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49. 深淵


 《夢域》

49. 深淵

  粗礪的岩石表面抵著指尖,感覺手臂上的力量都維繫在那一點上,指關節僵硬得發麻。確認腳下都踩穩了之後,他繃著一口氣,胸口起伏著呼吸,歇息一會兒,接著才邁開腳步。斷斷續續爬了幾步,他扭頭往下看,銀光照出底下一片幽黑。他轉回頭,準備了片刻,然後放開胳膊,跳回地面。孫少初趕緊上前。

  「可以嗎?」

  「還行。」

  零星的碎石滾落。手上拍掉土灰,許力霄看了看她。

  「可以爬上去。」

  看見那瀑布之後,他們就一直在周圍徘徊,發覺哪裡也去不了了,這裡就是盡頭。一行人順著河水旁邊的懸崖繞了許久,希望能找到任何分支的小徑,然而石壁像道嚴密的牆,一點破損的縫隙也沒有,把他們堵在其中,也沒有上去的路,彷彿逼入絕境一樣,想要離開這裡,只能從這底下爬上去。最簡單也最危險的路。

  轟隆的水聲叩擊在耳畔,河流像蔓草一般攀附在岩壁上,沖刷不止,掩蓋了交談的音量,變成隱密的耳語。

  「你一開始就沒想過出去嗎?」

  那聲音夾在湧動的流水中傳來。徐子善坐在一旁,注視著前方,嘴上一言不發。其餘人站在不遠處的懸崖下,還在討論什麼。

  「嗯,很久以前開始,我就開始在想了……心裡早就有底了。」他想著:「從你說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之後。」

  何祈沒有回應。

  「你說這裡的都是假象,其實還有另一個我們。你們在水底下看到的,才是真的。」徐子善繼續,「這樣的話,我一定會消失。」

  何祈依舊沒有出聲。聽到對方親自承認讓人特別彆扭。

  「你們見到另一個他,代表我也在那……其實我們都在那裡,誰也躲不了。我有點明白為什麼是那個時候,起初是有點模糊的感覺,到現在很明白了。」他頓了頓,「就是那個時候會想很多,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還要胡思亂想,因為很不安……希望趕快跳脫出來,希望一切都很順利。」

  「那年對我來說……特別難熬。明明大家都說沒問題的,如果是我的話,就應該很容易,可是、結果……可能我也跟周圍的人一樣,高估了自己。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他默默推了下眼鏡,半垂著眼眸,看白銀色的光點在空中飛舞,「我爸住院之後,我就沒提過學校的事。他們也很少主動問起,大概也是覺得,我會表現得很好……要是他們知道後,一定很難過,當初那麼期待。」

  「他跟我說,還有最後一間……」幾番猶豫,何祈隱約憶起什麼,忍不住問:「你上了嗎?」

  徐子善聽著,沒有立刻回答,似乎稍微思考了片刻。

  接著他嗯了一聲。一個微弱飄忽的音節。

  「但那又不是真的。」

  何祈啞口無言,就跟在醫院裡一樣,渺小與無力感化為實質的重量,壓在身上。很多事情不是他們能決定的,他又能幫上什麼?譬如他們家一片慘澹的境況,譬如他媽媽出車禍,驟然離世……跟之前截然不同,不是他們有心就能改變。

  他知道一切都是虛構出來的幻想而已,而真正的未來就是未知,無法預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轉。

  他想著徐子善說的那些,才發覺不知不覺中聊了很多,感覺有點意外。印象中,他是不怎麼談論自己的,頂多有人問了之後才回答,好像所有的心事煩惱都收得很隱諱。

  「謝謝你了,還替我跑一趟,但我覺得已經夠了,之前你本來想要幫我們……」

  「等等,如果……」

  何祈突然開口。

  「如果你有申請上學校,你爸沒有受傷,如果一切都好一點……」他緩了一下,「你是不是就不會消失?」

  那邊沒有傳來聲音。

  「我不知道,應該吧。」

  半晌過後,他說。口氣比剛才輕盈許多。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對方微微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要是那樣就好了,也沒有什麼好煩惱了,可是……我也不會在這裡了啊。」

  銀光飄過眼前,像飛竄的流螢,忽明忽滅。那光芒比自己的身影更亮。

  「一切都很順利的話,我還許願做什麼?」

  那端聲息微弱。何祈往後一倒,靠在椅背上,渾身像失去了氣力。面前的書桌上放了個背包,他從那裡帶回來的東西,沾上了些塵土,揩不乾淨,留著一點污漬。

  「那你自己呢?你就打算這樣子?」他說:「別人讓你消失,你就甘心這麼……」

  「……沒關係。」徐子善回答,「又或者說,那樣才是最好的,我才應該消失。我在想,不知道這算不算自私……我知道那有多難受,要去取捨,我想為別人,所以就顧不上自己了,常常弄得很累。但這也沒什麼,我更怕的是我做不到,沒有能力實現。我……」

