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52. 殊途


《夢域》

52. 殊途

  「徐子善——喂——」

  一腳踩在岩石邊緣,許力霄蹲低了身子,聽見那一陣崩落的聲響,彷彿心跳停了幾秒,一瞬間繃到極致。他定住目光,哆哆嗦嗦往下看,山巖一片凹凸起伏,徐子善摔在他們一開始步步踩上來,接近谷底的落石堆中,距離遙遠。那身子像細小的塵土,從陡峭山岩曲折滾落,最後終於剎住。

  許力霄屏著氣息,隱約地看見對方還有動靜,似乎緩慢地爬了起來。這時他才恢復了呼吸,陡然跌坐在地。

  「沒事——」

  那聲音傳了上來,模糊幽渺。他聽到這回答真忍不住要惱怒,胸口一陣氣血上湧,驅使他扯開嗓子,也不管對方能不能聽見。

  「你有病啊!都摔到地心去了還沒事!——」

  許力霄使勁全力往下嘶吼,沒過多久,又有另一聲吶喊迴盪著,「怎麼辦!」孫少初在底下哀號,或許受到旁邊的影響,叫聲變得很驚恐,「這裡好高,我爬不動了——」

  「別往下看!」他激動地說:「快上來!爬就對了!」

  「我上不去了。」

  這次叫聲是從頭頂上傳來的。許力霄迅速回過頭,石頭站在一處岩塊上,就快要到頂了,還有一段落差,中間的石壁如刀削,沒有任何縫隙,他個子矮,踮起腳尖,伸直手臂,還是夠不到頂端。

  他瞇著眼,那身影與灰色的山谷交融,一時間難以辨認。他看了看對方的位置,又轉頭一望,遙遠的谷地裡一片黑壓壓的影子,密集擁擠,像大海底下流動的暗潮。他看著上方還有一段嶙峋的路途,抹了一把臉。

  「你等一下,我馬上過去!」

***

  換好了一身衣服後,他獨自往捷運站走去,剛抵達沒多久,洪瑋竹他們就來了,一行人坐著電扶梯上來,朝他直直揮手,徐子善刷卡過了閘門,跟他們打招呼。其他人雖然要去不同的地方,但有一段路線會重疊,於是一路上幾個人談天說地,互相鬧騰,徐子善開朗地笑了出來,心情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到了要轉車的時候,幾個人即將就此分別,程思緣還有點依依不捨,乾脆說連補習班也不去了,全程陪他去面試,順便參觀未來的校園,洪瑋竹笑他想得美,手一勾就把人拽走了。我看你只是不想去上課吧,她說。呂沐婷給他最後一次加油打氣,程思緣在一旁應和,加油!上啊,澤中的希望!

  熱熱烈烈地道別過後,徐子善整理好情緒,走上樓梯,前往月台。接下來的路就只能他一個人走了。

  車廂裡白色的燈光照下來,反映一片明亮的光線。他抱著背包,想著待會兒可能的問題,以及該怎麼回答,把那些他練習過的東西,在腦中重新回想,等到全部流暢自如、練習過一輪後,車子還沒到站,他於是放空了思緒,安靜地坐著。

  其實這路上只有他一個人的話,免不了地,肯定要緊張焦慮,但跟那群人湊在一起之後,好像什麼煩惱都自動消除了,空氣都鮮明起來,洋溢著活絡的氣氛,讓他不禁釋懷了一點,他在這股歡愉中放鬆了情緒,似乎能坦然面對了。就像老師說的,盡力就好,剩下的就不是他的問題。有時候一定是他太操之過急了,想要立刻就達成許多事,才會把自己弄得很疲憊——可是所有人都是抱著好意,他們的期待是溫和友善,而他其實也不必對自己太嚴苛。

