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連殺殺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 第二季 (十一)


阿邦瞪了一下我說:「我問你怎麼那麼勇敢,你給我說你的恩愛故事,我要殺掉你」。

 

計時器 嗶嗶嗶,嗶嗶嗶!

我趕忙說:「小籠包好了~快看看」。

阿邦才收手說:「好在你命大」。

他走向了蒸籠,套上隔熱手套,緩緩開開蓋子,蒸氣從旁噴出。

他擋著我不讓我向前。

我氣著說:「你幹嘛不讓我看呀~」。

他說:「閉嘴!」。

我立馬閉上嘴巴,坐在旁邊去。

他用夾子把一個一個小籠包,夾出放進盤子裡。

送出來餐桌上。

他拿了出了兩個碗兩雙筷子。

他看著我氣呼呼問著:「你怎麼啦~」。

我不講話。

他陪笑的說:「你說嘛~有事要用說的,別悶著」。

我說:「不是有人要我閉嘴嗎?」。

他笑說:「不好意思,我剛剛比較慌張」。

我說:「你怕我偷學啊,慌張什麼」。

他愣了愣出現了然的表情,說:「不是怕你偷學,而是怕你燙到」。

我傻了一下,原來他是在護我。

我也笑了笑說:「原來是這樣,沒事沒事,吃小籠包」。

我夾了一個來吃,才咬下一口肉汁就噴了出來。

我趕忙說著:「衛生紙呀~汁太多了」。

他笑著,連忙奉上衛生紙。

他說:「你吃相好差啊」。

我說:「誰知道這會那麼的多汁!」。

他笑說:「多汁你就好好補補吧~」。

我說:「你也快吃吧~」。

我們嘻笑打鬧後。

我看了看時間對他說:「我該走了」。

他從冰箱裡拿出蛋糕說:「好,我送送你」。

他送我出他家門口。

我對他說:「這裡就可以了」。

他把蛋糕給我說:「明天就不用來了~」。

我說:「好喔~」。

他再說:「但明天我們可以去山下吃個飯」。

我說:「就我們兩個?」。

他說:「你可以找個朋友給我認識」。

我笑說:「你想認識誰啊~」。

他說:「隨便啊」。

我說:「那我找小鐵跟我們吃飯吧」。

他瞪了我一眼說:「你就最好找他」。

我笑說:「當然還有他們班的人啦~」。

他點點頭說:「好~你開心就可以」。

我說:「走啦,掰」。

他說:「好,明天見」。

 

我回到家,立刻寫張紙條『絕對不要碰,手會爛掉!』貼在蛋糕上面。

我對我媽說:「媽~冰箱的蛋糕不要碰」。

我媽神色銳利的看我說:「這蛋糕哪來的」。

我笑笑說:「我去同學家做的,改天再做一個回來,目前這個不要碰唷」。

我媽說:「又去麻煩別人了」。

我說:「哪有啊~別人也麻煩我不少,話說哥哥約好了,星期日來吃飯」。

我媽眼睛雪亮的說:「真的啊!那我星期日早上要跟你姐去弄頭髮快點幫我預約」。

我傻眼看著她說:「妳也太誇張了」。

我媽說:「老娘要幫你謝謝人家照顧你,你說那什麼話,快給我去洗澡睡覺」。

我說:「好~ 掰~ 叫姐姐預約吧」。

姐冒了一句話:「死小鬼,我聽到了!」。

我笑笑喊著:「媽叫我快點洗澡睡覺,不能怪我~」。

我快點洗澡。

然後就入睡了。

 

 

哥哥:「弟弟~弟弟~起床了~」。

我抱著他,聞著他柔柔的香味說:「恩…再讓我多睡一點吧」。

哥哥柔聲的說:「不行,得起床嘍~」。

我的天啊~你這哪是叫我起床呀,根本要我醉呀~。

一道強光照進我的眼。

我起了床才發現我把那隻穿著毛衣的熊抱得緊緊的。

原來是夢,真可惜。

唉~ 真希望可以再跟他睡一起讓他叫我起床。

 

