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44. 結局


《夢域》

44. 結局

  那條河彎彎曲曲在林地間流淌,終於來到了盡頭,前面已經看不見平地了,水勢往下傾注,瀑布下翻起白色的浪花,積成一座湖泊,接著繼續往前流動。就如他們之前看到的一樣,山谷裡有河經過,這裡就是水往下流的地方。

  許力霄挪動腳步,小心地往懸崖靠近。他從崖頂最後一棵樹後頭繞出去,走出了昏暗閉塞的樹林,突然豁然開朗,風景像撕扯開來,露出一大片蒼白的傷口,山谷宏偉壯闊,兩旁崖岸相隔遙遠,河水像條細長的絲帶漫過谷底。蒼白的天空壓得很低,緊貼著地表。上次在底下都沒這麼震撼,從頂端眺望出去才感受到其壯觀。

  他們深吸了口氣,踩著河邊各種突起的岩塊走下去——再怎麼險峻,勉強也是條路,總比起上次直接滾下去好。費盡了千辛萬苦才走到下方,踏上平地的那瞬間,感覺雙腿麻得不是自己的了。

  腳下的路面不再狹窄崎嶇,終於寬廣平坦起來。幾個人一前一後排成直列,默默行進。走在這天高地闊的深溝裡,感覺所有聲響都離得很遠,難以聽聞,整座空谷填滿了寂靜,塞得充實飽滿,再也容納不下任何一點聲音。光禿的山岩遍布周圍,他們不斷前行,步伐緩慢,像在蠻荒中跋涉的螻蟻。

  只是路途漫長,還沒見到山谷的終點,天色就暗了下來。他們抬頭張望,天邊從山頂上的樹林降下夜幕,一直降落到這深谷裡。旁邊的河流亮起了光,水面上一層柔輝,直視的當下十分刺眼,彷彿無數細密的針芒。那條河橫過他們面前,還在繼續往前延伸,幾個人佇足在原地,接著黑夜中滾動著吼叫聲。

  那聲音忽遠忽近,模糊隱約,裹著漆黑的空氣震盪而來,而又在這片騷亂中,對面的山林燃起了火叢,視野裡突然亮起一塊鮮明的角落,火光猩紅。

  幾個人湊在一起,躲在一處崖角下,藏身在黑暗中,不動聲色,就聽著那一連串咆哮聲毫不止息,一下是對面山崖,一下又換成了這端,彷彿來回應和,就在他們頭頂上迴旋。在這期間,他們不斷暗自祈禱,只要有任何一隻野獸衝下這山谷,他們就完了,退無可退,只能自求多福。也不知道是因為他們的請求被聽見了,過了許久,周圍依然無聲無息。

  孫少初盤著腿,目光注視著虛空,動也不動,耳邊聽著那此起彼落的呼嚎,「其實我一直在想啊。」她聲音低低地響起,逕自嘀咕,「為什麼剛剛不爬上去?待在上面比這裡好多了,還有地方可以躲。」

  許力霄坐在身旁,斜過兩眼看她,「現在講也來不及了。」

  「應該趁著白天那時爬上去,現在太暗了,也不好行動。」徐子善在另一邊說。

  「嘖,當初就沒想到,走在上面也是在河邊附近啊,又不一定要走這條路。」

  許力霄沉默片刻,這次倒是同意她的想法,「也是可以啊,我們就回到森林裡。」他說:「等白天一到。」

  她悄悄嘆了口氣,「那現在要怎麼辦?」

  「繼續走吧,多趕點路。」

  「噢。」孫少初說。身上的疲憊還在蔓延,彷彿開始侵蝕骨髓。她靠在背後的岩石上,「那休息一下再走。」

  他們安靜地等了一會兒。天邊透著殷紅,山頂大火呼嘯肆虐,觸目驚心,像一片被灼燒的痕跡。幾個人仰著腦袋觀望,誰也沒說什麼。慘叫聲緩緩減弱,頭上那道血色的瘡疤漸漸暗沉,隱沒在黑色的天幕裡,夜色重新癒合,周圍暫時平靜下來。