  嘴上翕動幾下,依然沒發出聲音。

  「……其實我很軟弱,動不動就心軟,你見了過去的我,就會逼他做決定,事情只會變得更難,但我根本不希望變成那樣。你不要再去找他了。」

  幾步的距離之外,一雙木然的眼睛眨也不眨,在黑暗中注視。

  他靜靜地站立許久,不曾移動分毫,眼中在注視的那個人也是動也不動,無比安靜,就這麼一直坐在遠處。空蕩的谷地裡,飛騰的河水聲充斥。

  「欸,那石頭怎麼辦?」

  有人叫著自己,他轉過身。

  許力霄把目光從崖壁上收回,掃了對方一眼,彷彿事不關己。

  「什麼怎麼辦?」他說:「自己爬啊。」

  「可是……」孫少初囁嚅著。

  「不然妳背他好了。」

  她頓了一下,正想說點什麼,底下就響起聲音。

  「我可以自己爬。」石頭說。

  許力霄給她一個看吧的表情。

  「一個人都很吃力了,現在非常時期,誰也幫不了誰。同樣的,妳也得自己爬。這次背不了妳了。」

  他雙手環抱,說到這時往對方下方瞥去一眼。

  「身材好也沒用。」

  「……怎麼以前不曉得你是這副德性呢?」孫少初咧出一個猙獰的笑容,拿眼刀狠狠剜他,眼神都要能殺人了。

  她憋著一口氣說:「我自己爬也沒問題,不用你說!」

  對方喔了一聲。

  「那就好。」

  「嘖!剛剛看著好像都滿容易……不知道實際上會怎樣。」

  「妳不是都會爬樹了?就跟那個一樣啊。」

  「哪裡一樣?那還比較簡單好不好!你看這高度!」

  兩個人抬起頭,一同往那黑暗的崖頂看去,那條河一路違反地心引力,筆直地衝上去,光芒在頂端閃爍了幾下,接著就看不見了,消逝在視野可及的範圍中。他們拉長了脖頸,望著這高聳的峭壁在黑夜中變得更險惡了,白天見到時就已經很高了,晚上更驚悚,像望不著邊際的黑色怪物。

  「還好啦。」

  許力霄聳了聳肩。

  「反正妳就安慰自己,摔下來也不會死。」他歪起一個笑容,跟剛才一樣,都一副欠扁的樣子,「頂多是痛到寧可往生。」

  「謝謝你喔,還真是放心不少!」她翻了個白眼。

  「喂,徐子善!」

  毫無預警地,他猛然回過頭,大喊一聲。

  「我們剛講的,你聽到沒?」

  「……聽見了!」

  幾秒後,對方喊了回來。孫少初跟著望過去,隔著幽暗的光線,他整個人像一團混濁的空氣,坐在漆黑之中,只有聲音清楚地盪了回來。

  「要爬上去對吧?我沒問題。」

  「我們天一亮就走。」

  「好。」

  那邊中斷了一會兒,好像有別的事情干擾,介入了他們的對話,讓徐子善短暫地轉開了注意力。何祈等了片刻,就在這幾秒鐘的功夫中,他稍微想了一下。

  「何祈?」

  對方又回來了。

  他說:「……剛剛你說的,我答應你。」

  「嗯?」

  「我答應你,不會再去找他。」

  「……謝謝你。」

  「如果你覺得這是好的,那就這樣。反正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好的。」

  「……」

  「其他人呢?你要怎麼說?他們應該很有意見。」

  「就……實話實說啊。」

  「尤其是許力霄,他應該會氣到爆炸。」

  「嗯。」

  他笑了一下。

  「他經常這樣。」

  何祈默認。

  「不過生氣歸生氣,他其實應該會理解,又不是不成熟。反正他就是很衝動,遇到不合意的事就動怒,但必要的時候,他還是能冷靜。」

  「……隨便你吧,你想說就說,看他會怎麼樣。對了,還有件事……我在你包裡翻出來,那本黑色的書。」

  「你發現什麼了嗎?」

  「什麼都沒有。我稍微看了一下,不知道在寫什麼……」

  「石頭說那是人類的語言,他在廣場上見過。」

  「……這樣的話,你有沒有印象?」

  「什麼?」

  「那本書也是廣場上的東西。你們那個故事裡,有沒有出現過一本書?」

  「……被你這麼一說……」

  說到一半,周圍除了水瀑的轟鳴之外,還摻進了一種噪音,沙沙地擦過地面。他抬起目光,許力霄正朝這裡走來,板著臉,神色陰冷得可怕。徐子善疑惑地看著他,還以為又要問什麼事。

  「你們要講悄悄話到什麼時候?」

 

 

 

作者的murmur

不開擴音功能被發現了哈哈哈(作者忘記吃藥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8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