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二十章:只因為愛。


  南宮乾又做了那個夢。
  連片的山嵐描繪壯麗,上一次夢中他似乎是素袖鑲藍玉的那一方,這次卻是變成玄袍袖金絲的男子。
  「如何?」他說。
  能見對面男子垂首不語,明明不過沉默片刻,卻彷彿歷時千年,煩躁得讓他想任性地轉身離開。
  而他也確實這麼做。
  揮袖離去不過眨眼間,阿乾知道,玄袍男子沒看見對方眼底的濃濃不捨--那是他在上一次夢境裡感受到的執念。

  回頭!
  南宮乾聽見自己內心在嘶嚎,然而回首,卻見一盤破碎灑落,上頭積滿厚厚塵埃,眷戀地以指觸碰,卻是觸之即粉碎,黑子白子全化成風中一粒輕巧,順著風吹拌上幾朵花瓣飄向遠方。

  痛!
  胸口沉痛得似乎被生生剖開、掏出心臟,哀傷沉重得叫他喘不過氣來。
  南宮乾知道這些情愫不屬於自己,卻深深感到釋懷。
  是誰釋懷?
  因何釋懷?
  為何這些不曾見過的場景,又讓他覺得如此懷念,彷彿深深刻劃在靈魂裡,經過無數年歲也無法遮掩。
  還不待南宮乾想透,四面八方湧來大霧,卻又似白雲濃烈,其中更蘊釀霹靂閃電,紫紅金光交錯縱橫,他在天上飛騰,眨眼千里,一直來到一處海崖。
  海崖邊上有木階,其上通頂有石檯,沿路斑駁彷彿亦被千萬年歲月刻劃痕跡,每踏出一步,胸口便悶得無法自主,腦袋渾渾噩噩,卻不敢停下腳步,彷彿步伐停歇便要失去什麼。

  石檯上琉璃盤亦已成灰,其上放置的靈果早已散光靈氣、乾如硬石,然而即便如此,南宮乾仍然認出了一些靈果,甚至能感受其中滋味如何讓人眷戀,彷彿他一直吃得習慣、吃得歡喜。
  素袍藍玉眼前晃動,夢中人竟是投身入眼前深淵大海,毫不遲疑猶豫,彷彿海底有什麼在等待。
  深海之下茫茫無底,彷彿只有一瞬,又彷彿過去千萬年,當一抹玄袍金繡映入眼簾,胸口的悶痛瞬間攀登頂點,彷彿又回到車禍現場,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在痛苦,眼裡水霧一片又一片,最終化作漆黑,再不見任何事物。
  「我不願等……等我尋你……」那聲低喃在腦海轟然炸開,帶著穿透靈魂與人心的震撼,語氣悠長孤單,壓抑著哀愁悲傷,讓人想起迎不來新生的秋離,如此蕭瑟淒涼,滿山遍野的淒美絕景,豔麗如煙花一現,卻永遠沒有喜悅與希望可言。

  ……乾……
  ……阿乾。
  「阿乾!」
  南宮乾在一片黑淵中漫無目的行走,順著聲音呼喚尋到一處光芒,睜眼便見南宮律一臉驚慌擔憂,大掌正撫面,掌心散發暖暖熱潮熨燙全身,那股滯澀於胸口的悶痛突然消散,沒留下一點遺憾糾纏,他神智還未回攏,暖洋洋的氛圍讓他下意識漾起一抹笑容,開懷而眷戀,好似記憶中始終遍尋不著的人,終於找到了。
  「阿乾?」孩子那神容異常成熟,明明不屬於孩子該有,卻讓他內心突地猛震,叫他熟悉得幾乎要被哀傷淹斃。
   腦袋還沒運轉,身體卻先有了動作,南宮乾抬起雙手勾住對方脖子,狠狠撞進懷中:「抓到了。」嘆息聲充斥滿足,似乎真是追尋許久終得所願。
  「阿乾……」喉間乾澀,南宮律難得地無法思考,忽然想起前世阿乾也偶爾會有這樣,彷彿靈魂換成他很熟悉的人,卻始終憶不起是何人,片段凌亂,卻每每讓他心疼,然而此時這陌生卻又熟稔的神情,雖然懷念,卻也因未知而讓他恐慌。
  扯開孩子雙手,眼底映入孩子眼神裡泛起濃烈不捨與失望,咬著牙運起靈力施展音律之法:「阿乾!」
  閃爍淚光的眼神渙散一瞬,卻又立時恢復神采,南宮乾眨眨眼,一臉莫名:「……唉?」
  懸吊的一顆心終於落定,南宮律不敢把這些告訴孩子,只是如釋重負地掐掐軟嫩臉頰:「你睡糊塗了。」
  「噢。」剛才腦子不運轉,他確實什麼都記不起來,南宮乾乖巧點頭不打算追問,而後發現自己身體不再痠痛,知道肯定是自己昏迷時南宮律做了什麼,十指攪成一團,低低地道聲抱歉,也道聲謝謝。

