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42. 願望


《夢域》

42. 願望

  公園裡的路燈亮起,點亮了昏暗的步道,夜色四合,路上一片漆黑,幾乎看不到什麼行人了。何祈瞥見擺在步道邊的活動看板,沿著上頭的指示,在露天舞台那裡找到了人。

  孫少初坐在環形石梯的一處角落,臉上鎮定平靜,看起來沒什麼反應,眼神落在遠處的大舞台上,卻好像什麼也沒看進去,只是單純地在發呆。台上工作人員四處走動,忙著收拾會場,間歇地傳來吆喝與匡啷的聲響。

  何祈朝她走過去,快接近時,她轉頭看了一下,只是不鹹不淡的一個眼神,又迅速地轉了回去。

  「怎麼每次都會遇到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她隨口就說。何祈沒回答,踩下台階,彎下身坐在她旁邊。

  「你又去我家找我了?」

  「嗯。」

  「然後你發現我不在家?」

  「嗯。」

  她挑起嘴角,只是一個輕微的幅度,像是在笑,「幹嘛不直接打給我?」

  「拉黑名單了。」他坦白地說。

  孫少初噢了一聲,彷彿若無其事,也沒表示什麼。「欸?孫若白也在家?」她突然想到。

  「嗯。」

  「她帶你上樓的?」

  「嗯。」

  孫少初瞇起眼,朝他抬起下巴。

  「那有沒有發生什麼?」

  對方無聲看她一眼。

  「當然沒有。」

  孫少初嘁了一聲,「白白浪費單獨相處的機會。」她憋著笑,「那傢伙!不是說要回家念書,結果書念到哪裡去了,竟然給我去約會!回去之後一定要講她……」

  「妳應該不希望我們在一起。」他插嘴道:「妳不是覺得我是怪人?」

  「你是怪人沒錯啊。」孫少初點點頭,「不過她喜歡的話,那也沒辦法呀。唉,反正我也不能說什麼……」話說到一半,她輕笑出聲,接著再也抑制不住,轉為一陣大笑,連肩膀都忍不住顫抖,盡情宣洩自我,好像壓抑著的情緒都在笑聲中一併釋放。

  「你來找我應該不是講這個吧……哈!裝得那麼認真,害我差點相信了。」她慢慢地止住,歪過頭看他,意有所指,「怪人是無所謂,最怕的是心裡早就有別人了。」

  身旁的人沒說話,默不作聲,一時陷入了寂靜。前方舞台上的人忙進忙出,遠遠地一片模糊的嘈雜,孫少初看著那人群。

  「你說的另一個我,是真的嗎?」

  「真的。」他說:「我沒有說謊,我告訴妳的都是真的。」

  她哦了一聲,「所以我以後真的是個歌手囉?」

  旁邊靜了幾秒。何祈緩緩道:「我沒這樣說。」

  「啊?你之前明明就是這樣講的!」她立刻扭過頭。

  他淡淡地說:「不是以後的妳。那個人是妳希望出來的,未來不一定會這樣發生。」

  上次在學校頂樓上問過她之後,他才瞭解了怎麼回事。所謂的另一個人,就是他們的願望,他們希望自己成為的樣子,化成了實體,被他一一遇見。孫少初想要唱歌,所以他遇到了變成歌手的她,還過得有模有樣的,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有了一段完整而精彩的人生,而真正的她,不過就是個尋常人,只是做了一個歌手夢而已。

  現在他才明白老人的意思,那個奇怪的地方把人的想像呈現出來,不管是那裡的人還是東西,去彌補原來的自己,變成另一種美好的模樣,活在其他世界裡。而那個消失的力量也確實來自這裡,如果這裡的人放棄了,那麼另一個人也就不存在了。

  就算理解了,他還是覺得有點詭異。他認識最深的還是另一個孫少初才對,之前經歷了那麼多事,說過了那麼多話,一切那麼栩栩如生。眼前這個人他反而覺得陌生,可是她才是真的孫少初。

  他隱約打量著對方。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感覺還是不同——這種差異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有了,一直很微妙,他說不上來,感覺像再次認識這個人。

