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十五章:點靈之法。


  南宮乾最近有點苦惱。
  自從打通天地二脈發生意外,不得已放去不少血後,他又一次被禁足了。
  原因自是兩腳心的傷口讓他無法落地,南宮律強制要求,若要出門必得由人抱著;而人選,便因這位哥哥各種荒唐理由,只准是自己。
  「有吳添福。」
  「他身材嬌小,被人抱著還差不多。」南宮律一本正經地打量一番後下結論。
  聽到這回應時,駱商居然臉紅。
  「那駱商!」
  「他粗手粗腳,到時顧不好你,反把你弄得渾身是傷。」
  聽到這回應時,吳添福忿忿地點頭,開始一連串抱怨駱商的粗枝大葉。
  因此抱人進出的美差就被南宮律攬下。

  有鑑於前世被曼曼女王洗腦已久,看著南宮律體貼入微,南宮乾總有產生對方開始長歪的錯覺,因此各種彆扭不適應。
  腰後墊著滿滿軟枕,身若無骨地靠躺其上,看著床邊搗藥的青年,思緒飄遠。
  這人每天都在搗藥也不嫌累。
  下個月便要中秋了……
  月兔嗎?

  「咳咳、咳!」無聊到天馬行空,發現自己居然錯看有人頭頂兔耳朵,驚得抽岔了氣,猛一陣好咳,嗽得淚水都要滴下。
  「好端端地怎麼了?」南宮律一臉關心,端著溫水將人攬進懷裡,模樣殷勤得好似在照顧方產子後的嫩妻……我呸!
  南宮乾噗地一聲把嘴裡溫茶灑一片水漬。
  盯著吳添福匆忙趕來清理,南宮乾重重抹了把臉,滿心沉重:「哥,我想出門。」這難以掌握的思緒唷!天知道再宅在房裡,他會不會哪天就攪起基來。
  「行,待藥上好。」手指舀起藥膏,抓著小腳丫就往腳心上輕抹,動作不容置疑。
  玉露玲瓏脂效用頗好,只待外表癒合,裡面的傷口恢復就會快,這幾日強硬要求靜養,就是怕孩子傷口只好表面,耐不住四處蹦跳,又如先前那肩傷,在好動年紀下反覆受損。
  那時不如現在仔細,前些時候替孩子擦拭冷汗,才看見肩上嫩肌還是隱約可見猙獰,如光滑白瓷遭碰而裂損,看著就刺眼得讓人不滿。
  南宮乾把臉埋進軟枕間,臊得不只臉龐,連脖子耳根都似熟透的柿子一般艷麗。
  不論是對方手指佈滿粗繭,滑過傷處敏感得讓他想笑又發抖,或論夏季炎熱,出一身汗得自己不知有沒有腳臭……嗯,別提多尷尬。

  南宮律狀似仔細上藥,其實手指正偷偷眷戀,埋著頭的胞弟並未看見那桃花眼中深藏的享受,只當這一切都是不得已,眷戀下還保有理智,知道上藥時間拖長了不免引人疑竇,纏上絹布、替人套上外袍:「想去哪?」
  「就出去走……曬曬太陽。」本想說出去走走,但撞見那深邃桃花眼緊盯不放,手掌還懲罰性地握住腳丫,南宮乾立刻乖覺地改口:「哥,我就想曬曬太陽。」  
  「現正日炎,曬了會暈頭。」說是如此,南宮律卻也願意順人意,胞弟不過半大孩子,這幾天悶在房裡看著他也心疼,掐著孩子定是耐心將盡,一早就讓駱商去買些小點,正準備帶胞弟去後院竹林裡乘涼。
  「這幾日我讓駱商在後院竹林闢了塊空地,就去那吧。」
  南宮乾這幾日因為氣血虛弱,整日懶洋洋地不知南北,一聽後院竹林闢出一塊特別訝異,自己居然半點聲音都沒聽見;他又怎知房裡被南宮律打上結界,好讓他能安穩歇息。
  撇撇嘴又有幾分不滿:「怎覺得哥哥使喚我的護衛特別順手。」未說出口的是,他房裡擺設也早在這幾日被人摸透,好像碧松院也是他家一樣,要什麼都不怕找不著。
  掐住軟軟小鼻,南宮律氣笑:「咱們可是兄弟,分什麼你我?」我的護衛四個字特別讓他火氣騰生;不論吳添福還是駱商,是誰的都可以,就偏不可是阿乾的。
  手臂一攬,將孩子抱進懷裡,小小的身板比前些時候多了幾兩,罔顧對方一臉糾結、身體僵硬,大步流星來到後院空地:「你已打通二脈,以境界而論是為煉體初階。」
  不論阿乾是否重生,前世今生他都未細心解釋境界差異,決定將這些境界差異與心得傳授,為免今生胞弟又陷入求好心切的迷思中過於躁進。
  吳添福與駱商也早早開啟二脈,一聽逢無敵手的大少爺要授課,自覺地在旁席地而坐。
  南宮律深知兩人對阿乾重要,也感激兩人這段時日對阿乾一心一意,也不打算制止,逕自開口解釋境界差異。

