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六章:意外之喜。


  馬車行駛鹿林城口,守衛按例攔查。
  「路過還是打算遊玩幾日?」
  「打算住下幾日。」
  「幾位貴人請遵守城內制度,馬車進城後請向東行,那有旅宿停放,城內禁騎行駕車,請多包涵。」幾番簡單問答,守衛見車內幾人身上頗有富貴氣息,眼中絲毫沒有貪婪惡意,語氣不亢不卑,可見鹿林城的制度與自律。
  「在下明白。」
  正當離去前,守衛又遞一只玉笛。
  「這是?」
  「城內近有宵小出沒,倘若貴人遭逢難以理解之事,能吹笛通知知事,離城時請務必歸還。」
  南宮律禮貌拜別守衛,回到車廂內,南宮乾便自覺地湊近觀賞。
  「我以為是衛兵或是守衛會來,什麼是知事?」
  「……守衛管城外大小事,知事管城內大小事。」南宮律的眼神閃爍,表情似乎在疑惑胞弟為何會問這種問題;在小世界的任何城鎮裡,大人小孩都會知道的事情。
  「喔。」南宮乾內心一陣忐忑,吐吐舌,有點兒逃避的鴕鳥心態,將視線放回玉笛上。
  玉笛小巧如幼童尾指,通體碧翠無一絲雜質,握在掌心有溫潤感;若用現代人眼光看上去,特別像地攤貨常出現的人造翡翠。
  知悉孩子不想延續剛才話題,南宮律也不追問,果斷改換話題:「阿乾很好奇?」
  「嗯。」知道鹿林城主是修真人士,此時守衛豪爽拿出來的一件小物,都能讓南宮乾浮想連篇;雖說自己開始了修行之途,總是沒親眼見過一件法器,正好奇得緊。
  當然在南宮律散發主角威能下,從一些洞府中掃蕩來的法器不予參考。

  南宮律將玉笛放在孩子掌心,鼓勵他研究;早在拿取瞬間,南宮律便感受到法器氣息,雖說只是尋常修者都能煉造的簡單品,也能看出在凡俗小世界中,鹿林城主有多大手筆。
  「研究出什麼門道沒有?」藍雪晴狹促地看著南宮乾對著玉笛摸了又摸、看了又看,時不時還真放進嘴裡吹上幾口氣,笑顏如花開。
  「沒有。」
  「小傻蛋,這是給修者用的。」
  「咦?」南宮乾微微一愣,想剛才吹了幾口聲音不大,還以為鹿林城知事耳力特好。
  「你這種好奇人士多了去,每個拿到玉笛都吹上一吹,真要耳力好,鹿林城的知事遲早要把自己毒聾了。」藍雪晴掩嘴輕笑,指著玉笛口一處不太自然的斷痕,又道:「這裡是輸入靈氣的地方。」
  「為什麼做在笛口處啊?而且尋常人並不能驅動的吧?」南宮乾像發現新大陸,捧著玉笛猛瞧,恨不能把自己一雙眼練成X光線,只需看上一眼就能瞧清整個構造。
  南宮律手指頭頂、眉心、胸口與口,順道又解釋了凡人靈氣運轉的途徑:「由因凡人不懂納氣存靈於丹田的法門,所以基本靈氣都在胸口以上游動。」
  「凡俗小世界的修者本就不多,就算是普通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也會因心情起伏而有一口靈氣在胸口,奮力吹笛的時候,這口靈氣就會順著斷痕驅使法器,知事便會聽聞,從而趕往笛音處。」
  「所以這個法器,主要是給凡人呼救用的啊。」
  「因為修者不多見,尋常的宵小惡賊甚至近不了身。」
  「為什麼?」
  南宮律忽然想起,至今除了修者純粹的惡念外,孩子並沒有以修者的身分感受過尋常的惡念。
  「我示範給你看。」南宮律忽然閉上眼,正當南宮乾不解,一陣毛骨悚然到,彷彿掉入寒冰中的顫慄,讓他臉色瞬間慘白無比。
  「抱歉。」南宮律將孩子攬進懷中,不斷輕拍不住顫抖的身板輕喃:「這是修者的惡意,你要記住。」隨後運起歛息訣,將自身氣息收斂至無,彷彿一個毫無靈力的尋常人,再對著孩子釋放惡意。
  「咦?」感覺像是被針扎著,刺刺得、讓人坐立難安,很不舒服。
  「這就是尋常人對修者產生惡意的感覺。」
  「所以。」藍雪晴忽然開口:「律兒剛才對乾兒釋放惡意?該罰。」她沒說出來的,是自家兒子對孩子懷得什麼惡意;這情種怕是對著年幼的孩子淫邪了。
  藍雪晴神情晦澀,一雙桃花眼笑彎成月牙狀,如玄珠晶瑩剔透的墨瞳轉了幾圈,在孩子轉過視線時,瞬間收斂。
  「……」南宮律很不自然地咳了一聲,轉開視線:「娘……」
  「呵呵。」美人笑兮,桃花眼裡滿滿揶揄,母子倆的默契,唯南宮乾傻傻不知。