  兄弟倆多日相處默契已在,自然都知道這些言語看似單薄,其實包含濃濃心情,南宮律不欲深思其中歉疚與感激,他只道前世為了孩子操勞更多,今日所遭與前世相比實在不值一提,並不欲孩子掛心惦念。
  「阿乾不必多想,哥哥說過,一切有我。」捏住孩子小巧鼻子,桃花眼中依然是往日那道溫柔;南宮乾被掐得莫名,只好抓著那施暴的大手皺鼻子抗議。
  孩子小手腕上一圈白玉亮眼:「咦?」南宮律端詳一陣,發現是藍雪晴長年配戴的白玉鎖:「阿乾,這白玉鎖是娘給你的?」
  「唉?這怎麼在我手上?」聽見南宮律口中白玉鎖,南宮乾一臉茫然;在故事本文中曾有敘述藍雪晴腕上一只白玉鎖,直到故事結束都不曾提及去處,他以為一直都在藍美人身上,就像是一個人物象徵性的配件。
  然而此時白玉鎖竟出現在他腕上,是故事不曾說明,又被此方世界自行補全?還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世界產生了不同走向?
  「……你先收著,我去問問。」出門前還見白玉鎖在藍雪晴手腕上晃蕩,吳添福替孩子擦拭四肢時也不曾發現,看來該是他方才出去那下子才來的人。
  「好。」
  「乖。」南宮律笑著把孩子那頭黑髮揉亂,拿出丹藥與水靈花水兌開,稀釋成湯藥叮嚀孩子分批喝下,離去前不忘再掐一下鼻子、捏一下臉頰,好一副捨不得走的模樣。
  「……」被搓腦袋那一瞬間,南宮乾產生自己被調戲的錯覺。
  肯定是這小變態剛大病初癒,所以腦子有點不好使。
  南宮乾自我認同地點頭,難得乖巧聽話把湯藥喝下;今此一事,他深知自己再不能任性,總地南宮律不會害他,良藥苦口也就認了。
  等南宮律走遠,南宮乾才想到要思考自己剛才失常。
  清醒時南宮律表情不太正常,肯定不是僅僅睡糊塗這樣簡單,但對方不說,他又沒印象,此題無解……
  腦子紛亂,彷彿蒙上一層紗,輕輕柔柔地,卻無法撥開看清,放空腦袋覺得方才發生的事情經過,只需臨門一腳便能想透,但若開始細思又只能想起一片空白,幾番嘗試下,南宮乾放棄努力。

  睡不久卻感精神奕奕,孩子穿上外袍搬著小籐椅往外走,支著門外,於廊下就坐著賞起月色。
  剛喝下的湯藥暖和身體,就像腹中抱著暖爐,冬夜涼風迎面吹來,吹不走身體泛起的暖意,反帶走不少倦意。
  故事本文中,南宮律本該事事順遂,卻凡是與南宮乾扯上干係就要驚險幾分,明知道南宮乾就是個拖後腿的主,早些時候便不該任性而為;他想,若不是自己扯下袍子,神秘組織該是不容易發現他,若不是自己冒然與對方對視,也不會讓南宮律受傷。
  依照故事本文鋪陳的劇情推論,南宮律此時修為該有煉魂境圓滿,在小世界中已然戰無敵手,肯定是他昏迷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南宮律遭受傷害。
  果然還是該趕緊修煉,提升自我不拖後腿才是正道。
  眼神瞄向對面駱商與吳添福的房。
  或是……該提醒駱商趕緊訓練,改回初衷抱駱商大腿,才不會老是跟在南宮律身邊,體悟何謂福禍共生。