  修行分為六境界,分別是煉體、煉氣、煉魂、化體、化氣、化魂,每個境界又分初階、中階、圓滿三個階段,而最化魂境界大圓滿的終極致是為成神境,可這是傳說中的境界,除卻古籍中上古大能外,三十三重天內從無人窺見這個境界、也不曾聽聞有人達到成神境界。
  
  境界之分,凡是願意下苦功,誰都能成為武者,練的是自身肉體筋骨,此時所練凝聚力量是為丹田人脈是為煉體境,當學有所成,感受到體內氣血凝實丹田處、並學會週轉則為煉氣境,此時武者感受到的即為靈氣運轉的規則,眼界已超脫凡俗,算是開啟修者之路。
  若能堅持修練不懈怠,等能察覺外界氣息,並與自身氣血循環者,則為煉魂境;外界氣息便是靈力,萬物有靈,說與做與理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當能感受萬物靈力,則表示成為正式修者只有一步之遙。
  當自身氣血全數轉化為靈力,則為化體境,此境界因是凡人超脫肉身的里程碑,將引來天降,是為雷劫。
  其差異已不是三境界可比擬,若說煉魂圓滿是為小溪匯流成江,那麼化體初階則是眾江入海;一個是消耗自身氣血,一個則是周遭靈力俱為己用。
  煉體至煉魂或能在長年歷練與眼界靈敏下跨境界敗敵,但因踏入化體境界後,兩者是本質上的巨大差異,基本上絕無可敗於煉魂境手中。
  當然神魂過於強大者除外,這點南宮律並未告知,他相信此方小世界僅有他一人可為,若說到了大世界針對神魂修練的修者,那也要看駱商與吳添福是否有這個心想踏足。

  而小世界裡,許多人終其一生最多臨登煉體圓滿,就是因為眼界遭受侷限,始終感受不到世界靈力流轉,因而停步於此,然小世界通往大世界總有幾處秘境,而那些秘境都被各方小世界古老世家所佔據,或根本就是大世界的修者所立,因此他們族內便有較為正式的修練方式。
  那這些人打小所修即得打通天地二脈與溝通靈力,就好比上學堂的孩子,與自己摸索文字的孩子,所知所學就是差異這麼巨大。
  「當時你所遇綠袍少年,怕就是這等古老世家的孩子。」他語氣輕巧,彷彿那少年舉足無若輕,不以為懼。
  駱商抖了抖肩膀,每每思及此,他就一身冷汗。
  若以大少爺今日所言判斷,他當時不過接近煉氣初期,而少年能運使些微靈力遠距離傷敵,怕是煉魂圓滿、甚至化體初階;想起南宮律讓他不提起那時細節,再一把這些訊息消化一番,眼底的崇拜就更多上幾分。
  大少爺居然一出手就將其擊敗,那大少爺……怕不是早已化體境吧?
  更別說他劫後餘生,還得到大少爺幫助。
  除了崇拜,他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此時想法。
  木訥的駱商想透,心思靈敏的吳添福又怎不會想到;聽到這裡,他面色已然慘白,一雙眼睛在駱商與南宮乾身上來回,這才終於後怕起來。
  駱商察覺身邊之人情緒不對,轉頭便見吳添福臉上血色盡退,想起大少爺授他血脈之法時暗示的言語,他默默紅著耳根,攬著吳添福肩膀小聲勸慰:「我跟主子這不是沒事兒嗎?還有大少爺在呢。」
  「……嗯。」吳添福感受到身旁傳來的熱源,飄盪顫抖的心思忽然就穩定下來,訥訥地應了一聲,乾巴巴地遠不是平日那樣靈動。
  看見這一幕的南宮乾抓抓臉頰,總覺得駱商與吳添福之間有點什麼基味橫生的感覺,但看其他三人神色如常,又覺得該是自己錯覺。
  一切都是曼曼女王的鍋。
  默默地將責任推卸給別人。

