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四章:天極冰棺。


  南宮律本打算在冒春芽時便帶幾人上路,雖說以修者方式連夜趕路不過十天半個月,但畢竟他還是想以遊玩方式帶胞弟出行,算算時日趕到鹿林洲也要足一個月。
  前幾日自身修為瓶頸有些鬆動,南宮律還強壓下去,然而就在春芽剛冒出頭這天,他發現已經到了臨界,再無法壓制修為暴漲。
  凡人煉體煉氣煉魂三境界,突破時就像吃飯喝酒,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大不了找個寧靜一些的地方打個坐便會過去,除非是資質真的很不好,才會一坐變死關。
  可到搭仙人化體化氣化魂三境界,每一個小突破就都是危險,大突破幾乎都是生死大關,概因突破時周遭靈力混亂、天雷無數,若不能即時調整過來,就會被暴動的靈力撐爆,若有意識清明凝聚魂魄而不散,強撐下來還有機會重修肉體,但多半前面已被天雷消耗不少心力,再後來又有心魔阻礙,若沒有充足準備,下場多半以死收場。
  這些危險作者在故事本文亦有提起,一聽南宮律悔約是為了進境這等大事,南宮乾又怎麼會有半點責怪之意。
  他要南宮律專心進階,自己會乖乖待在幾人身旁不讓他煩心,萬不得已幾人也不會打擾他。
  「祝你早日出關。」
  「我會盡快。」
  南宮律在幾人眼中幾乎無所不能,駱商與吳添福壓根是沒想過大少爺會失敗可能,南宮乾則是想對方主角身份,怎說都不可能中途命損此處,因此特別放心,唯有藍雪晴一臉焦愁。
  「真可行?」桃花眼微微染上霧氣,其中擔憂藏也不藏;自家兒子什麼狀況她很清楚,默默地揪著袖中帕巾,但事已至此,她也沒有辦法。
  「嗯。」南宮律慎重其事,將母親與胞弟緊緊攬進懷中:「等我回來。」
  「好。」小孩笑得毫無壓力,就等對方回來兌現承諾;他想嚐嚐鹿林洲的果酒,想嚐嚐山鮮拼,想嚐好多東西。
  藍雪晴只能點點頭,然後一股腦將許多寧心靜神的訣竅叨叨絮絮,雖明白自己兒子學識淵博不下於自己,但為人母的擔憂讓她忍不住要再三叮嚀。
  多年未感受親情,直到前些時候深談兩人也是有理公親,再加上許多事情不過是言論表達,雖然感動但體悟沒這這麼深切,此時直面藍美人無微不至地呵護,南宮律內心又是暖洋洋得叫他面容不自覺軟如春風。
  若說過去南宮律儀表堂堂,面容優雅清冷,雖讓人有如沐春風之感,卻也夾雜幾絲冬末薄涼,但現在的南宮律卻更符合春暖花開燦爛時節的氣質,該說是過去溫和只是表象,此時溫和發自內心。
  「娘可放心。」相似的桃花眼彼此相對,放開母親與胞弟後,南宮律便離開院落,尋一處秘地進階。
  直至那高挑身影消失目前,藍雪晴依然眉目憂愁凝望遠處,南宮乾想,藍美人由大世界而來,自是看過閉關閉成死關之人,這才會對自家兒子特別不放心;其實吧!身為男主角怎會有這種危險?但他又不能這麼說。
  「二娘別憂。」小手拉住絲柔袖襬,藍雪晴落目其上,看見一張小臉無憂無愁,頓時一顆心似乎也安定不少。
  「好。」抓著小手緊握一瞬,藍美人漾起笑容,想兩兄弟關係好,也不想孩子擔心,便將一門擔憂深藏;然而自家兒子狀況……她不得不憂,也只能偷偷在心底嘆息。
  孩子不明白,自當沒注意,南宮乾一個轉身吆喝到:「阿福、阿福來陪我過過手!」吳添福嘿地一聲,一大一小兩人玩起老鷹抓小雞。
  這遊戲是南宮乾自己想得,藉以鍛鍊身法,當初把這概念告訴南宮律,也得到贊同,在南宮律幾次修改下兩人練著練著身法更加完善難以捉摸,就連駱商不專心致志都會漏抓兩人身影。
  小日子過得滋意,然而眨眼過去一個月都不見南宮律歸來,南宮乾不免疑惑。
  雖說修者到後期境界提升閉關三五個月都是正常,資質魯鈍點閉關個五年十年也能遇上,但身為主角會有這種困擾嗎?