我拿起手機打開,看到一封訊息『今天找同學吃飯要注意安全唷』。

我驚訝一下,他又猜到了。

我回應著『好,我會注意安全了』。

回應完後,感覺心裡暖暖的。

連去搭車都變得有動力。

阿酷一上車倒頭就睡了。

阿神也黑著眼圈上車。

我問:「你們兩個怎麼了」。

阿神說:「阿酷這個白痴約我打通宵網咖,我們早上四點才退台回家換衣服」。

我傻眼說:「你們也太誇張了吧」。

阿邦喊著:「你們怎麼不揪學弟啦」。

阿神笑笑說:「下次揪你,我們先睡一下,好累」。

我笑著說:「活該」。

小犬學長一上車坐到他的位置上,立馬把頭倒在我的肩上說:「借學長躺一下」。

我說:「喔喔好,你也打網咖唷」。

小犬說:「不是,我是讀英文讀瘋了」。

我說:「好啊~你睡」。

阿邦拿起早餐說:「那你怎麼吃早餐」。

我無邪的笑著說:「勞煩你餵我了」。

阿邦笑了笑說:「好啊~」。

他一打開盒子,我看到是水果沙菈。

我說:「你早餐偷懶~」。

他說:「哪有啊~我只是以健康著想,不然我另一個是蔬菜捲,也是水果搭成的」。

我說:「那我吃沙菈好了」。

他拿起叉子,將莎拉一小點一小點的送入我口中。

他笑得很開心。

我說:「你笑什麼~?」。

他說:「我第一次餵你,感覺像餵小狗」。

我白了他一眼說:「小狗現在靠著我的肩在睡,需要叫他嗎」。

他搖搖頭說:「不了不了,誰知道他起來會不會像某個人一樣」。

我說:「原來你也知道啊」。

他說:「阿酷說的啊~說這車上有個愛炫耀沒本事的學長」。

我笑說:「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在說我」。

他笑了一下說:「你覺得阿酷會這樣說你嗎」。

我想了一下說:「不會,因為他對我蠻好的,雖然他很色」。

阿酷說:「我聽到嘍~」。

我傻了一下。

阿酷又接著說:「我聽到你說我很帥」。

我看他一眼,結果眼睛是閉著的。

我翻了翻白眼說:「原來是夢話」。

阿章是一個坐阿神旁邊的人,他一開始很靜到後來好像越來越多話。

他對我們說:「你們聊什麼呀,還有阿邦你竟然在餵學長」。

我瞪了他一眼說:「阿章別亂喇賽,你看小犬學長這樣我怎麼動啊~?」。

阿邦說:「阿章就屁話特別多啊~」。

阿章笑說:「我的A片也很多啊~放學來觀賞呀」。

我說:「放學我要去吃飯,我們要丟下你」。

阿章說:「我也跟啦,拜託~」。

我笑了一下說:「好啊~」。

阿章說:「真假的啊~」。

我笑了笑說:「真的啊」。

阿邦說:「你確定!?」。

我說:「反正有你制住他脫序的行為」。

阿邦無奈攤了攤手。

阿章說:「你們的名單有誰啊?」。

我說:「就資處科的學妹學弟吧」。

阿章說:「約什麼學弟啦,學妹就行啦」。

阿邦回著:「憑你的樣子想留住資處女生,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阿章喊著:「超賤超賤」。

我看阿酷睡得迷迷糊糊,就說:「把阿酷學長帶著好了,會有更多女生一起出去」。

 

小犬睜開眼對我說:「我也去,好嗎?」。

我傻了一下說:「蛤!!」。

小犬笑說:「瞧你緊張的」。

我說:「沒事啦,只是被你這個要求驚喜了一下,一起啊~三科帥哥都到了」。

阿酷摀著我的嘴說:「你給我安靜,我放學可不想一堆女生跟在我們後頭說要下山吃飯」。

我才驚訝到,我沒有考慮過這樣的問題。

我陪笑說:「謝謝學長的教導及提醒」。

阿酷就靠近我說:「學長也想教導你吻功,來吧~」。

阿邦一個肘擊讓他倒回位置上。

我對他吐了吐舌頭說:「你想得美唷~」。

 

我們的車到了學校各自都往各自的大樓去。

我走到了四樓放下了書包。

小鐵就來我們班上找我。

小鐵對我說:「你今天有要做什麼嗎?」。

我笑了一下說:「剛好要約你們班一起去吃飯」。

小鐵說:「收到,我會找我們班女生去的」。

我翻了翻白眼,說:「男生也行~」。

小鐵就笑說:「女生比較賞欣悅目」。

我抓他語病說:「不然你也問主任要不要去吃好了啦」。

小鐵邪笑說:「她是木板不是女生」。

我說:「你小心找死~」。

小鐵說:「那你的哥哥呢?」。

我突然想到,對ㄝ可以帶哥哥。

小鐵突然想到什麼,變了嚴肅的語氣說:「不要帶你哥哥~」。

我瞪著他說:「你排擠他!」。

小鐵訕訕的笑說:「我也不是要排擠他啦,但他是非一般人的存在,你覺得他出現還有我們生存的空間嗎」。

我想了一下,哥哥倒是真的蠻突兀的說。

我失落的說:「好吧~想不到你想這麼多」。

小鐵勾我的肩說:「焰哥,你要為我們這些學弟的幸福著想啊」。

我彈開他的手說:「跟女生們說有小犬有阿酷有阿邦要去」。

小鐵喊著:「什麼!還有阿邦!不行不行」。

我說:「由不得你~~~~~」。

小鐵說:「為什麼啦~」。

我說:「同科有差唷」。

小鐵想了想:「沒差啦~」。

我笑了笑說:「那技工…」。

小鐵阻止我說:「這個沒得談~」。

我哀怨的說:「好~你回去班上說吧~」。

小鐵說:「乖,別哀怨了,你的陣容強大一定一堆女生來~」。

我想著『反正星期日我可以跟他吃飯』心裡就微微的甜。

 

又上課了,我們國文老師講著簡媜的水問,裡面說著她的愛情像水一樣。

說著她愛波濤、平靜、暗潮。

我聽著這樣的結束。

總覺得她只是說著愛情的狀態。

而且只適合部分的人。

我當時看著另一本小說《戀空》。

裡面的女主角,遭遇真的很糟,但總是有男主角的陪伴。

無論是身體侵犯又或是發生大事,男主角的不離不棄,讓我欣賞著。

但男主角無緣無故分手又和別女子發生關系的事,讓我不諒解。

直到最後,才知道男主角即將死去,他不想看到女主角難過他的死去。

所以演了一齣只為讓女主角死心的劇。

騙過女主角。

但其他人不忍,還是告知事實。

男、女主角一起面對生死關頭。

最後令人催淚。

這個命運我不想要。

但這樣的一起面對。

『我可以跟你一起嗎? 哥哥』。

 