  南宮律緊靠胞弟,無時不在注意,當然又查覺孩子心思飄遠,笑著揉亂那頭烏絲,伸手掐了掐軟嫩臉頰:「一般武者所練功法因眼界局限,練的單純是氣血,你們都喝過水靈花水,打通天地二脈,再要精進成為修者,勢必得忘記過去所學。」他讓駱商持刀練一套南宮府武衛的刀法,再讓人運使一套修者的刀法,讓阿乾與吳添福細細感受。
  心思靈巧的吳添福馬上查覺不同,他表示雖然無法體悟靈力存在與否,但兩套刀法給他的氣勢差異甚大,武者給予強勁有力,但靈動不足,而修者刀法雖然生澀,卻一刀一勢都彷彿給他獨身抵抗千軍萬馬的錯覺。
  而資質愚鈍的南宮乾則是一臉茫然,他只覺得駱商兩套刀法不同,前者舞起來乾癟癟地,他覺得駱商好厲害,後一套刀法舞起來虎虎生風,他覺得駱商又更厲害。
  感受如此單薄,他有些失落;很好,他要出來散心,結果到後來想專心都沒辦法--壓根感受不到吳添福所說的差異,果然自己即便開了天第二脈,感覺還是抱大腿的命。
  內心小人默默淌淚;說好的穿書主角自帶金手指,他卻悲催地一個都沒有,只能自己找金手指來抱,情何以堪。

  察覺胞弟失落,南宮律附耳輕喃:「阿乾不必氣餒,總有一天你會理解。」光使用乾坤世界裡的奇物都能將阿乾堆上化體境,時間還長,他有自信能讓阿乾同他一起臨登化魂境圓滿、甚至成神也不無可能。
  溫暖氣息呵在耳邊,伴隨低沉嗓音勾得南宮乾渾身激靈一抖,熱度蔓延燒灼至臉上,可他也不摸不清自己是怎麼回事兒,就是覺得尷尬羞窘,摀著耳朵往旁閃躲:「幹嘛貼這麼近。」鼓著臉頰抗議,軟嘟嘟的雙唇翹得老高,襯一臉潮紅可人無比。
  南宮律艱澀吞嚥唾液,驚覺自己似乎鬧得過頭,趕忙挺胸正坐,將心緒沉澱。
  自從那晚查覺自己感情後,心思如脫韁野馬,對阿乾的渴望越發難以自控,這莫不是入魔的徵兆吧?
  但凡修者,每有瓶頸或不順心之事,若不能開解自己,執著於心將化做心魔的養份,而心魔一但起,便無時無刻等待時機,要將肉體佔據,讓整個人都變成充滿貪婪的傀儡。
  轉念一想,卻是滿腔苦澀;前世自己一心求道,對情愛不曾列入考量,唯願護持阿乾安康,然而眼見阿乾於懷中冰涼,魔入心如此深刻,直到渡劫身死都不能釋懷,今生發現自己愛得太早,因而前世今生混淆一論,心魔又怎會安分?
  真是糊塗到了極點。

  那邊南宮律在反省自己,這邊南宮乾還以為自己說了什麼重話讓對方不喜,想不論是這條大腿,還是駱商那條大腿,現下都還弱勢,只能靠對方扶持,八面玲瓏的社會大叔性子又轉了回來,他語帶諂媚:「哥哥,既然我已經煉體初階,是不是也能練套刀法?」身為現代人,對於修練這回事兒抱持憧憬,即便只是簡單的一兩個招式,只要能讓他也把刀子舞得虎虎生風,就心滿意足了。

