酸了吧~。

我揉好,他拿了個桿麵棍給我。

他說:「開始桿麵皮,記得先搓圓然後用桿麵棍壓平,這樣就會平圓了」。

我就一一搓圓一個一個桿。

然後他把我桿好的麵皮拿來包餡之後。

就把小籠包放進蒸籠裡開始蒸。

蛋糕這時候好了,他從烤箱裡拿了出來。

他笑著對我說:「似乎蠻成功的唷~」。

我驚訝的說:「真假的~」。

他點點頭把蛋糕用盤子裝了起來,他說:「用奶油裝飾一下就可以了」。

他把冰箱早就打好的鮮奶油拿了出來,他說:「來你塗好」。

我開始在蛋糕上面塗抹。

他開始切著一些水果,幫我一起擺。

蛋糕被我兩個裝飾的很豪華,他對我說:「這樣就行了,你帶回家吧」。

我納悶:「什麼!?帶回家?」。

他說:「如果你是這幾天就會用到的話就帶回家,可以放到下禮拜三」。

我算著時間,然後開心的說:「下禮拜三可以~」。

他也開心的笑了笑,開始拿著紙盒幫我裝起來,他說:「還好不是做大尺吋」。

我說:「大尺吋我也吃不了」。

他包好了先放進冰箱裡。

他對我說:「來我們等小籠包吧」。

我說:「好啊~」。

 

他開始跟我聊天說:「你怎麼變得那麼勇敢呀~」。

 

我說:「等一個人,真的會因為思念而喪失了很多的自己,你有想過你可能在失去的當下,只有心痛的感受,但在後來的一段時間裡,思念像洪水猛獸拔出倒樹而來,在畢業後,離開這些每天汲汲營營的人事物後,我發現想他的時間變多了,我的空間裡有他的東西,每個東西都有他的笑容,每個東西都有他的影子,每個東西都有他的味道,我像是被拖行走過熱岩火窟,每個他都燒著我的心,尤其他在我面前流下的那滴眼淚」。

 

說到此,我已流下了眼淚。

 

我擦了眼淚說:「只是我的心裡不能不顧別人的感受就像屍體,死在房間裡,我還有我姐我弟,以及最疼我的媽媽,如果這時候讓他們看出什麼了,必然會擔心更多,我就只好有歌就開心聽,有電視就開心笑,只是總有令人觸景傷情的畫面,像是當時最熱的偶像劇《敗犬女王》,裡面的單無雙等待著一個六年的學長,她等待的孤單,她想著她到底等待到會是她要的嗎?

 

我也想著,我等的是我要的嗎。

這個問題一直卡著我的生活,一直卡著我的心裡的一扇門,我打不開。

我好煩躁,卻又好無助,但又不想讓任何人看出我的脆弱。

我聽著梁靜茹當時點播率最高的《情歌》。

我是不是用我的宇宙,換了到了你一顆紅豆(相思)。

 

後來我看著重播的《惡作劇之吻》。

她為了直樹做了一切不可能,變得更好。

卻沒想過放棄直樹。

那我也不會放棄哥哥,我沒湘琴沒用憑什麼不能比她更好。

我勇敢對面一切該爭取的,面對一切不合理,面對最真實的自我。

所以我的高一生活很順隧。

直到高一半年後。

我知道了一個故事。

我以為他害怕,為了保護我而離去。

而事實的本身。

是他用我們兩個的感情成就了另一段感情。

我是真的生氣了。

生氣他怎麼捨得。

但更高興的是他給我心裡打不開的門,一個滿意的答案。

就是。

我們的承諾很堅強。

不被時間帶走。

不被孤單侵蝕。

不被人給打擾」。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6-10 21:09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6-12 01:20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