突然被拿走小說。

我吃驚一下。

我們老師對我說:「焰哥,讀課外讀物是好事,但現在是上課,所以沒收三天借老師看」。

我趕忙點點頭說:「你請你請~」。

然後我就認真的把黑板上的筆記快速抄下來。

小逸對我說:「那本書我還沒看過ㄝ」。

我白了他一眼說:「我買的我都沒先看,你噓~」。

傻妞很賤的對小逸說:「超好看,結果你還要等三天」。

小逸回她:「X!白爛」。

小波也搭話說:「女主角好可憐唷,被那個…」。

傻妞說:「對啊,她男友又生病」。

小逸低吼:「你們不要一直透劇啦~」。

傻妞用個欠揍的表情說:「我就是要說」。

小逸把臉埋進課本說:「媽的~你們真是損友ㄝ」。

哈哈哈,他們真的是鬧事ㄝ。

 

第二節的下課鐘聲響完就接著廣播。

『活動社社長,請到活動組一趟』。

 

三個損友:「候~做壞事」。

我笑說:「你們很希望我做壞事嗎」。

科會長過來臭著臉說:「科裡很忙,你別添亂,我會殺掉你」。

我說:「拜託~我是科內之光ㄝ」。

會長笑說:「好嘍~你這道光,快去~」。

 

我從科裡咻咻到了活動組。

 

組長對我說:「這次的資料蠻重要的,所有的運動會項目和日本交流項目都完整弄在裡面」。

我說:「好~那下禮拜交流,你派哪一科?」。

組長說:「東華他們那科怎樣?」。

我說:「不錯,那女生用我們那科,OK嗎?」。

組長說:「資處啊~」。

我說:「對啊~」。

組長說:「好啊,你們科實力強大,可以的」。

我把比賽和工作名單,當場快速的印出來。

然後放入公文夾裡給組長。

組長跟我說:「記得公假~」。

我說:「好的~」。

副社長剛好過來。

我對她說:「公文裡有這次日本交流工作名單,請按照上面的日期請所有人員的公假」。

她面目表情的說:「好」。

 

王玄燁一臉臭得進辦公室裡。

我問:「怎麼了?」。

王玄燁對我說:「你最近跟我摃上了嗎?」。

我納悶說:「什麼事?」。

王玄燁看了一下組長桌子上的東西。

竟然只有我剛放下的公文。

他問組長:「請問我交來的公文,放哪去了」。

組長說:「我沒看到公文,平常是社長處理」。

王玄燁看向我。

我更無辜的苦笑說:「我什麼也都沒看到ㄝ」。

王玄燁更悶了:「難道我送公文的人辦事不力」。

我思了思一些事,說:「我最近會幫你查查,只是真的不快」。

王玄燁也明智的說:「那我叫人送來的公文,確定有人簽收再行離去」。

我說:「也只能這樣萬全」。

我和王玄燁離開了辦公室。

王玄燁對我說:「你這小子不會還在世界美好吧~」。

我說:「怎麼了?」。

王玄燁說:「我託交公文的人,絕對送到,別的地方從無出錯,只到你這就出問題了」。

我說:「應該是活動組的老師太鬆了」。

王玄燁說:「我怕是有人捉弄你,但這個人不分輕重惹到我頭上,我必殺之」。

我聽了冒了冷汗,說:「不要殺我~」。

王玄燁笑說:「我不會殺你,疼死你了,剛剛以為你故意壓我公文」。

我驚訝說:「你的公文,我才不會壓嘞,除非你做蠢事,亂丟大錢出去」。

王玄燁笑我說:「我還真不知道,你那麼愛錢呀」。

我說:「拜託,每個社團的人都跟我吵沒錢,不敢跟你吵,我就只好想一些錢來補嘍~」。

王玄燁說:「是是是,我兇,我不和譪,但我對你超好不可否認吧~」。

我驕傲的點頭說:「那也是」。

王玄燁看了一下時間說:「我該走了,對了記得幫我調查」。

我說:「好的」。

 

他霸氣的步伐走了出去,每個看到他的學生都說著:「會長好」。

後頭就會聽到。

「學生會長好帥」A女。

「但聽說他做事狠辣」B女。

「他狠辣還冷漠,鮮少對人露出笑容」A女。

「有啊,我們這棟有一個」C女。

「誰啊!?」A、B女一起說。

「就在面前」C女笑著。

 

C女走向我說:「焰哥好~」。

我對她們微笑說:「三位好~我要去忙請恕我失陪」。

A女說:「原來是焰哥呀~」。

B女說:「焰哥在這間的學校討論度高呀…」。

&$*#@#$。

她們的七嘴八舌在我離去後,漸漸無聲。

 

我回到班上後,我就對科會長說:「有妳的任務了」。

她瞪我一眼說:「你真的做壞事啦~」。

我笑說:「妳想不想放公假呀」。

她才露出笑容說:「你有辦法呀」。

我又說著:「妳想參加日本交流嗎」。

她開心到爆說:「你說真的假的啦,不要讓我空開心啦」。

我說:「公文明天給妳,找科內十個女生進行籃球交流賽,妳是會長必需到場,為科內交流日本文化和觀賞比賽以示尊重」。

她說:「太爽了,你怎麼那麼會呀~」。

我說:「妳也該休息玩一下啦~」。

她說:「夠兄弟的~」。

我說:「當然~」。

她很感動的說:「你對我那我好,我銘記在心呀~」。

我說:「那就把我從接力賽名單去掉吧~」。

她笑說:「你想得美~我放過你,你的學弟妹也不會放過你」。

我假裝拭淚的說:「我的命怎麼那麼苦」。

她說:「覺得苦就吃你的巧克力甜個心呀」。

我開心的說:「謝謝妳的提醒,還好我還有這個甜」。

我拿出一顆分她,我吃了一顆在我嘴裡。

我心情真的很好。

但同時我也很想哥哥。

好像巧克力越來越濃了。

我問:「跟上次的口味一樣嗎?」。

科會長點點頭:「還是一樣甜而不膩,入口即化」。

我納悶了一下『為什麼放口袋不會融啊』。

我想我再問他吧。

 