  打啞謎呢?這是。

  自從跟南宮律說開之後,這對母子就時常在打著暗語,總讓他摸不著頭緒,看多了想問,卻總問不出一個答案,乾脆就當作沒看見。
  可偏偏,未來南宮乾曾想,若有朝一日能再回到過去,肯定要打醒此時的自己。
  這麼明顯的曖昧,他竟是絲毫未覺,當真是腦子裝糨糊去了!

  馬車停下,藍雪晴給了幾人銀兩,讓大夥乖乖去玩,好有個出遊的樣子。
  接過繡著乾字的小荷包,南宮乾傻兮兮地笑著:「謝謝二娘。」不知為什麼,只是個不起眼的錢包,對他而言就值得開心;前世甚少有人送禮給他,除卻曼曼女王在特別日子會給他慶生吃蛋糕外,就連親生父母都沒有送過禮物,藍雪晴親手為他做的錢包,算是兩輩子來,唯一一份禮物,所以他特別開心、特別珍惜。
  雖比不上南宮律給的須彌戒珍貴,但心意價值卻遠超過空間法器。
  「乖。」摸摸頭,藍雪晴一陣心疼;她能深切感受孩子由衷感激的情緒,母愛氾濫,讓她很想把孩子抱進懷裡好好疼愛一番。
  正想這麼做,就被南宮律很有技巧地擋下。

  藍雪晴桃花眼微挑,略有不滿。
  你娘想做的事兒,作為兒子居然敢阻止?
  南宮律的桃花眼微瞇,帶上警告。
  娘的舉止讓阿乾困擾,還是收斂點好。

  此戰,藍美人敗。

  那方母子視線交戰激烈,這方南宮乾還在狀況外,肥嘟嘟手指一遍遍在乾字上頭描繪。
  不得不說藍美人繡法一流,他甚至能感受到一點點靈力流動,說不得這荷包還是個法器之類的玩意兒。
  果斷抱主角大腿真是各種好……
  南宮乾在內心裡給自己的決定點了一萬個讚。

  察覺孩子心思回攏,兩人瞬間收斂無聲戰火,藍雪晴轉頭拉孩子進懷裡揉捏,動作自然無比:「先說好我們是修者,無論起什麼紛爭都不可胡鬧,知道?」看得南宮律牙癢。
  「知道。」小腦袋點點,南宮乾頭一次露出符合孩子年紀的單純笑容。
  來到這個世界,早些年身體弱,尚有其他護衛保護,這些日子經過調養、開始修道,對練對象全都是修者,對於自身與凡人所差仍無真正概念,只知要收斂、要小力,但要如何克制力道,他還在學習,沒有一個準則可以規範自己,他只能露出這樣靦腆而單純的笑容,聽話地應允。
  南宮乾清楚,藍雪晴一切都是為了他好,自是不會違背。
  「跟好律兒。」藍雪晴見多識廣,自然也看出孩子言語中的不安,秀手輕捏捏小臉,捧著如瓷白嫩的臉頰:「你要知悉,即使現在你只是孩子,亦有單手舉獸之能。」
  南宮乾微微一愣,在藍雪晴柔軟的眼神裡,不知怎地腦補出自己單手扛大象的畫面,冷不丁打了個寒顫:「……知了。」

  見孩子這次稍有理解,藍雪晴滿意含首,讓兄弟倆手牽手。
  南宮乾不解,但聽話照做。
  就見藍雪晴指尖泛光,一團藍光與一團綠光交融一處;本該藍綠交織,卻神奇地變成灰濛濛的黑灰,讓人見之迷離。
  忽然眼前大掌覆蓋,熱度直將面頰燙起,南宮乾幾分迷離的神智瞬間清醒。
  「現在先別看。」南宮律隨時注意著孩子的狀態,察覺胞弟異狀,迅速反應過來。