  畢竟在窮極山這處院落的故事作者並未細提,只言回返南宮府後南宮律修為與離開時相差頗大,正當他以為鹿林洲之行即將破滅,南宮律回來了。
  神情一如以往溫和如水,南宮乾卻瞧著有點奇怪,然而哪怪又說不上話,在對方身邊打轉找可疑,舉止太過明顯被南宮律笑著揉亂一頭黑髮。
  「阿乾這是不希望我回來?」
  「不是。」搖搖頭,小手拉大手:「總覺得哪裡奇怪。」手指靠著下唇磨搓著,仔細尋找哪裡不同往常,卻總找不到,只是被南宮律揪著臉頰蹂躪一番後被推進吳添福懷中。
  「等等哥哥在同你玩耍。」雖是笑容滿面,卻讓南宮乾又瞧出幾絲僵硬,還不待孩子開口,喚駱商與他一道去找藍雪晴,離前不忘回頭叮囑:「晚些看看你有沒有偷懶。」
  腳丫子剛抬起,聽見對方如此一說,想起之前六訣迷蹤身法練得死去活來,卻仍落後吳添福與駱商,這幾日除卻頭幾天無聊跟吳添福戀練身法,之後日子基本都在練習陣法;摸摸鼻子心有點虛,這才將腳丫收回,抓著吳添福臨時抱佛腳去了。
  兩人進屋,藍雪晴剛迎上,南宮律便靠著駱商一陣抽搐。
  藍美人眉目凝重,起手就打下好幾層隔絕陣法,不讓屋外聽見屋內動靜。
  等到陣法布置好、光芒漸煉於無,南宮律猛咳起來,一口口黑色污血灑落一地,將扶著他的駱商染滿一身腥臭。
  「真岔了心!」藍雪晴顯然早有準備,轉身掀開床上竹墊,下頭赫然顯露一條密道;密道寒風戚戚,剛碰上衣襬就染一層白霜,可見裡頭溫度極低。
  藍美人與駱商合力將南宮律拉近密道深處的石室裡,中央一只冰棺,正不斷散發肉眼可見的藍色霧氣。
  「把律兒塞進去。」天極冰其中含有最純正濃郁的水屬靈氣,最適合讓南宮律療傷,然而富貴險中求,這寒冷確實是讓人難以忍受,藍雪晴光是靠近便抵抗不了周圍過於濃郁的水屬寒氣,身上沒有法衣庇護,凍得渾身打顫,還是只有鳳凰之體的駱商尚能走動,只是也很辛苦。
  駱商僵著臉,也不知是被寒氣凍得,還是其他,最終支支吾吾地問道:「二夫人,這是口棺材……」大活人躺進去多不吉利?
  早知對方木訥,卻沒想竟是傻成這樣!
  若不是藍雪晴現下冷得動彈不得,早拔步上前狠狠朝他腦門拍上一掌:「傻木頭!讓你塞就塞!律兒還等著救命呢!」
  「不能像之前那樣讓我--」
  不給駱商繼續廢話,藍雪晴一雙美眸瞇起,平時豔光無限的桃花眼頓時變得陰冷邪佞:「再廢話我就把你羽毛拔了!」
  駱商一個冷顫,大腦還未反應,身體已聽話地將南宮律塞進冰棺內,甚至貼心地蓋上棺蓋。
  望著那佈滿霧霜、隱隱透出裡面黑袍男子的輪廓,駱商一臉古怪。
  誰來告訴他,有點送葬的感覺,絕對不是錯覺?