  「你可想得美。」掐住鼻子不放,南宮律搖頭道:「修者修途慢慢,打通天第二脈的你,現在就好比找到路的旅者,但還沒踏上,你可得多加練習。」他授予的修者刀法,適合駱商這種已有打底之人。
  他讓駱商留在原處繼續修練新刀法與血脈之法,抱著阿乾、領著吳添福來到書房。
  他告訴孩子與吳添福,說兩人不曾正式修行武者之道,兩人一如白紙,更適合從溝通天地靈力的心法入門。
  「順應天為,這種修者功法不該出現小世界中,以免招來橫貨。」懷璧其罪的道理大家都懂,南宮律也不過是提點一番,雖然偶有忌妒吳添福與孩子太過親近,但畢竟是早些時候真心關懷孩子的人,他自也不打算藏私,以點靈之法將適合的心法點入兩人神識之中。
  「你兩人並未踏上修途,我不便一次授予太多,怕要將你們神魂損傷。」點靈之法類似傳承,卻不如真正傳承那樣將畢生所學所感凝聚一縷,它只是將傳者所見以神識化作一縷靈光打入他人體內,就像一本書直接放進記憶中,只需回想翻唸即可,對於初學者而言極為方便。
  「切記不可對他人提及此事。」
  「大少爺請放心,阿福明白利弊。」身為凡人能得此機遇,也是他的福氣,吳添福心思靈敏,自然不想錯失這緣分,再者駱商與主子都踏入修者之行,他也不想被捨下太遠。
  「放心吧!我會守口如瓶。」南宮乾激動得想馬上打坐修煉,然而身子剛有動作就被撈進溫熱胸膛,這才想起自己兩腳還有傷,若這一跳踩實了地板,怕是又要在體驗一次生孩子的錯覺。
  「你們也莫要迷惘或是偷懶,每逢十五我自會查收。」南宮律擺出一副夫子模樣,前世活太久,他似也忘了自己現在歲月不過十八,老成穩重的模樣突兀得令人發笑,孩子在懷中止不住呵笑,軟軟暖暖的小身板帶著藥香,繞進鼻間、沉入心尖,讓人忍不住臆想未來美好。

  「你也別著急,把腳底傷口養好才可修練心法。」掐住軟臉,南宮律故作咬牙切齒模樣。
  「為什麼?」小嘴翹得半天高,臉頰鼓起如肉包。
  「你若還想傷口再次撕裂,你就練。」擠壓孩子肉包般小臉,掌心溫度與觸感令他愛不釋手,加重了蹂躪對方粉嫩臉頰的衝動與力道。
  「嗷、疼!」孩子雖喊,倒是眼中笑意洩漏,算是與這兄長玩開了;或許是喜得心法,也或許是讓人逗笑,孩子一掃早先煩悶,漂亮大眼彎成月牙,銀鈴般的笑聲懸樑繞頂,軒染碧松苑一片和諧。

  然而一抹高大身影立於苑外,面色非常難看。

  南宮遲雙拳緊握,手背青筋浮現,唇角因咬牙切齒而微微抽動,漆黑如淵的眼神閃過仇怨與惡毒。
  轉身而去,南宮遲朝不遠處的林蔭低喃:「不可讓那廢物壞了我的計畫。」
  待男子離去,霎時一抹黑影從陰影處竄出,身形如貓獸敏捷,翻牆躍出不過眨眼間。
  而這一切,皆在碧松苑內,南宮律神識之下看清。

  好看的桃花眼微微垂下,掩去其中深藏的狂風暴雨。
  南宮遲終究是忍不了阿乾嗎?

  「哥哥?」
  「沒事,等下乖乖吃藥用膳,早些休息。」
  南宮乾忽然微妙地感覺錯愕。
  只因傷後南宮律堅持陪他用餐、看他把藥喝下,就只差罔顧他抗議替他洗澡,可說是寸步不離地在他身邊打轉,方才見他神色微變,雖是輕巧難以察覺,但想他前世於社會打滾多年,又怎會察覺不到。
  而在這一瞬間的變化後,南宮律便讓他自行打理歇息;事出反常必有妖,南宮乾當下內心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
  身為主角的南宮律自然有很多事情要擔憂,而他這個小米蟲暫時就繼續扮演乖巧的米蟲也無不可。
  立時擺出乖巧模樣,認真嗯了聲作保證。

  胞弟聽話模樣南宮律頗為受用,掐掐軟軟臉頰便將孩子抱回床上:「千萬小心腳下。」將玉露玲瓏脂交代給吳添福後,又囑咐兩人今晚不可擅自離開碧松苑,無論發生何事必須等他回來才可離去。
  轉身離去時,還不忘在整個碧松苑打下幾個簡單結界,若有心思懷惡知人靠近,必定產生幻覺,也會提醒設下結界的他有人靠近阿乾。

  「希望父親不要做得太過吧。」南宮律身懷南宮家血脈是不爭的事實,藍雪晴對於南宮遲的愛也不容質疑,他著實不想為了阿乾把關係鬧得僵硬,甚至到反目的地步。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