  「剛剛那氣氛還滿適合講點什麼的。」孫少初囁嚅著嘴,「鬼故事。」

  許力霄暗罵了聲,「妳嫌剛剛不夠恐怖嗎?」

  「沒啊,就是突然想到而已。」

  「你們要說什麼?」

  石頭傾身向前,從許力霄隔壁探頭過來。

  孫少初打量他幾眼,就這麼頓了半晌,接著迅速轉過另一邊,掩著嘴竊竊私語。

  「欸,對了……」她說:「你們那個故事……後面到底怎樣?你好像都沒講過,只有開頭而已。」

  徐子善偏過頭看了看她。

  「妳想知道結局嗎?好啊,我可以告訴妳。」

  「妳講話幹嘛那樣?」許力霄突然問。

  她扭過頭,「不是嘛!當事人在場,避嫌啊。」

  「那妳還問?」

  「啊我就想知道嘛!」她壓低嗓音,想到那小孩平常就是呆呆傻傻的樣子,可能也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打發時間啊,閒著也是閒著。不被他聽到就好了。」

  「來不及了,他已經聽到了。」

  許力霄往旁邊一指。方才還安分待在一旁的石頭,此時從他身側擠了過來,湊過來聽他們說話。她在黑暗中辨識那個模糊的身影,他全身都是石頭做的,現在光線昏暗更看不清晰。許力霄抓著他後頸的衣領,把對方跟自己拉開了點距離。

  「我看他也很想知道。」

  「其實不用這麼小心翼翼,沒什麼不能講的。」徐子善笑了笑,「不用擔心,是個快樂的結局。」

  「喔,所以呢?結局到底是什麼?」孫少初問。

  「這麼嘛……」他想了一下,「就是……最後他找到了快樂的東西,魔法師很滿意,所以決定實現石頭的願望,給他人類的心。他終於變成了人。」

  他緩緩說著,孫少初皺起眉。

  「就這樣?」

  「嗯。」

  「哦……欸,那是怎麼做的啊?等等,不行,你這話只講了一半而已……我想問……」

  「我早就知道了。」

  她說到一半,旁邊一道聲音突兀地冒出來。石頭站起身,所有人愣住。

  「我早就知道了,他答應要幫我變成人,就在那個時候。但我卻跑到了這裡。」那聲音靜靜地說:「那天晚上,我帶他一起去城市廣場,那裡有人在表演,結束之後,我看到他變得很快樂。我實現了他的願望,所以他也會實現我的願望。在他要給我人類的心的時候,我卻不記得了,當我再想起來時,周圍都是水,所有東西都不見了。我不在廣場上了。」

  他們望著石頭,沉默了片刻。山谷裡隱隱有空氣流竄,像一陣陰涼的風。他們知道石頭的記憶有點毛病,只是沒想到之前還有這一椿事。

  「我就要變成人了,就差一點點。我不見了,魔法師就不能幫我。所以我必須回去找他。」

  他自顧自地說,聲調冷靜呆板,跟他說話的內容不協調,幾個人暗自想到,倒不是他故意忍耐著什麼,而是他本來就如此。石頭是沒有情緒的。

  「你說過……」

  一陣靜默當中,徐子善開口。

  「石頭跟人不一樣,你記得所有事情……只是有些事想不起來,但我相信一開始不是這樣,只是出了點事,才不小心忘掉了,但那也不是你的錯。」

  河水的銀光瀰漫飛散,滲進濃稠的夜裡,稀微的光點照出他們的輪廓。徐子善朝他笑笑,「回去之後,你一定會變成人。我們會帶你離開這裡。」

  石頭直勾勾地看著他。深谷裡視野極暗,但他知道對方一定會看見。

  「你也說過我不會一直當石頭。」他說:「就是指我會變成人嗎?」

  「嗯。」

  他靜止了一會兒,彷彿在思考。

  「為什麼你會知道?」

  一陣無語。

  「呃……」

  孫少初斟酌著言詞,僵硬地笑了幾下,挪動四肢從地上爬起來。

  「好了!休息夠了,差不多該走了!」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三兩步就走上前,拉住石頭。

  「來吧,我們趕快走吧!」

  石頭被她牽著,從喉嚨裡發出叫聲,「我想知道為什麼……」

  「好啦!好啦!那也還好,沒什麼重要的啦!回去比較重要!」

  「但我想……」

  「來啦!快點,姐姐牽你!」

  「那年齡不是阿姨了嗎?」許力霄說。

  「你閉嘴——」

  孫少初扭頭瞪了一眼,拉著石頭又開始上路,兩個人逐漸走遠。離開了一段距離後,許力霄慢慢支起身,徐子善跟在他後頭。

  越接近河邊,那光芒就更加旺盛。自從入夜之後,他們就沒有開過手電筒,徐子善的背包送人後,他們連最後一支手機也沒有了,徹底的兩手空空,一路上都是憑著那條河的微光勉強前進。一大一小的兩個影子走在前頭,照在他們側邊,像鍍了一層銀輝。

