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三章:綠袍老者。


  春暖花開的季節,雀鳥庭樹棲,燕鳥屋簷築巢,碧綠與嫩黃花團錦簇,偶有熱茶白煙裊裊,瓷器滑杯而過,清脆聲音無端升起淡雅悠閒的氛圍。
  簷下茶几兩張椅,蘭雪晴與南宮乾坐著嗑瓜子,吳添福在一旁陪著,偶爾幫兩人倒倒水、或是替主子磨墨,藍美人見吳添福時不時朝屋外看去,那焦躁模樣特別煩心,揮揮手就把人趕了出去。
  藍雪晴指尖點茶水,在木雕几上描繪幾個特殊文字,讓南宮乾照著練習。
  「天地萬物分五屬,金木水火土,五屬相生相剋,拿捏得穩當就能衍生更多精妙。」她將剛才那幾個文字之間描繪線條,告訴他哪些相生、哪些相剋、哪些又能相輔相成形成新的屬性。
  五大屬性以相生排列分成五角形,中間五芒星是為相剋,而每一個屬性連貫處都是衍生出來的稀有屬性。
  例如南宮律身懷五屬,卻以木火雙屬為重,木生火則起風,因而此種又稱為風屬。
  又或藍雪晴身懷水木二屬,水成木則造林,林中難見真跡,因此又被稱作暗屬。
  再或有金水之毒屬、土金之鋼屬、火土之雷屬,尚有進階的相剋屬性與三屬之道。

  萬法修成終歸一脈,南宮律雖不是樣樣專精,但前世道行擺在那裏,基本什麼都略通一二,當確認駱商與吳添福進境不錯後,他分別將煉器與煉藥的基本知識傳授給兩人,而孩子因對陣法理解上似乎頗有天賦,自己教了幾堂基礎知識後,便被藍雪晴攬下大權。
  是的。
  冬末最後一絲冬雪化盡那個晚上,藍雪晴跟所有人坦白了自己的身世,南宮乾一方面震驚於對方的修為,一方面也歡喜應下陣法學習,總歸是找著一個給自己增添信心的辦法。

  陣法由五行構築,藉由五個基礎古文衍生許多符文,最後成就陣法,陣內生死與厲害程度,端看繪陣者領悟力與自身修為。
  概因繪陣有上好材料,耗費的靈力就少,繪陣時就能更輕鬆地添加許多輔助陣紋,反之則簡略,而陣紋若越簡單,越容易被人破陣,其功效也是一般般。
  每一個陣法師都由五個古文開始學習,進而領悟後,再創造屬於自己的符文。
  舉例來說,陣法師更像是負責創造火星文的職業,把一句話包含各種文字,或有英文、數字、注音、羅馬拼音跟日文,能讓人看不懂就是成功,而內容越複雜、越難以理解,造成的效果就會越好。
  而破陣就好比閱讀者,端看有沒有辦法與繪陣者思維搭上電波,並將其解讀出來,就是破陣成功。

  南宮乾思緒靈活,先認出五屬性古文後便開始用英文與注音創字,只需藍美人一個概念教導,後續創作無限,藍美人見之不得不感慨感嘆。
  在大世界生活,看過多少被稱為天才的人,自己雖不在此列,卻也在陣法一道上被無數人稱是難得的好苗子,只今便將過去驕傲擊破,眼看南宮乾舉一反三不止,甚至已經開始自創陣紋,那可是通過無數歲月融會貫通前人經驗才能達到的高度,不想這孩子不過學習幾天就遠超前人,可謂是天生就合該於陣法上大有成就;什麼是天才?這才是天才。
  桃花眼笑彎成月,纖纖玉手摸上軟嫩臉頰,又是一頓蹂躪;想到這小娃娃日後總有一天能呼風喚雨,還是自己教導,免不了驕傲無比。
  「二娘未來安逸就靠你們兄弟倆了。」
  南宮乾聞言抬首,想起故事本文裡藍雪晴本已服下水靈花治好隱疾,最後卻在獸潮沒多久病亡,若其中變故是在這未交代的細節時期發生,那他不得不認真看待。
  這是私心作祟,沒體會過母愛,更因獨子不曾嚐過兄弟姊妹情誼,所以他漸漸開始眷戀南宮律對他的好,貪戀起藍雪晴無私的付出,因此更加渴望能憑自身更改或是守護些什麼,若是一年前,南宮乾壓根就不會深想這些,某方面而言,也是他越發融入這個世界之故,然而這些他自身尚未察覺。