  那邊南宮乾望月沉思,反省自身無知,這方南宮律已來到藍雪晴處,確認白玉鎖的由來。
  白玉鎖打小看著藍雪晴戴在腕上不曾取下,偶爾聽她提起是祖傳之物;既是祖傳,又為何輕易交託他人之手?
  難道是他對阿乾的心思被察覺?
  搖搖頭,他冷靜心緒;雖說修道之人並未講求伴侶性別,然男女一直是陰陽調和的象徵,更何況凡人小世界更視同性相守為狼豺虎豹,藍雪晴有理由反對,卻從未在她態度裡察覺一絲不滿。
  想起藍家古籍曾說過藍家種種輝煌,然他從未聽藍雪晴提起點滴,彷彿這些她都不知曉、亦從未體悟過;一直認為母親該是藍家在小世界的支族一脈,對古籍上所敘述當作雲遊雜集看待。
  非法器沒有靈性,尺寸自然無法適合配戴者,然而孩子手上的白玉鎖明顯比藍雪晴腕上戴的尺寸小上一圈,紋路如出一轍,法器需要靈氣運使,現在才發現藍雪晴並非自己所以為那樣簡單。
  內心嘲笑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若藍雪晴真只是凡人那樣簡單,憑她姿色如此美艷動人,能不被人覬覦而引來禍端才怪。
  而藍雪晴若如他所想真是修道之人,那前世種種不明白,還真是讓他撥雲見日。
  想前世藍雪晴獨居於窮極山下,身體因病而虛弱,又怎麼能不受獸潮影響,整院落城鎮安好如初,怕正是母親施展什麼手段防止了獸潮肆虐吧!

  眼前美人十年如一日,少女姿態羞澀嬌豔,更貼近修者肉身由靈氣洗刷,漫漫歲月容貌不顯的模樣,更進一步確認他猜想。
  「娘。」他挺胸垂首,雙手自然交疊於前,一副好兒子等說教的姿態,讓藍雪晴好氣又好笑。
  知子莫若母,這孩子是氣她隱瞞,卻又孝順地不敢同她發火,可那倔強心思怕是讓他不滿,擺出這姿態就是要惹她尷尬難受。
  「你這孩子,這可行了啊。」她將墨筆放下,完成一半的百花圖再沒心思描繪,沒好氣地將半捲的袖子整平,亦是讓兒子看清腕上白玉鎖不翼而飛。
  「娘知你猜想,正是娘給的阿乾,那乖孩子總是要有些東西護身。」如出一轍的桃花眼微微垂下,其中蘊含著失望與無奈,昭示著主人已知曉愛人心態;她不是不知,只是依著孩子孝心裝作不明白。
  聽及此,南宮律莫名心安,以他如今境界亦察覺不出母親身上靈氣流動,若不是境界高過他許多,便是身上隱有法器,無論何種都足以在小世界中自保。
  感慨完總要摸透母親想法,憑藍雪晴如此聰慧之人,怎麼可能沒察覺南宮遲異狀,前世今生父親對孩子的態度都太過異常,前世還忍到死前才坦白,是因為什麼而產生了不一樣的因果,所以才會有今生如此迫不及待?
  「娘,您和爹……」南宮律語氣顯得小心翼翼,兩人恩愛還深刻在記憶裡,與南宮遲決裂,讓他不知該怎麼面對母親。
  「乖孩子,人都會變。」對於這點藍美人看得很開;南宮遲終究只是凡人,與這些修者歲月有變,她是不明白南宮遲何時變得如此執著,或許當她容貌不改,看在南宮遲眼中自然會偏執起來。
  「不管你爹,我們來談談其他。」柔指幾番撥弄,便是憑空描繪法陣,壟罩屋子不讓外頭聽見動靜,話鋒一轉:「硯臺是王家的傳承之物。」
  「我以為是娘所贈。」略為訝異後回憶往事;若王家亦是大世界的分支之一,以父親對於修途如此執著,與母親相戀後同王夢嬌牽扯不清的舉動便說得過去。
  打一開始就覬覦這份機緣,對於必須花費無數天材地寶的阿乾就顯得特別厭惡--如此合情理。