  許力霄看著前面還能勾勒形象的人影,「你想過為什麼他不會消失嗎?」

  徐子善緩了緩,像琢磨他的話,「從頭到尾,他都沒有消失,一點也沒有,現在還是這樣。」他說:「跟何祈一樣。」

  「你是說,他也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許力霄挑起嘴,冷笑一聲,「什麼真實世界。」

  「不然呢?我覺得很有可能。」

  許力霄沒說話了,腳下繼續移動著。隨後他又開口,「……我也不是沒想過,但根本不可能,他不就是……重點就是,他根本不是真的,哪來的真實?」

  「不會啊,也是有可能。」徐子善說:「就好像出口不只連接一個地方,那真實也不是只有一個。」

  許力霄睨他一眼,「你越來越熟練了啊,好像很清楚一樣。」

  「猜猜而已,也不一定是這樣。」對方似笑非笑,聲音逐漸低了下去,「其實我滿喜歡那個故事,也許是最喜歡的一個。我一直覺得他很無辜,他和我們一樣,不小心跑到這裡,還遇上一些事,連他自己都想不起來。我覺得他不會消失也好,不管原因是為什麼,也許這樣才好,他當不了人結果還消失,那不就太可憐了?」

  「……我們也很可憐啊。」他呢喃一聲,「前途堪憂。」

  徐子善看著他。

  「我們會怎麼樣都不知道,這種樣子到底還能撐多久……我實在是不放心,偏偏又只能靠他。」

  「有什麼不好?他不就成功了嗎?」

  「一次成功又怎樣?更何況每個人都不同……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肯定也沒什麼方法,就這麼運氣好辦到了。」他撇撇嘴,「要是我能自己上的話,根本不需要他了,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用更技巧性的方法。」

  徐子善喔了一聲。

  「例如?」

  「殺掉原來那一個,換我來取代他。」

  「……」

  許力霄朝身旁瞥過去,對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笑到肩膀都在微微顫抖,過了半晌,他稍微平復。

  「你這樣做有比較好?不是要有技巧?」

  「對啊,這樣不就乾脆多了?」他倒是毫無自覺,「你知道現在就是誰取代誰的問題,因為只能留下一個人。要是沒辦法改變另一個人,就只好這麼做了。」

  徐子善停頓了一會兒,臉上已經收住了笑,「那個另一個人……就是過去的我們,過去有些事已經發生,所以就很明顯了,不能改變,現在就看他們怎麼做決定,那個決定就會影響到我們……如果他們選了個不一樣的未來,那我們就能活下來了。」

  許力霄一時噤了聲。對方說了什麼,讓他意識過來,此刻他才想到,不只是他,還有另一個徐子善啊,如果真正的他還在高中,那對方也是。許力霄瞇起眼,艱難地回想著過去。高三時候的徐子善會有什麼問題……

  他轉過頭。

  「你……」

  「嗯?」

  對方偏過了臉。河面的微光從他眼鏡後透出來,但折射的角度很奇怪,分岔成好幾道光束。許力霄緊盯著,張了張口。

  「你眼鏡怎麼了?」

  「噢,就是上次在這裡啊。」他往周圍比劃著,「我不是跟你說,我們從上面摔下來嗎?大概那時是弄破了。」

  許力霄真服了他,「那多久以前了!?你不是一直看不到?」

  「嗯……還好啦,也沒有看不到,另一邊沒破啊。」他本人還很無所謂,「加減戴。」

  「加減個頭!之前在城裡你幹嘛不去拿一副新的?」

  「……喔,我忘了。」

  「這種事也能忘!」

  他反駁,「還不是之前去找你,後來就忘了。」

  「你不會先去弄眼鏡啊!明明就是最重要的事。」許力霄沒好氣道,口氣都忍不住加重,「等等之後近視又加深了,看你怎麼辦!」

  他往前快走了幾步,突然情緒上來,按捺不住性子。徐子善落後了一點,放慢了步伐。

  「也要有之後啊。」

  他幽幽地說,語調極輕,在引起注意之前就被一道叫喚掩蓋。

  「喂,你們看前面!」

  眾人立刻停了下來。不遠處一座銀色的瀑布豎立眼前,光輝燦爛,水勢直衝而上。河水碰到阻礙,沒有拐彎,直接攀上山壁。幾個人驚詫不已,看著倒吊在面前的巨大水瀑。

 

 

作者的murmur

極限森林障礙賽,繼爬樹、翻坡、獸口逃生之後,再挑戰多樣化地形(๑•̀ㅂ•́)و✧

座位順序左起是石、許、孫、徐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7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