手機震動了起來。

哥哥:『我們的良善只為了讓身邊的人更好,但我的心裡卻只對你善良,我會為你撐起世界阻擋不好的一切,答應我永遠單純無邪好嗎~』。

 

我:『怎麼了~?是否在書中找到迷惑!?你可能是宇宙中的如來佛祖,淡定世俗的看著我,但其實你不知道我,才是能讓你心裡一笑的孫悟空,別怕我在你心中永不改變』。

 

然後我以為會有下文,結果沒有。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了解了,但我確定的是我的話讓他安心了。

 

我回到座位後,我就得面對下一個大魔王。

英文老師,學弟妹叫她泡麵頭,所以我看到她的頭就一直想笑。

她是個很煩的人,她一直逼我起來唸課文。

但我的英文就很爛,偏偏唸的奇奇怪怪。

她就會用她的超高音來糾正我。

我們班的人一直笑。

而且我還常常咬到舌頭。

所以我不太愛英文。

她讓我陷入一直被笑的情境中。

這不是一個好的激勵方式呀~。

誰知道突然小逸變成新對象。

因為他偷吃我的餅乾。

英文老師用她高音的嗓子滿,微笑說:「小逸你再吃啊,吃幾片我就給你幾支警告」。

我用高音說著:「five~」。

全班狂笑。

傻妞喊著:「這槍補得真好」。

我也一起笑了笑。

 

過了這兩節英文課。

我就正要出教室門口。

阿嘎喊著:「又去找學弟妹啦」。

小逸說:「我也要去找正妹」。

小波也喊著:「我也去」。

我笑說:「我的天啊,大家都要去塞爆合作社就是了」。

我們班又一群人從二年級走到一年級,阿邦班上的人和小鐵班上的人都在等我跟他們一起去合作社,我頭有點暈,合作社會變成我的科的據點呀~。

我問阿邦說:「今天吃什麼~?」。

阿邦說:「我把昨天的餡料和材料做成了燒賣,還有另一個是水果蔬菜弄成的是涼菜,還有我熬了一鍋湯用昨天的剩餘的雞骨熬的」。

微如在一旁聽了傻眼說:「全都是你做的?」。

阿邦點點頭說:「對啊」。

我對微如說:「有沒有發現好男人的感覺」。

微如喊著:「有啊有啊~」。

阿邦笑說:「沒你的份」。

林心就喊著:「大扣分呀~」。

小鐵就說:「他只對我們這個大紅人學長好啦~」。

我瞪了他一眼說:「那不就是說你對我沒那麼好嗎~」。

小鐵就大喊:「天地良心呀,我也對你很好,好不好!」。

我們這群人打打鬧鬧的進了合作社。

 

合作社的阿姨看到我。

她對我說:「焰哥,我請你喝奶茶」。

我說:「你怎麼知道我喝奶茶啊?」。

她說:「因為你哥哥買了一箱奶茶走,我說送他兩瓶,他說看到你就交給你」。

我問了一個白痴問題說:「你怎麼知道他是我哥哥」。

阿姨說:「因為他說焰哥就是他弟弟呀~」。

我才:「哦~原來是這樣」。

我看了一下奶茶,說:「阿姨這是拿鐵吧?」。

阿姨說:「我不知道,只有他叫這款的一箱,我們合作社剛好新品上市,他就全買走了」。

我說:「好喔~謝謝阿姨」。

阿姨說:「你帶這一大群人來買東西,我才要謝謝你呢~」。

我說:「他們本來就是要來吃東西的~」。

小鐵說:「你也太天真了吧~很多人是衝著你來的」。

我笑說:「可是我是來吃飯的,好餓」。

我可憐的模樣看著阿邦。

阿邦拿給我筷子說:「吃啊~在那邊聊天~」。

我夾了一個燒賣起來吃,我吃驚了一下。

阿邦笑看我的表情。

我喊著:「呼呼~你加蟹黃!好吃!」。

阿邦更開心了。

我又喊著:「你想害死我啊,我過敏ㄝ」。

阿邦傻眼一下緊張說:「那那,你吐出來」。

我調皮的說:「不要~我吃下去了」。

他很快速的搶了幾個燒賣去。

我吼著:「怎麼了!搶那麼快,餓死鬼唷~」。

他說:「這些都有海鮮,我挑起來嘛~」。

他把湯推到我面前說:「你先喝個湯吧」。

我一打開,一堆旁邊都在:「哇~好香啊」。

我也聞了聞,哇~人參和黃耆的氣味。

我喝了一口,天啊~好濃郁呀~。

我對著那些女生說:「我的天啊~妳們輸給一個男的這樣對嗎」。

林心說:「我會滷肉,下禮拜一弄給你吃」。

小波說:「我會做蛋包飯,做給你吃」。

微如說:「我會義大利麵,可以做給你吃啊!」。

小甜甜突然冒出來說:「我有布丁,現在可以給你們吃」。

阿酷也冒出來說:「為什麼學長沒有~」。

小甜甜說:「因為你自己會做呀~」。

阿酷喊鬧著偏心偏心。

林心說:「心本來就是偏的啊」。

阿酷說:「你們怎麼可以都向著小焰啊~」。

我喊著:「我是純潔的代表呀~」。

東華說:「焰哥~你是蠢蠢什麼都不敏捷代表吧~」。

我說:「哎呀~大尾了~敢說你焰哥」。

東華說:「小的才不敢呢~」。

東華丟了一袋東西給我,說:「薯條加菜,我們科有訂麥當勞,所以拿一份給你」。

哇~薯條ㄝ~在學校裡要看到薯條只有訂外食的時候。

我一打開,大家都在分我分我。

我就快速說:「數到三,先搶先贏,1.2.3!」。

一整個桌子杯盤狼藉呀。

阿邦瞪著我說:「下次!不要讓他們這樣搶」。

我低著頭說:「我知道了」。

廣播『月炎焰同學,請到教官室一趟』。

換合作社裡面的人異口同聲說:「候~做壞事」。

我傻眼一下,說:「這麼有默契」。

大家就一起哈哈笑。

「好噁心啊~一起說ㄝ」。

『天啊~都有心電感應』。

我在一陣吵囃聲中脫出。

 