  「那硯臺質地我也未曾見過。」幼時靈氣不足,描繪陣法需以各種天材地寶與法器輔助,藍家歷史悠久,庫房裡寶貝她看過無數,就算沒看過,亦在族內藏書閣中翻閱過典籍,偏偏那赤紅硯臺她如何都判別不出材質,輸入靈力如沉大海,就似一塊色澤艷麗特別的普通石塊,然而如何破壞都無法撼動分毫,昭示著硯臺如此不凡。
  最後施展尋蹤陣抓到一絲線索,才想著嘗試一下是不是血脈傳承之物,結果令人高興。
  「乖孩子,娘知道你對藍家由來一直有所誤解。」素掌覆面輕撫,身形高挑、面容俊美、眼神堅毅深邃且進退有度,在大世界都是一等一人中龍鳳,這是她的兒、她的驕傲。
  「你從古籍上該明白,大世界有三十三重天之分,三十三重天又分凡世界、中世界、上世界、極之界,娘所處的藍家分支來自上世界。」眼神追憶當年,清麗面容不免染上沉痛;若是可以,那些往事她壓根不想再憶,可如今不得不面對,她亦不會懦弱逃避。
  「娘因種種原因被接到極之界內的主宗,當時有位叔公修為薄弱,卻是連族長都尊敬著,他告訴娘,說藍家立族無數年月,唯一宗旨只求尋得一人,待尋得那人,藍家族約將止,並迎來大機緣。」處世始終淡然的藍美人難得眼中閃起淚光,追憶往年依稀可見血光瀰漫,腥臭充斥鼻尖,直叫人作嘔。
  「娘便是那關鍵,卻也因這消息不知何故洩漏出去,替藍家招來大禍。」神奇地,修為最差的她,竟是在各種巧合之下,順利逃往小世界躲藏,更在無數年後不曾被仇家尋到。
  「娘的意思是,那人……」
  「正是阿乾。」藍雪晴肯定他猜測,並將硯臺傳承過程詳細敘述給兒子知曉。
  南宮律恍然想起剛才阿乾失常,怕是傳承後記憶模糊才有如此行徑,內心高懸大石稍安,但又有些不滿漫延,覺得這等事情母親怎能輕易在孩子身上嘗試,為何不等自己在場。
  「你這孩子可真夠了。」察覺自家兒子不滿,藍美人指尖用力彈上那額頭,神情好笑無奈,又與南宮律神似幾分。
  「你這孩子修為何幾?娘出手總是比你要安全許多。」不過十八九的歲數,即便天資聰穎,還真當自己是條龍了如此自負?
  提起這事兒好奇上心頭,前世一直以為藍雪晴是凡人,由因獸潮過後不久,藍雪晴本治好的舊疾再次犯病,殘喘不久便撒手人寰,如今依照母親修為不該是這樣下場才是:「娘,您修為是何種境界?」若能早先防止藍雪晴離世,也能一償宿願。
  只見藍雪晴面露無奈,桃花眼溢滿慈愛:「所剩無幾。」
  「怎麼會?」
  「為愛啊。」指尖輕戳南宮律額頭,瞧不出為娘端莊,倒見少女姿態驕縱:「修者多難有孕,古籍上不是提過嘛?」她言語輕快,完全不為自己付出感到後悔,她說自己為了懷上南宮律,將自身大半修為傾注腹中,借以孕育生命;然而此舉違背天道輪迴,自然是遭受返噬,產後更是虛弱,長年因靈氣稀薄而無法根除的舊疾便一一竄頭。
  眉眼間全是滿足,隨著點滴回憶漾起笑意,如同春華接連爛漫整個夏季,美景希望沁人心脾,而過往那些血海深仇,也變得不那麼重要。

  「娘……」母親行徑讓他無言以對,思緒瞬轉千百迴腸,不論前世今生,身邊總有人為愛不顧一切,卻是直到今生他才能理解這種心情;都說他聰慧,其實遠比所有人都傻。
  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只見南宮律雙膝落地,面色莊嚴朝母親行上大禮,最終在藍雪晴滿帶笑意的淚容結束,他起身緊緊擁抱這單薄身影,從未有過如此深切體悟母愛偉大的時刻。
  前世總專注修行之上,從未與母親深談這麼多事情,重生後他心思過於成熟,雖然再見藍雪晴卻再沒有當時年幼的那份依賴,或多或少在母子關係中疏離,今生因阿乾想通許多事情,進而改變了許多事情,才有今日這一幕發生;活了兩輩子才搞懂這份親情厚重,南宮律總覺孤傲單薄的妄念轟然崩塌,震撼得心湖再起漣漪。
  面對母親不再能冷靜客觀,滿滿感動亟欲宣洩。
  淚,悄然盈滿眼眶。
  「傻孩子。」
  南宮律只需一瞬嶄露脆弱,而後有更多衝勁勃發生機,照曜冰潭般的心境蕩漾無數波瀾。
  
  風蕭蕭,明月當空。
  屋裡母子放開心防開懷暢談,徹夜未眠。
  屋外小孩早收起心緒,回屋裡睡下。
  院落壟罩一股寧和安詳,命運似乎還是如故事本文鋪陳一樣運轉,然世界因果循環,從小處開始改變,牽扯無數推動大範圍的異狀。
  落雪飄下,替此方小世界染上淒涼,似乎在無聲詔告天下,未來漫漫長路將變得非常不一樣。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07-25 07:17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