  分神之餘,藍美人秀手一揮,這次把他腦門拍實了,嬌顏微冷,美目中跳躍熊熊火焰,看上去與南宮律七分神似,手上用足力氣,顫著牙關怒斥:「傻木頭,待著啊,棺內如果霧氣漸重,你可得記得發力。」她道。
  「怎麼發力?」
  藍美人氣結,差點被這傻子氣出一口心頭血,調整氣息平復怒火:「就把你那火焰放出來,驅寒。」
  「好的。」駱商點點頭,只是神情上滿是不解,讓藍雪晴憂心是否明白霧氣漸重是什麼意思。
  「現在冰棺能隱約看見律兒,若漸漸看不太到,你就燃火驅散一些水屬,這是很溫和的靈氣,只是過於濃郁才有寒冷的感受,你放把火能驅散寒意,也能讓靈氣減少。」蘭雪晴認真解釋,告訴駱商這是要給南宮律療傷,他怕是因心魔滋擾而出了岔子,極寒的環境能讓他心緒穩定,在沉睡中抵抗心魔。
  「說多了你又不懂。」駱商蛻化凡體轉為鳳凰之體,修練狀況可不能以人類修者度量,解釋多了怕對駱商產生不好影響,藍美人便也懶得解釋:「你現在就是扮演個炭爐,知曉不?」
  「……是。」
  炭爐?
  聽藍美人如是說,忽想起鳳凰療焰的後遺症是滿滿烤肉香,看了眼自己手背黝黑到散發光澤的皮膚,駱商感覺有點不自在。
  越來越覺得,自己根本就是炭爐精化身怎麼辦?
  藍雪晴又慎重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後,便把駱商留在密室中照看南宮律,自己則回院落,待孩子問起才好有個人瞞過此事。
  
  日子一過七日,再傻的人也要察覺不對勁來,南宮乾幾天問起藍雪晴總是三緘其口,很有技巧地將話題扯開,一次兩次還沒關係,三次四次阿乾臉色就難看起來:「二娘,是不是哥哥出了事兒?」
  幾天不見南宮律,就連駱商都鮮少見到,吳添福心思多又了解他,老是把他注意力引開,拖著拉著幾天過去了還是沒看到人,南宮乾這才想起,這一方世界如此真實,或許有他所不知的狀況被自動補全了也說不定。
  例如進境失敗、例如被打擾而走火入魔、例如心魔纏身……種種可能讓他越想越心慌。
  已漸漸把對方當成親人,雖清楚南宮律在故事裡或許有主角光環,安危必定無慮,然此時擔憂自然湧現,南宮乾說不出是怎麼回事,就是焦躁得難以安心,猶如走在高空獨木橋上,腳下隨風搖擺晃動、驚險萬分。
  在藍美人心裡,孩子一直都是脾氣挺好,對誰都擺著笑顏,頭一次見人氣怒,可見是真怒了。
  終究是瞞不住啊……
  藍雪晴托著額頭嘆息,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跟孩子解釋,思來想去面色越漸凝重,看得南宮乾黑臉變得蒼白。
  不會真是他猜測的那樣吧?
  「二娘,妳快說啊!」連那個您字都忘了用,可見此時他心緒多麼不平靜。
  見那小臉滿是焦慮,想起孩子身份尷尬,藍雪晴嘆息:「好孩子先別急,你哥哥他沒有大礙。」拉著小手坐下,擺一副打算促膝長談的模樣;就這麼善良孩子,她這看慣人情冷暖、毫無血緣關係之人,都覺得孩子如此惹人疼愛,怎麼律兒他爹就能如此狠心呢?
  「別騙我,沒大礙會失蹤七天?」南宮乾內心冷哼、臉色凝重;騙傻子呢吧?真當他十歲小兒很好哄嗎?
  那模樣看上去與成熟大人無異,竟讓藍美人有些恍惚。
  「唉……你說你這孩子怎麼就這麼難拐呢?」見孩子不好哄騙,也為了兄弟倆以後無隔閡,藍雪晴很快便決定如實招來:「你哥哥進境時沒注意,被心魔欺負了下。」見孩子臉色刷地蒼白如紙,藍雪晴跟著不捨,連忙解釋:「律兒這幾日專心休養,已經沒有大礙。」接著又給孩子解釋一些修者會遇上的問題,並且把南宮律躺冰棺之事如實以告。
  「好孩子。」掐住明顯心安、恢復血色的小臉頰,藍雪晴好笑道:「二娘都不急自個兒心頭肉呢,你比我還急。」況且她眼界知識擺在那兒,又怎會讓自家孩子受心魔折磨?