 

我跑到了教官室。

我們的教官,文教官。

她是個很有自信的女子。

有著利落的短髮和標準的身材。

文教官對我說:「炎焰,你要不要星期日來幫我」。

我有點為難的表情說:「幾點到幾點呀」。

文教官說:「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

我想了想不跟晚餐衝突,我對文教官說:「好的~」。

文教官很高興的說:「真幫我一個大忙」。

文教官又說:「那等下可以陪我去巡個邏嗎?」。

我點點頭說:「可以」。

 

我跟著這文教官出來巡邏就如之前所說。

我要快點把一隻隻小狗趕回籠子裡。

免得教官這個捕狗大隊把他們都抓走。

今天是園藝科。

說到園藝科,我最最最頭痛的就是阿酷了。

因為他會突然做出瘋狂的事。

然後就被抓去教官室坐坐了。

今天我往前先走,我看到有個穿內褲穿拖鞋的人在三樓。

我就很快抓了一個學弟說:「你認識阿酷吧」。

學弟受到驚嚇,點點頭。

我對他說:「你快跑到三樓去叫他給我穿好衣服,教官來了」。

學弟點點頭。

我威脅的說著:「如果你沒傳到,你學長會好好待你的」。

學弟拔腿跑上去,把那個阿酷白痴拉進了教室。

還好教官沒看到任何東西。

我看到園藝科有人用一個線子吊蘋果玩蜥蜴。

立刻被看到,一隻警告。

玩弄動物,沒有愛心。

幾支警告就在這趟的路上一一送出去。

我搖搖頭,這個園藝科屬開放空間。

我看到,教官也就看到了。

躲不過也逃不了~。

教官去上了個廁所。

一個信封飛到我身上。

我打開來看『我是甜甜我也想去你們放學的聚餐』。

我看向甜甜的班級,她對我比了個ok。

我對她比ok,點了點頭。

教官出來,我陪她巡邏完後。

 

 

我回到科裡。

路上的學弟妹忙著跟我打招呼。

而我走到班上。

小鴨學妹正在跟阿嘎聊著天。

倒是連一眼也沒看我。

我心裡只是覺得『沒禮貌的小孩』。

豆子學長來找我說:「ㄟㄟ學弟,日本交流我不能去玩嗎?」。

我苦笑說:「豆子學長,我的名單滿了,但我有一個公假名單你要跟我去玩嗎?」。

豆子驚喜的說:「三年級可以?」。

我想了一下說:「學長如果我缺個裁判,我想你應該可以勝任吧」。

豆子學長說著:「當然~那我先謝謝你了,不然我快被一堆考試壓死了」。

我聽著就說:「先別說,我不想知道我三年級過什麼樣的慘淡生活」。

豆子學長說:「你一定很厲害的啦」。

我說:「學長你的科內第一ㄝ,你覺得我能厲害到你這嗎」。

豆子說:「我看你愛玩愛玩,但理解力倒是蠻強的」。

我說:「你在我高一的時候都叫我提早讀有好處,我什麼東西都提早讀」。

豆子說:「真假的啊」。

我抓抓頭說:「除了國英數」。

豆子哈哈大笑說:「學長跟你說,國英數,每個階段都會遇到的」。

露出不想聽的表情,一直搖搖頭搖搖頭。

豆子就說:「好啦好啦學長不講,記得我的公假嘿」。

我點點頭說:「一定~」。

我說:「學長,怎麼對我那麼好啊」。

豆子笑了笑說:「因為蝦蝦學姐覺得你可愛」。

我才忽然明白了什麼。

學長對我比了噓的手勢就走掉了。

 

我進到教室,阿嘎來跟我說:「你日本交流公假名單有嗎?」。

我說:「你要跟日本交流!?」。

阿嘎說:「學妹想交流」。

我說:「我手上名單最後一個被學長拿去了」。

阿嘎說:「這樣啊,真是麻煩」。

我說:「可以問問小波和傻妞,他們也有名單,只是是社團課,她不是熱舞嗎,一定交流得到」。

阿嘎笑說:「她只是想利用上課時間出去放鬆,感覺比較爽」。

我無言一下說:「有工作的~又不是閒著,或許底下的人閒著啦」。

阿嘎說:「我知道啦,再跟她說吧」。

我說:「那你跟她什麼關系?」。

小雨帶著凌凌跟阿結過來打斷我們。

凌凌和阿結是很好的朋友,我們五個人常聚聚聊天。

也常在高一的時候一直聊天、一起出去逛夜市。

最近因為我跟小鐵他們比較好。

所以沒有跟他們再找時間出去,而他們也沒有約我。

反倒是跟小鴨常出去了。

凌凌問我:「你今天要去哪」。

我說:「下山,三科帥哥下山,兩正妹也跟,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小雨說:「你又不上車啦~」。