  「二娘,我聽哥哥說,修者不受凡人病苦。」他擺出孩子天真狀似不經意地開口:「您修為這麼高,怎麼還會生病?」藍雪晴翻書的舉動微微一僵,抬頭便見小臉微仰,一雙大眼盯著自己,其中憂愁粼粼,就像林中小獸捨不得父母離去,滿目眷戀又要強作鎮定。
  一顆心熨燙如燒,頓時比棉絮還軟,秀手摸摸小腦袋,來到軟嫩臉頰輕輕撫過,眼底慈愛猶如湧泉:「二娘當年受創,逃到這個小世界後,因靈氣稀薄一直無法痊癒。」藍雪晴又重述一次前言,只是這次略過為產下南宮律所耗心血經歷;對孩子而言,這太過艱深,她並不打算如實以告,反正事情都過去了,自個兒子也不知從哪找出許多天材地寶讓她養身子,如今修為回來三四成,雖不如當年,在這小世界也不怕危難了。
  藍美人又一次陷溺回憶中,直到小手揪住袖口,那雙溢滿擔憂大眼又映入眼底。
  「所以二娘會健健康康的,對嗎?」
  「當然,二娘還想看你們攜手闖盪,快快樂樂。」桃花眼笑彎如月,神情因滿足而略帶幾絲灑脫;一想起未來兩人如玉、並立而行,那畫面祥和,讓她感到內心安穩,將小孩攬進懷裡又一次蹂躪,不顧墨汁點濺衣面,直想將自己滿腔寵溺宣洩。
  嗯?
  二娘這話他聽著怪怪的,真的不是他的錯覺嗎?
  南宮乾傻傻地任由藍美人蹂躪,一邊在內心錯亂,一邊又暗自懊惱自己思維偏差。
  娘的,最近聽什麼、看什麼都覺得彎彎的,到底怎麼回事!
  如若他懂周遭幾人的心情變化與心事,絕對不會以為只有自己不正常。

  再說屋外院中兩人身影交錯發出金屬碰撞。
  駱商手握大刀劈砍,刀長三呎、寬三吋,刀身漆黑如墨,是由南宮律提供玄玉與靈銀真鐵混合打造的器物,令人意外的是出自駱商之手,而因此駱商使起來猶如臂膀自然,明明是大開大合的刀法,卻生生被舞出一種靈巧刁鑽之意。
  而南宮律反手持劍,偶爾以劍鞘格擋對方攻勢,一手收於身後,步伐變化萬千,身姿直挺優雅,彷彿信走於庭院中,卻又快如閃雷,眨眼間便從此點晃至他處,身影虛實難辨,足讓駱商揮空好幾次。
  那玄袍飄蕩如舞風雲,桃花眼專注眼前,遠比以往還要漆黑深邃,只見他手中長劍扭出一道劍花,兩鋒相觸而泛起一絲火光,最後在吭地碰撞聲中折斷了駱商手中那把大刀。
  對練身影卻並未停下。

  只見兩人分開站定,駱商拋去手中斷刀,南宮律也隨之收起長劍,又是戰成一團。
  拳腳相觸發出砰砰撞擊,無時不在振起一片風芒,地上飛沙走石,隨一招一式掃蕩得凌亂如遇狂風席捲。
  駱商修為本就高出南宮律一大境界,在修為上有所壓制,而南宮律勝在兩世智慧、觀察入微,又有相應的上乘功法輔助,因此兩人痛快得戰個大汗淋漓也不知疲憊。
  然而在一旁吳添福眼中,這就壓根是玩命打法,還以為駱商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少爺發怒,用這種方法懲罰呢。
  兩人持久不下,而駱商進境太快,無法精準控制自身靈力,久而久之便開始後繼無力,反之南宮律則因以少搏多,體內尚存許多靈力,看上去還迎刃有餘,戰到後來駱商只憑著一股衝勁堅持住,壓根沒心思注意周遭,更多是幾日憋屈難受得以一時發洩,還是南宮律察覺吳添福一臉擔憂守在一旁遲遲不肯離去。

  心念一動,南宮律動作忽然大開大闔,本有所收斂的招式變得勇猛無匹,開始駱商還能勉強防下,卻在後頭靈力虧空後,一拳一腳都實實地落在身上,發出令人牙酸得重擊聲,在一次南宮律使出直拳朝駱商胸口襲擊,駱商反應可謂快速,急忙用雙手交疊胸前欲將攻勢防下,卻見直拳變成手刀靈活一扭,在肚子上狠狠拍擊,駱商噗地一聲噴出一口艷紅,鮮血灑落一地看起來猙獰無比,身形也在同時飛得幾丈遠,落地後癱軟如泥。
  南宮律那一掌不過是將靈氣送進駱商體內,一時攪亂他經脈,讓他幾日鬱悶造成的心瘀打散,因為經脈頓時通暢而造成四肢一時癱軟,看上去駱商似乎傷得極重,實則通體舒暢得讓他差點呻吟。
  身在局外的吳添福沒有這等眼力,眼中只見駱商被狠打一頓,最後吐血躺在地上不動,綠袍少年當時悽慘畫面又歸返腦海,讓他以為駱商真被大少爺給打死,眼眶一紅,發出禽鳥死前悲鳴那般怒吼:「木頭!」身形猛衝而去,將一臉血的駱商緊緊攬入懷中。
  「木頭!木頭醒醒!」他不知駱商犯了什麼錯要被大少爺打成這副慘狀,他只知道自己內心痛得宛如那一拳一腳是打在自己身上、打在心上,疼得好似抽空了全身力氣。