  所以,即使失敗了,也沒關係。

  列車抵達下一站,車門打開,坐在他旁邊的人起身,混入另一片上車的人潮中,人影擁擠,他不經意一瞥而過,卻撞上一張熟悉的面孔。徐子善有點吃驚。

  對方似乎也是一愣,困惑了片刻,接著目光掠過,看見旁邊就是個空位。許力霄順勢走了過來,無所謂地坐下。

  「你要去哪?」徐子善問。

  「K書中心。」

  「哦……商圈裡那一間?」

  「嗯。」

  「現在星期六你也去?」

  「所以咧?」他反問:「星期六你不念書?」

  「會啊,但我直接去學校念。」徐子善說:「說起來,我好像從沒看你留在學校自習。」

  「……喔。」

  「你都沒留過晚自習嗎?」

  「不知道,不習慣。」語氣平淡。大概是這對話太乏味了,讓他忍不住就想打哈欠,迅速轉開話題,「那你呢?你要去哪?」

  許力霄往旁邊睨了一眼,這一看突然呆住了,剛剛上車時,因為對方是坐著,所以沒注意到,這時才發現他身上穿得很正式。

  「……你等一下要去哪?」

  徐子善笑了笑,「去面試啊。」

  態度稀鬆平常,就跟吃飯聊天一樣的口氣。他感覺心臟像被人扯了一下。

  「所以,就是你去申請的那間……」

  「哪一個?我申請很多。」徐子善說:「之前的都沒錄取。」

  「那、那個……」他呆楞著,好像腦子打結了,「你去班導說話的時候,真的是因為你沒上?」

  徐子善嗯了一聲,「對呀。」

  他陡然沉默了一會兒。徐子善看對方那樣子,沒來由地就想笑。

  「幹嘛你們都很驚訝?又沒什麼關係,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啊。」

  許力霄安安靜靜,神色變得很嚴肅。

  「等下要面試了還笑得出來。」

  「就是因為等一下很重要,現在才要放鬆啊。」他笑道:「壓力越大越表現不好,所以乾脆沒有壓力。」

  「……是這個意思嗎?」

  「不過,老實說吧,我本來也很緊張。」

  「噢。」許力霄不以為然,「你也會緊張。」

  「是人都會緊張好不好?」他遞過去一眼,「而且我很容易緊張,特別是有重要考試的時候,每次段考都是,就會緊張得很不舒服。」

  許力霄涼涼地應了聲,「然後照樣都考第一名。」

  他失笑道:「其實我沒堅持一定要第一名啊,前三名就好,獎學金規定的。」那抹笑漸漸淡下去,「但這次不同,跟考試不一樣,沒有標準答案,不是要考第幾名的問題,所以才更不確定,就……不知道自己講得好不好,前幾次都是這樣,被刷下去了。」

  許力霄沒有接話,眼裡的光芒閃爍了幾下。

***

  「快點!我抱你上去!」

  他從底下的一處岩塊攀上來,兩腿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稍微穩住重心,接著就扶著懸崖壁,蹣跚靠近,幾乎來不及休息。

  石頭靜靜地站著,聽了他的話一直停在原處沒動,腳下的空間再站上一個人之後更逼仄了。他目光緩緩下移,看著許力霄垂在身側的另一隻手。

  「你在發抖。」

  「……廢話少說!快點!」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語聲急迫。空曠的山谷被黑影佔據,吞噬了谷底的陽光,像黑色的海潮,夾帶模糊的呼嘯,聽不清楚,遠遠地在底下醞釀一股吼聲。

  許力霄不由分說,轉過去立刻彎下腰,把石頭從兩隻胳膊底下抱起,接著直起身來,把對方扛到自己肩上,「夠了沒?」聲音死死地鑽出來。石頭伸長了手,胡亂往崖頂摸索著,嘴上依稀喊了幾聲。他撐住一口氣,把那身子往上抬了抬,腦袋邊的腳踢蹬了兩下,他猛然一閃,險些被磕中。肩上的重量一輕,他仰頭望去,石頭上去了半個身子,接著往前匍匐幾步,終於爬上去。他腳步發軟,歪倒在一旁。

  周圍傳來窸窣的動靜。孫少初氣喘吁吁,踉蹌了三兩步趕到,姍姍來遲。

  「天哪!這個……」她瞠目結舌,抬頭望著還有一段垂直的高度。許力霄從旁邊站起來。

  「肩膀借妳。」

  「……什麼?」

  「不然怎麼辦!?踩肩膀妳會吧?別浪費時間!」

  「可是、可是你……」孫少初哆嗦著嘴。他迅速轉過身,一剎那的時間裡,她看見對方慘白的臉色。

  「沒事。」他低低地說:「只要妳沒跟石頭一樣重。」

  「……等之後我再跟你算帳!我真的會被你氣死!」

  孫少初咬著牙,抬手就往臉上俐落抹去,手勁有點狠了,眼眶被揉得泛紅,帶著潮濕的水氣,從眼角邊暈染出來。她硬生生憋著一口氣,壓在喉間,不知道絕望或情勢危急的關係,這次上去的速度很快,抓著他的肩膀,腳上一踩,很快就上去了。她兩手死死攀著,石頭在上頭退開了位置,將她拉了上來。

  孫少初登頂之後,許力霄挺直背脊。這次重新站起來時,卻感覺眼前一昏,腦中像有一道銳利的空白貫穿,叫他睜不開眼,視野全都翻覆了過來。「怎麼辦——這裡也有——」孫少初的聲音在頭上響起,她回頭看附近的樹林,黑影狂亂攢動,忽遠忽近。她崩潰大喊,那叫聲突突地轟炸,像砲火,激起更猛烈的聲音的浪潮,在樹叢與山谷中傳來,狂嚎不止。那呼嘯聲跟腦中的空白一起震盪,令人難受不已——真想按了一個按鈕,把那些噪音全關了——他痛苦地眨了眨眼,忍受一股頭暈目眩,湊到懸崖邊緣。

