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51. 自私


 《夢域》

51. 自私

  一行人準備就緒,從最底下開始往上移動。

  石頭首先攀上了去,剩下的三個人不分順序,就在彼此附近,踩著岩石間的縫隙往上攀升。這山崖上有許多交錯堆砌的岩塊,得確認每一步都踩穩之後,再繼續移動。掛在這上頭的感覺很是艱難,不像在森林裡,沒有任何樹木枝杈可以保護,身子兩側一片虛無,遊蕩在高空中的氣流像一陣涼颼颼的冷風,唯一可靠的只有面前堅實的岩壁,越往上越是驚心動魄。許力霄猛地深吸了一口氣,胸前劇烈起伏,簡直像呼吸不過來。

  他用力地大口喘氣,兩條胳膊僵硬地撐著,伏在岩石表面。嘩拉嘩拉的河水響在附近,恣肆漫過耳邊,好像捎來了一點冰涼的水氣,懸崖上的風掃過河面,幽幽地吹拂,吹過他冷汗直流的面孔,激起一陣寒意,從頭頂直竄全身。

  他停住緩和了一陣子,接著壓住所有膽顫的情緒,憋著一股餘勁迅速爬到中途。這部分的山岩向外突出,空出了稍微寬廣的區塊。他矮下身子,往裡頭縮了縮,腦袋往後一靠。

  腳邊僅剩一點落坐的空間,許力霄低垂目光,往傾斜的邊緣看去。一片寂靜,其餘兩人還沒上來。他記得孫少初是在他前面的,不知不覺速度越變越慢,落到了他身後。石頭是一開始就上去了,手腳挺靈活的,三兩下就爬了一大段,大概因為周圍都是它的同類,回到了熟悉的環境裡吧,現在不知道到哪裡了。至於徐子善……

  到底還是跟他們走了。那傢伙囉囉嗦嗦說了一堆,其重點也不過就是在告訴他們,他隨時都會消失,給他們做好心理建設。表面上還是會繼續跟著他們,一起前進,可是這也不是長久的,沒有說出來的意思就是,直到他不能跟了為止。

  許力霄嘶嘶地吸著氣,抱著兩條手臂,已經疼得麻木,好像沒了知覺。皮膚底下的肌肉在抽搐,不規律地跳動,像在發抖。

  他想一定是說了那一段話的關係,明明之前上來的時候還行有餘力的。徐子善坦白了那麼多,感覺什麼都說了,卻讓他很心煩,全都不是他想聽的,反而攪亂了情緒,莫名地驚惶,他在爬的過程中忍不住想到那些,手上更沒了力量,枯樹枝一樣地顫抖,撐著他的身子,沉甸甸的,像提不起來的負荷,搖搖欲墜。他想到對方終究會無法挽回地消失,注定會死在這裡,還能那麼從容……

  他縮在這懸崖上的一隅,往遠方看去,整片灰色的山谷映入眼中。他呆滯地望著,目光聚焦在谷地裡零散的黑影子上,隱隱約約。他花費了一點時間才了解這訊息。野獸,一片都是,像從地下深處鬼鬼祟祟地鑽了出來,慢慢匯聚在一起。腦中的齒輪生鏽了一般,轉得特別慢,即使得知了這些,他也沒什麼害怕的感覺,那東西離他們還很遠,好像就立刻喪失了威脅。

  兩條手臂上的鈍痛緩緩消除,他放鬆了點心神,突然唰地一聲,夾帶一道淒厲的吶喊。

  許力霄瞬間探出邊緣,往下一望,孫少初在尖叫,可是出事的不是她,旁邊的一個身影遏止不住地迅速滑落下去。

***

  所有東西都放進包裡之後,徐子善重新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一樣遺漏,他就把書包揹上肩膀,拎著一只裝衣服的紙袋,搭車去醫院了。

  他走進病房裡的時候就發現室內的燈已經打開,病床升了起來,連日臥床許久的人支起身,兩手搭著床鋪的欄杆,長舒了一口氣。徐子善看見他的臉色晦暗憔悴,像張粗糙的砂紙,抽乾了精神,乾癟癟地貼在骨骼上,眉眼邊深刻的紋路塌陷。他已經睡了好幾天,鮮少有醒來的時候。