  驚呼驚動了房內二人,藍雪晴與南宮乾踏出房外就見吳添福抱著駱商痛哭。
  怎麼回事?
  藍雪晴看著自家兒子,啟口無聲發問。
  南宮律桃花眼微瞇,視線向駱商兩人繞一圈,又看看天上,然後在孩子發問前把人拉走,徒留藍雪晴愣在當場。
  「沒事。」他在孩子耳邊低語,指尖將擰皺的眉紋撫平:「別老是板著臉,老得快。」
  南宮乾心繫兩人,沒察覺對方過度親暱舉動,眼神言語間滿滿柔情亦是未曾看見。
  大掌搓亂那頭烏絲,南宮律只是簡略說了兩人這幾天有些間隙,現在刻意鬧出這一齣,看來這隔閡已經消除;他並未挑明告知孩子兩人關係,深覺這事兒要說也該讓他倆親自坦承,畢竟與孩子情同手足,再加之心念孩子年紀尚幼,過早接觸這些事情似乎不太好……
  駱商與吳添福這幾日不對勁南宮乾也早有察覺,早些吳添福拚命躲避駱商,問了兩人誰都不肯明言,就如南宮律所說,三人在南宮府有著革命感情,南宮乾已經無法將他們當作書中人物,甚至無意識地將其當作親人一般維護,自然不想看見兩人不睦,這時聽南宮律這麼解釋,再想到剛才吳添福緊張駱商的表情,一顆心頓時安定下來,眼神裡多了幾分明媚。

  見孩子幾日煩惱退去,南宮律心情也跟著好轉;說他是自私遷怒也不為過。
  由因吳添福與駱商先前發生那些意外,搞得氣氛不好,連累著孩子也幾日心情不快活,在南宮律心中,阿乾就是要快快樂樂才對,為了不相干的人這般愁眉苦臉,他瞧著也是難受,更多是不悅;據他幾日觀察,吳添福對駱商也不是真沒意思,怕是身為男子的自尊作祟,趁著今日有機會趕緊解決兩人間隙,孩子如他所想表情恢復無憂無慮,頓時也心滿意足。
  「這幾日學得如何?」
  「還行。」
  「還行?」桃花眼微微彎起,不知為何明明是相似的眼,卻比藍美人更似月牙彎晶亮幾分:「我聽說,阿乾可是難得一見的奇才。」雖然他並未專精陣法,但多少還是學了些基礎綁身,想當初他學五屬古文雖然輕鬆,但是前人留下的陣法也花去他幾年時間才依稀摸透其中規律,更別說自創陣紋這種事兒,那是許多陣法大師才有辦法做到,然而孩子只花費幾天時間就已超越前人許多,如此優秀讓他驕傲。
  若非今生與藍雪晴深談,知悉這些前世不曾知道的事情,阿乾怕是沒機會學習陣法,萬道至高終歸一,前世藍雪晴死得早,身邊也沒有所謂陣法大師可以教授,到後來只能靠上古傳承洞府裡的珍奇異寶將阿乾修為累積而上,如若今生阿乾能以陣法入道,未來前程可想而知事多麼光輝璀璨。
  南宮律也給阿乾稍作解釋,這才知曉孩子是真謙虛,因著對修真世界無知,才覺得學會陣法古文到自創陣紋短短幾日是正常。
  「不。」南宮律內心替前人陣法大師默默哀弔。
  「古文精深難以透析,陣法學徒多半都以仿照師尊所繪陣法去製作,收徒多半是自創陣紋的高人,在大世界中被稱為陣法大師,其中無不是活了上百歲的老者,而自創陣紋且能自創陣法者,被稱為陣法宗師,其中更是不乏壽終正寢前才領悟那個境界。」說罷,手指掐住孩子小巧鼻頭,一臉戲謔:「阿乾大師。」
  「……」終於對自己學習程度有所理解的南宮乾一臉脹紅,而猛然對南宮律這一舉動有些尷尬,揮開手,強擺著一臉正經,雙手置於腰後,擺出電視裡氣宇軒昂的大師姿態:「哼。」人小鬼大的模樣讓南宮律眼中笑意更深。
  「待滿春時,我再帶阿乾四處逛逛。」
  「嗯?」不知為何話題跳躍至此,南宮乾一臉莫名。
  「陣法基礎為五屬五行,放眼世界能多體悟許多,對你在陣法上有益無害。」
  原來又是為了自己。
  南宮乾低頭,悄悄地摸摸了胸口。
  內心酸酸脹脹,被什麼事物給填滿一樣,讓他嘴角不自覺上揚。
  「嗯。」
  「到時一起去鹿林洲遊湖。」鹿林洲是三大洲之一,春時林間碧翠一片,山珍豐富多彩,且有不少野獸棲居;冬末已過,再沒多久便是春至,前世孩子體殘,無法遠行,今生他想帶孩子去看看那邊的燦爛美景,以解前世遺憾。
  「好。」想到南宮律曾提起,不少遊記內曾言,山珍野味當屬鹿林洲為最,南宮乾嘴中唾液就不能控制地氾濫成災;想那日的金角凶獸肉,美味已然是他兩世嚐到最棒的滋味,卻聽南宮律說不到鹿林洲一毛一角,能不讓他饞成貪吃鬼才奇怪。