  「等一下!還有一個,只剩他了!」目光逐漸聚焦,許力霄急切地往下看,「等他上來,我們就……」

  一片空蕩。

  他恍惚了一下。那一片空蕩的石壁映入眼底時,頭腦停滯了幾秒,彷彿無法反應,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深谷底下吹上來陰陰的風,拂過臉面,讓他打了個冷顫。孫少初還在上頭聲嘶力竭,「快點——我求你!快點上來——」

  許力霄恍若未聞,目光來回掃視,瘋狂搜索,好像他就是認定徐子善還在下面,不可能就這樣沒了蹤影。他急促地呼吸,直到視線掠過了一個角落,接著又折返回來。

  找到對方的時候,許力霄還有點懷疑,隱約感覺那不是他。徐子善站在落石堆中一塊稀疏的角落,就停在剛剛摔下去的位置上,根本沒移動半分。那微小的人影似乎仰著頭,也朝著這裡看來——但他很快糾正了這個想法,他記得對方應該是看不清楚的,估計只是聽到了叫聲,模糊地往上抬起頭。而那一瞬間裡,他覺得所有聲音都不見了,真的如他所願,所有騷動與混亂都止息,全部安靜下來。

  「不用等我了。」

  對方圈起手掌。

  「帶他們走。你也是。」

  各種喧囂都停止,只剩那微微弱弱的聲音。

  「你有選擇,去做你自己。」

  他說。

  「再見。」

  列車進站的同時,音樂便響了起來,車門開啟,一大群人混雜著下車的乘客,熙熙攘攘地湧了進來,一時間裡許多人來回走動,步伐雜沓,經過他們面前。

  「……怎麼可能被刷下來?太扯了。」

  他挑了挑嘴角,低低地說,聽起來有氣無力。

  「那次他們就在公民課上討論,連老師都在八卦,我以為只是隨便講講的而已……你不是,已經考得很好了?都已經是第一名了。」

  徐子善沒看他,似笑非笑。車門關閉,列車又開始行駛。「又不是只要第一名就好。」他說:「申請學校還要看課外的表現,各種面向,學業成績只佔一部分,還要參考其他的標準,上課不會教的東西,也要自己去磨練,不是只要會念書就好。」

  許力霄不發一語,又聽到旁邊說:「第一名還真的不怎麼樣,頂多是個門檻而已,去面試的人都是第一名呀,都是自己地區中最厲害的。可是集中在同一個地方,還不是要跟別人競爭?……考上澤中的人也是一樣的道理。」

  車廂中靜悄悄的。半晌過後,許力霄說:「那你不就很慘?辛苦了半天、半年……兩年。」

  「嗯。」徐子善笑笑。

  「結果一點用也沒有。」

  「對啊。」他說:「我一開始也是想提早上大學。」

  許力霄聽著,懨懨地往後一靠。

  「什麼嘛,連你也不想念了。」

  「啊?講得我很熱衷一樣。」

  「不是嗎?喜歡考試的怪人。」

  「哪有?我是喜歡學東西啊,才不是喜歡考試。學知識比較有趣,可以增廣見聞,發現自己不知道的……」

  「喔,還是很怪。」

  「程思緣他們更怪好不好?」他笑著,「他喜歡看六法全書。」

  「不意外,物以類聚。」

  「沐婷也是,她國中就是辯論社的。英文辯論。」

  他嗯了一聲,「考進來之後就發現一堆怪人。」

  「跟他們一比,我就很正常,一個普通人。」徐子善說,「被刷下來就知道自己有多普通。」

  旁邊突然沒回應了。許力霄沉默著,座位隨著列車行駛輕微地晃動。

  「才不,你就是個怪人。」他默默開口,「被你一說根本都沒說服力,聽了只想揍你。你那樣還普通,叫其他人怎麼活?乾脆都去死好了。你跟他們一樣,都是怪人,別想撇清關係。」

  車子還在規律地前進,連桿子上的吊環都在晃著,微微動盪的靜默裡,一聲笑聲竄過,稍縱即逝。

  「聽起來像稱讚,我就當作是好了。」

  徐子善說。許力霄撇撇嘴。

  「你也不用窮緊張,隨便想個說法,圓得過去就好,反正中間再怎麼波折,最後還不是會沒事。」

  「……哪會這麼順利。」

  「一定是這樣。哪天在學校要是沒見到你,就是你錄取上了,跑路了。」

  「你為什麼這麼確定?之前都被刷下來了啊。」

  「那不就很簡單,只代表一件事。還沒到最後。」

  車窗外照出漆黑的隧道,那黑暗持續一會兒,接著飛快地往後退去,像拉開一道簾幕,展露出鮮明的月台的景象。徐子善轉過目光,望著外頭,揹起書包站起來。

  「我要在這裡下車。」

  「喔。」

  「你呢?」

  「還沒咧,還要一直坐。」

  「噢。那我先走囉。」

  「好啦!」

  「下禮拜見。」

  「拜拜。」

  「拜拜。」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9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