我笑說:「什麼叫又啦~好像我不常上車一樣」。

小雨說:「是還蠻不常的啊」。

阿結假裝拭淚,說:「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

我說:「來人啊~打入冷宮」。

我看了一下阿嘎說:「你今天沒要陪你學妹下山走走嗎?」。

阿嘎對我說:「她跟我說她有事」。

我點點頭說:「好的,應該又是找到好玩的不想跟你說吧」。

阿嘎白了我一眼。

我們大家笑了一下就各自回到教室裡了。

 

我打開著書快速看好,把題型做一做,等著老師上課講解。

大部分我沒什麼想要聊天的時候。

就會讀課業上的東西讓自己能夠好好冷靜一下。

小逸對我說:「ㄟ,你怎麼讀那麼快呀」。

我說:「抓重點啊~你就看一遍,然後做後面習題,如果都對,那就是這個章節不難,你就看題目的方向,再看一次內容就行了」。

小逸翻了翻白眼說:「我沒這種好頭腦~」。

我說:「你只是基礎不好,但現在重學,有點辛苦唷」。

小逸想了想說:「算了吧~」。

傻妞對小逸說:「你的腦算了吧」。

小逸就說:「有種來比數學成績呀」。

傻妞說:「有種來比經濟成績呀」。

阿嘎白目的說:「兩個是在比爛還是比好啊」。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必取,給我閉嘴」。

我笑了笑說:「不然訂個八十分好了,小逸是數學,傻妞是經濟,誰沒八十誰就輸,兩個都到八十平手,兩個人都沒到八十,自己比分輸了請客」。

他們很爽快的說:「好」。

我笑著:「真是年輕氣盛呀~」。

小波對我說:「那你要跟我比英文嗎~」。

我笑說:「不然我拿會計、經濟或計概成績跟妳比好了」。

小波說:「我鐵輸,才不要嘞」。

我說:「那我們就和平相處嘍~」。

傻妞說:「恁和平相處,恁祖媽努力奮鬥對嗎」。

我們又哈哈哈的大笑。

數學老師走了進來,用圓滾滾可愛的眼睛看我們說:「我錯過什麼了嗎」。

我對數學老師說:「你好好輔導我們小逸考八十分啦~」。

數學老師驚喜對小逸說:「你真的想考八十分啊,那你有問題就來問我,我教你」。

小逸微笑的點點頭,手在後面對我比個中指。

真是的,不懂我的好。

 

最後一節課,竟然是我跟會計老師的對決。

她叫小老師在黑板上寫好兩個題目。

她做第一個基礎,我都做第二個變化。

我淺笑問:「妳在考我啊」。

她說:「我是給你歷練」。

我說:「妳都用這種話來欺騙我的感情」。

我的手已經在黑板上畫著時間線,開始把到期,未到期票據分算。

然後再寫著分錄分好項目。

我對她說:「好了唷~」。

她點點頭說:「這麼快呀~」。

我轉身說:「不想辜負妳期望」。

然後帥氣的把粉往後一丟,咚!入粉筆糟內。

但這樣的帥氣我很怕,她說:「這錯了」就糗了。

只是還好對了。

 

會計老師看著我說:「我覺得你適合會計」。

我笑說:「不好意思,我錯過轉科的時刻了」。

會計老師笑得更深說:「大學可以讀啊」。

我應付的說:「我再考慮吧~」。

我寫字那麼慢,去會計又不是腦袋撞到。

突然傻妞握了個拳頭過來我面前說:「打一下」。

我皺了一下眉說:「蛤?」。

傻妞說:「打一下啦,廢話那麼多」。

我就打了用力的一下。

不曉得她吃了什麼,吃下就瞪我說:「你是跟我有仇,打那麼用力」。

我就說:「妳叫我打的ㄝ,話說吃什麼要打一下」。

傻妞說:「飛機啦」。

我笑說:「吃飛機幹嘛啦,白痴唷」。

傻妞說:「你不懂啦,吃一百架就可以許願ㄝ」。

我說:「你說的是真的假的啊」。

傻妞說:「騙你有什麼好處啦,白目痛死了」傻妞對她的手吹了吹氣。

突然鐘聲響起。

我就突然聽到很大聲的「月炎焰,我們等你!」。

 

小逸調侃著:「才剛放學ㄝ」。

我秒速用好書包,跳離坐位說:「掰」。

阿嘎傻眼著:「你也太快了吧」。

我說:「要搶搭車啊」。

 