  而兩人此時已經把心思放遠,院中還在糾結的兩人已經不在他們思考範圍,而藍美人自覺地回房執筆畫圖。
  只見筆墨飛走、行雲流水,一幅百花爭艷圖彷若真物,在藍美人起印蓋下後,整幅畫卻發出燦爛銀光,一股大氣磅礡的氣息撲面而來,秀手掐起法訣,指尖漾起瀅瀅藍光,憑空於圖上描繪幾筆,銀光便與藍光交匯形成陣紋,最終消失於畫上,方才的大氣磅礡消失,看上去就是件尋常凡物。
  「好了。」藍美人將畫收起,嫩紅瓜子臉卻顯露出少有蒼白,那是氣血靈氣虧空的象徵;手腕一翻,將畫收進須彌戒中,開始打坐調息。
  這已是她幾日來第十五幅畫,九為數之極,她欲將八十一幅圖陣完成,好為接下來做準備。
  獸潮這事兒她先前並未察覺,還是那日夜晚深談南宮律提起才知道,看著是完全沒有徵兆,但窮極山腳村落修者漸多卻是事實,在大世界中看過太多修者貪得無厭的嘴臉,藍雪晴不是任由事態發展而毫無應對之人。
  不論窮極山洞府內到底有什麼,她該做的便是守住這處院落、保護孩子們安危,至以她將自身精血化作陣法基礎,將靈力一點一點收進圖中,屆時獸潮發生都不用擔心遭遇危險。
  也是曾把這想法透漏給南宮律知悉,他才從中推測出前世藍雪晴為何治癒後仍身故,且窮極山腳村子與此院落安然無恙,頓時對母親無私奉獻感到心疼與自責。
  今生本不支持藍雪晴再步前塵,然自家娘親性子他也明白,決定的事情難以改變,他便只能提供無數藥材給藍雪晴,好讓人氣血虧空後進補。

  當藍美人屋內調息時,兄弟倆又對練了下身法,而駱商與吳添福在屋裡不知爭論什麼。
  院內無事一片寧和,卻不知遠處窮極山頭修者相見。

  白衣男子手持銀槍,身後無數同袍男女隱隱呈現一種陣勢,所有人眼神多是防備與不甘。
  綠袍老者撫鬚微笑,那笑容卻讓人不寒而慄:「為我徒孫,你們都留下吧。」五指成爪,氣吼如龍嘯,一陣衝擊讓白衣群眾修為低的當場昏厥,高修為的口吐鮮血,一遍倒。
  老者輕哼,身後又衝出幾名綠袍男子,手起刀落將所有人性命收割,在一陣陣殺戮伴隨慘叫聲中,所有人魂魄都被收進一只小旗,被人恭敬地送到老者面前。
  老者取出一只琉璃燈,將小旗蓋在上頭,琉璃燈燈火本殘喘搖曳,在旗子放上後忽然大放光明,隱約可聞低喃,最後火焰幻化成一名少年容貌,死絕的神情讀不出半點生命氣息,眼中茫然似乎沒有意識。
  「就快了,祖父定會將你救回。」綠袍老者小心翼翼地將琉璃燈收進袖裡,任由一干白衣屍身曝曬荒林,他滿身戾氣:「還愣著幹嘛!去把那洞府給本座找出來!」
  綠袍眾人垂首喊是,又是四散探索起上古洞府,而不遠處又響起一陣細微哨音,綠袍老者耳朵微動,邁出步伐朝哨音方向疾馳而去。
  「孫兒乖,今日祖父就讓你魂歸!」而伴隨老者離去後,是又一陣淒厲慘嚎。
  晴日見起風雲,窮極山上黑壓壓地一片陰霾,似乎在詔告天下危險將至。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18-08-05 10:13 #1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