  關心則亂這一道理她還是懂得,看來南宮乾是真把大家安危放在心上。
  
  其實那夜長談,南宮律已將南宮乾身世如數告知。
  感情豐富的女人一旦成為人母,自然而然就會多愁善感起來。
  當她知曉這麼小一個如玉雕琢的可愛孩子,從小就被冷落對待,那心裡說不出愧疚與心疼,好像有塊石頭壓著叫她難受,每想起這事兒,又看孩子這麼堅強善良,老是擺著笑臉給大家心安,她就鼻酸、想替孩子放聲大哭。
  如今知道孩子把大夥放心尖上當自己人在擔憂,怎能不招人疼呢?
  因此藍雪晴更加喜歡這懂事孩子,並且也更支持自家兒子追愛行動。
  「咳。」南宮乾不太自然地乾咳一聲,拉回藍美人飄遠的思緒。
  只見孩子脹紅著臉,靦腆笑了下:「我這不是忘了二娘見多識廣嘛……」是懊惱窘迫,下意識地微微嘟起唇瓣,可搭著粉雕玉琢的模樣看起來又是讓人心裡柔軟一片,藍雪晴桃花眼底滿是喜歡,將孩子攬進懷裡蹂躪一番才肯罷休。
  等南宮乾被藍美人放開時,一頭烏絲變成鳥巢,衣衫不整猶如摔了好幾跤,甚至因抵抗無果而整個人看上去紅彤彤地,煞是可口。
  是的,正是看著可口,藍美人便也胡鬧地在孩子臉上啃了一口。
  「二娘!」南宮乾發出鬼叫;給嚇得。
  「軟軟嫩嫩的,就讓二娘咬咬還不成啊?」藍美人輕笑,絲毫不覺自己行為唐突;打著趁律兒那討厭鬼不在,多疼疼、多玩玩小娃娃,也是合情合理的。
  「……」生平第一次被美女調戲的南宮乾無言以對,抹去臉上水漬,撇著嘴逃出房門,又是不知不覺被藍雪晴忽悠過去,忘了問南宮律現下狀況是否真如她所言安好。
  待孩子走遠,藍美人又托起額頭輕嘆,轉身進入密室中。
  密室裡,僅有南宮律一人,巨大冰棺已經被他收入乾坤世界中,此時正盤坐在靈星岩上運轉心法。
  之前因遭心魔反嗜而氣急攻心,經脈靈力逆流傷了心脈,好在藍美人處理即時,又有駱商在旁幫助,傷勢恢復極好。
  待重新穩固境界後,南宮律服下壓制心魔有強效的樂心草後,便專心對付起心魔來。
  樂心草極為罕見,由五片葉子交織生長,色黃、形如飛鳥,是專門針對心魔的一種仙草,藍雪晴進過藍家藏寶庫,也不過看見兩片葉子,被藍家家主當作鎮宅寶貝,當自家兒子一出手就一整株的時候,藍雪晴始終淡然的面龐終於崩碎。
  若不是持有者是南宮律,她怕自己也會起奪寶殺人的心思也說不定。
  而此時藍雪晴踏入密室當下,正巧看見一股黑煙從南宮律周身散去,黑煙消失前還發出一陣詭異悲鳴。
  「成功了?」
  「嗯。」
  藍雪晴再三確認南宮律已然無恙後,才稍作交代,把這幾日的事情通通交代清楚,最後拍拍兒子肩膀,一臉惋惜:「為娘只能幫你到這兒,等你見著阿乾,可得自己解釋清楚了。」
  那神情悲憤莫名,彷彿要送自家兒子上戰場哀愁濃烈,南宮律見狀眉尾一陣跳動,還以為阿乾因為這幾日避不見面誤會了什麼,急匆匆地出密室找胞弟去也。
  後頭藍雪晴秀眉撩高,水潤雙唇勾起一抹帶上嘲諷味道的微笑,輕喃道:「因你一意孤行讓乾兒擔憂多日、讓娘昧著良心騙小孩,活該你要受罰。」氣哼哼兩聲,窈窕身影才踱著極慢步伐離開密室;就是要掐算南宮律被南宮乾堵著時,到時場面不知該有多精彩。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