我穿越、奔跑、閃避,比打籃球還要刺激。

突然有人喊著:「焰哥趕路,生人勿近唷」。

我對喊的人說:「我知道你是誰,下禮拜找你算帳」。

而後聽到一聲大喊「焰哥我錯了,對不起」。

我發現我後頭也一堆人跟我奔跑。

我看清楚是小鐵和阿邦。

他們對我說:「快啊~我們要跟你搭同一班」。

後面一堆女生也跑著說:「我們不會輸的」。

我嚇到更快跑,我說:「你們後面好可怕呀~」。

我快速的跑到排隊下山的隊伍裡。

教官看到後面一群人在跑,喊著:「不要奔跑追逐」。

全部的人開始假優雅的起來,快步的走來排隊隊伍。

果然最快來到我面前的就是小鐵和阿邦。

他們開始鬥嘴了。

阿邦說:「我跟焰哥坐,我先開口了」。

小鐵邪笑的說:「我是直系,當然我先」。

阿邦說:「這個對我無效,我還跟他交情深厚三、四年呢」。

小鐵說:「我沒參與到,所以也關我屁事」。

阿邦說:「不然我們來猜拳」。

小鐵說:「不然玩男生女生呸好了」。

阿邦說:「三戰兩勝,來啊」。

小鐵也說:「來啊~」。

我就看著兩個白痴一直猜拳。

然後就看到小犬帶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全部的人靜默以待。

我驚喜喊著:「王玄燁!」。

王玄燁用他冷酷的臉慢慢走向我。

他說:「你怎麼都那麼熱烈的迎接我啊」。

我說:「你不是也常看到我就喊我」。

他笑了笑說:「我喊你是因為要事,你喊我是?」。

我羞得笑了笑說:「我只是喊著開心的」。

他說:「那等下你跟我坐」。

我傻了一下說:「你也要下山吃飯」。

他說:「對啊~但我想吃白酒蛤蜊意大利麵」。

小犬說:「你們一定還沒想好吃什麼,我知道有一間餐廳有位唷」。

我笑說:「真的啊~」。

小犬說:「但要我們會長大人訂位」。

我疑惑對王玄燁問:「為什麼?」。

王玄燁微笑說:「因為我是會員,可以訂五十位」。

我直接說:「那謝謝嘍」。

我對後面大聲喊:「你們到底有幾個人啦」。

微如對我喊著:「48個」。

我說:「有加前面這兩個嗎?」。

微如說:「沒有~」。

我又問:「阿酷和甜甜在裡面嗎?」。

阿酷和甜甜舉著手,但阿酷太矮我舉著手讓我覺得好笑。

我就裝傻說:「我看到甜甜了,咦~阿酷嘞,是遲到還是忘了」。

阿酷就大喊:「靠北呀~我在這啦」。

王玄燁笑了笑對我說:「真壞」。

小犬對我驚訝的說:「他笑了,我頭一次看到ㄝ」。

我搭著王玄燁的肩說:「兄弟,你在人前不笑,一直對我笑,這樣我很受寵ㄝ」。

王玄燁拿開我搭肩的手說:「又不只我一個人寵你,最寵你的那個怎麼沒來呀」。

我瞪了一下小鐵,說:「有人說他會搶走所有的妹,所以不同意~」。

王玄燁說:「小犬和阿酷也會呀~」。

我說:「至少平分秋色」。

王玄燁說:「好吧~這樣少一個樂趣了」。

我說:「我哥哥是樂趣?」。

王玄燁看了看我說:「誰在你身邊都會有樂趣的」。

我看了看我自己說:「我都不覺得我好玩」。

王玄燁說:「訂位可以,但你下山時要跟我坐一起」。

阿邦和小鐵才呸完,停在一個尷尬的階段。

阿邦無奈的說:「我們不用比嘍?」。

小鐵說:「ㄟㄟ一勝一負正激烈ㄝ」。

王玄燁挑了個眉說:「有異議?」。

他們冷顫回應:「沒」。

我笑說:「你一句話就讓他們都垮了,哈哈哈」。

王玄燁說:「算他們識相」。

 

我說:「怎麼跟小犬一起來」。

王玄燁瞪了小犬一眼說:「這個人一直纏著我說東說西,但一切還是只能計畫」。

我說:「哦~原來是這樣呀」。

我又說:「那為什麼你們不坐一起呀~?」。

王玄燁說:「放學不講公事」。

我一種騙人的眼神看向他說:「你跟我除了公事還有什麼好講啊」。

王玄燁說:「可以聊聊休閒活動」。

我想了想說:「我的休閒活動是打遊戲機ㄝ」。

王玄燁說:「你是宅男!?怎麼可能是宅男!」。

我笑說:「我是呀,學校回到家太晚去打球不方便,假日我又想睡覺懶得動,只好這樣啦,打電動不用出門心情也可以很好」。

王玄燁說:「那不會打膩嗎?」。

我說:「再換下一個遊戲玩就好啦~」。

王玄燁說:「你這個宅男」。

我無言看一下他說:「不然你都在做什麼」。

王玄燁說:「星期六早上去文藝中心看展覽通常是書展,下午的時候我會跑去喝個下午茶翻個書享受,然後就往運動中心健身,星期日早上是鋼琴課,下午會看有什麼烘焙課或是社交課程就去參加,晚上就才會是你說的打電動時間」。