  周岑拿了把椅子坐在床邊,手裡端著碗,「先吃點東西。」

  「我自己來就好。」床上的人一頓,對她擺擺手,把湯碗拿過來,「又不是手斷了,我可以自己拿。」

  「唉唷,那你小心點!湯剛熱好的,灑出來就糟了。」

  徐子善卸下東西,環顧四周,幫他們整理一些零碎的差事。他在一旁倒水就聽見他們壓低了音量討論,這傷口恢復得慢,還得再觀察好幾天,不曉得要住到什麼時候,拖得時間又長了。徐子善暗了暗眼神,放下杯子,發出沉悶的鈍響,想著下午去見他妹妹時,他應該怎麼說。四處忙了一圈回來,他往牆上的時鐘看了一眼,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轉向床前。

  「還有什麼有幫忙嗎?」

  周岑想了想,「好像都不用了,沒關係,這裡我來就好了。」

  徐子善應了一聲。走到一旁的椅子,把東西都揹了起來,又拎起他的袋子。

  「那我先離開一下,之後還會過來。」

  「欸?你要走了嗎?」她有點意外。

  「嗯。」

  「要回家嗎?那你順便幫我……」

  「不是。」他搖搖頭,「要去弄點學校的事,弄完我會再過來幫忙。」

  「……咦?你不用去上學吧?今天星期六啊。」

  「我不是去上學。」他勾了勾嘴角,盡量表現輕鬆的口氣,「我很快就回來,然後下午我會去看妹妹。」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旁邊有個聲音忽然開口,徐子善定定看去。床上的人放下湯碗,背倚著枕頭坐著,他臉上有遭遇傷殘過後的羸弱與疲倦,目光卻很堅毅,絲毫沒有折損。

  「我是傷了腿,不是傷了腦子,你在學校快畢業了,我難道不知道?最近不是在考試嗎?」他緩緩地說:「現在家裡比較困難,什麼都亂成一團,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院,家裡等於停擺了。你媽又得常常在這裡,什麼都丟給你去照顧,還有小榆,結果……都顧不上你了,你自己不是也要念書嗎?」

  徐子善站在床前,手上還提著東西,就這麼停住了動作。繩子輕輕地勒住指尖,傳來了一點重量,那袋子其實一點也不沉,卻拉走他所有心思,僅剩下那力量變成一種無比清晰的感知。徐子善靜默著,遲疑了片刻,心底奔過千言萬語,卻有什麼阻擋著,讓他說不下去。

  「……我們也明白你很不容易,要考試的時候,家裡還發生這種事。」也許發覺到他欲言又止,不像平常的樣子,對方逕自接下去,「你就是很懂事,從小就是如此,都不會讓人擔心,所以才導致,常常沒注意到你……我們的態度,從以前開始,就沒有強迫一定要怎樣,沒有要你多厲害……結果你還是自己努力地考上高中。你能考上現在的學校,我們都很替你驕傲,那份光榮是你自己的,跟我們沒什麼關係。」他稍微抬起了目光。

  「同樣的道理,做得不好,也沒有任何人會怪你。」

  徐子善安靜無語,幾分鐘過後才嗯了一聲,聽起來很細微,從喉嚨裡漏出來的低嗚。

  「你知道……一切還得靠你自己,我們家不能給你什麼,沒什麼資源,不能跟你那些同學比……但如果你有喜歡的事,我們都會支持你。」他說:「你看你妹妹啊,她很愛聽你講故事,或許你很適合,我們也不會反對,只希望過得快樂就好……現在念得還好吧?不管你以後想做什麼,也要考慮自己的興趣啊,自己喜不喜歡也很重要……」

  「我知道啊。」

  他點了點頭,在對方還沒結束就接過話頭,聲音堅定。

  「沒有不喜歡,我念得來,真的。」

  周岑看了看他,臉上帶了一絲愧疚。

  「這幾天太忙了,搞得我昏頭了!都忘了你也要考試了!……等一下的事情是不是很重要?我看我陪你去好了。」

  她急忙從椅子上起身。徐子善及時說:「不用了,妳留在這裡就好。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個,還有其他同學陪我去。」一股熱流汩汩地湧起,倒灌入衰竭萎縮的心底,又重新注滿,帶了一種溫暖的熱度,把空缺填補了起來。

  他微微地笑著。

  「妳來了我會分心,反而就表現不好,所以,我自己去就好。等結果出來了,我再告訴你們。」

  徐子善拿著東西就要離開。坐在床上的人沒有發言,直到看見對方將要踏出門口,又喚了一聲。

  「盡力就好,知不知道?不要有壓力……等這段期間過去,我在想,很久沒帶你們出去了,正好小榆說她想去,只是不知道,你現在的年紀還會不會想去那種地方……」

  他想了想,接著篤定地接下去,像個承諾。

  「改天一起去遊樂園玩吧。」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7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