  他告訴孩子,煉體方才初階而過,藍雪晴修為於他而言太高,此時靈氣蘊含大道意念,會影響他心智,再看下去不只灼眼還會心智淪陷。
  南宮乾聽完,額上瞬間驚出冷汗,倒是看不見南宮律唇角帶笑。
  他所言不假,但也未必全真。
  剛才匆匆一撇,其實對孩子也有益無害,這便是為何修者入道後,未成功引靈入體,不得輕易離開師長,由因師長即護道人,在徒子徒孫尚未突破煉魂境前,若出現相同迷惘,則能第一時間制止對方沉淪。

  先有鍛鍊體魄之煉體境,後有感受天地氣靈之煉氣境,再有鍛鍊心智神魂之煉魂境。
  直到突破煉魂境,才得稱之為真正的修士。
  南宮乾此時狀況有利有弊。
  以藥物積累洗刷經脈、導靈氣入體,整個過程都是南宮律親自引領,胞弟自是比靠自身修練的修者還要愚鈍,也就是稍有能耐的凡人武者罷了。
  只是年齡尚小,卻擁有堪比壯年人的體魄。
  倒是藍雪晴稍稍誇張了些。

  南宮律思緒漸穩,只見藍雪晴指尖灰濛靈氣隨指靈動,密密麻麻地描繪著無數陣圖靈紋,不過是幾息功夫便描繪完成,泛出藍綠光芒,便隱沒於兩人手腕處。
  南宮乾漆黑中只覺手腕一圈溫熱,心頭突有感觸,莫名地安心無比。
  「此為仙法的一種追蹤術,目的只是讓你倆相隔百里也能感知對方。」藍雪晴再次替南宮乾調整衣領,滿臉都是慈愛;當想這小娃娃好看得緊,多少人販子看著盯著,即使知道自家兒子能耐,多少還是有備無患。

  而後一大一小量身訂做的兩件披風掛在身。
  大的玉樹臨風、面若暖陽,一雙桃花眼偶有冷冽,卻在落於掌中小手的主人身上時,化作春泥。
  小的粉雕玉琢、靈動有神,一雙水汪汪大眼充滿好奇,雖時不時張望,卻又能耐下性子寧靜而立。
  藍雪晴忽然覺得自己留存此世,總歸是滿足的。

  天脈中的仙魄台忽有霹靂聲,恍惚間,可見其上老舊斑紋震動不止,竟是有慢慢癒合之勢。
  藍雪晴面色微妙。

  ……突破了?

  前半生窮極所有,意欲突破自身境界、破而後立,遲遲尋不得那臨門一腳,卻只因這對兄弟短時帶來的幸福知足讓她有所領悟。
  南宮律此時修為雖比不上藍雪晴,但前世攜來神識依舊強大,亦是第一時間便察覺。
  他左手翻轉,拿出一方石印。
  「娘,此器名為方天印,可撐下化氣圓滿境界的修者三招,小境界的境進需要穩固,您使用此器,便無需擔憂被人打擾。」總歸此方小世界靈氣稀薄,就算是化氣境的修者來,即使抽乾了這方小世界的所有靈氣,也提不起一擊全盛,因此南宮律很是放心。

  藍雪晴接過方天印,就這樣大剌剌地盤地而坐,指尖逼出精血描繪其上,待一陣感悟後,便掐起方天印專有法指。
  掌中方印騰升,從掌心大小逐漸擴大,直將整落庭院收在其下。

  「娘,我們就不打擾您了。」
  「快走吧。」藍雪晴擺擺手,趕人的意圖強烈,桃花眼中閃過流光,遠比過去更加神采奕奕。
  是了。
  藍雪晴終究是一名修者,即使已為人母,仍不忘修道之心。
  大道無限,慈愛亦是其一,藍雪晴以為自己終將止步,卻意外又得道心,促使境界更進一步;這是一場機緣,是她所幸。

  眼見藍雪晴闔眼入定,兄弟倆才靜悄悄地離去。
  或者該說,是南宮律將孩子攏入懷中,悠閒離去而不揚半縷塵埃。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2 則回應

匿名

2018-09-14 17:47 #1

鼓勵了作者

0

匿名

2018-12-19 18:50 #2

鼓勵了作者

0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