不只我連小鐵他們都傻眼的看著。

我說:「你會不會排太多了啊@@」。

王玄燁說:「還有財經課啦,你要不要一起上啊?感覺你蠻有生意頭腦的」。

我說:「免了免了」。

我們排到車了,一大群人直接上車,塞爆了這台專車。

阿酷和阿章整個就卡在女人堆中。

各種唬爛和開黃腔。

小犬則是跟幾個科內的學妹聊聊設計的事情。

微如一直想要來跟我畫唬爛。

微如說:「焰哥焰哥,你們怎麼認識的啊」。

王玄燁說:「我找上門的,我要看誰那麼氣焰」。

我驚呼:「是哪裡氣焰了啊」。

王玄燁說:「總是聽到如果學生會長是焰哥,就世界太平了,好像我總是毀滅世界一樣」。

我笑說:「你的策略倒像是一種革命,學生自治時代」。

王玄燁說:「當然啊~我們的時代,但絕對是我們引領」。

我躬身說:「小弟無德無能呀」。

王玄燁看了看我說:「無德我是沒看到啦,無能的話我要看一下」。

他下一秒竟然想脫我褲子。

我喊著:「救命」。

他立刻縮手。

全部的人看向我們喊著:「怎麼了,怎麼了」。

我邪笑說:「我們會長好興致跟我玩呢~」。

阿酷鑽過人潮正要撲向我說:「我也要玩」。

王玄燁一隻食指指著阿酷,阿酷停了下來冒了冷汗。

因為王玄燁用冷酷的眼神注視著他說:「來玩呀」。

阿酷說:「不了~」。

王玄燁對手指吹了口氣。

我說:「你以為開槍啊」。

王玄燁說:「絕對百發百中」。

我把他的手指對著我說:「來發射啊」。

王玄燁說:「不對你,開槍~」。

我笑說:「沒用的槍」。

王玄燁笑了笑說:「你又不是敵人」。

微如說:「你們也太可愛了吧」。

阿邦說:「哪有我跟小焰也很可愛呀」。

小鐵說:「可愛給你們啦,我跟焰哥就是帥~」。

林心說:「都給你們就好啦~」。

阿邦和小鐵和會長跟我,四個在這笑著聊。

甜甜對我說:「你們四個呈現一種可口的畫面這樣對嗎~」。

全車的女生說:「真的~」。

阿酷就開始又走了過來說:「我也要可口」。

阿邦就說:「死到一邊去」。

阿酷假哭說:「用完就丟了」。

阿邦說:「誰要用你呀,嘖嘖」。

阿章後頭抱著阿酷演戲說:「來我用我用」。

我大聲的裝嘔。

全車上的人也開始有樣學樣。

 

我們到了山下後,就被王玄燁領著走。

但在路上我買了一個蝦捲來吃又買了一個干貝燒。

王玄燁對我說:「小焰啊,你這樣吃等下吃得下嗎」。

我拍拍我的肚子說:「當然我有兩個胃」。

阿章說:「好啦好啦,我現在好餓快走」。

走了一下子。

我們到了一間建築跟樹融合在一起的房子。

王玄燁說:「就是這家」。

女生們哇,我們一進入到店家,整個木頭製造的桌椅。

打亮店裡的光源是手工的火把。

王玄燁說:「一樓是打造成舊式木屋餐館的風格很適合男生喝酒」。

我覺得頗復古的裝潢很寧靜。

王玄燁說:「但我訂的是二樓,我們女生比較多應該比較喜歡上面」。

王玄燁推著我先上去,上面寫著請搖鈴,卻有一個電鈴按鈕。

我就找了一下看到搖鈴我就用搖鈴。

王玄燁說:「你竟然沒被騙」。

門噹噹的開了,裡面有四個圓形沙發上面都擺了很多熊和玩具。

我很開心的,其他女生也很HIGH。

甜甜喊著:「好漂亮的地方呀」。

林心說:「真的~」。

我拉了拉王玄燁說:「這裡消費不高嗎?」。

王玄燁在耳邊對我說:「超貴的,一人要三百多塊」。

我聽了冷汗直流想殺掉他。

我對他說:「那我真的要叫我哥哥來了」。

微如打開菜單大喊:「好便宜唷」。

我瞪了一下王玄燁,然後拿了一個菜單起來看,有三種一百塊的義大利麵,還有三種一百五的排餐系列,搭配套餐起來也才兩百以內。

我說:「王大會長,請問哪一項三百塊呀」。

王玄燁指向一個北海道鱈魚嫩片義麵上面真的三百塊,但只有這項。

我拿了一個娃娃丟向他的臉說:「要你騙我~」。

王玄燁說:「差點把另一個人召喚來」。

小鐵說:「技工嗎?不行唷~~~」。

林心說:「那個很帥的技工嗎」。

我點點頭。

微如說:「那他要來嗎~他好帥唷」。

我看了一下小鐵,小鐵微微搖頭。

我就說:「沒要來~」。

阿章喊著:「叫東西吃啦,好餓」。

每個人對服務生點一點,最後要換我時,服務生走掉了。

王玄燁叫著:「ㄟㄟ還有一位還沒ㄝ」。

服務生笑了笑說:「不好意思,你是特別套餐,老闆指定」就走掉了。

我覺得莫名,全場的人也覺得奇怪。

我對王玄燁說:「會不會服務生認錯人了,應該是你不是我」。

這給了大家一個不錯的解釋。

 

 

當大家的湯都是玉米濃湯,我的是酥皮濃湯。

我就抓一下服務生說:「你們老闆沒認錯人嗎?」。

服務生拿出口袋裡的照片給我看說:「你看這是你嗎?」。

我看著照片裡的人,裡面的人是,我是看著煙火璀璨的我。

 

我眼裡溼溼熱熱的,因為這張照片只有他有。

我對服務生說:「我可以見一下你的老闆嗎?」。

服務生說:「好的,他在樓下」。

我走下去是一個外國老闆,只是他講中文非常的流利。

外國老闆微笑的對我。

我微笑回應問著:「我想我們沒見過面吧」。

外國老闆說:「的確,沒有」。

我道出我的疑惑:「那為什麼指定特別套餐給我」。

外國老闆說:「我認識你哥哥」。

我驚訝說:「你怎麼認識的」。

外國老闆深意的笑,對我說:「水晶熊在你手上了嗎?」。

我說:「你是那個賣水晶熊的老闆?」。

外國老闆搖搖頭說:「那個老闆是我的好朋友,你哥哥要水晶熊的那天,剛好我在,他跟我朋友求了很久,先是當了兩三個小時的義工,直到我朋友要他一個故事才肯賣,結果他說了你們的故事,那對我來說是個難得的事啊,等待卻雋永,於是我朋友跟你哥哥要了一張照片,我也要了一張,並且告訴他我在這開了一家餐廳請他有空帶你來坐坐,沒想到你先來坐坐了,但你哥哥呢?」。

我有點莫落的臉說:「是同學的聚會,所以沒邀請他來」。

外國老闆對我說:「一群人的狂歡,填不了那一個人的缺,或許你等下就懂了」。

我聽完後,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就流下了。

突然一個人在微弱的燈光下緊緊抱著我。

我覺得好溫暖,我吸了吸他身上的味道,我更用力的埋進他的胸膛。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八連殺殺

追蹤 124 鼓勵作者

哥哥 你會在哪(作者)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6-19 23:54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06-20 00:08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