  孫少初哼了哼聲,聽他這麼講很不是滋味,但也懶得跟他生氣了。

  「什麼嘛!不清不楚的,果然很難跟你溝通!算了,難得我現在心情好,勉強聽你說這些。」她口氣一轉,「但也不代表我相信你了,你說的那些話……還是很奇怪。」

  何祈懶懶地一瞥,「相不相信都無所謂。」重點不在相不相信,只要她不放棄,就能阻止消失。

  孫少初想了想,猶豫著說:「雖然不相信,但我得承認……有些事還是說對了吧,怎麼說,明明我沒跟別人說過的事,你好像都知道。」

  他一語不發。

  「剛開始我真的很有信心啊,覺得自己應該能做到,可是後來就不確定了……感覺很怪啊,一開始很喜歡的東西,後來就變質了。為什麼會想不起來呢?」

  何祈聽著,片刻過後才說:「人都不記得上一餐吃什麼了,哪會記得那種東西?」

  「說得這麼中肯!」她笑了一下,「不過講真的,我還是想問,明明當初那麼喜歡,怎麼就忘了呢?」

  他頓了頓,聲調沉悶。

  「不知道。」

  如果有人知道答案的話,他也很想知道。

***

  一大團黑暗擠壓扭曲,像黑色的浪潮不斷翻滾。

  周圍沒有任何聲音,像消音的空間,一種無聲的尖叫震盪著,穿刺腦中,聽不見卻還是能引起劇痛。他在這片難受的混沌中掙扎,幾幅畫面飛快閃現,剎那即逝,都來不及看仔細,唯有一個背影,在光影紛呈的視野中兀自不動,像靜止了一樣。距離緩緩逼近,他就從那背影中看到更多細節,淺色上衣,靛色長褲,同色系的校服。他猛地瑟縮了一下,下意識覺得害怕,那背影好像正在轉過身來,他深吸了口氣,而就在這一口氣的瞬間,許力霄睜開眼。

  一醒來的時候,他立刻想通了那畫面,那是以前的他,高中的時候。許力霄坐起身子,記憶跟著甦醒。他們過了長坡之後就在原地停了一陣子。他靠在一棵樹上休息,不知道什麼睡著了。

  心神慢慢恢復過來,呆滯片刻,想到剛剛看到的那一幕,實在覺得罕見,很久沒做關於澤中的夢了。許力霄回味了一會兒,夢裡的那個人,像他又不是他,好像是另外一個自己……這念頭讓他發慌。現在做這種夢太不吉利了。

  「你還好吧?」

  徐子善站在旁邊問道。他發現對方突然醒來,神色驚恐,問了好幾次似乎都沒聽到,於是又重複了一遍。

  對方似乎終於回過神,目光往上一瞥。

  「沒事。」

  許力霄說。他迅速抹了把臉,發覺額角冷汗涔涔,心裡逕自忽略。

  「現在怎麼了?」

  徐子善示意他過來,「你看這裡。」

  他飛快站起。石頭蹲在一棵樹下,一聽到有人靠近立刻扭過頭,像受到驚動的兔子。他沒理會,震驚地盯著樹底下的人。孫少初還垂著腦袋熟睡著,只是模樣已大不相同。她身上完全沒有消失了。

  許力霄瞠目結舌,「為什麼……」

  「他成功了。」徐子善說:「他找過我,我跟他說,她完全變回來了。他的辦法真的有效。」

  「……沒想到真的能恢復原狀。」他默默地說。

  「她醒來後一定會很高興。」

  許力霄思忖片刻,想到那個夢,又咬了咬牙。

  「不行,我要去叫醒她。」

  徐子善攔住他,「欸,再讓她多睡一下啊,之前一直趕路。」

  「睡什麼睡!自己沒事了就呼呼大睡,還有我們兩個啊!」

  「為什麼是兩個?那我呢?」石頭在地上插嘴。

  許力霄直視對方,「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能那麼老神在在,變成這樣你都不擔心?如果他能救我們,當然趁這機會趕快出去!還在這裡浪費時間——」他看著自己身上,「我們本來就不該停下來。不知道過多久了,到底來不來得及……」

  徐子善沒有回應。許力霄逕自蹲下,抓著對方肩膀就是一陣搖晃。

  「喂!醒來了,喂——」

  「嗯……」孫少初皺起眉,嘴上低聲呢喃,「不行,我要睡沙發,椅子好難睡……」

  「還在說夢話!快點起來——」

  孫少初動了動眼皮,折騰了一會兒才眨著眼醒來。她迷迷糊糊看到面前的人。

  「嗯……咦?我怎麼……欸?你們怎麼……呃,我還在?」

  許力霄看她搞不清狀況的樣子,氣得想笑,「對啦,妳還在,沒死!」

  徐子善朝她笑笑,「是何祈,妳變回來了。」

  她低下頭,慘白的狀態盡皆褪去,一時激動地難以言語,宛如重生一般。

  「太好了!我、我還活著……」

  「活著就好。我們可以走了吧?」許力霄扯了扯嘴角,按著膝蓋站起來,眼神掃過環繞周圍的樹林。

  「你們是說,上次是在這裡找人?」

  徐子善想了想,「嗯,我們還去了別的地方,因為一直找不到你們……噢,還有一座山谷,當時沒看到,不小心摔了下去,蠻深的。」

  許力霄聽他說的內容,與自己知道的拼湊在一起,「好。」他看向不遠處的河流,「去看看前面還有什麼。」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9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